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京市民痛悼南京大屠杀30万亡灵 3000人默诵南京和平宣言
请看博讯热点:日本侵华遗留问题

(博讯2003年12月14日)
    现代快报讯(记者 赵诚) 昨天是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66周年。江苏省暨南京市各界人士3000余人,在江东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隆重悼念仪式暨南京国际和平日集会。

       会上,第7届南京十大杰出青年、鼓楼医院心胸外科主任王东进代表全体市民高声诵读《南京和平宣言》,表达南京市民对日本右翼势力企图掩盖历史,否定南京大屠杀的谴责和 愤慨,呼吁各界人士团结起来,维护和平,反对战争。 (博讯 boxun.com)

      上午10时,南京全城拉响了凄厉的警报,与会者默然肃立,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默哀。随后,在安魂曲背景音乐下,国旗班仪仗队将花圈抬到纪念碑前,人们向遇难同胞纪念碑敬献花圈并三鞠躬致哀。

      江苏省政协副主席林祥国在仪式上讲话。他说,66年前发生在南京的大屠杀事件,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犯下的最惨无人道的法西斯暴行,它给中国人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伤痛。今天我们重温历史,悼念遇难同胞,就是为了警策世人,以史为鉴;就是为了揭露和批判日本一小撮右翼分子否定侵略、妄图翻案、重走军国主义老路的图谋;就是为了教育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不忘国耻,深刻铭记落后就要挨打的教训,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南京和平鸽艺术团、日本紫金草合唱团演唱了《小白鸽之歌》、《和平之草--紫金草》,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的幸存者及青少年代表共同敲响了和平大钟。在歌声、钟声里,数百只和平鸽腾空飞翔,表达了人们反对战争、热爱和平的强烈愿望和共同心声。


  南京和平宣言(摘要)(2003年12月13日)

      今天,江苏省暨南京市各界代表和专程前来的中外宾朋在南京江东门集会,沉痛悼念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66周年,同时举行南京国际和平日活动。

      66年前的今天,是南京城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日子。那一天,侵华日军占领了我们的城市,其后一个多月里,30余万手无寸铁的同胞惨遭日寇杀戮,数以万计的妇女被强暴,全城三分之一建筑物被毁坏,公私财产损失难以计数。屠城惨状,举世震惊。

      南京大屠杀的史实,有当时中外媒体的报道为证,有亲历人士的照片、日记为证,有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判决为证,有侵华日军的忏悔为证!但时至今日,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仍在掩盖和粉饰那段历史,企图否定南京大屠杀,它极大地伤害了南京人民的感情。

      南京人民是爱好和平的人民。两千多年前孔子所倡导的“仁爱”和“和为贵”思想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和全人类的宝贵精神财富。因为我们深知,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南京社会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我们正集中精力,争取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为了实现这一宏伟目标,为了南京人民的福祉,我们需要长期稳定的和平国际环境。为此,我们庄严宣告:南京人民无比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环境,无比珍惜同各国人民的友好情谊,我们将继续坚持与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的城市建立友好合作关系,为共同推进世界和平与发展而不懈努力。

      在“12.13”这个联系着南京苦难的过去和光明的未来的日子里,历史的警报声再次响彻紫金山麓;和平大钟的庄严钟声首度回荡扬子江畔;来自东瀛的紫金草合唱团与南京的和平鸽艺术团联袂高唱和平之歌(省略号)所有这一切,表达了一个共同心声: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团结起来,维护和平,反对战争,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用我们的智慧和双手,共创人类美好的明天。


  往事不堪回首

      又是一张张痛苦的脸,又是一行行浑浊的泪,又是一声声凄惨的诉说。每年12月13日,总有大批当年从日军屠刀下侥幸逃生的老人,自发来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给人们讲那段亲身经历的那段屈辱而真实的历史。昨天又逢12月13日。


  持续12个小时的杀人

      84岁的骆中洋老人当年是一名军人,日军攻进南京城后,为了躲避追杀,他脱下军装,换上了百姓的服装。“可是我想错了,日本兵根本不会因为你是老百姓就不杀你。那天早上6点,我和成群的老百姓一起,被日军带到了三汊河边,那里早已聚集了黑压压一片人。很快,几个日本兵把我们按顺序排成行,第一排的人被带到一处空地,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日本兵突然举起刀,砍下了他们的头。

