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支持博讯,请点击广告条!十分感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陆新闻

"不是处女不要钱" 海口色情交易大曝光

【博讯5月11日消息】 人民网5月10日报道:在椰城海口有3条街,被人们称作“鸡市”,每当夜幕降临时分,你会在这里看见一个个庸脂俗粉,正忙碌着寻找目标,招揽生意;大街小巷里,有人明里开着杂货店,暗地里忙着皮肉生意;有人利用公共场所做起了色情广告;不久前,海南警方又破获了一起“产、供、销”一条龙,以专营“开处”生意为主的胁迫妇女卖淫的团伙……

  春夏之交的椰城,阳光明媚。

  走在海口的大街小巷上,你除了会被椰风海韵迷人的景色吸引外,每到夜幕降临时分,大街小巷霓红灯下一群群招蜂惹蝶的女人身影,也会不容分说地扑入你的眼帘。在海口,大大小小的美容按摩院不计其数,其中不少是打着美容招牌专做“色情生意”的。据知情人透露,海口有3条被人称作“鸡市”的街,无特殊情况(如警方打击等),生意相当红火。

  在知情朋友引导下,近日,记者一行对椰城的地下色情交易市场进行了暗访,终于揭开了与这个日渐亮丽的都市格格不入丑陋的一个侧面。

  假称芦荟“鲜又嫩”实为小姐拉“生意”

  一天晚上8时许,记者与朋友沿机场路漫行,在丁字路口左侧一家店铺门前,遇上一位30多岁、化着浓妆的女人,正在招揽生意。

  “先生,要芦荟吗?美容养颜的,又新鲜又肥,进来看看!”我们感到纳闷,卖芦荟的为啥还要将店门虚掩着呢?我们跟着这女人走了进去。店铺面积不大,但灯光柔和,情调怡然。“这芦荟怎么卖?”“先生,你看芦荟多漂亮呀,里面还有好多呢!跟我进去看看。”我们跟着她走进了里屋。哇!吓了我们一大跳:里屋沙发上坐着五六个浓装艳抹、敞胸露怀的漂亮小姐。朋友有意问:“啊!原来这里是藏娇金屋呀,这么多漂亮小姐。”“怎么样?先生,是不是个个鲜嫩?都是刚来的,挑两个去给你们按摩,轻松一下吧。”“你这里不是卖芦荟的吗?怎么又成了按摩的呢?”“哎呀,先生,你不知道,这段时间外面查得很紧,只能这样做,要不被警察抓到了,罚钱就惨啦。”随行的朋友随口道:“按摩?多少钱呀?”“不贵。在店里按,30块一个钟;带出去,50块一个钟;小姐的小费由你们跟小姐自己谈。”说话间,就有两个十七八岁的小姐上来拉住我们,娇声娇气地说:“先生,按一下吧,我很乖的!保证让你满意。”“女人不卖乖,男人就不爱。男人不按摩,就不懂生活。”另一位小姐竟还编出了顺口溜来挑逗人。“对不起,小姐,我们没这么大胆,要是被警察抓到了,谁负责?”我们总算找理由脱了身。

  杂货店里不卖货小姐请你挑两个

  走出机场东路,我们拐向了机场路,在另一间杂货店门前竟遇到了同样的情形。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站在门前见人就问:“先生,要小姐吗?”从外表看,店铺里没有什么东西,货架上东倒西歪地摆了些许杂货,让人一看就明白,这里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老板娘”热情地将我们迎了进去。店里面还有一间房,房内还有一个后门出口,后面有一个小院。“老板娘”一声“小姐们,下来吧,来客人了。”就从楼上下来了七八个小姐,一个比一个打扮得妖艳。里屋的灯光很暗,小姐们就把我们带到后面的小院去。一个小姐说:“在里面看不清,外面亮,你们随便挑吧。”朋友见一下子跟出来了4个小姐,故意问:“我们才两个人,你们怎么来了这么多小姐呀?”一个瘦高个小姐说:“这还不好?一人要两个嘛。”“这算什么?”“这怕什么?玩的玩,看的看,多刺激呀!”话越说越离谱了,我们赶紧撤。

  据知情人透露,仅机场路上就有来二十家发廊、美容院,除一家大型美容院做正规按摩外,其余几乎都是搞色情交易的。

  小姐警惕性奇高识破暗访者身份

  有一次,我们到海甸岛一个美容院去暗访,没想到竟碰了一鼻子灰。走进这家美容院,只见四五个小姐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睡觉。里间屋子还有4个小姐在打麻将。我们一进屋就问:“小姐,按摩吗?”“按什么摩?你以为我们看不出呀,你们两个不是便衣,就是记者。”一个小姐刚说完,另一个小姐接着又道:“前几天,就有记者装着来按摩,其实是暗访,他还写文章在报纸上曝了我们的光呢!害得警察顺藤摸瓜,跑来罚了我们的钱。”听到这番话,我们只好佯装气愤状,扔一下句“谁是便衣,谁是记者呀?不按拉倒。”就撤退了。

