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中缅边境大增兵(3-5)(图)
(博讯2003年11月16日)

3. 滇缅边境 镇镇皆兵

    
(博讯boxun.com)

  云南省跟缅甸接壤有六个地级市,由北面开始为六库、保山、潞西(德宏州)、临沧、思茅、景洪(西双版纳州)。亚洲时报在线记者发现,除了地势较高的六库和保山以外,其余四市在滇缅边境都有明显增兵。

  景洪的气氛最紧张,当地居民指出阔别云南35年的川军重返,格外显得事不寻常。但据本报记者采访所得,只在景洪市有川军出现,其余地方都是滇东调来的地方部队为主,番号都是773xx。

  

  这些新调来的部队都是在今年9月9日之前进驻,有些部队进驻后立即挂起他们簇新的番号招牌,有些则故作神秘,行动并不一致。

  潞西市辖下的瑞丽市(县级)是除景洪以外明显驻兵较多的地区,新部队9月9日驻进,目前该部队在该州的盈江、陇川和瑞丽都驻有一个团的兵力。瑞丽因为是中国国家级口岸,所以该地的部队全部分散在周围的乡镇,在该县城东的金城小区对面驻有武警瑞丽公安边防大队。

  

  另外,在该市城区的乐城街,八达宾馆的对面,还有一个称为817部队的团部。不过,目前已经成了新部队的团部的办事处。原因是原来的兵力已经被调往别处。但这里有一个不解之谜,二炮部队亦有一个817号队,据半公开资料显示驻在福建省,故此瑞丽原有的817部队是什么来头无从得之。

  临沧地区的永德、镇康、耿马、沧源驻扎的部队番号与潞西的接近。该部队在边境各个乡全部有一个连以上的兵力。沧源的驻军两个连在县城的佤山上,一个叫大懂站和水泥厂的地方。公安边防大队设在该县司岗里路。该县的班老乡、芒卡乡、永和村、单甲乡全部有一个连以上的兵力。这些部队,据说是从昆明和个旧市开拔过来的。

  思茅地区的西盟、澜沧、勐连驻扎的部队的番号也差不多。澜沧县是该部队的一个指挥部,指挥部设在该县城的水库西路。当地人称那里是“军事大院”。该军事大院里还有一个叫大草巴的地方,驻扎的是思茅武警支队机动一大队。孟连县城东部边城路上的部队是一个连部,在海关路的附近有思茅地区武警支队机动二大队。在该县的猛马、公信、富岩、南段和洛猛全部驻扎了一个连以上的兵力。

  在中国内地的互联网讨论区上,曾有网民引述一位武警朋友话,9月初派到中缅边境的是第14集团军,但是据亚洲时报在线记者多翻查访,看不到14军的踪影。14队属于乙类野战军,人数众多,但武器较落后,或许留待情况需要作第二轮更实质增兵前线时的调动。

  13日 许而


4. 养虎饴患的故事(上)


中国百亿学费支持缅甸掸邦开赌

  大批的中国军队9月9日开到中缅边境上,中国这一边老百姓生活如常,稍为升温的气氛并未影响经济民生。但缅甸那一头却大呼雪上加霜。

  2003年夏天,北京一个很有背景的人物——一个高干的女儿,在缅甸和中国云南西双版纳交界的勐拉赌场上输了数百万元,当时她是被她的一个好朋友拉过去的。而那个朋友可以从她所输款中提15%的款项。经过该女士的家人反映到北京高层后。北京派人到云南一查,不禁吓了一大跳。

  原来,单是一个小小的西双版纳州勐海县打洛镇的一家银行每年流向缅甸勐拉的资金,已经达到了数百亿人民币。再查,国内一个地区的官员在这里输掉了数百万公款;接着查,全国已经有数以十计赌客梦断赌城,上百个人从这里失踪!于是北京派人和昆明的官员成立工作组,对勐拉资金流失问题和其他事件进行全面调查。

