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美报报导迁移百多万人建三峡水坝的无形成本

【博讯2002年12月15日消息】    (中央社记者张声肇纽约十五日讯)纽约时报今天报导,兴建三峡水坝的成本除了三百亿美元建筑费,往上游三百英里所汇聚的内陆海,将造成许多其他无形的成本:迁移一百一十三万人,「废弃」一百二十个城镇和无数历史古迹。

   这篇发自四川云阳(Yunyang)的报导说,在这个长江沿岸城市,所有有钱、有正当职业或在政府单位有熟人的市民,老早以前就已弃城而去,如今只剩下占据空屋,在大水淹没城市之前,最后苟延残喘的人--这些人不是贫穷、迫不得已或运气不好,就是三者兼而有之。

   报导说,再过六个月,泥沙淤积的长江,在水坝积水助威之下,将开始泛滥云阳的船坞、古道以及沿江的公寓住宅。伺后将陆续淹没城市的主要大街。 (博讯boxun.com)

   云阳县城所在地,十六万人必须他迁。留在「老城」里的人,将是负担最重的一群。他们说,江水即使不会淹没整个城市,它的精神已经被淹没了。

   时报说,从许多方面来看,管理房子即将被坝水淹没的人,比建筑水坝的工程还要困难得多。大陆的政府估计需费一百亿美元做好这件事。可是一九九三年迁移计画开始进行以来,不断传出贪腐猖獗、政府失信,不能替工人找到职业和替农人找到农田的埋怨。

   不过报导说,有些已经搬迁的人发现新居比旧居更好,而留在老地方的人,大致已被遗忘,因为通常他们是没有「工作单位」的人。

   这些没人管理也没人关心的,大多以捡破烂维生,本来在山坡地耕种的陈树青(译音)是其中之一。山坡地没人耕种反而任令水土流失,益增泛黄的长江底泥沙淤积,这表示新水坝永远需要不断从坝底清除积沙。

   天然环境失序之外,人文环境也在崩溃:留在云阳的居民说,抢劫、强奸之事时有所闻,有些被迫迁移的农民因为分不到新的耕地,就占据被遗弃的房屋,这些住宅要二零零七年,大坝积水达最高水位才会被淹没。

   从附近乡村和男友一起搬到云阳的杨燕(译音)今年十九岁,两人住在一间有三个卧室的公寓,虽然没有灯光,至少有水泥地板。她说,「比乡下好多了,那儿又暗又冷。」

   千百年以来,高耸入云的长江三峡湍急的流水和沿岸的悬崖峭壁,不知启发了多少骚人墨客,近几年,则吸引不少前来「最后凭吊」垂直下陷天然景象的观光客,他们希望在水坝完成之前,在现场把自古以来诗人画家所描绘的景色嵌入心版。

   可是,沿岸的城镇可就没人欣赏了。报导说,这些城镇土地贫瘠峻峭,没有铁路、公路和航空路线。而云阳之所以名闻遐迩,全靠祭祀汉朝将军张飞的古庙。报导说,这座张飞庙建于第三世纪,过后偶有装修,一直屹立不摇。

   拆迁张飞庙是云阳县的首要县政,特别是政府收到太多陈情,说建三峡水坝会摧毁太多文化古迹之后,保证在更高的地方一砖一瓦重建张飞庙。

   参与拆迁工作的黄兵(译音)很高兴张飞庙得以保存。二十一岁的黄兵说,他六岁的时候,就和爸爸一起参观过张飞庙。

   最近,拆迁单位移动张飞神像那天,黄兵和朋友们特地燃香放爆竹,希望张将军的灵魂逃离洪水。「我不是真正的佛教徒,可是,很难说。有人说,我们可以移动石头,可是精魂会留下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三峡9-3事故死难者家属与美公司上庭 索赔560万
  • 内幕:三峡!多少腐败假汝之名以行!
  • 人大常委黄顺兴曾抗议草率通过兴建长江三峡工程案
  • 三峡导流明渠截流成功合龙 李鹏发表讲话(图)
  • 三峡截流已克服最艰难阶段 6日龙口合龙胜利在握
  • 三峡大爆破, 诗城奉节千年古城将永远消失(图)
  • 三峡工程下游围堰堤头塌方
  • 武警水电部队打响三峡导流明渠截流攻坚战(图)
  • 新华社:三峡大坝设计可承受战争攻击
  • 长江三峡十一月六日二次截流
  • 中国专家称破解三峡工程最后一个世界难题
  • 三峡二次截流进入倒计时 “告别三峡游”又升温
  • 三峡二期截流进入倒计时 袖珍古城将永沉江底
  • 三峡工程今年将导致5百多家企业被关闭
  • 三峡工程进展顺利 质量问题绝不会留下任何隐患
  • 从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失败原因分析三峡工程的移民淹没红线的错误
  • 三峡水库启动蓄水前最后一次大规模外迁移民
  • 中国关闭长江三峡航道
  • 三峡移民在青岛抗议遭逮捕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