      “我们都被惊呆了,人群一阵骚动,但谁也不敢乱跑,一离开队伍就会被站在高处的日本兵用机关枪扫死。很快,第二排,第三排……人们惊恐地排队等候被刺死。我当时站在第10排,眼看就要轮到我,我就偷偷地一点点往队伍后面挪,很幸运没被发现,一直来到队伍的最后。

      这场屠杀从早晨到中午,从中午到下午,都没有停过,河边的尸体几乎堆成了山。到了傍晚时分,日本兵杀累了,同时也觉得用刀刺杀太慢,于是把剩下的人成百地集中在一起,开始用机关枪扫射。我趁乱爬到河边,躲到一大丛水草里,才得以生还。

      天黑后,日本兵离开河边,我才敢爬出来。当时,四周全是尸体,血腥味刺鼻。我看到不远处的岸边有很多渡船,便走过去,想找个渔民家避一避。可走进房子一看,还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日本兵竟连摆渡的船夫也都杀光了。


  全家9口被日本人杀了7个

      80岁的姜根福老人66年前经历了骇人听闻的生死别离。他的父母亲有7个孩子,他排行老四。在短短三天时间里,他竟接连失去了7位亲人。

      昨天,姜老先生一边说一边不停地掉眼泪。看到老人涨红了脸,鼻涕眼泪糊了一身,嘴角不停抽搐的样子,周围的人无不动容。“我的父亲被日本人抓走了,母亲为了阻拦日本兵,被当场用枪打死。两个姐姐因为拼死反抗日本兵的暴行,被用棍子活活打死。大哥和六弟第二天出去找父亲,从此就再没回来。我最小的弟弟当时才2岁,竟被日本兵当作寻开心的玩物,一下一下高举起来往地上狠狠摔,最后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被活活摔死。我和五弟不敢回家,躲在芦苇丛里才幸免于难。”

      老人义愤填膺地说:“日本侵略军把我家害得这么惨,你说,我能答应日本领导人去参拜靖国神社吗?我能答应那些军国主义者肆意污蔑历史吗?凡是爱好和平的人都不会答应。”高路

      日本四国“诉讼团”团长释政昭在南京说—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严重违宪

      释政昭是日本四国地区反对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诉讼团团长。昨天他专程来宁参加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66周年悼念活动。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遇难者名单墙前,释政昭接受了快报记者的专访。

      释政昭说,日本宪法明确规定政教分离,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属严重违宪。日本国内有6个地方起诉小泉,他团结了四国地区200多人组成诉讼团,其中有韩国人,也有中国人,已经连续4次提起诉讼控告小泉违宪。地方裁判所今年12月5日受理了此案,明年3月16日将作出判决。为何要牵头组织诉讼团?释政昭说,为了日本的将来,为了未来的小孩子,不能再发生大规模杀人这样的悲剧。

      昨天上午8时许,释政昭就来到遇难者名单墙前,献花奉烛,祭奠亡灵,祈祷和平,并向名单墙弯腰鞠躬。释政昭说,去年他也接到南京方面的邀请,但没有被准许。今年终于得以成行。这是他第一次来南京,很久一来他一直想到南京承认日本人过去犯下的罪过。他叔叔曾是日本军人,来过中国。他觉得对过去那段历史,日本人应低头认罪。

      释政昭说,1937年12月,日本军队在攻占南京期间实施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极其残暴的南京大屠杀。近年来,日本国内仍然有一些右派势力妄图掩盖南京大屠杀的事实真象,否定国际军事法庭的判决,图谋复活日本军国主义。此次他来南京就是要再次表明:面向未来,不忘过去,牢记教训。这才是两国友好的基石。快报记者赵诚


  86岁老人临终留下遗嘱—我要看到日本道歉的那天

      昨天上午,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和平集会上,人群中一个手捧像框、低头伫立的老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他叫潘宁,照片上的人是他去世不久的父亲,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潘开明。去年的12月13日,记者还问候过他,可今年见到却是老人的遗像。

      “我的父亲他……”刚说了五个字,潘宁就哽咽了,不停用衣袖抹去眼角的泪水。“父亲他今年2月走的,之前,他一直参与跟日本人打的官司。可直到他去世,日本政府还在不断诋毁南京大屠杀历史,他走的遗憾啊。”

      66年前的12月13日,20岁的潘开明正在南京二条巷的家门口烤山芋。突然,几个日本兵冲上来,不由分说架起他就走。因为潘开明手上有老茧,头上有戴帽子留下的一道箍印,日本人就认定他是当兵的。潘开明先被押到当时位于鼓楼的日本大使馆,关押了2天。

