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交通厅“三朝元老”外逃之谜 (图)
请看博讯热点:海外大逃亡

(博讯2004年2月17日)
    2月12日,正值河南省“两会”最后两天,该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尚宇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河南高速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童言白在有关部门调查许漯高速公路建设质量问题时,于春节期间携款外逃。王尚宇解释说,童言白外逃事件是在检察机关接到报案前发生的。

     至此,省城郑州一个月来沸沸扬扬的传言得到确认。河南省交通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童言白外逃应该是两个月前的事。新年元旦那天,童言白拿着护照和签证去了香港,1月2日,童搭乘飞机直奔菲律宾。约两天后,童到达澳大利亚,与早已移民的老婆、孩子会面。“童言白早就准备好了,听说把姓名都改了,说不定连绿卡都弄到手了。” (博讯 boxun.com)

    新京报记者谢言俊2月17日发自河南郑州的报道说,在童言白出逃成为坊间话题的同时,另外两名河南省前厅级官员的名字再次被人提及:2002年4月,河南烟草专卖局原局长蒋基芳从上海外逃美国;2001年5月,曾任漯河市委书记、时任河南省政府驻港“窗口公司”河南豫港公司董事长的程三昌,携巨款和情妇出奔新西兰。

    

    河南省高速公路公司原董事长童言白。(资料照片) 另一个耐人寻味的事实是,2002年一年中,河南省交通厅三任厅长曾锦城、张昆桐、石发亮“前腐后继”连续落马,交通厅内部有人将此戏称为“三连贯”。而童言白与这三任厅长关系甚密,曾被誉为河南省交通厅“三朝元老”、“不倒翁”。


“许漯高速问题要一查到底”

    2004年2月13日,司机李如新小心地驾驶着长途客车奔驰在许(昌)漯(河)高速路上,在这条不到50公里的高速公路上,坑槽、破裂、翻浆随处可见。而短短5个月前,该高速公路刚刚结束长达4个月的大修。

    许漯高速公路1999年投入使用,耗资9.57亿元。2000年度曾被交通部评为中国高速公路12项优质工程之一。然而到目前为止,公路运行仅4年已大修了4次。

    消息人士透露,元旦前夕,交通部驻部纪检组组长金道铭在现场视察后指出:“许漯高速公路建设质量问题,要一查到底。”

    2003年12月底,河南省出台对省内所有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全面实施纪检监察人员派驻制度,要求全省所有高速公路建设工程项目都要在纪检监察人员监督下实施,预防和遏制交通建设领域的腐败现象。

    “许漯高速公路成了童言白的‘滑铁卢’,”河南省交通厅一位退休干部说:“童也许觉得这一回挺不过去了,就窜了。”

    据河南本地媒体此前报道,2000年起,河南高速公路进入“大修期”,洛阳到三门峡高速公路在建设过程中曾发生严重质量事故,导致公路被炸毁重建;郑州到许昌、新乡到安阳等高速公路也先后发生严重的公路建设质量事故,造成大量追加投资翻修重建。

    据有关政府公告,仅2003年7月中旬至今,河南境内的高速公路就有多段维修,主要包括郑州至漯河高速公路许昌至漯河段、商开高速公路开封东站至兰考站南半幅、郑州至洛阳高速公路上街站至巩义服务区等。

    连接多条高速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原来设计寿命为30年,1992年建成通车,1995年至1996年,两年内大修9次,中修8次,小修9次,20多次的维修就花了6400多万元,而该段的建路费用不过7554万元。此事亦曾被河南本地媒体集中报道。

    来自省交通厅的一组相关数据显示:2001年河南省公路建设投资额比上一年翻了一番,但实际新增在建公路里程却没有翻番,其主要原因就是把资金大量投入到了反复的维护中,维护资金高达40亿元左右,而河南一年征收的公路养路费仅10多亿。

    按交通厅那位退休干部的说法,目前河南修建1400多公里高速公路的近千亿元资金,绝大多数靠贷款,目前一年征收的公路养路费连利息都还不上。由于大面积的维护,多年来河南省高速公路的亏损越来越大。

    “高速公路短寿的主要是由施工单位偷工减料造成路基压密度不够引发的。”

    2月15日,河南省交通厅下属河南省交通公路工程局一位老工程师这样分析。

    据其介绍,高速公路从底层到顶端可分为4层:路基、底基层、基层、路面。路基应由优质黏土压实而成,底基层应由6%的石灰、6%的水泥和黄土压实而成,上面铺上18%的碎石构成基层,再铺上水泥、沥青就形成了路面。其中路基、底基层每铺不到30厘米后就必须用大型拖拉机压实一次,检测压密度在95%以上才可以继续铺。

    “有的施工单位为了偷工减料和缩短工期,该用8吨的拖拉机用4吨,该压3天的压两天。”这位工程师指出,由于密度不够,高速公路一遇重载,路基就出现不均匀沉降,就会形成裂缝,雨雪渗入后,路面就会开裂、松散,形成坑槽,造成混凝土板断裂和沉陷。

