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强毁民居引爆中国社会危机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4年2月12日)

抗暴斗争震动中南海 怕影响统治中共妥协

     作者:卫房 (博讯 boxun.com)

    中共以所谓「旧城改造」为名,强毁民居、掠夺人民财物的强盗行为,激起了人民的反抗。连月来,示威抗议一浪接一浪。失去家园、走投无路的人以死抗暴,形成了「六四」之后最大规模的反迫害抗争运动。中共的强毁运动引爆了「六四」之后最大的社会危机。中国人民坐在家中却遭毁屋横祸

    事实说明,中共的专制统治,是中国社会动乱的根源,是中国稳定的破坏力量。中国人民坐在家中,却无端端遭受毁屋横祸。这是任何国家、任何朝代的人民都无法想像的!这说明,只有结束中共的「一党专政」,中国人民才能享受到安居乐业和稳定!

    目前大陆有关房屋拆迁的规定是《城市拆迁管理条例》和相应的地方法规。根据规定,大陆房屋拆迁原则是「符合城市规划,有利于城市旧区改造和生态环境改善,保护文物古迹」。条例还规定,一个企业或个人想拆迁别人的房子,只须向县级政府工作部门提交「建设项目批准文件、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以及金融机构出具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证明」等五项资料,即可获得批准。因此,一个人的房屋,随时可被拥有上述五项资料的人拆掉,却不需要经过房屋所有人同意。

    大陆强毁民居问题日益严重。首先,地方政府利用行政权力搞霸王交易,无视拆迁户的利益;其次,大陆各地只看到开发商为当地带来的经济利益,却无视拆迁户为城市发展作出的贡献和牺牲,强制拆迁,在补偿上能压就压,不留商量余地;第三,拆迁过程操之过急,态度蛮横,手段恶劣。对不同意拆迁补偿条件的居民,有的地方采取「先腾地,后处置」的办法,不管拆迁户同不同意都必须走人,否则强制拆除。按照法治国家的做法,拆迁房屋涉及对居民重大财产权的征收,必须符合严格的条件,因此许多国家对房屋拆迁采行社会公益和合理补偿两项基本原则,也就是房屋拆迁必须因社会公共利益引起,即使是为了社会公共利益拆迁居民房屋,也应当按照房屋的实际价值予以全面合理补偿。

    中共是社会稳定的破坏力量

    拆迁问题已严重影响大陆社会稳定,因为在拆迁过程中,有的地方不提前通知拆迁户作准备,公告一出就开始拆房子;有的拆迁办法、程序等资讯不公开、不透明,群众对拆迁不知情;有的不按政策规定办事,对拆迁户的安置不及时、补偿不到位;有的则采取断水断电、门口堆放垃圾、上房揭瓦等恶劣手段强迫拆迁户搬迁,拆迁期限未到,就用推土机强行推倒还有人居住的房屋,甚至找来一些黑社会份子,采取骚扰、要挟、恐吓的手段驱赶拆迁户,激化社会矛盾,引发居民强烈不满,愤而采取激烈的手段争取权益。

    京沪宁杭反抗最烈

    近月来的反强毁抗争以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最激烈,四城市的示威抗议无日无之。四城市被强毁户群情激昂。中共在北京、上海抓了许多抗议者,但始终扑灭不了抗争的火焰。

    十月二十一日晚上,上海静安区二十多名房屋被毁者在上海马路上进行反强毁示威。公安特警将他们包围起来。处在包围圈中的拆迁户突然高声唱起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让前来干涉的公安特警大惑不解,也引来了许多围观的群众。

    拆迁户高歌没完没了,有的走调,有的声嘶力竭,有的哭腔怪调,引得前来执勤的公安民警忍不住大笑,围观群众更是跟著一阵阵地起哄。大约十五分钟之后,上海市公安局开来了一辆广播宣传车,用高音喇叭对著示威者喊道:

    「这是上海市人民政府,现在要求你们立即散去,否则将以『非法集会』论处。」

    这时群众中一片议论,有人扒著市政府的广播车问里面的市政府官员:难道集体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可以算是「非法集会」?

