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用事实说话, 让他们的数字揭露河南卫生厅的谎言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4年2月21日)
    由卖血交叉感染引发的河南省农民艾滋病流行情况已经得到河南地方和国家卫生部的承认。 流行的规模和范围官方和民间尚有很大的争议。民间指责说河南省卫生厅掩盖了艾滋病的大规模疫情,使国家错失控制艾滋病的最佳时期。 河南省卫生厅委曲说:我们不敢隐瞒,也没有理由隐瞒一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因为这是犯罪。

     为了弄清是否河南省卫生厅有没有掩盖艾滋病疫情的事实真相。我们对河南省政府和有关部门自2001年6月至2004年2月共2年半的期间,公布的6次艾滋病数字的情况进行调查和分析。 (博讯 boxun.com)

    2001年6月6日, 河南省外事侨务办公室宣传处处长王自杰会同河南省卫生厅的一位女性官员,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首次透露,河南省艾滋病感染者为636人。 这个数字当时也被河南省卫生防疫站副长王哲做傍证。

    2001年11月下旬,河南省卫生厅副厅长刘学州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透露:河南省艾滋病感染者为1495例,其中236人已发病,106人死亡。

    2002年8月, 河南省卫生厅给河南省委的机密文件《关于全省艾滋病工作的汇报》显示:艾滋病毒感染者1928例。这份文件的透露途径至今尚未清楚。但是,曾有北京的人间艾滋病关注人士万延海,和河南省卫生厅疾病控制处副处长马士文被公安部门拘留。

    2002年12月3日。中新社张坤报道,河南省政府在第15个世界艾滋病日公布河南省艾滋病感染者为2065人,已有238人死亡。

    2003年12月27 日, 人民日报记者杜仲伟报道:河南省卫生部门累积确认并报告艾滋病发病病人5544例。

    2004年2月12日,河南省副省长王菊梅在河南省人大记者会上确认:河南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11844人;其中父母因艾滋病死亡的艾滋孤儿2026人。

    将这2年半来,河南省卫生厅公布的次数字绘成图,如下:

    我们看看他们数字:在前4次的数字中,每次都明确列出感染人数,最低为636人,最高为2065人。在第5次的数字中,使用了发病病人5544人,没有说感染人数。 第6次数字使用了感染人数11844例, 父母双亡艾滋孤儿2026人。

    我们对比以下这些数字:2004年的感染人数字是2001年的18.6倍; 是2002年最高的数的5.7倍。2003年艾滋病死亡人数是2002年的23.6倍。为什么河南省卫生部门自己公布的数字会出现这么大的差异?造成这些数字巨大差异的原因可能是什么?

    在2002年8月, 河南省卫生部门自称:卖血感染艾滋病毒是发生在1995年以前,经过1995,1996年的治理。这种现象不再存在。这些年来, 他们曾经组织了5次大规模的全省性艾滋病毒感染情况, 和5次局部地区流行病学调查。刘学州说他们公布的数字是严肃的。情况他们是知道的。这就是说排除了他们没有全面了解河南省艾滋病毒感染人群的可能性。同时也排除了持续大规模感染的可能性。

    艾滋病毒感染的诊断方面:目前常用的诊断方法有3种:免疫凝聚试验;蛋白斑点试验,聚合酶链试验。艾滋病毒感染者在感染后的数天,至3到4周,可以在血中检查出阳性结果。个别人,最迟在感染的6个月内一定能检查出阳性结果。 在河南, 卖血感染艾滋病毒是发生在1995年以前。 从1995年到2001和2002年已经有6-7年。任何艾滋病毒感染人在多次被检测时出现假阴性的可能性是不可能的。

    在排除艾滋病调查不作为,大规模继发感染和科技检测手段误差后,还有的可能性是有意掩盖艾滋病的事实。

    谁会有意掩盖河南省艾滋病的事实真相,谁又能有能力和机会掩盖河南省艾滋病的真实情况?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

    我们看看数字变化后面的人事情况。2003年2月20日,河南省人大会议决定,免去河南省卫生厅长刘全喜,任命马建中为新的卫生厅长。河南省卫生厅其他工作人员至今均未变动。仅仅刘全喜一人的变动,河南省卫生厅自己公布的艾滋病数字就变了6-18倍!由此推测,原河南省卫生厅厅长刘全喜与些变化巨大的艾滋病统计数字有密切的关联。

    刘全喜自1988年任河南省卫生厅副厅长,主管血液工作;1992年任厅长主持全面卫生工作。管理血液工作和管好血液工作是他的行政责任。在1995年前后,河南境内乱办血站,私自单采血浆,造成大量农民血液交叉感染艾滋病事件发生在他的任期之内。艾滋病事件发生后,长期艾滋病感染低数字的统计资料也发生在他的任内。 这些数字变化显示,刘全喜有人为干扰和改变这些数字的动机,时间,机会和手段的嫌疑。

    河南省政府对该省农民买血交叉感染艾滋病毒事件的政策决策,也长期依靠这些无法用科学方法解释的数字上。所以防治工作长期处于被动局面。错失控制艾滋病的良好时机。给河南在政治,经济,卫生,社会带来巨大阴影。目前这个数字也没有人保证这是最终数字,它距民间推测的数字还是相差甚远。但是,就这样的数字也足以显示出强有力的证据,应该按照有关法律和法规追究刘全喜在艾滋病事件中的造假和舞弊的责任。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