    

    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张昆桐档案照片。(资料照片) “事实上,这种情况是极容易发现的,但现实中,由于腐败官员的存在,很多检测都成了形式。”这位老专家认为:目前大家都把问题推到了超载上,其实高速公路短寿的罪魁祸首是公路本身的质量有问题。他说,在美国使用多年的高速公路上,他亲眼见到很多载重量在100吨以上的大车。交通厅的那位退休干部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了问题的症结:由于高速公路大修工程属单独立项,由上级部门拨付项目资金,而平时的小修则主要依靠日常养护经费,养护部门受利益驱动,热衷于大修而忽视小修,小的路面病害不及时修补,结果小修拖成中修,中修拖成大修。

    “不管建还是修,都是工程,都要花钱,钱花出去,自然要有回扣的‘份儿钱’,何乐而不为?”

    童言白的第二个麻烦

    “童言白的麻烦还不只是许漯高速公路。”2月14日,河南省交通厅一位在职官员干部说,童出逃的原因可能还与其亲信张启汉“出事”有关。有消息渠道显示,张启汉为河南高速公路公司分公司河南郑州西南绕城高速公路公司总经理,于2003年9月因经济问题被河南省纪检部门“双规”。

    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士透露:张启汉与河南高速公路公司其他领导关系都不是太好,但组建河南郑州西南绕城高速公路公司时,童言白执意任命张启汉为公司总经理。张也多次在公开场合称:自己是童言白的传话筒。

    河南郑州西南绕城高速公路(简称西南绕城高速)是河南省“十五”规划中的重点公路建设项目之一,项目环绕郑州西南两厢,全长50.02公里。预计总投资26亿。该工程于2002年6月29日开工,原计划2004年7月1日竣工通车。

    “不少施工单位都停工了,因为业主没给工程款,我们没有钱备料,没法干下去了。”2月15日,西南绕城高速的一位施工单位项目负责人说。

    去年年底,因为迟迟得不到工程款,再加上钢材、水泥价格暴涨,一些施工单位放下正在干着的工程不辞而别,一时间曾引起不小波动。消息人士透露,省交通厅等有关部门曾出面协调此事。事实上,对于西南绕城高速的一些施工单位来说,不痛快的事还不仅是眼前的工程款拖欠。项目在招标过程中的“强行分包”早就令他们颇有怨言。

    2002年6月13日,中铁一局、湖南路桥公司、江苏常州交通工程总公司等7家外地企业在招标中中标,业主向中标企业发出了中标通知书。广东基础工程公司中了NO.3合同段约9公里的工程,总造价约4.5亿元。

    消息人士披露,2002年6月下旬,广东基础工程公司负责人赶到郑州准备签合同,张启汉当时提出,广东基础公司必须将中标路段中的5公里工程让给山西省公路第一工程公司与河南省交通厅下属的河南省交通公路工程局,否则就不签合同。按业内人士的话说,这就是“强行分包”。消息显示,其他几个外地企业也遇到了同样的命运。

    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张启汉这样做的理由,山西省公路第一工程公司是在投标中落标的企业,河南省交通公路工程局根本没有投标,但后者是河南省交通厅下属单位,同时也是童言白起家的地方。消息人士披露,2002年9月,广东基础工程公司勉强同意了分包的要求。张启汉则授意广东基础打报告称:分包是因为他们中标标段工程量太大,担心影响施工进度,因此主动要求分包。对此,广东基础的一位项目经理说,我们费了很大力气中的标,凭什么“主动”分给别人?况且分包的两家企业是否具备施工资质也不清楚,广东基础以往从未与他们打过交道,如果没有业主“推荐”,他们怎么能分到这块蛋糕呢?

    与此同时,西南绕城高速公司还与所有施工单位都签定了供货协议书,规定施工所需主要材料“实行准入”制度。即业主经过资质审核挑选材料指定一两家供应商,承包企业必须购买这些指定材料供应商的产品。

    

    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石发亮档案照片。(资料照片) 工程承包企业不能理解是,近在190公里的河南安阳钢厂就有适用的钢材和钢绞线,西南绕城高速公司却偏偏指定了江苏的一家投资公司───江阴华发实业有限公司,其经营项目为投资咨询、电子产品、室内外装饰,贸易并不是主项,其销售的钢材是从南京钢厂、宝钢进的,承包企业提出可否直接从宝钢、南钢进,遭到拒绝。

    据一家工程承包企业负责人介绍,当时钢材的市价为2300元/吨,而他们买的价格为2700-2800元/吨,水泥的市价为198元/吨,他们买的是260元/吨,钢铰线的市价为3700元/吨,他们买的是4600元/吨。

    2月15日,西南绕城高速公司新任总经理杨文礼说:“西南绕城高速能否按照原计划于2004年7月1日前竣工通车,现在已经很难说。”河南最大国企老总权力之路

    交通厅一位退休干部和童言白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相识,据其介绍,童毕业于湖南大学土木工程专业,修黄河大桥时担任河南省交通公路工程局三工区技术员,工作能力很强,被提拔为工程师、三工区区长,由于群众基础较好,很快被提拔为三处处长。