    这名市政府官员抓起话筒,高音喇叭里传出的声音是:「他们唱的共产党不是我们今天的共产党。他们唱的新中国是过去的新中国。他们是在和今天的共产党作对,也是在和已经......啊......已经......已经不是歌里的那个意思的新中国,啊......应该说是和已经变化了的新中国......也就是说是跟我们这个更新的新中国作对。他们这是在非法集会!」

    上海房屋被毁户打著红旗反红旗

    上海房屋被毁户「打著红旗反红旗」,令共干十分尴尬。

    伴随拆迁户集体信访激增的,是各种群体性事件规模扩大、人数增加、对抗性增强的态势。浙江省政法委调查表明,最近几年浙江省群体性事件每年增幅超过百分之十,在快速推进城市化和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因拆迁安置、重大工程建设、土地征用等引起的矛盾纠纷急剧增多。在浙江,现在旧城改造拆迁、城市规划和城市房屋登记管理方面「民告官」案的数量已经占到全部行政诉讼案的四份之一。

    为保护家园,维系生存之基,浙江省金华市三万即将被拆迁的居民代表最近联名上书,奔走求助,呼吁保护公民合法的财产权和居住权。其中一些人的居所是刚建五至十年的好房子。由于金华这一轮拆迁补偿最高价仅为每平方米一千九百一十一元(一类地段),而市场价却高达每平方米四千至五千元,相当一部分拆迁户安居将成为泡影。

    金华市民反强毁

    对群体利益处置不公,导致群体心理失衡,继而引发群体性事件。拆迁户们纷纷在金华市政府门前打起了「保卫家园捍卫宪法赋予公民权利」的横幅,有关部门却对百姓的要求置若罔闻。金华清波门社区一业主,由于今年拆迁补偿价仅为市场价的四分之一,损失将达千万元,前往社区办公室反映问题,得到的回答是:拆迁赔偿是政府说了算,就是赔偿你们每平方米一元,也要拆掉你们的房子,如果有甚么想不通,要死就到这里(社区办公室)来死!前一阶段,大陆传媒正面报道了许多以死抗暴的自焚者,但自焚自杀者远远不止中共传媒正面报道的几案。十月十七日,中共传媒再透露,从十月一日到十月十六日,先后有十六人到天安门广场准备自杀抗暴。因为怕更加多的人到天安门自杀抗暴,中共把这些自杀抗暴者打成「闹事者」,公安逮捕了这十六名自杀抗暴者(可能有的是自杀抗议其他暴政者)。

    在天安门自杀抗暴的叶国强家园被毁,自五月以来,先后多次到天安门示威抗议,均没用,十月一日,十时许,叶国强跳入天安门广场金水桥以死抗议,获救后被中共逮捕。

    北京逮捕天安门自杀者

    十月十一日,中共正召开十六届三中全会,北京一些房屋被毁户在天安门广场抗议,但全部被公安拘捕。包括叶国强的哥哥叶国柱及叶国柱的儿子叶明君。之后其家人向北京宣武区公安分局查询,公安表示两人已被正式拘留。

    刘安军是十月十一日示威的组织者,也在天安门广场被捕。

    十月八日,福建人张理松准备了十万元人民币的百元大钞,每张钞票上都写上一则政治诉求。驾驶一辆私家车,车上装有易燃物品。他沿长安街一路洒钱(政治传单),到天安门广场时已洒掉五万元。广场公安拦住他的车时,他拿出打火机准备引火自焚,公安抢下打火机,并逮捕了他。

    十月八日,湖北工人王海涛在天安门广场南侧毛泽东纪念堂西北角试图自焚,结果头发烧焦,头皮受伤,被公安人员拘捕。

    王海涛现年三十五岁,他自焚的原因是抗议公安人员办案迟缓,始终没有侦破导致他双目失明的刑事犯罪案件。

    十月十六日下午二时,在天安门城楼下金水桥上也发生一起自焚事件。自焚者名叫吴庆海,现年四十五岁,是渖阳市的企业主,他自焚是为了抗议政府官员侵吞他的财产和企业。

    当时吴庆海在金水桥上点火后,迅速被在场的公安人员推倒。所以他只是轻度烧伤,仍然能够行走。目前,吴庆海被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