  海口市像机场路这样的街,还有大英村、文明东路、义龙路、新华北路、秀英村等等地段,均有以美容、按摩为名做着色情交易的。据悉,近段时间,公安部门加大了扫黄打击力度,一些发廊、美容院,只好转入地下“作业”。

  “生意”冷清大甩卖雇请打手抢“客源”

  不少海口人都知道,海秀东路、滨海大道建了不少宾馆酒店,外地来旅游的客人大多住在这里,所以这两条街就成了小姐们拉客的繁茂地段。但还有一条街鲜为人知,那就是玉沙村小街。这里原是城乡结合部,城市发展过程中,这里成了一个都市里的村庄。因为出卖土地,这里的村民盖了不少房子,不少人都将多余的房屋出租。便宜的价格,吸引了一些“三流小姐”在这里安营扎寨,悄悄地做着皮肉生意。

  3月15日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日,这天记者接到了一个读者打来的投诉电话,称玉沙村小街有卖淫女为抢客人,雇请打手拿刀子捅人。记者约了一位朋友急赴玉沙村暗访。我们赶到时,“战斗”已经结束了。在长约一两公里的玉沙村小街上,记者简单数了数,就数出20来家小发廊和美容院。

  当我们问及为何有人拿刀子动武时,知情者告诉我们,因为近来到处都在扫黄抓赌,常客们得到风声,不敢大胆前来光顾,小姐们的生意就冷清了许多。偶尔来了一两个客人,也常常是“僧多粥少”,小姐们就你抢我夺的,相互压价。刚才,一个湖南妹抢了一个四川妹的客人,让四川妹请来的打手给破了相,在她脸上刺了好几刀。湖南妹的男朋友赶来增援,也被人在屁股上捅了一刀。被人捅了刀还不敢报案,因为他们从事的是见不得人的色情交易。附近居民也反映,小姐们常常吵得他们夜夜不得安宁,他们到处反映,却很少有人过问此事。

  两条大道畸形夜花季少女遭摧残

  又一天晚上,我们沿海秀路暗访,大开眼界。在海秀东路某三星级宾馆门前,有一二十个打扮入时的小姐,个个背着小包,装出在这里等人的样子。只要从宾馆里走出一个男人,就会有一群小姐围堵上去:“先生,按摩不?”“先生,要小姐吗?”就有人看中哪个漂亮的小姐,讲好了价钱将小姐带到自己的酒店房间。记者一行在这一带观察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见到五六对成了交。

  滨海大道也是胜景之地,酒店林立,游人如织。我们几个佯装外地游客在街上散步,刚走不多远,就有几个小姐围了上来:“先生,你们是来海南旅游的吧。”“是呀。”“要小姐吗?我们陪你们去玩玩好吧?”“多少钱?”“钱好说,你们看着办,玩得让你们舒服,就多给点。”……我们好不容易摆脱了这几个小姐的纠缠,刚走了几十米远,又有几个小姐凑了上来……

  这回我们干脆不走了,坐下来看稀奇。在一家四星级酒店门前,看见有一个40多岁的女人牵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开始还以为是妈妈带女儿来散步,后来才发现,这个女人与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耳语了几句,就带着小女孩一起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向海甸岛方向开去。我们连忙也搭上一辆出租车,紧跟其后,欲看个究竟。出租车沿滨海大道径直驶向长堤路,又拐向海甸岛人民大道。大约10多分钟后,出租车在一家星级酒店门前停了下来。我们在后面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老头子手牵着小女孩的手,像老鹰抓小鸡一样走进了酒店。那个女人下车后就在酒店门前等候。

  我们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上前去会了会这个女人。“请问,你刚才将那个小女孩送到哪里去了?”“你们问这个干什么?怎么,你们也想开处呀?”我们问“开处要多少钱?”“不多,2500块。只要你们想要,保证给你们送一个黄花闺女来,不是处女不要钱。”这女人是一个地道的“老鸨”。

  我们无力解救女孩,只好愤然离去。

  “开处”团伙分工专业严把关先是糖衣后炮弹

  在海口有一个胁迫妇女卖淫的团伙,专门有人以招工名义从内地诱骗少女来海口卖淫。一批又一批少女被骗来海口后,还有专门的个体诊所为其提供“妇检验处”服务。进来一批货真价实的“处女”后,有人负责对外联络,找人来“开处”……

  接到举报后,海口市公安局大同派出所于今年春节前,一举捣毁了这个作恶多端的犯罪团伙,将主犯杨丽等人一举抓获归案。

  满华来自湖南常德,初中还没毕业,因家里贫困,无力供3个弟弟读书,在一位老乡的指点下,她跟一个同乡姐妹一起来海口打工,想赚钱给弟弟们上学。可谁知在老板娘杨丽租住的房子里住了一个星期,还是没有工开。杨不仅不埋怨,反而对几个女孩子照顾得非常周到,天天买来大鱼大肉给她们吃。怕姐妹们无聊,杨还特意买来VCD。

