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记者无疆界」谈中国非典和新闻自由(图)

【博讯2003年5月20日消息】    

   “记者无疆界” 亚洲部负责人凡圣-布洛赛勒先生接受大纪元采访。 (博讯boxun.com)

   大纪元记者严清西巴黎报导/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记者无疆界组织” 是一个力求捍卫新闻自由的国际性组织, 关注被关押的记者、通过搜索调查、收集信息来揭露对新闻的查禁和逼BGB0001I络的封杀;也尽力传播关于新闻自由的信息。在前不久“记者无疆界”公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排名榜中,中国的新闻自由程度倒居第二位,第138位。本报记者就中国的新闻自由及非典型性肺炎问题采访了“记者无疆界” 亚洲部负责人凡圣-布洛赛勒先生 (Vincent Brossel), 以下是采访谈实录(译文)。

   记者:今年四月中国政府迫于国际压力,在SARS问题上提高新闻透明度。您认为这是一种真的透明度吗?

   布洛赛勒先生:我认为通过非典型性肺炎问题,我们能观察到一些很有趣的情况:当广州出现第一例非典病例时,地方当局立即召集当地记者,禁止他们发表任何有关消息,并告诉他们这种做法是为了不让民众害怕、不制造恐慌气氛。有关非典的消息是完全被审禁的。同时,在媒体相对来讲自由许多的香港,一些敢于批评中国的报社,比如“明报”等,发现真的是有一场瘟疫在中国大陆蔓延。在随后的几星期,我们都听到了中共向全世界撒的弥天大谎,中国当局拒绝承认瘟疫的存在,说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卫生部已经做好了准备,不会有问题等等,谎言一直维持到4月15,20日,大危机开始的时候。中国政府的言行来了个180度大转变,从制造谎言到宣传运动,将卫生部部长和北京市市长免职,一下子所有的报纸都在头版头条刊登有关非典型性肺炎的新闻,提议青年人、老年人、妇女们,儿童们都应该行动起来;说军队将在一周内盖起医院等等。这完全是共产党政府使用的一种老战略:利用危机来发起一场全国性运动。当然这种做法使中国捡回了一些面子,但是根本问题还没有解决,瘟疫还在蔓延。这些显示出中共还是能够审禁,监控,接著动用媒体达到对它有利的目的。幸好还有一些记者试图对工作尽责。特别是在广州的“南方周末”。最近我们得知“南方周末”发表的一些关于非典的文章被中国当局查禁;我们还得知在上海的一些记者受到压力,他们所做的报道被要求要与政府的观点一致。事实上,我们还是回到老的一套:控制,宣传,谎言。其实很多中国记者,包括在官方报纸工作的记者都抱怨这些不能让他们自由报道非典问题的指示。

   记者:“记者无疆界”最近做了一个测试,发现中国政府把“非典”二字被加入了网络过滤网中。

   布洛赛勒先生:我们发现中国政府在非典疫情公开后,很快让中国的网络论坛管理人把“非典”二字加入过滤网中,使中国网民写的关于非典的言论不能出现在网站上。我们观察到只有一些符合官方观点的言论能够出现在网上,所有批评政府、对政府的讲话提出质疑的言论一律不出现。我们也发现中国政府试图控制、减少短信息的发送,因为在非典瘟疫公开后,中国人大量的通过发送短信息来相互传递信息。最近在广州和上海有人因发送关于非典的所谓“谣言”而被捕。我们虽然不清楚具体内容,但是非常明显的是,只要中国民众学会使用一种更自由、更现代化、更科技的方法来互通信息,中国当局就立即采取相应的行动并作出很重的惩罚。我们能看得出,当有人对警察国家所说的真理--其实是谎言--提出质疑时,感受到威胁的这个警察国家就采取这样的办法来应付危机。

   记者:在香港和广东的媒体有更多的自由,但在四月份广州市宣传部的一位负责人被任命为“南方报业集团”的编辑助理和“南方周末”的主编,而且去年香港政府试图制定一条“反颠覆法”。这会给当地的新闻自由带来什么?