    大陆《外滩画报》透露了江苏镇江一宗反强毁自焚案。

    二○○三年九月十九日,镇江市小码头街西长安里。笪武香的包子店照例很早开门。她把刚出笼的包子摆放到桌上,边用勺子搅动著米粥,招呼送孩子上学的大人进来用早餐。

    惨剧发生在九点多钟,突然有几十号人哄哄嚷嚷□朝包子店涌过来。笪武香一看不好,赶紧让几个吃饭的人出去,慌著去关门,还没等关上,胳膊就被冲过来的两个女的给抓住。一群人冲进店里,七手八脚地往外搬东西,还有几个人爬到屋顶上开始揭瓦。

    被控制在墙角的笪武香大喊救命。围观的人群中有个孩子,飞快地跑到后院通知笪武香的婆婆。七十一岁的婆婆小跑过来论理,胳膊也被两个女的架住,动弹不得。

    拆迁的人一通猛敲,店里的门窗被大铁锤砸了个稀巴烂。

    闻迅赶过来的王志平一看情形大怒,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冲上去阻拦拆迁,对方一拥而上,夺掉了棍子,把他推到了一边。围观的群众开始起哄,指责拆迁办的人无法无天。谁也没留意,王志平匆匆地回了一趟家,他把木兰摩托车油箱里的汽油全放出来,浇到自己身上。

    镇江也有人自焚

    很快,在离现场十多米的地方,一个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在居民的惊呼声中,王志平惨叫著在地上来回翻滚,身上的蓝色化纤衬衣迅速缩成一团,从他身上剥落。拆迁的一帮人在愣了片刻之后,呼啦一下全部散开。

    笪武香这才看清是自己的老公身上著火。他嘴里痛苦地嚎叫著,跌跌撞撞地站起来,腰部的火还在燃烧。笪武香冲到屋里,连著用锅接了几次自来水,才把王志平身上的火浇灭,此时,王志平的上衣已经全部烧光,头脸乌黑,上半身的皮肤大片脱落。

    十月下旬,南京有人在房屋被强毁中被推土机压死。

    大陆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专家朱颖透露,今年前八个月,信访局就收到一万一千六百四十一封有关拆迁问题的投诉信件,比去年同期增加五成,上访人数五千三百六十人,比去年增加百分之四十七。

    中共发「特提明传电报」非寻常

    鉴于今年以来各地城市因征地拆迁的冲突纠纷频频发生,一些抗争不果的市民被迫到北京上访请愿,甚至发生极端事件,十月一日国庆节前夕,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向全国各地发出「特提明传电报」,明令各省市自治区要高度重视拆迁中出现的问题。

    「特提明传电报」是最紧急的电报,限令各地机要部门收电后无论昼夜,必须在半小时内交收,显示房屋被毁户的抗争影响了社会的稳定,已震动中南海。杭州人民以中共之矛攻中共之盾,以《宪法》十三条和三十九条和中共强毁民居作斗争。

    中共《宪法》十三条规定: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的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的继承权。

    三十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中共强毁民居的《城市拆迁管理条例》及各地的土政策完全违宪。

    杭州退休教师刘进成在代理拆迁官司时,多次引用宪法第十三条和第三十九条抗辩,甚至发起了要求全国人大对《城市拆迁管理条例》进行违宪审查的建议。

    《拆迁条例》违宪

    杭州有个区级法院向杭州中级法院打报告,说现在动迁户在法庭上抗辩很激烈,甚至有人引用了宪法第十三条和第三十九条,他们不知道怎么处理,杭州中级法院于三月二十七日下发了《关于做好房屋拆迁纠纷案件立案工作的通知》。

    《通知》对房屋拆迁立案工作作出了新的规定,要求各基层法院在「拆迁人与被拆迁人或者拆迁人、被拆迁人与房屋承租人未达成协议」情况下,不予受理拆迁人强制腾退的诉请。六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也向省内各级法院发出了类似的通知。

    广东省政府于九月二十四日将《广州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以下简称《拆迁办法》)报请省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审查。

