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华南教会案:法院邀律师做假, 从重从快审好

【博讯10月31日消息】    法院邀律师做假, 从重从快审好"政治案" 华南教会受害者家属爆内幕吁请联合国干预

   本人蒙湖北省基督教华南教会部分受害者家属的委托和授权,特公布他们致联合国秘书长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高级专员的公开信,并呼吁各界正义人士对此冤案继续表达关注.

    (前北京市委党校讲师, 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 傅希秋 (博讯boxun.com)

   2002年10月30日 于美国费城

   TEL: +1-215-886-5210FAX: 215-886-1668 EMAIL: [email protected]中国湖北省基督教华南教会部分受害者家属致联合国秘书长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高级专员的公开信

   尊敬的安南秘书长, Sergio Vieira de Mello专员阁下、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震惊中外的中国湖北省基督教华南教会遭受迫害一案于本月9~10日在中国湖北省荆门市中级法院秘密审理。一审结束后,我们全体受害者家属对于此案的审理结果感到无比的悲伤和深深的忧虑;对于湖北省当局秘密操纵法院的审理工作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极大的遗憾!

   众所周知,2001年12月湖北省荆门市中级检察院指控湖北省基督教华南教会主要领导人龚圣亮和李英等人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强奸和伤害一案于2001年12月29日审理结束后在国际社会上激起了极其强烈的反响,尤其是广大的基督教界对于湖北省有关当局指控一个对官方不感兴趣的基督教会为邪教组织感到无比的震惊和遗憾!对此,湖北省高级法院于今年初接到华南教会受害者的上诉后,于今年9月22日对此案作出终审裁定认为:原审法院判决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附带民事裁定程序违法。据此他们决定撤销湖北省荆门市中级法院所作出的一审判决和所附带的民事判决,并且发回荆门市中级法院要求重新审判该案(参见《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2002]鄂刑—终字第199号第6-7页)。

   我们认为,湖北省高级法院作出的上述裁决是明智而审慎的;同时也是完全基于事实和符合事实的。因此,我们相信他们依据法律所作出的这个裁决是公正的。对此我们华南基督教会的全体受害者家属和广大的信徒感到由衷的欣慰和庆幸。而且由此我们衷心地相信这个政府终将会理性地依据现行的法律给与我们华南教会以法律的公正,并还华南教会以历史的清白。但是,令人难以置信和不可理喻的是湖北省荆门市在接到湖北省高级法院发回的重审裁决书后,既不做任何的进一步调查和取证工作,也不对自己此前所作出的一审错误判决重新检查和审断;反而变本加厉。他们会同有关公诉机关继续采取不负责任的态度对待这一备受国内外关注的案件。

   在今年9月22日湖北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决后,直到9月29日我们所有受难者家属才得到湖北省荆门市中级法院的通知,要求我们即刻为我们的亲人聘请辩护律师,同时要求律师们9月30日就必须到荆门中级法院办理相关手续;并且准备于10月9日必须出席开庭。是时正值临近国家法定的国庆长假,举国上下各个单位部门都忙于准备休假,我们经过多方努力方才找到12位律师,并签订了相关的合同。但是,仍然有6位受难的亲人我们没有来得及为他们聘请辩护律师。考虑到对当事人负责和法律上的公正和公平,律师们在接受我们的聘请之后,基于时间的紧迫性,他们于当天立刻同荆门市中级法院取得联系,希望首先通过口头申请,要求荆门中级法院延期开庭审理此案;以便于进行必要的调查和取证工作,然后希望有足够的时间详细地分析案情,并写出中肯的辩护意见书。

   但是,当天下午(即9月30日)3点多钟,我们的律师们就收到来自中国国务院司法部的电话通知,要求全体律师10月9日必须出席开庭审理华南教会案;并且必须配合法院完成此案的审理工作。

   此后,由于全国统一普放长假,根据有关部门的规定:于10月8日开始恢复工作。而留给律师们只有这么一天的时间。于是,律师们只得于10月6日中断休假,提前赶到荆门市中级法院,要求办理相关手续、查阅和复印当事人的案卷,并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因为所有这些工作(包括撰写辩护意见书)和必要的法律程序均要求他们在同一天之内完成。正当律师们忙于上述工作时,不愉快的事情仍然继续不断发生。荆门市中级法院有关负责人,在明知被告人的辩护律师10月6、7日才刚刚抵达荆门市,但是他们为了弥补法律程序和手续上的破绽,竟然要求律师们在“开庭通知书”上签名的落款时间为10月5日。