  7月11日,中国“蓝箭”行动组在中国军队和勐拉政府的配合下,一举查封了勐拉5家中国大陆和港澳人开的大型赌场。高干女儿的140万被退回,中国政府要求所有在赌场工作中国人必须在8月31前回国。一时间勐拉这个曾经名扬四方的赌城的各行业遭遇了突如其来的“严冬”。再加上中国大军压境的阴影,勐拉将向何处去?它会不会重操旧业——种毒贩毒?10月上旬,记者特意赶往勐拉进行了暗访和调查。


勐拉的历史和赌城曾经的辉煌

  勐拉所在的缅甸第四特区有7.4万人,13个民族居住在这片只有495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10多年前,这里曾是毒品种植、加工、贩运的重点地区,是缅北毒品流向国际市场的一个重要通道。

  

  1989年3月21日,盘踞果敢的彭家声倒戈宣布脱离缅共。4月19日,彭的女婿林明贤投降缅政府,组成“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6月30日,缅政府批准成立掸邦东部第四特区,下辖勐拉、南板、萨洛3个行政区,林明贤担任特区军政委员会主席。当时,第四特区还种植有鸦片20000多亩,有3个海洛因加工厂和一个黄砒加工厂。

  

  1991年,特区开始实施禁毒计划。这时的勐拉还是一个不通电只有茅草房的小山村。

  在缅甸政府以及中国云南地方政府的支持下,特区政府在广大山区开展了替代种植,逐步解决了农民的吃饭问题。

  作为特区首府的勐拉依托西双版纳的旅游业,和在中国云南各级政府的默许和支持下,重点发展了“特色旅游”,走上了另一条“独具特色的”的发展道路。

  短短10年时间,掸邦高原层层群山簇拥着的小山村勐拉成长为一座“梦幻般”的、以博彩业为经济支柱的“国际性”城市,淘金者、投资者蜂拥而至,成了这个城市最常见的居民。

  1998年8月26日,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政法部颁布《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博彩业试行管理办法》,批准经营的博彩项目有:大(小)百家乐、牌九、麻将、大小、二十一点、梭哈、马格罗、电子游戏博彩等。

  在勐拉,博彩业一年赢利多少、到底为当地政府贡献了多少财政收入是一个机密,但它已成勐拉的支柱产业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中国大陆比较有名的报刊《南方周末》曾经在去年对这个赌城进行了如下全方位的挖掘报导:

  “……2001年4月17日,中国云南西双版纳州友好代表团到勐拉访问,特区军政委员会一副主席在向中国的贵宾介绍情况时,透露了一组数字,可以看出博彩业对勐拉的重要性。这位副主席说,2001年,特区政府免去了山区农民的公余粮,免一切税费,还从云南澜沧县引进杂交稻给农民种,另外特区政府还从博彩上拿出将近1000万为农民修路、修桥,买农药化肥,解决农民的温饱问题。2002年和2003年,政府又拿出了2000多万人民币用于公益事业……”

  记者从有关部门和知情人处了解到:2003年7月11日,单是中国大陆和港澳地区在勐拉投在博彩业和宾馆上的投资已经达到了近50个亿!而全国各地的赌客在这里输掉的钱早已经超过了400多亿人民币!


前门证难办 给钱后门全搞定

  记者在10月上旬赶到了西双版纳州准备去往勐拉。在云南昆明的时候,已经办理好了签证。不过,记者想在西双版纳的首府所在地景洪了解一下以一个中国普通居民的身份,能不能到勐拉去。在记者下榻的宾馆里,一个服务员告诉说,在中国政府没有搞“蓝箭行动”之前,在景洪市的高档宾馆里,勐拉那边的赌场就设了4家“客人接待处”。只要国内的赌客一下飞机或者汽车,以后的一切吃住费用赌场全包,另外,赌场还为第一次来的客人办理好一切去缅甸勐拉的手续,最后还报销“会员”的来回飞机票。不过,现在因为风声太紧,“接待处:暂时撤回了勐拉或者转为了地下。当记者表示很想过去玩一玩的时候,该服务员还透露,现在确实不好办了,不过记者可以去西双版纳州公安局出入境办公室去试一试。

