[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赵紫阳为何夸江泽民让人心花怒放
(博讯2017年03月19日发表)

    
    来源:杜导正日记——赵紫阳还说过什么 
    
    
    1989年邓小平向江泽民交班,与江泽民握手(图源:VCG)
    
    六四事件后,赵紫阳被中共罢黜,取而代之的是江泽民。不过两者之间的关系并非像外人看到的那样水火难容。1991年,赵紫阳与自己的好友,曾任国务院秘书长的杜星恒聊天,他夸江泽民的做法让人“心花怒放,愿上帝保佑他······生民是幸,他作为领袖也是积了阴德。”江泽民做了什么让赵紫阳如此满意?本文摘自杜导正的回忆录《杜导正日记--赵紫阳还说过什么》,以下为相关部分摘录。

    邓小平说社会主义制度的胜利,从根本上说取决于生产力的发展
    
    1991年9月4日(星期三)
    
    上午到萧克家开会。休会时,萧一位秘书告我说。不久前小平同志将政治局常委召去,说社会主义制度的胜利,从根本上说来,取决于生产力的发展。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凡是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有利于国计民生的事情,都是有利于社会主义的,都应保护与支持,在坚持公有制主体经济的前提下,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和外企经济,都应得到适当的发展,不能忽视,更不能取消。在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问题上,不要搞任何片面性。
    
    这一时期,一些人在李鹏支持下,拚命批判生产力标准,批判改革开放,天天反和平演变,天天嚷着姓社还是姓资。小平这番话明显是针对这种局面说的。
    
    赵紫阳听到江泽民在重庆鼓励人们说真话消息后,高兴地说,求上帝帮他一生能持这种求实态度
    
    1991年9月29日(星期日)
    
    下午到萧洪达、杜星垣处。
    
    星垣说9月1日见到赵紫阳。紫阳说,江泽民同志到重庆市,与一模范大中型厂长谈话。江问:“大中型企业要搞活有没有“招”?你跟我说实话!”答:“没有“招”!”江说:“你说了老实话!”赵紫阳说这是重庆市一个负责同志近日亲口跟我说的。赵听了此话,很激动地说。问题不在于有没有“招”,今日最、最、最要紧的是中央最高决策人,能不能听到真心话!敢不敢听真心话!会不会整说真话的人!毛泽东同志伟大了一辈子,晚年喜欢听奉承话,喜欢听假情况,被奸佞小人与政治投机分子利用,“耳又聋来眼又花”,吃了大亏。以至于发展到“三面红旗”、“文化大革命”,使党、国差点儿灭亡。今日江泽民同志能说这句平凡的但真正伟大的话,对说真话的干部予以肯定、予以表扬,这使人心花怒放!我党或许有救。求上帝保佑他,帮他一生能持这种求实的态度,生民是幸!他作为领袖也是积了阴德。
    
    杜星垣还说到前不久《人民日报》那篇〈进一步改革开放〉的社论,发表前那晚,电视广播此文时还有“姓社姓资”一段话,次日,《人民日报》发表文字时删去了。星垣说是江泽民打了电话要报社删去的。
    
    此事发生在1991年9月1日。当晚,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发了第二天即将在《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社论,其中两次提到“要问姓社姓资”的内容。然而在第二天出版的《人民日报》上,人们却没有看到“要问姓社姓资”的句子。当时不知道,后来事后打听到我才知道,就是当天江泽民总书记听了以后,打电话给当时的中宣部长,下令将第二天刊出的《人民日报》社论中“关于在改革开放中一定要问姓社姓资”的句子删去。中央的机关报,一个社论两个版本,这在中共的新闻史上还是没有的,这个事情在当时影响很大。
    
    星垣说今日看《清样》,有一段话极好。说农村家庭承包制后,农民说:“有房有地不靠你,有粮有钱不求你,有了困难就问你,你不解决我骂你,你若整我我告你!”我说,这几句概括了我们十年农村改革后新型干群关系。虽属偏颇,但反映了农民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那种欢欣鼓舞的解放感,那种主人翁感。这是继我们“土改”后农民第二次精神大解放,是今日中国赖以生存发展的基础!没有这种“改革”,“六四”我党顶不住!
    
    1991年12月3日(星期二)
    
    上午,约洪达到星垣家坐,星垣说,此次八中全会通过农村问题文件,重申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农村路线、政策。原来宋平搞的农村大纲,是马上在农村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得到王任重等的支持。江泽民咬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放,才重新起草。看来,江泽民愿意执行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虽无新见解,胆子小,但能坚持总是好的。
    
    昨晚刚来我家服务的小姑娘芳芳,真切地说,叔叔,现在农民最怕政策变。我们家承包了五亩苹果地,每亩种八十棵,一棵树苗二元买进,一百六十元,另外每年向大队上缴管理费四十元,共二百元。八年后成果,前后投资上千元,这农村政策如果一变,农民便毁了。
    
    农民天天怕政策变!因此不敢投资呢!
    
    这种心情我深知,但感动不了教条主义者,“左王”们!洪达、星垣与我还说了紫阳问题,历史是公正的老人,迟早会作出实事求是的结论。只苦了他了,牺牲自己罢!
    
    1991年12月18日(星期三)
    
    晚,洪达来说,前几日遇到赵紫阳。说,赵身体好,练太极拳、气功、练字,看大本参考数据,看得仔细,还在数据上圈圈点点,不久前,写过一信给中央,说原允许我去北京碧云寺区散步,每周一次。现在天冷了,能否扩大几个点去散散步呢?“上级”拒绝。“上级”要王任重去找赵,以保障赵的安全为由拒绝。
    
    王任重此次算知趣,拒绝领受这一任务。以后一直无消息。
    
    洪达又说,赵1989年四中全会前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要求发言,即那个《我的发言》,会议限定他十分钟,赵不管这个限定,快读了二十分钟。当时政治局委员参加,叫政治局扩大会议,有不少人列席。会议由李鹏主持。原意,赵保留中央委员。赵发言坚持真理不认错,李铁映发难,主张清除(赵)出中央委员会。
    
    表决时,李鹏宣布,到会的都可举手!这不是胡闹吗!以后四中全会正式开会,赵又要求大会就自己的问题发言,大会拒绝。赵要求小组会上发言,又被李鹏拒绝。
    
    1992年1月28日(星期二)
    
    我在广州休息。下午,杜瑞芝来谈。不断传来邓小平、杨尚昆近日来广东考察的零星消息。传说中的消息是:一、邓在武汉火车站散步时与关广富(时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说,“现在国家的主要倾向是左倾”;二、邓在深圳说:“改革开放的胆子还可以大些,步子再快些”;三、“广东在全国开放改革中要做龙头”;四、“现在打开电视,都是开会开会,接见、表彰,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嘛”!五、杨尚昆在深圳时说整顿治理,不能把好的政策整掉嘛!
    
    又说,紫阳同志对国事看法(是):一、中国改革是大势所趋,谁都改变不了;二、邓去世后,也有可能出现短暂逆流,但它是短命的,会引起大乱子。对苏联,认为俄罗斯资源丰富基础好,如与德、日连手,几年后,经济可能腾飞。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7/03/2017031909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