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三峡大坝面临“极大恐怖活动威胁”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2003年11月24日)

中国首次承认

    中国官方媒体首次承认三峡大坝“极有可能成为国外敌对势力和恐怖活动袭击的目标”:一旦发生恐怖分子劫持上千吨、甚至上万吨的船只对大坝进行冲击、爆炸和燃爆的事件,大坝本身的安全就将面临“极大的威胁”。 (博讯boxun.com)

  新华社旗下《瞭望东方》周刊报导,2003年6月三峡大坝蓄水135米水位后,库区水域安全情势发生了变化。在前国务院总理李鹏主理三峡工程时,中国官方一直坚持“大坝具较强抗战能力”,直至2003年5月底,中国某些三峡专家还在坚持同一论调。

  报导指出:建成后的三峡大坝极有可能成为国外敌对势力和恐怖活动袭击的目标。由于江面变宽、水流变缓,三峡大坝的通航格局发生了较大的改变。据指出,“一旦发生恐怖分子劫持上千吨、甚至上万吨的船只对大坝进行冲击、爆炸和燃爆的事件,不仅会对大坝本身的安全构成极大的威胁,同时也可能产生极坏的政治影响”。

  报导承认,以前航道行驶的多是两三百吨拖轮,现在连一些个体私营公司的驳船都在1000吨以上,各民营和地方轮船公司也大都是2000-3000吨的自航驳船,最大的可达到4500吨,加上大型汽车滚装船、集装箱船等,航行在库区水域里的船只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而随着大坝2009年蓄水达175米后,万吨级船只更可直达重庆。

  就在这次官方异动之前不久的11月17日,中国悄悄地宣布:免去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郭树言的职务,连带郭树言的副手何文彬也一并调走;而在10月底,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就曾到过三峡库区视察。由于这一连串异动都在一段短时期内发生,更令外界觉得事件并不寻常。

  在郭树言下台前不久的2003年05月28日,中新社还发报了一篇报导,指“实验表明,因三峡大坝是混凝土大坝,坝高和坝宽都超过100米,能够抵御一定的常规武器的袭击”。

  中新社的报导指:从李鹏主政的1978年到1988年,专家连续进行了三峡溃坝实验,研究三峡大坝在遭受核武器袭击后,溃坝洪水的影响范围,以及减少损失的对策。

  当时的专家认为:三峡溃坝不致对下游六省一市造成毁灭性破坏。理由是,“战争打响前,三峡水库可以在5至7天内将水位降到安全位置,这样将大大减小溃坝所造成的灾害。”但很明显,恐怖份子绝对不会给予政府5至7天把水位降到安全位置。问题是,当时的专家怎会认为所有战事政府都会有5至7天把水位降到安全位置?

  可怕的是,炸弹袭击在中国特别是受三峡影响的地区并不罕见:2002年4月3日,四川省成都市中心天府广场发生一起爆炸案,造成3人不同程度受伤,虽说犯罪嫌疑人事发不久即被警方抓获,但这事件也说明在中国晓得制造炸弹和获得炸药并不是一件难事。

  《瞭望东方》报导,重庆市公安局水警总队在调研的基础上提出了人防技防、双管齐下的措施。人防上主要是靠管理逐渐强化,技防上主要靠资源配置的逐步落实,提出的具体措施如下:

  一是在夔门水域进口处和大坝水域,设立紧急情况下两道拦河钢缆网、尼龙网、渔网,根据不同情况,采取破坏船只螺旋桨或拦截危险船只冲击大坝;

  二是新建或改建3000吨左右的特制自航驳船,具有防撞、防爆、灭火、运送物资等多种功能,配合高速水翼艇,对危险船只进行机动拦截;

  三是利用大坝至万州水域存留的12个航标建立管控网络,对过往船只进行登记管理,掌握所有上下水船只的航行和货运情况;

  四是对载货1000吨以上,载客300人以上的游轮安装GPS卫星定位系统,各地码头主要客货趸船安装摄像装置,将绝大部分船只纳入警方的监视之下,一旦发现紧急情况,便于沿江各地先期就近处置或联运处置。

  据《瞭望东方》了解,目前这一计划还只是停留在重庆水警总队的调研报告里,可行性和可靠性到底有多大不得而知。然而,随着蓄水至135米,确保三峡大坝安全,便成为库区水上公安机关无法回避、又亟待解决的问题。

  近日,《瞭望东方》记者深入三峡库区重庆水域的万州、奉节和巫山3地实地采访发现,三峡库区安全尚面临诸多难题,难以应对大的突发事件:

  一难:警力不足。万州水上公安分局仅有100余名干警,辖区114公里长江段共有乡镇码头50多个,其中最偏僻的地方离水上派出所有近50公里。万州各地方轮船公司开通了万州至南京、宜昌等10多条航线,按照执法要求,每艘船上至少要有2名乘警,但万州公安局水上分局只能在大一点的客船和重要的航段派1名乘警,小客船则没有乘警可派。

  二难:船上案件移交难。船上的案件流动性,加之警力不足,很难做到人赃俱获,侦破难度不小,并成为破不了的“死案”,这即是说,谁立了船的案,就有可能会降低其所在单位的破案率。

  三难:长江水域没有一部统一的水上法律法规。目前,长江流域各地水上公安机关制定的地方性法规在诸多方面存在矛盾和“打架”现象,地区之间、水上与地方公安机关之间、水上与港航公安机关之间,都有各自的执法标准和办法,一旦出现纠纷或案件,往往各行其是,容易给违法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机。

  《瞭望东方》引述专家建议,“有关部门应早打算、早研究,从长计议,及早制定出一套切实可行的、能应对各种危及三峡大坝安全的突发情况的对策”。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新领导层对三峡工程明显采取了较透明和较负责任的做法:虽然现在三峡工程已经几乎完成,安全隐患已经形成,但早日揭露问题和早日讨论问题,总比驼鸟政策来得务实。

  亚洲时报在线24日 张鑫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峡--危险大坝/英·威廉姆斯
  • 外国记者关注"大坝裂缝"
  • 中国大坝越筑越高洪灾越来越厉害
  • 中国经济时报:慎言三峡大坝裂缝不影响安全
  • 掩盖真相将是灾难性的,中国承认三峡大坝出现裂缝(图)
  • 长江三峡大坝八十条裂缝隐藏严重危机
  • 三峡大坝表面裂缝总数约80条
  • 三峡大坝蓄水顺利问题不少
  • 三峡大坝蓄水动物集体大逃亡
  • 三峡大坝裂缝不会留下隐患?
  • 三峡大坝展开三期移民工作
  • 三峡大坝确实出现过裂缝 官方称已得到妥善解决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