  出入境办公室的人员,面对记者的询问,很是不耐烦。员警们首先很警惕的问记者想过去干什么。当记者表示去做生意的时候,对方告诉说,第一要对方的邀请函,二是要自己在西双版纳的做生意的营业执照。如果是外地的还要去派出所办理暂住证。

  记者还了解到,如果一切手续全有,那么40元钱的费用就可以搞定。其中30元钱是公安局收取,10元钱是边防检查站收取。

  一名知情人说,其实在勐拉没有引起北京关注之前,不管你是那里来的,只要交钱就会给你办理证件。而那些有西双版纳本地户口的居民在办理证件的时候,只要交10元钱工本费就可以了。

  当记者下榻的宾馆的服务员知道记者的“出境证”没有办下来的时候,他给了记者一个手机号码。他还说:“你给先生打电话,你只要拿6张照片,再交几百元钱,他就一切替你搞定了。果然那个男人电话中表示,什么邀请函和执照都不要,他保证在1个多小时内搞定。

  记者在到达勐海县打洛镇的时候,又找到一家宾馆,对方值班人员告诉说,那个证在打洛也不好办了,不过她找人能很快搞定,价格是450元一本。


中资赌场改头换面 各行业飘红

  

  记者在到达打洛出境处的时候,发现到那边去的旅游人员还是比较多的,不过据了解旅游人员只能在勐拉指定的范围内活动。更不能去赌场和红灯区“潇洒”。在中国的出关处中方还设立了一个“禁赌告示”牌,上边还有罚款和拘留的字样。

  

  经过严格的检查后,记者终于来到了勐拉这个神奇而又让人感觉无比刺激的地方。一上勐拉的计程车,来自大陆四川的司机张先生就告诉说,想赌钱只能去新东方大酒店了,因为现在像原来比较有名的“金三角”“蓝盾”“新宝”“明盛堂”都已经关门了。原因是中国政府不让中资参与赌场经营。

  张先生还表示,自从8月31日以后,不但他们计程车的生意不好,鸭子(男妓)小姐,宾馆客房、网吧饭店、商店市场的生意全部是一落千丈。尤其是小姐和鸭子的价格是从500元降到了150。在行车的过程中,他从驾驶台上拿了一张名片给记者说:“正面的是他的联系方式,反面的是‘真心按摩院’的地址,找小姐的时候你给我打个电话,我给你送到房间里去。”

  原来生意不好做后,计程车司机和“鸭子小姐”已经结成了联合阵线——共用一张名片而共同发财。在随后的谈话中,张先生多次流露出他怀念2002年那一整年的好日子。因为他去年一年减掉买丰田计程车的3万元还挣了10多万。

  听着他大倒苦水,记者还发现勐拉满大街都是丰田皇冠和通用宾士车,张先生告诉说,全是走私车,3—5万元人民币就能拿下。

  记者找了一家宾馆后,发现宾馆的门口写着4折大酬宾的牌子。原来380元的标准间,只要100多元就能搞定。在另外一家宾馆的门口甚至还挂了一间房60元的条幅。

  

  晚上回宾馆的时候,发现门底下塞了6张“东北美少妇、四川靓小姐、湖南亲姐妹、俄罗斯浪女、温柔多情先生”上门服务的广告名片。名片的后边,还印有“新到处女”的字样。打电话过去,一个称自己是湖南人的女子告诉说,少妇小姐各200元,亲姐妹双飞要400元,俄罗斯小姐300元,先生400元(专门服侍女子),处女4,000元。那个女人电话中还说,最兴旺的时候,处女被买到10,000元。因为赌客中有开处会带来好运气的说法。

  后来一个朋友透露,在勐拉的农贸市场里,专门有两条街是红灯区。老板和小姐99%是中国大陆人,另外这些人在勐拉政府都要备案的,因为当地卫生部门要求他们每个月都要去检查身体。这就不像中国大陆的暗娼无人管理,疾病流行。

  在勐拉的大街上到处可以看到世界名牌衣服专卖店,不过有的店门口也贴上了“转让”的广告。

  街头上还可以看到许多算命先生的摊子,这些先生一样的是有今不如昔的感觉。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到“金三角”“蓝盾”“新宝”“老东方”等赌场看了看,果然发现这些赌场已经关门大吉,不过仍然有保安在里边看护。一个来自于大陆湖南的保安告诉说,他们的老板已经换成了缅甸人,原来的老板已经回国了。