   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51条第4、5款规定:“传唤当事人,通知辩护人、诉讼代理人、证人、鉴定人和翻译人员,传票和通知书至迟在开庭前3天以前送达;”“公开审判的案件,在开庭3日以前先期公布案由、被告人姓名、开庭时间和地点。”

   据此,我们认为荆门市中级法院有关负责人明显是在违反这一法律规定。更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为了一手包办此案,荆门中级法院有关负责人会同从湖北省高级法院前来督促和指导审理华南教案的其他法官,竟于10月8日中午私下里宴请当事人的某些辩护律师;同时又于是日下午3点钟召集全体辩护律师在荆门市中级法院里面开会;会上有关方面负责人公然声称华南教会案是备受海内外普遍关注的重大政治案件,要求律师保守国家机密,积极配合法庭从重从快审理好此案。对于律师们要求法庭遵守相关的法律程序,有关方面负责人则明令不可能面面俱到。

   我们认为法庭不给予被人的辩护律师适当的和充分的时间,在法律程序上同样强行剥夺被告人的辩护律师的权利,并且不给与他们任何必要的时间做任何必要的调查和取证工作,这种做法既是对其当事人不负责任的表现;同时更是无形之中剥夺了被告人享有法律所规定的辩护权利,宪法所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体现在我们华南基督教会的主要领导人身上无异于就成了一句空话。

   我们同样认为荆门市法院有关方面的这种行为是极为不妥当的;其上述行为完全有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第七条的相关规定:法官应当履行下列义务:1、“严格遵守宪法和法律;”2、“审判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秉公办案,不得徇私枉法;”3、“依法保障诉讼参与人的权利;”4、“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维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5、“清正廉明,忠于职守,遵守纪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1条:“人民法院审判案件,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一律公开进行。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人民法院有义务保证被告人获得辩护。”这些做法也同样违背了有关的国际法准则。

   《世界人权宣言》第10条:“人人完全平等地有权由一个独立而无偏倚的法庭进行公开和公正的审讯,以确定他的权利和义务并判定对他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

   第16条:“人人在任何地方有权被承认在法律面前的人格。”第17条第2款:“人人有权享受法律保护,以免受这种干涉或攻击。”

   又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1款:“所有的人在法庭和裁判所前一律平等。在判定时对任何人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或确定他在一件诉讼案中的权利和义务时,人人有资格由一个依法设立的合格的、独立的和无倚的法庭进行公正的和公开的审讯。”在本条的第3款第2项中规定:“1、在判定对他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时,人人完全平等地有资格享受以下最低限度的保证;...2、有相当时间和便利准备他的辩护并与他自己选择的律师联络。”因此,我们相信荆门市中级法院的上述做法完全违法了上文所述各种法律的相关规定,以及相关的法律程序。

   2002年10月9日,荆门市中级法院在极端秘密的情况下,按其事前的既定计划如期如愿开庭审理华南教案。法庭也没有组成任何的陪审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3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审判案件,依照本法实行人民陪审员陪审的制度。”

   公诉方荆门市中级检察院仍然沿用2001年12月5日前准备好的起诉书,继续认定华南基督教会主要领导人龚圣亮和李英等人犯有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强奸和伤害罪等。由于法庭事前强行要求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审结此案,因此,公诉方自己也同样也意识到时间的紧迫性;于是,为了按时完成任务,他们在法庭宣读公诉书的内容时,把必要证据材料,以及证人证言统括成条目来宣布。致使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莫名其妙,甚至包括当事人的律师均无法知道这些证据材料的具体内容。但是,当律师们强烈要求公诉人对所罗列的证据材料予以详细列举,并在法庭出示这些证据和证人证言时,主审法官并未制止公诉方的这一做法,而且也未尊重律师们的意见。

