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陈邈:潘岳论环境显现大陆经济模式深层危机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3年10月27日)
  大陆的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发表了新文章《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这一举动,意义十分深刻。

    大陆改革开放20年以来,取得了令海内外瞠目结舌的经济成就。然而,海内外经济学家在盛赞中共连年的GDP增长时,却极少考虑到中国为取得这些所谓的“经济奇迹”所付出的代价。 (博讯boxun.com)

  不必说国内制造业的连年衰退,经济增长严重畸形;也不用说国有大中型企业连年亏损,大量技术工人下岗失业;更不用说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银行呆帐坏帐严重……仅中国为经济增长而复出的环境和资源代价,就远远超出了超出了中国的承受能力!

  经济的增长依赖于资源的消耗,而资源,特别是可在生资源如水资源的供应,依赖于自然环境。因此,环境问题与经济问题紧密相连。然而,大陆的经济学家往往单纯的陶醉于每年7-8%的经济增长率,而从不考虑经济增长的生态成本。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在自然资源不断遭到破坏,生存环境日益恶化的今天依然能够保持“经济繁荣”:大量砍伐森林以满足木材业和市场的需求,如生产木质家具、纸浆、一次性木筷等,这一类生产拉高了GDP,但这些生产过程对环境的破坏(如制浆过程对河流的污染、林木减少既导致了水土流失又降低了空气质量等),却没有从GDP总值中扣除;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为了保护健康人们又不得不购买矿泉水(富人或中产阶级甚至需要乘飞机去其他地方度假以呼吸新鲜空气),而对矿泉水的购买和度假的消费等更增加了GDP:一次破坏竟成为GDP的两次增值,“美好生活”就是这样被再生产出来的!

  据联合国《2002年中国人类发展报告》指出,环境问题给中国带来的损失占GDP的3.5%—8%,也就是说,中国每年的GDP增长,几乎完全被环境问题所消耗掉!

  以1997年为例,国民生产总值7.48万亿元,而未计入成本的对资源与环境的浪费破坏为:森林资源:4.76万亿元;淡水资源:3.81万亿元;土地资源:3.73万亿元;草原资源:1.54万亿元;自然灾害:2.24万亿元;环境污染:5.46万亿元;合计21.54万亿元。生态成本竟然是GDP的接近三倍!

  环境的恶化不仅仅使得每年的GDP增长成为镜花水月,更带来了严重的社会问题。960万平方公里国土,减去严重水土流失的国土面积367万平方公里;彻底荒漠化国土(沙漠、戈壁)和不能维持人类生存的国土(冰川、石山、高寒荒漠等)约300余万平方公里,剩下近300万平方公里。与上世纪五十年代相比,中国的人口翻了一番,水土流失和荒漠化土地增长均达1.5倍,也就是说,50年内人均生存空间已被压缩到50年前的20%!生存空间的压缩、人口密度的增长必然带来失业人口增多、就业率下降、犯罪率上升等诸多社会问题。

  人口密度是世界平均值的3倍;人均资源则只有世界平均值的1/2;单位产值资源能源消耗量为3倍;单位产值废物排放量为数倍;污染总量增长率为总产值增长率之数倍;每年利用资源环境价值应在国民生产总值数倍以上……毫不夸张的说,环境问题,已经成为大陆经济发展的最深层的危机!

  造成中国环境恶化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政府缺乏全面的、深层次的环保思想。中共政府对于环境问题的传统认识是: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是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不可避免的阶段性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科学技术水平的提高,这个问题就会逐步得到解决。这种盛行于西方资本主义上升时期、早已为发达国家所抛弃的错误观念,长期影响着改革开放后中国政府的经济决策。

   令人欣慰的是,当前,环境问题已经受到了包括政府在内的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潘岳的《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表明了中共高层已经开始从民族存亡的角度重新审视环保问题,世界环保理念已渐入中共的主流层面。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环保总局潘岳加大查处环境违法案力度
  • 求实:潘岳终于露面了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传中国大陆体改办副主任潘岳遭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