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贪官“外逃路线图” 出国考察探路资金暗中转移
请看博讯热点:海外大逃亡

(博讯2004年3月18日)
    中国《新闻周刊》   聚敛财产——海外安家——资产转移——择机出逃,多数贪官外逃有着有迹可寻的线路图。这张图的存在,也暴露出当前反腐策略和司法制度中的若干破绽。

       出逃:一项系统工程 (博讯 boxun.com)

      追缉潜逃贪官的现实困境

       河南:贪官出逃之路

      出国探路、海外安家、资金转移,是贪官外逃的“三部曲”。但在这不算很短的过程中,很多蛛丝马迹常常被忽略掉了

      记者/刘英丽(发自河南)

      童言白,这个名字在目前河南的交通部门乃至相关政府部门,成为一个禁忌。

      这个在很多人眼里“敦厚老实”的前河南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高速公司)总经理、董事长,于2004年元旦携款外逃。童的外逃触动了河南省交通系统早已敏感的神经,在此之前,河南省已经有三任交通厅厅长因为贪污腐败而“下台”了,其中两人被判刑,一人仍在调查之中。

      2月12日,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尚宇在河南省“两会“期间的新闻发布会上证实,检察机关在童出走后接到了报案。“相信不久后,童的问题就会在检察院被立案调查。“河南省检察院反贪局的一位检察官对本刊记者说。

      目前,童言白已经被河南省直属机关工委开除了党籍,并上了河南省外逃官员的名单。河南省检察院反贪局人士对本刊披露,这个数字到目前为止累计为190多人(不包括已经被追逃归案的)。有消息说,这个数字在全国排名靠前。

      出逃时机有迹可寻

      2004年1月5日,过完元旦上班,童言白没有在办公室出现。据媒体披露,一直到了1月7号,河南省交通厅才有所察觉,向上级报告。调查发现童与其妻已经于1月2日从深圳口岸出境。

      从现在回溯,童言白的出逃是有迹可寻的。河南的三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之后,童言白“出事”并不让当地人士意外。

      据一位多年在河南从事高速公路工程承包的项目经理介绍,过去河南省的高速公路建设由交通部门集中管理,每年有150亿元以上的交通投资,交通厅既是管理者也是投资者。而交通厅下属的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局,与此后成立的高速公司,“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童言白大权在握。

      据这位业内人士称,交通部门官员们的主要受贿来源就是下面承包工程公司为拿到项目而呈送的“回扣”。为了拿到项目,这些公司通常都会给交通厅和高速公司的领导提前“回扣”,一般情况下,除了上级直接“打招呼”的项目外,承包公司给有关领导的“返点”不少于工程总款的2%。一个工程的投资通常会是几个亿,因此这笔“返点”通常会以千万来计。而承包工程的公司为了把这笔账外支出在通常12%的工程利润率中赚回来,就会在工程中偷工减料。近年来,河南省新建的数条高速公路陆续提早“大修”,即是这类业界“行规”的后果。

      因此,河南省人士评价,交通部门连续出现的贪官,并非偶发,而是一种制度性腐败。在某种意义上,童言白只是腐败链的必然产物。在多数情况下,贪污受贿并非一时冲动,而贪官们自涉入其间之初,就会有外逃的打算,随后只是铺垫出逃前的准备,以及选择最佳逃跑时机。一位检察官告诉记者,前期准备一般需要一至三年,因此贪官出逃并非无迹可寻。

      童言白的出走,就可以说是早有先兆。

      2003年9月,河南高速公司下属的分公司河南郑州西南绕城高速公路公司总经理张启汉因经济问题被河南省纪检部门“双规”。张是在童言白的力举下在西南绕城公司任职的,算是童的“亲信”。这显然对童来说是一个不利的信号。

      而许漯高速更是童的“滑铁卢”。这条于1999年投资使用的高速公路至今已经大修了4次,就在童出走的元旦前夕,交通部驻部纪检组组长金道铭在许漯高速现场视察后指出:“许漯高速公路建设质量问题,要一查到底。“而1999年的童言白正是河南省交通厅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局的局长,负责全省国道主干线高速公路的建设与管理。

      在这样的背景下,童言白还是得以顺利出逃了。省检察院宣传处新闻科科长张维平向本刊确认,在童走后检察机关才接到报案。而河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刘蒙连也对本刊说,纪检部门并没有介入处理童的问题。

      没有证据显示,是童自已查觉有关部门对其已有注意,才寻机出逃;还是因为童的突然失踪,才使自己的问题暴露于有关部门的视线之内。

      出国考察打探路径

      “一般情况下,这些逃往境外的官员在走之前都会经历‘三部曲’”,河南省检察院的一位官员曾经多年办理贪污案件,对贪官外逃问题颇有研究。

      据他介绍,很多官员在接受第一笔贿赂的时候就会产生出逃境外的想法,以免“东窗事发”,权财两空。而为了顺利出逃,一般会做前期的准备,他称之为“出逃三部曲”。

      “虽然在国内权倾一时,呼风唤雨,多数官员逃到境外却人生地疏。因此他们在外逃国家的选择上是需要费一番脑子的。”这名检察官说。而争取出国考察的机会,对国外有个先期了解是出逃准备的第一步。