   最后,当律师们要求公诉方对所指控的罪名提供法律依据和对其所认定的事实进行质证时,主审法官法官也粗暴地给予拒绝。我们认为法庭和公诉方的上述行为极其明显地违反了相关程序法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57条规定“公诉人、辩护人应当向法庭出示物证,让当事人辨认,对未到庭的证人的证言笔录、鉴定人的鉴定结论、勘验笔录和其他作为证据的文书,应当当庭宣读。审判人员应当听取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的意见。”

   此外,当有些被告人当庭向主审法官撩开自己的衣服展示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控诉有关公安机关对他们施以种种酷刑,以及使用极端残忍、不人道和侮辱人格的手段来对他们进行刑讯逼供,强逼他们在公安机关准备好的书面证据材料上签字时,主审法官也对此采取置若罔闻的态度;法庭对于公安机关所提供的证据材料既不调查,也不取证和质证。甚至当律师要求就龚圣亮强奸案的主要当事人孙明华、肖艳丽到庭质证时,主审法官也不予采纳。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法庭却单方面把相关证明被告人有罪的所谓证人谢东、穆怀州等人均一一传唤到庭协助公诉方。

   我们认为荆门市中级法院的这种做法是明显违背有关法律程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43条:“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必须保证一切与案件有关或者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观地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除特殊情况外,并且可以吸收他们协助调查。”

   第46条:“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第17条:“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讯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法庭查明证人有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的时候,应当依法处理。”

   有关的国际法准则也同样有着方面的要求。《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款第5项:“讯问或业已讯问对他不利的证人,并使对他有利的证人在与对他不利的证人相同的条件下出庭和受讯问。”同款第7项:“不强迫作不利于他自己的证言或强迫承认犯罪。”

   由此可见对于所有的被告人来说,法庭上出现的所有这些不正常的现象都是不公平的,就法律的意义来说也是极其不公正的。与此同时,法院还在庭审过程中,在不通知被告们的辩护律师的情况下,超出起诉书之外,指控本案是我们华南教会主要领导人的集团犯罪。律师们对这种超越起诉书以外的指控感到相当突然,而且也十分棘手;对于作为仲裁方的法院采取这种做法更是感到无法理喻。于是,律师们均对此提出异议;但是,主审法官也对此粗暴地予以拒绝;并且法庭对此在判决书中最终予以确定。

   首先,我们认为这种指控是对我们华南基督教会的侮辱和贬损,是对我们华南基督教会全体信徒的人格尊严的侮辱和损害。我们相信华南基督教会是完全依据圣经和传统基督教教义建立起来的教会组织;其宗旨是为了传扬耶稣基督救恩的福音,为上帝在天上的国度预备合格的子民,同时召聚全体信徒在地上建立符合上帝旨意的精神家园—即教会。

   毋庸置疑,我们承认在华南基督教会内部确实存在一些人,对于公安机关长期以来的镇压和迫害,对于国家宪法和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始终无法得到尊重和实现;于是,他们出于迫不得已铤而走险,采取了违背自身信仰和基督教的基本精神的错误做法,从而走上了违反国家法律的道路这一客观的事实。但是,有关当局因此就认定华南基督教会是一个犯罪集团;这种做法显然是错误的,这种以偏概全的认识和做法显然也是违背最起码的逻辑原则的。我们相信圣经的真理:在这个世界上有人存在的地方就存在着败坏。据此,对于华南基督教会作为信徒的一个有机集体,我们决不抱残守缺,也不违疾忌医。

   相反,我们一直在支持政府采取公正的法律手段对于那些违反国家法律者予以惩处;以体现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其次,如果说当公诉方以A罪名指控时,而法庭作为控辩双方的仲裁者却超越公诉方所指控的范围之外,节外生枝,以B罪名定罪并据此予以判处刑事处罚。这种做法等于明确地告诉我们法院实际上行使了对被告构成B罪名的公诉职能,同时它又未放弃其审判职能;于是,从形式和内容上法院等于单方面完成了控审一体化的工作。我们相信这种做法是完全有悖于法律理念的,是完全错误的;其行为已经远远地背离了司法公正和公平的原则。同时,在实质上同样等于一方面完全剥夺了所有被告人享有宪法和法律所赋予的权利——即辩护权;同时,在另一方面法院也无形中赋予了一种自己本不该有的权力——公诉权。这种公诉权和审判权集于一身的做法,恐怕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也是任何一种司法理念都无法解释得通的!最后,更为令人无法接受的事实是:法庭对于大多数被告人要求重新质证他们在公安机关的口供和书面供述材料也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