   布洛赛勒先生:广东、深圳一带由于靠近香港,可能也是为了适应经济的需要,在信息传递方面比中国大陆其他地方更接近西方的标准。虽然在经济方面有一定的开放,但是我们发现在政治方面有所退步。“南方报业集团“,特别它旗下的“南方周末”曾经是自由一代、知识分子、记者,这些真正敢去河南做艾滋病调查、敢调查贪污、报道政治犯等敏感问题的发言人。在非典蔓延的形势下,“南方报业集团”和“南方周末”被广州市宣传部接手。我们希望这些记者们能够重新找到一席之地。我听说他们将参加到上海一份新报纸的编辑中。

   在香港有同样的问题,在很久以前就有自我审查,很明显香港当局是想通过23条立法来加大压力,以便关押透露国家机密,透露有损国家面子消息的记者。23条立法将再次加强自我审查。我们担心香港政府遵从中国大陆的作风将使香港的制度再也不是“一国两制”。

   我不太清楚香港对待外国记者的待遇会不会有彻底的改变,但是要知道在北京的外国记者在工作时有很多障碍。只有一些美国驻中国的大媒体才能有一点机会调查一些敏感话题,但他们也受到压力,比如得不到许可证啊,电话被窃听啊,被监视啊,被告知不能去见某某人啊,不让你去什么什么地方啊。当然目前香港的情况与中国大陆的还不一样,但是如果“23条”被通过并实行后,香港的自由将大大减少。目前港府好象乘“非典”在香港肆虐之际,乘国际舆论都把精力从香港的民主自由转移到“非典”问题上的时候,想通过“23条”。23条立法不单单会影响到媒体的自由,同样涉及到宗教团体、民主人士、知识分子等人士的自由。

   记者:在前不久“记者无疆界”公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排名榜中,中国的新闻自由程度倒居第二位,第138位。您认为中国缺乏新闻自由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

   布洛赛勒先生:我们做这个国际性调查的目的是想让大家知道世界上各个国家对新闻自由的尊重程度。中国排在世界上侵犯新闻自由最严重的国家北朝鲜的前面。中国之所以被排在这么后面是因为他对新闻的镇压,对中国记者和外国记者施加的压力,例如关押记者,新闻审查,监视跟踪。

   我想中国缺乏新闻自由的根本原因与中国当前的体制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中国共产党拒绝分享他的权力。对中共来说,控制宣传机器,也就是媒体,是控制人思想的最好方式, 保住政权的一个环节。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在各个时期,无论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还是现在的经济改革时期,我们都目睹了中共对媒体的控制。新闻社直接被地方、地区或国家监控,成立了一系列的新闻审查部门。在上届人大会上,一些中国重要的领导人指出:媒体是中共体制的一根脊柱。

   记者:那些被允许通过卫星向中国播放电视的外国电视台是否要遵守中国政府针对他们所制定的条文?

   布洛赛勒先生:我们观察到特别是在中国的南方,香港的电视台与Rupert Murdoch 集团获得在广东一带播放电视的权利。不过他们的节目范围受到限制,这些电视台播放的主要是娱乐性质的节目。这种类型的节目不容易引导观众对中国媒体讲的话产生质疑。能够让所有中国人都能收到的卫星电视的发展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比如英国国际广播公司BBC,它展示的是与中国媒体不同的国际或中国政治生活。因此,我们只能庆幸这点小小的进步,看看是不是还能继续发展。

   去年中国政府时不时的中断BBC的新闻节目,因为其中有一些关于法轮功和香港回归的报道,一些在中国非常敏感的问题。这件事情证明,虽然外国电视台与中国签了外贸协定,但如果这些外国集团触及到一些敏感问题的时候还是能被查禁。

   现在很多西方大媒体很想在中国市场有一席之地,所以他们准备做一些妥协。但是我想BBC的记者他们不会做这种妥协,不会为了贸易因素而自我审禁。Google搜寻网站曾被中国当局一连封杀了好几天,因为它提供一些被中共视为有“颠覆”性质的网址。但是Google没有退让,没有改变他们网站的一贯运行方式。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