    这位退休干部介绍,童言白担任处长后,先是在交通厅家属院盖了几栋宿舍楼,解决了队员的大问题,由千方百计改善了单位食堂的伙食,“从那以后,公路局就没盖过楼,现在连职工工资都成问题。说起来,大家都还念童言白的好。”

    上世纪90年代期间,担任三处处长的童言白曾提出调离河南,想回湖南老家。交通厅没有同意。1996年7月,河南省交通厅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局成立,负责全省国道主干线高速公路建设与管理,童言白被任命为局长,曾锦城时任交通厅厅长。

      河南地处全国公路路网中心,107国道、310国道、京珠高速公路、连霍高速公路等重要国道主干线在河南境内通过,在河南每天行驶的成千上万辆汽车中,有60%均为省外车辆。“要想富,先修路,而且要修高速路”成为近年来河南各地官员的共识。

      自从1992年河南第一条高速公路建成通车至今仅有10多年的历史,截至2003年年底,河南省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突破1400公里,通车总里程连续几年居全国第一位。

      2000年下半年,原“河南省交通厅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局”全面改制组建成立“河南高速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公司现有资产近230亿元,是河南省最大的国有独资企业。童言白一直担任公司党组书记兼董事长。

      同年12月,经省政府和交通厅批准,河南高速公路发展公司作为控股单位(控股50.96%)和发起人之一,组建成立了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去年8月正式上市。

      交通厅一位工作人员说:当时改制的原因是政府不能参与招投标等市场活动。但实际上河南高速公路发展公司和高管局是一个单位两块牌子,人们仍然习惯喊童言白为“童局长”。公司办公地址为交通厅办公楼8-11层,中原高速为同一栋的15-19层。

      此时,童言白进入权力巅峰时期。河南高速公路发展公司负责全省高速公路的工程养护、路政管理、通行费征收、交通工程,下设五个直属管理公司、一个直属管理处、五个工程建设公司和二个股份制公司。公司对下属公司实行人、财、物统一垂直管理。

      “光每年国家投资的钱就有上百亿。”

    

  

    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曾锦城档案照片。(资料照片) 一位退休干部说,童言白对签字特别注意,除了他的“一支笔”,谁的都不算。而目前我国现行的交通投资体制是在交通系统内部封闭运行,一切规费资金由交通部门自行征收使用,对外融资又实行统贷统还,独立设置项目法人,再加上不受制衡的招、投标市场,导致政府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个人化,个人权力绝对化。导致条子工程、人情工程的出现。


“三朝元老”何以顺利外逃

      据交通厅有关人员介绍,童言白曾担任郑许、郑漯、漯驻高速公路的副指挥长、常务副指挥长,而时任指挥长的正是三位落马厅长曾锦城、张昆桐、石发亮。此前,有很多人向当地纪委反映童言白的问题,但连续三任厅长都出事了,而童言白却始终不倒,让人疑惑。

      石发亮担任厅长时,石发亮的妻子黄某担任河南高速公路发展公司的副董事长兼副书记,交通厅一位退休的老厅长说:黄某分管工作本来不涉及业务方面,没有局长的配合,怎么可能贪污巨额公款。

      这位退休厅长透露,石发亮案发半年前,黄某和儿子就已持“绿卡”飞抵美国。办案人员曾拨通黄某电话,希望她回国协助专案组把案件查清。黄某说:“即使石发亮死了,我都不会回去。”

      一些交通厅工作人员问:“交通厅三任厅长落马,高管局也有多人被处理,为什么没有对童言白实行监控?目前国家对官员的护照管理这么严,为什么童言白还能如此顺利地外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自由是最好的:中纪委怀疑李鹏亲信高严已和杨秀珠一样成功外逃
  • 2003上半年 八千中共党员外逃
  • 贪官外逃高峰期 堵住国门成关键
  • 中国境内仅6个月外逃贪官8300多人
  • 二○○三年中国官场腐败记录 外逃出境者达四千三百七十人
  • 青年时讯登贪官外逃表
  • 拘捕在美外逃贪官渐受重视
  • 外逃严重 中共决整顿公安部门
  • 中国贪官携款外逃何以得逞 媒体析三大管理疏漏
  • 贵州交通厅长卢万里外逃和公路建设黑幕
  • 中南海部署海关堵截 外逃官员被捕创记录
  • 田凤山部长持3本护照外逃落网
  • 杜绝贪官外逃 中国急需改革制度
  • 四大难题成贪官"保护伞" 追捕外逃贪官并不乐观
  • 大陆媒体误以为《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可以遏制贪官外逃
  • 八月份五百多中国贪官外逃
  • 引渡外逃贪官 中共借助联合国
  • 外逃中国贪官海外生活解密
  • 外逃贪官4000 携款50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