  针对那个保安的说法,有知情人透露,什么换了老板,不过是在缅甸找了一个当地人做代理而罢了。那些老板都是人精,他们怎么会在这个低谷的时候将数亿家产就这么甩卖了?也就是换汤不换药,并且在观望等哪一天风声不紧了,还想继续大干。不过,因为有所顾忌,这些老板现在已经将自己的招牌悄悄的改了:蓝盾大酒店变成了“伦敦大酒店”;新宝大酒店变成了“新新大酒店”……

  14日


5. 养虎饴患的故事(下)


中国赌客血泪建成的缅甸赌城

  亚洲时报在线记者在勐拉采访的时候,听闻当地武装部队刚抓了一个中国大陆来的徐姓作家,因为这位老兄流连在赌场两整天,却没下过一注,而引起保安单位注意。从这桩不大不小的事件看得出,中国那边增兵布防其实也绷紧了缅甸这边的神经。


各家赌场仍然是你死我活

  记者准备去目前勐拉唯一正常经营的大赌场“东方大酒店”(为了和原来的东方酒店分开,当地人都称其“新东方大酒店”)。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勐拉的赌场都是股份制的,政府有股,官员有股,外来投资者有股。赌场的股东稳赚不亏,一般赌场都是一个厅一个厅承包出去的,好的贵宾厅没有2,000万包不下来,这些承包者大多是广东老板、福建老板、东北老板,也有四川、重庆、湖北、云南的,他们总包下来后,有实力、有客源的就自己经营,没有实力的就一个台一个台分包出去。

  

  仅东方娱乐有限总公司,就有11个贵宾会,100多个赌台,一个5万台一天的租金是6000元,1万台一天的租金是4000元,折中计算,光赌台的租金一年即有1.8亿元。不过现在因为生意不好,每天只能有2/3的台开业。

  更主要的是,各个“公司”从庄家每次的赢钱里边抽水5%(佣金),5%虽然不大,不过结果那完全是一个天文数字。就好象几桶水,在你来我往的过程中,“公司”每次都要分得一杯羹。在分到一定的时候,这几桶水都将变成公司的“财产”。

  

  记者在进入东方大酒店一楼的时候,发现几百台赌博用“拉巴机”前已经没有几个赌客。在该酒店的已经关了门的“总筹码兑换处”贴了一张2003年7月15日勐拉警察局特行科的通知。通知上说,7月12日夜12时“金三角皇家娱乐”“骏马信托”“蓝盾博彩”“蓝盾洗码”“恒兴信托”已经关闭,有上几家赌码的请在7月28日前到东方大酒店调换,过期不予办理云云。

  东方大酒店的一楼原来有11个厅,目前因为上几家被中国大陆查封,所以一楼目前只有5个厅正常营业。不过全部已经改了名。原来的“港龙贵宾会”、“金龙贵宾会”、“豪杰贵宾会”、“钻石贵宾会”、“宝龙贵宾会”。已经改成了“利景拉”“天福”“龙源”“吉利”以及什么“VIP”贵宾厅。

  当记者走上该酒店的2楼时,发现2楼只开了一个厅,其他的厅都已经关了门。而开门营业的高级贵宾厅的门口有四名保安在守护,一干闲人不让随便进入。知情人事后透露说,能到上边去玩的人不是特大富翁就是大陆来的达官贵人。里边的一张台最高可以下30万一注。而一楼的大厅里最高是下10万一注,最少的都是100元一注。

  

  在一楼的大厅里,记者发现所有的进门处都有“不准照相摄像”的字样。在每张台子的上方的天花板上还按有4个监控摄像头。全赌场的数百个摄像头将会严格监视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并且赌场里有许多保安和来回走动的便衣。随着发牌手的按下电铃,清脆的铃声过后,衣者光鲜但气质不一的赌客们眼睛睁到了最大限度,死死地盯着牌手的发牌的手。赢了钱的是脸色不错,输了钱的是十分的颓废。另外这些豪赌的人中,还有许多青年女子。看着她们娴熟的看牌方法和压钱时的镇定,完全可以看出她们已经是赌场老手了。记者连续两天的观望中,发现一个身后一直站了一个保镖模样的中年男子已经输掉了20多万元。不过他仍然精神抖擞,

