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中缅边境大增兵(6)(图)
(博讯2003年11月18日)

“中国殖民地”的毒祸

    
(博讯boxun.com)

  早在著名恐怖分子汉巴里落网并被怀疑曾匿居缅甸前,美国已将缅甸列入反恐战线中。国务院负责毒品及执法事务助理国务卿比尔和反恐特使泰勒,在2002年初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首次指明缅甸佤邦的部队不但贩毒,而且是恐怖主义组织。

  泰国和中国长期以来也紧密注视佤邦的动向,而这次中缅边境大增兵行动中,通往佤邦的主要口岸瑞丽是重点地区。亚洲时报记者曾前往佤邦实地探访,发现该地的武装士兵对外来客颇为警觉,但未知他们此反应是因该地与毒品业关系密切而由来以久养成的习惯、还是与中国在中缅边界大增兵有关。

  

  唯一可知的是,佤邦的“毒品制造基地”角色,使美国以至其他国家对其十分注意。2002年,美国的卫星监测系统发现金三角缅北地区佤邦一带的罂粟种植面积比前大幅增长5倍。美国当时向缅甸政府称,如果缅方不迅速解决其境内的金三角毒品问题,将不排除动用武力解决。

  联合国禁毒署年度报告称,“缅甸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鸦片生产国,占全球鸦片产量的50%至60%”。联合国禁毒署、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及中国的毒品研究者,一般认为佤邦出产鸦片的总量占金三角的70%至80%。不少分析认为,佤邦的毒品生产对整个金三角毒品生产走势起领导性作用,也使其成为金三角地区中备受注目的焦点。

  佤邦在缅甸中可说是地位特殊。佤邦是缅甸第二特区,系缅甸联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然而佤邦人从不承认自己是“特区”,而称自己为“佤邦”;其中“邦”字既有“自治”的意思,又有与省平级的含义。佤邦之所以对缅政府态度强硬,跟其拥有强大的军队有很大关系。佤邦联合军的正规兵力总人数约为18万人,是目前缅北几个地方武装中实力最强大的一个。

  

  1996年,佤邦以“与世界最大毒品集团作斗争”为由,向坤沙部队发动进攻,最终使坤沙部队——缅甸最强大的一支反政府军,向缅甸政府投降。过去政府军与坤沙部队之间矛盾甚多,如今坤沙“投降”,反而使政府将压力转移到佤联军的身上。有分析认为,佤邦乃缅甸政府头痛的根源,而佤邦能否安心建设,也取决于与政府的关系。

  2002年3月,泰国《曼谷邮报》报道称,美国国务院负责毒品及执法事务助理国务卿兰德·比尔和反恐特使法兰西斯·泰勒,在美国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作证,第一次指明佤联军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与全世界毒品贸易有联系的恐怖主义组织”。这项指控被认为是美国“第一次将贩毒团伙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在此以前,泰国新泰国党副主席布萨·楚蒂库也曾撰文称,“在反对世界最大贩毒武装之一的行动中,美国在泰缅边境一线不排除使用军事手段,对佤联军采用外科手术式的空中打击。”

  美国方面做出指控后,缅甸外交部长温昂随即于3月20日发布一个措辞强硬的声明。而此后佤邦首府邦康的人口骤减,从过去的2万多人减到现在的1万多人,流动人口从过去的1万多人减到现在的几千人。至于人口骤减是由于美国国务卿的声明,还是出于人们对战争的恐惧,外界则不得而知。

  佤邦政府曾称,佤邦辖区将于2005年成为“无毒区”。如今距2005年只剩下两年,大部分农民却仍然靠种植罂粟活命,使佤邦政府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佤邦政府曾斥巨款购下木薯种子、甘蔗、养猪等资助农民种植,希望协助他们“转行”。然而这些计划都因市场需求不足、产物价格大跌、或农民本身欠缺种植罂粟以外农作物的知识而失败。

  面对佤邦禁毒这道难题,中国以至许多其他国家及组织都伸出了援手,在资金、技术、人才等方面给予支持。中国警方就曾不下一次跟缅甸警方合作进行扫毒行动。在2001年11月至2002年年初,中缅就在缅甸果敢地区开展代号为“猎枭行动”的联合扫毒行动,击毙大毒枭刘明,重创果敢地区制贩毒活动,缅甸佤邦则成为“金三角”毒枭们的新据点。5月12日一次名为“霹雳行动”的扫毒行动中,“金三角”大毒枭刘权被捕,缅方后来将刘权移交予中国警方。

  在实施无毒化工作方面,中国也提供了不少协助。云南省在佤邦开展了禁毒项目,建立了南卡江橡胶场,让农民转种橡胶,以摆脱必须靠种罂粟维生的宿命。橡胶场由佤邦联军2518团投资,云南有关方面提供技术人才。橡胶场的经理王平也是云南人,1997年以中方技术人员的身份介入橡胶场。王平称,考虑到佤邦找不到市场出路,中方答应尽可能将收购投产的橡胶。

  中国处处协助佤邦进行扫毒、无毒化工作,而事实中国跟佤邦的渊源,可能远不止于此。佤邦的首府邦康离云南孟阿口岸只有2公里。邦康看起来就像是一座美丽的中国小县城。城内几乎所有的店面招牌都写着中文,到处都是会讲中国话的人。

  

  佤邦联合党总书记、缅甸第二特区佤邦政府名誉主席赵尼来、佤邦联合军总司令、佤邦政府主席、财政部部长鲍有祥、副总司令、政治局常委李自如等人,都与中国有不解之缘。他们许多本身就是从中国出去的华人,早期所受的教育都在中国完成;而他们参加缅共后,又曾多次赴中国学习培训、参观考察,对中国文化可谓是耳濡目染。

  此外,邦康、南登等地名,也经常出现于中国各种媒体有关抓捕毒贩行动的报导上,许多中国记者也曾往实地采访,写下无数深入报导。因此这些“异国城镇”对许多中国人来说,可能不若普通人想当然般陌生。事实上,佤邦可能还比较像中国的一个殖民地,中国虽然非其宗主国,然而对其政经发展等各方面,却有无可比拟的影响力。

  目前金三角地区的局势动荡不安,为确保人身安全,云南禁毒局和云南记协的负责人一再表示,最好以旅游考察的身份前往缅甸金三角地区,而且绝不能暴露记者身份,同时不可触及当地的“禁区”,比如拍摄当地军警和鸦片交易等敏感画面。

  (本系列报道完)

  亚洲时报在线18日 曾慧燕撰文 夏海龙摄影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缅边境大增兵(3-5)(图)
  • 中缅边境大增兵(2)(图)
  • 中缅边境大增兵(1)(图)
  • 大军进驻中朝边境(6)(图)
  • 大军进驻中朝边境(5)(图)
  • 大军进驻中朝边境(4)(图)
  • 大军进驻中朝边境(2、3)(图)
  • 大军进驻中朝边境(1)(图)
  • 边境驻军不过“15万”的十分之一(图)
  • 中资香港大公报间接证实 中朝边境解放军增兵(图)
  • 中国否认在中朝边境集结军队
  • 中朝边境解放军取代公安
  • 北京承认在中国北韩边境部署军队
  • 北韩军在中朝边境地区犯下杀人抢劫案
  • 华盛顿时报:中国悄悄在中朝边境部署重兵
  • 中国外交部未证实中方在中朝边境集结军队的消息
  • 今年以来中缅两国已在边境地区联合扫毒十七次
  • 关于云南中缅边境大规模换防的情况
  • 中国和印度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