    《拆迁办法》第六条规定:「市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将房屋拆迁公告在实施拆迁的区域内张贴,并且在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刊登。」房屋拆迁公告应当包括的内容有:拆迁的目的、依据、地点、范围、期限,拆迁人及其委托的拆迁单位的名称,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法律救济途径等。

    《拆迁办法》对强制拆迁进行了明确规定,实行强制拆迁前,拆迁人应当办理证据保全和提存公证。此外,为了保障尚未达成拆迁补偿协议暂未搬迁的被拆迁人合法利益,《拆迁办法》明确了「拆迁期间,拆迁人应当保障尚未搬迁的被拆迁人、房屋承租人原有的供水、供电等基本生活条件」。

    在人民激烈的反抗之下,中共只好作出了小小的让步。最近,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拆迁主管部门、相关部门和实施拆迁的单位要严格加强管理,对于违规拆迁、不依法办事的,要严肃查处。拆迁评估机构、实施拆迁的单位和实施拆迁的部门都要依法办事,如果不按照市场规律办事,不依法办事,譬如评估机构按照拆迁单位或者拆迁人的需要任意评估,这样就要从资质管理的角度严加管理,甚至吊销它的执照。条例和建设部有关规定都很明确,拆迁补偿资金不到位、拆迁方案不落实不能实施拆迁。

    捉强毁打手却放过幕后犯罪者

    十月二十九日,北京市公安局对外公布了两起因野蛮拆迁严重损害居民的人身、财产安全和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恶性事件,公安机关已将有关拆迁公司的负责人以及肇事者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据了解,这是北京公安机关首次对此类事件的相关责任人追究刑事责任。海淀区长春桥居民王某属于被拆迁户,因拆迁补偿问题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未达成拆迁协议,王某向主管部门提请了行政覆议。九月十九日有关部门依据相关法规作出延期覆议的通知书。房地产开发公司拆迁部经理孟乙联系另一拆迁公司项目负责人杨正明,定下了夜间捆人、挖沟推房的「拆迁方案」。当天二十三时,五六名男子闯入王某家中,对正在睡觉的王某夫妇及其九岁的儿子采取用毛巾堵嘴、蒙住眼睛、捆住手脚等侵害人身权利的手段,强行抬到院里,然后,用推土机将王某的十二间房推倒,家中的生活用品全部被埋在瓦砾中。十月二十七日,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罪将孟乙等相关责任人批准逮捕;杨正明负案在逃,警方正在缉捕中。

    丰台石榴庄西街某院属于某食品公司宿舍,因对开发占地的补偿费不满意而拒绝搬迁,开发公司经理王丽娜、员工李玉军便以二十万元的「委托费」,让河南省光山县人曹远林负责该院的「拆迁」。

    九月二十一日凌晨,由曹远林坐镇指挥,带领数十人将该院十三户居民共二十余人从睡梦中叫醒,强行赶至院内,采取捆绑、殴打等手段,强行拆毁房屋四间,并有六名居民被打伤,被接到报警赶来现场的民警制止。目前,王丽娜、李玉军两人被刑事拘留;曹远林负案在逃。

    对那些助纣为虐的强毁打手绳之以法当然好,但那些雇用强毁打手的犯罪分子为甚么不处理呢?

    国庆之前有消息说,最高人民法院正在牵头制定针对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司法解释,它的基本精神就是,不再支持强制拆迁,其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规定,「被拆迁人或房屋承租人认为市、县人民政府组织的强制拆迁违法,应以组织强制拆迁的市、县人民政府为被告,具体实施强制拆迁的部门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这实际上可能导致对公检法联合实施强制拆迁行为的否定。

    派回调查组分赴各地调查

    据大陆媒体报道,九月份,中共派出四路调查小组,分赴山东、上海、南京、杭州突击检查。

    此次选派的主要是新华社的一些主任级记者,由他们进行各地交叉采访。重点了解三个层面的现状,一是现有政策的落实执行情况;二是各地拆迁的矛盾程度究竟到了甚么地步:三是考察各地具体的操作方法,看有甚么值得相互借鉴的。他们了解到的这些一手情况,将直接提供给中央最高决策层,为下一步制定从根本上消除动迁纠纷隐患的方案作参考。

    2003年12月前哨杂志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