  在杨丽那里住了十多天后,阿华她们实在觉得无聊,跟老板娘说想出去找工作。杨一听凶相毕露地说:“跟你们实话实说吧,我已给介绍你们来的人几千块钱了。要走可以,但你们得先还钱给我才行。”没等她的话说完,从里屋走出两个大汉,吓得她们几个女孩不敢再吱声了。

  老板梦想发横财不料落个牢狱灾

  事后,杨丽将阿华和与她一同来的姐妹,分别带到房间里去问话。听阿华说她还是处女时,杨乐得心花怒放。她赶忙将阿华带到私人诊所去妇检,证实阿华所言属实,杨如获至宝。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好好款待阿华,一边派人出去联系人来给阿华“开苞”。她要大赚一笔。

  阿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终于跑出了虎口,来到大同派出所求救。

  接报后,大同派出所共组织干警,连夜端了杨丽一伙的老窝。经审讯,杨丽供认,这个胁迫妇女卖淫的团伙共有两名主要头目:杨丽与其侄子陆丰。杨做老板娘,陆专门负责对外联系业务,利润二人平分。他们以招工的名义,从湖南、贵州、四川、湖北等地骗来不少少女,大多是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这些人一到海口,就被杨等人控制住了,先是将她们的身份证扣下来,然后,一个个带专用诊所去进行妇检,发现谁是处女了,就加紧联系人来“开处”,牟取暴利。

  色情广告处处见品种齐全任意挑

  听说海口有不少公厕里,有不少色情业务广告。记者在知情人的带领下,来到椰城的几个旅游景点走了一圈。

  在海口人引以为自豪的著名的万绿园风景区,在滨海、金牛岭等公园,公共厕所男厕里果然处处可见“黄色广告”。细看之下,发现简直不堪入目:“要小姐吗?请拨95901……;想开处,请打139760……;要找18岁的小姐,只要打6254……的电话,马上送到,联系人王小姐。”更难以入目的还有“通拨0750-95938……的电话,就可以找到同性恋……”只身赴会皮条女形神不符惊走人

  记者随意挑了几个电话号码,打通试了试,当真有人在电话那头跟我们谈起了生意。“喂,是王小姐吗?”“是呀,你是谁?”“一个朋友介绍的。”“有啥事?”“想跟你谈点生意。”“好哇,那我们见个面吧。”随行的朋友在别处负责接应,记者只身前去接头。

  远远地,记者就看见有一个三十五六岁的肥胖女人站在那里。我上前与她搭腔,她却没有直截了当地进入正题,而是上下打量了记者一番后,带着疑惑的口气问:“先生,请问你是从哪里知道我的电话的?”记者不便说是从厕所里看到的,只好说是朋友介绍的。“哪个朋友?”“你问那么清楚干什么?给你介绍业务不好吗?”“你不说清楚,我怎么跟你谈呢?”“这样吧,我就直说了,我有几个从大陆来旅游的朋友,想通过你帮忙介绍两个小姐认识一下。”“先生,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这里没有你要找的小姐。”说完,扭头就一溜小跑地走了。后来随行的海口朋友告诉我:“你手里拿着一个采访包,像找小姐的样子吗?倒更像个便衣警察,谁还敢与你谈小姐的生意?”我们按记下的电话号码又打了几个电话,打通了一个手机,对方竟一边接电话,一边叫身边的人拿笔记我们的电话号码。还有几个电话,对方公开在电话里跟我们谈起了“开处”的价钱。

  结束这次暗访,记者感慨万千,想起有人说过:“开放是件好事。不过当我们将窗门大大地打开之时,应该在窗口上加上一道结实的窗纱才行。”


博讯相关报道:
  • “处女嫖娼案”一审判决:受害者获赔74元
  • 陕西泾阳县“荒唐处女嫖娼案”风波再起:姑娘没精神病就不算有损失
  • “处女嫖娼案”:法院将对少女作精神鉴定
  • “处女嫖娼案”七大焦点:恶警察的逼供记录竟作“证据”
  • 恶警察为所欲为:陕西泾阳县荒唐“处女卖淫案”开庭
  • 世界日报:为求摊派罚款 公安将处女当嫖客抓
  • 处女被告嫖娼续:可怜19岁女孩二验处女身,警察逍遥法外
  • 中国又一起处女卖淫案:在警察的淫威下,处女变妓女
  • 南京一婚育多年的女士施行处女膜修补手术
  • 党国真相:被中共强奸的弱女的自白:为了弟弟上高中而献出了处女身!
  • 处女膜的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