  

  当时整个大酒店里全部玩的是澳门的“百家乐”,就是让赌客们压庄家闲家的牌的大小。另外公司也参与到里边和赌客们大赌。

  

  除了东方大酒店在公开营业外,在勐拉农贸市场的一家大众化的“皇鑫娱乐公司”也在24小时营业。不过该赌场最多只能下100元钱,最少是1元。

  

  当晚,在一家酒吧里,记者发现了一个来自北京的向先生在喝着闷酒。当记者问其是不是来赌钱的时候,他告诉说,不是来赌钱谁跑他这穷地方来啊? 当记者问其公司能不能出老千的时候,向认为,应该不会。到这里来输钱的人就是输在了赌徒的心理上——输的想扳本,赢了的不想走,到最后全部砸在了这里。

  向先生透露他在北京是搞建筑生意,原来的赌钱时被当地公安抓过,所以他们那个圈中的人全部跑这里来了,另外他也是被朋友带过来的。他的一个老乡朋友刘宝旦(化名),几个月来输了100多万。现在他自己也已经输掉45万元。向先生证实了“关于带人来有该人输钱的15%做为提成”的说法。并且他还透露,每个厅里都有“大耳窿”(高利贷),利息是一个星期内给所借钱的10%,如果不给钱,会有人给看守在宾馆里,直到家人往卡上汇钱才放人……


大陆赌客参与赌博带来的危害

  勐拉开赌8年多来,常有大陆赌客输钱后跳河跳楼自杀的,一个在勐拉做小生意的王先生说,他在2003年的开春就看到一个赌客死在了大街上,肠子都流了出来,后来有人说他是自杀的。

  另外还有人说,许多向大耳窿借完钱没钱还的人,被这些黑社会拉到山上去活埋了。

  以上说法无法证实,不过从勐拉失踪的人每年都有十几个,当然也不排除这些人偷渡到了泰国或者老挝,或者躲藏在缅甸的山寨里不敢回大陆。

  

  当记者就以上情况问勐拉的一个员警的时候,他很激动的表示,那都是有人在造谣,因为勐拉的社会治安绝对比中国大陆强多了。因为这里很少发生盗窃抢劫,更不会发生强奸案。

  另外,据《南方周末》报道:很多赌场都流传“廖王”的传奇故事。几乎每一个在金三角混过的赌徒都知道“廖王”,只是有的称他为“廖哥”。一个说法是他这几年在勐拉输了4个亿,而自称跟他很接近的一个四川人说:“没有那么多,只有两个亿。”

  其余的说法则完全一致:“廖王”是四川人,在四川有很大的房地产生意在做,他是最早来勐拉包厅的人之一,当时在勐拉赌场包厅最风光的是福建人、广东人,“廖王”来后跟他们干了一场,灭了福建人、广东人的气焰,“很为四川老乡争了一口气”。

  “廖王”的特点是大方,赢了钱放炮都一万一万地给牌手。“对小勐拉来说,‘廖王’是财神,谁都敬他三分。”东方娱乐豪杰贵宾会的刘遇村(化名)说。

  勐拉流传较广的一个赢钱故事是:一个云南小伙,自己没有钱,但喜欢看别人赌,慢慢积累了一套经验,后来就当枪手帮别人打,有一次赢了10万,别人给了他2万作为报酬,他用这2万再去赌,最后赢了400万,从此洗手不赌,从一个穷光蛋变成了百万富翁。有人说,这个故事也许是许多庄家公司虚构的 ,因为这样才吸引人去赌。

  咫尺国门外就有那么多的赌场在经营,并且“聚财如流水”,看着游客、赌客从自己眼前的大道拥出国门,这让云南边境地县的不少人心痒难忍,有的自己在边境开赌场,有的拿公款去勐拉赌钱,最后落个身败名裂。