      16号下午2点左右,他和其他300个平民一起,被集中送往郊外的煤炭岗。下午4点,集体屠杀开始了。300人被分成三批枪杀,潘开明在第一批,就在枪响的一瞬,他瘫倒了下去。紧接着,第二批、第三批的尸体都堆在了第一批倒下的人身上。这时,日本兵开始用刺刀在尸体堆中扎还没完全死透的人。潘开明眼看刺刀离他越来越近,他突然感到左胳膊一阵巨痛,昏死过去。

      到了夜里10点左右,潘开明被冻醒了。当时,天下起了大雪,潘开明闻到一股肉被烧焦的气味,这才发现,日本人临走前,曾放火烧尸,可这一场雪使火很快灭了。就这样,潘开明一个人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第二天回到了城里二条巷的家。左胳膊上一道深深的刀疤,一直伴随他到86岁去世。

      这次死里逃生的经历成了潘开明一辈子的痛。后来,他听说日本有部分人竟然否认南京大屠杀,说是中国人编造的故事,他特别生气。从此开始了他10多年的奔走证明。潘宁告诉记者,父亲提到这件事就说:“就好比我被人捅了一刀,伤口还没愈合呢,对方却反咬一口,说是我自己捅的,这能叫人咽下这口气吗?”

      1993年,潘开明跟另一位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一起去到日本,走了10多个城市,为证明真实的历史跟日本人辩论。而就在辩论会的门外,一些别有用心的日本人还在举着牌子抗议,威胁潘老。2000年,已83岁高龄的潘老坚持到香港,参加为大屠杀幸存者索赔的活动,在当地医院被查出患了严重的心脏病。

      2003年2月,潘老临终前嘱托儿子:“我死后,你要告诉孙子、曾孙子,千万不能忘记这耻辱的历史。每年的12月13日,你要带着我的照片去纪念馆,我要看到日本向我们道歉的那一天。”快报记者高路


  一个老兵的自述:我在房顶上躲过大屠杀

      79岁的南京市民李高山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参加完昨天的和平日集会后,他向记者述说了66年前屠城一幕。

      李高山说:"我是在房顶上躲过了大屠杀,那一年我才13岁。老家在广东高州,父亲去世后,父亲的朋友把我带到部队里,当了个小兵。日军入侵时,我驻守上海,一路退到南京,驻扎在挹江门边现在的绣球公园。日军攻进城,我被俘后与约百名中国士兵一起关在二楼一间大屋内。到晚上8时许,日军用机关枪向我们扫射。我个子矮,前面人中弹倒下将我压在下面,血淌满我一身,我吓得不敢动。扫射完后,日本人怕没死光,就浇汽油用火烧。我们6个没死的人就跑到阳台上。楼房周围有日军哨兵,我们先将着火的木头往下扔,哨兵以为楼房快倒了就往后退,我们乘机逃了出来。

      "我们几个人逃到挹江门附近一户人家,里面人早走光了。我们就在这户人家的屋顶上,穿着血衣在上面躲了5天5夜。第6天一位同伴饿极了,就下来找东西吃,被两个日本宪兵发现。我们6个人又被抓住,押到一个小塘边抢毙。两个宪兵让我们纵向站成一队,一个持枪站岗,一个开枪挨个射杀。我个子小,站在最后。前面第一个人倒下时,我就撒开腿狂跑。一口气穿了几个巷子,跑到中山北路一户人家。见里面没人,就钻到人家床底下。待了两天后,一个老太婆进来,我饿慌了,爬出来就磕头。老太婆给我换下军装,将我带到宁海路难民区,我这才活下来。再后来,看我可怜,老太婆介绍我给一户人家做干儿子,我又到饭店学徒。

      "那段历史我亲眼所见终身难忘。可恨现在日本有人否认南京大屠杀。我要说,历史事实抵赖不了。我们要不忘国耻,发愤图强,因为落后就要挨打"。

      快报记者赵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大屠杀添新铁证 《伊藤兼男照片集》抵南京
  • 韩国驻沪总领事参观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名誉损害案二审在日胜诉
  • 南京大屠杀添铁证 前德国驻华外交官日记揭暴行
  • 中国人贱?!南京大屠杀电脑游戏想活命要跟日本人求饶!
  • 日将删除历史教材中南京大屠杀死难具体人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