   根据“被告人不自证其罪”的原则,我们认为法庭据此认定被告人在公安机关胁迫下的口供作为证据材料,这种做法显然是有悖于这一法理原则的。同样,法庭不顾律师们的异议,最终以集团犯罪的形式判处龚圣亮、李英、孙明华和肖艳丽等人刑事处罚。我们华南基督教会的全体信徒从心灵里对此无不深深感到极大的遗憾和伤痛!我们相信龚弟兄等人作为华南基督教会的主要领导人,对于教会中出现违法犯罪的事情负于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由此不顾事实的真相和“罪行各负其咎”的法理原则,要求他们共同负法律的责任,而且是主要的责任,并处以同等的刑罚;我们认为这样对待他们是不公平的,同时也显然有失法律的公正。

   与此同时,同样令人感到忧伤的是: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作出的刑事判决书还以一种极其模糊和含混的名义宣布对被告人向凤平、李应平、孟喜存和刘先枝予以释放;以至于当法庭宣布释放这几位我们教会的姊妹之后,荆门市公安局不用通过任何司法程序立刻于当天晚上宣布了对她们施行所谓的劳动教养决定,而且历时3年。我们对于荆门市中级法院以及有关当局的这一错误的决定和做法同样感到极大的遗憾和悲痛!我们认为这种做法严重地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条款。比如第162条第2款规定:“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第3款:“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同上第209条:“第一审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无罪、免除刑事处罚的,如果被告人在押,在宣判后应当立即释放。”又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7款亦明文规定:“任何人已以一国的法律及刑事程序被最后定罪或宣告无罪者,不得就同一罪名再予审判或定罪。”但是,法庭宣布之后,湖北省荆门市中级法院并没有立即释放我们这四位姊妹。

   而有关当局却有法不依,执法犯法,公然藐视法院作出的判决结果;甚至违背最起码的司法程序,面对法院的判决,采取了一种后发制人的“报复”手段,以至于我们的四位姊妹至今蒙冤狱中,仍然不得自由。这种用法律手段无法达到目的,然后退回到使用所谓的行政手段——也即变相的刑事处罚来进行制裁和报复的做法,我们相信在任何一个文明的国家和社会均不允许这样做;更不允许对于自己的宪法和法律采取儿戏的态度。我们相信任何一个善良正直的人都毕竟会问:他们是根据什么法律和哪一个条款可以这样做呢?同时这样做又是根据什么样的法律理念呢?综上所述,我们认为荆门中级法院的庭审是仓促的和不合理的;在刑罚的适用上也是有失公允的。在整个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他们始终没有严格按照国家宪法和法律规定行事,甚至于连起码的司法程序都不顾,就草率结案;这不能不令我们对此感到极重无比的伤痛和忧心。对于这个国家的宪法和法律所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是否能够得到充分和具体的实现?对于有关的执法和司法部门是否能够做到真正的司法公正和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于我们这个国家能否早日走上真正民主法治的道路?湖北省荆门市中级法院的上述种种做法,实在令我们于心不安!我们相信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一切善良而正直的人们,包括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民主、自由和正义的人民对此不能不心有余悸;对于今天发生在我们华南基督教会主要领导人等人身上的事情不能不令人切实地思考自身的生存处境和生命安全;我们每个人都不能不对此处心积虑,并且心存恐惧与不安之虞!

   衷心希望上帝祝福您们!

              中国湖北省华南基督教家庭教会部分受难者亲属                     2002-10-26附部分家属的签名:

   龚淑珍、龚淑英、龚淑琴、杨银凤、孙明凤、辛相兰、吕保、胡正凤、崔秋云、刘秀兰、吴学荣、许云兰、张翠二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BBC:四名华南教会教徒被判劳教
  • 华南教会案:法院当庭无罪释放,公安当晚三年劳教----湖北公安部门藐视法律
  • 湖北法院改判华南教会成员死刑变无期
  • 湖北法院改判五名华南教会负责人伤害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