  2002年的大年初一,农行云南省思茅地区孟连县支行孟连镇营业所干部方剑刚以空存空取的方式,从所里提出240万元,到缅甸的博彩厅去赌,只两天时间,便挥霍一空。走投无路的他逃离孟连,当月17日就被警方抓获归案。

  就在一年多前,同样在思茅地区,另一位干部胡洪辉也因赌博被判了11年。此君为思茅市物价局副局长,2000年10月28日凌晨1时许,他将思茅市总工会停放在政府宿舍小区停车场内的一辆桑塔纳轿车盗出,连夜开往缅甸勐拉。随后,胡洪辉到勐拉皇家娱乐公司的金三角赌场玩百家乐。在将其所带的2100元输掉后,他找到赌场内的经纪人蔡某,要求用其所开的轿车担保借款,遭到拒绝。此后,在胡洪辉走出赌场欲离开时,被当场抓获。

  2000年,打洛几个“耐不住寂寞”的大酒店偷偷开起了赌场,在“上游”堵住了一部分客人,生意顿时好起来,但很快,这一非法行为就在上级部门的命令下禁止了。在版纳采访时,不止一个官员告诉记者,举报者就是缅甸勐拉的人,只要打洛一开赌,勐拉的生意就受影响,他们立即就向中国的纪检公安部门举报。勐拉成了中国禁赌政策的“最积极支持者”,也是对打洛地方政府的“最积极监督者”。

  记者还了解到,2003年,大陆内地一个地区的一官员,到勐拉输掉了140万。目前该人已经被大陆警方抓回。并且所有钱款被中方追回。

  这些输掉的钱为什么还能要回呢?第一,勐拉的这些赌场都是当年中国政府为了怕勐拉政府重蹈贩毒,而同意勐拉开办的。不过当时政府没想到中国大陆人这么好赌,甚至数百亿的人民币流向了勐拉。

  第二,勐拉最高长官林明贤以前就是一个中国人,他将自己的房子修在了离中国云南边境小镇打洛只有数米的地方,首先他是想离祖国近一点,其次发生“意外突发事件”的时候,他和家人一抬脚就可以到中国避难。(该人目前对外称自己得了肺癌,并且刚做过手术。)他能成立这个特区,中国政府是不是帮了他的忙,也许他自己心中更清楚。

  第三,除了自来水和大米,勐拉其他一切皆要从中国云南勐海“进口”,甚至通讯都是用的勐海的电话网和移动网。

  记者最后在云南遇到曾经因为暗访而被勐拉警察局拘留的大陆作家徐先生,这位东北来的作家透露说,勐拉警察局里的员警很多都是华裔,并且拘留期间一点也没有为难他。看来勐拉政府还是不想得罪中国人和中国政府的。不过,一边要开赌场挣大钱,一个要保护自己的资金不再外流,和保护自己民众各个方面的安全,这本身就是一个水火不相容的矛盾。看来一场好戏还在后边。

  15日

  夏海龙

  亚洲时报在线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缅边境大增兵(2)(图)
  • 中缅边境大增兵(1)(图)
  • 大军进驻中朝边境(6)(图)
  • 大军进驻中朝边境(5)(图)
  • 大军进驻中朝边境(4)(图)
  • 大军进驻中朝边境(2、3)(图)
  • 大军进驻中朝边境(1)(图)
  • 边境驻军不过“15万”的十分之一(图)
  • 中资香港大公报间接证实 中朝边境解放军增兵(图)
  • 中国否认在中朝边境集结军队
  • 中朝边境解放军取代公安
  • 北京承认在中国北韩边境部署军队
  • 北韩军在中朝边境地区犯下杀人抢劫案
  • 华盛顿时报:中国悄悄在中朝边境部署重兵
  • 中国外交部未证实中方在中朝边境集结军队的消息
  • 今年以来中缅两国已在边境地区联合扫毒十七次
  • 关于云南中缅边境大规模换防的情况
  • 中国和印度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
  • 吉尔吉斯关闭与中国大陆接壤边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