      童言白在出国考察上有很大的便利。他所在的河南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0年下半年,现有资金230亿元,是河南省最大的国有独资企业。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的一位人士称,因为高速公路建设需要对外融资,经常有出国业务,因此高速公司经常与出入境管理处打交道。

      身为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童的出国机会很多。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次童正是利用了早已办理好的港澳通行证才得以顺利出逃。

      2000年,高速公司出面为单位里的多名人员办理了港澳通行证,其中包括童言白。

      港澳通行证有一年往返一次或者两次的,一般为探亲者使用。而高速公司因为对外业务多,办理的是可以多次往返的港澳通行证,这种通行证可以在一年中多次往返,每次出入境只需做签注即可。

      据知情人士介绍,因为童的妻子当时也是高速公司的党委书记,所以应该也是和童一起办理了多次往返的港澳通行证。

      事实上,童言白早在1998年就办理了因私护照。根据那时的规定,办理因私护照都需要单位的盖章。那时身为交通厅二级机构的工程师,童通过正常手续办理了因私护照。

      在童之前,原河南烟草专卖局局长蒋基芳就是以“出国考察”为由出逃美国的。2002年4月6日,蒋基芳从上海出境,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波折,顺利到达美国,与早已定居于此的妻女团聚。

      “一般的处级以上领导想找到出国考察的机会还是很容易的,尤其是像童言白这样的国有独资企业的头头脑脑,他们正是通过一次次的出国考察来寻找出国后的最佳落脚点。”河南省检察院反贪局一位人士说。

      为此,2003年8月初,中纪委等部门专门下发了《关于党政机关、司法公安部门人员出境、出国通行证、护照管理措施》的紧急通知,县处级以上干部出境通行证、出国护照被要求交由上级组织部门统一管理。据悉,河南交通厅也在全系统内清理过出国护照,童言白将公务护照上交了,但因私护照和港澳通行证依然在手。

      据公开报道,2004年元旦,童言白到达香港,随后,童言白转站菲律宾,很快又到了澳大利亚,与早已移民的妻子、孩子会合。

      海外安家早落脚

      童言白和蒋基芳都没有忘记在此之前先在国外寻找好落脚点,让妻子孩子提前出国,争取先拿到当地“绿卡”。

      正像河南省检察院一位人士分析,离开权力的官员也很担心在国外的生活孤单,为此,安排妻子孩子出国一是可以打个“前站”,二是可以在国外安个新家,以图安稳。这是出逃准备的第二步。

      据报道,童的女儿大约在2001年就已经在澳大利亚读书了,童一家三口也极有可能以投资移民的身份获得了澳洲或者加拿大的居民身份。而在童走之前,一直在澳大利亚陪着女儿的妻子突然回国,随后与童一起出走。

      和童言白相比,原河南省服装进出口公司总经理董明玉的准备更为充分。

      董是在1995年出逃的河南官员,一位他的旧识对本刊说,董在行前凭借河南省服装进出口公司的业务关系,先是在美国为自己建立了不错的生意关系,接着让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打理那里的生意,并获得了美国绿卡。等到董明玉出逃到美国后,不仅用贪污受贿的钱打好了生活基础,还可以继续之前的生意,保障今后的优越生活。

      当然,有的贪官还来不及走完出逃的全过程,其问题就已经被发现而被挡在国门之内。传闻和童言白“私交甚好”的前河南交通厅厅长石发亮就是如此。

      童言白在高速公司任职的前期,石发亮是他的顶头上司。与童表面的“敦厚老实”相比,石发亮要张扬得多。某工程公司一位项目经理与两人均有接触,当石发亮尚在河南南阳做专员时,就曾经常与其一起喝酒吃饭。这位人士发现,石发亮做了交通厅厅长之后“胃口很大,胆子很大”,在很短的时间内聚敛了不少工程“回扣”,所以他的出事并不出乎意料。

      2002年10月中旬,石发亮因为涉嫌重大违法违纪行为被纪检部门审查。当时,其妻黄玉蓉已身在美国,她原为高速公司的副董事长兼党组副书记,正是童言白的副手。

      石发亮案发的半年前,黄玉蓉已经飞抵美国,并握有美国绿卡。石出事后,办案人员曾争取黄回国协助调查,但她声称:“即使石发亮死了,我都不会回去。”

      据河南省检察院官员说,石发亮在审查当中也坦承:“每次在国外考察回国前,都会犹豫还要不要回来”,显示他也一直在寻找出逃时机。

      另一名河南官员,曾做过河南漯河市委书记,时任河南省豫港公司的董事长程三昌没有提前安置老婆孩子出国,而是带着情妇一起跑了。河南省豫港公司当时是最大的国有独资企业,还被誉为河南省政府驻港的“窗口公司”。2001年5月,程三昌携巨款和情妇出逃新西兰。据一位知情人士对本刊介绍,程的妻儿现仍在郑州市。据了解,程三昌和妻子的感情一直不好。在他任漯河市委书记的时候,经常晚上不回家,妻子都不知道他的行踪。

      资金转移暗渡陈仓

      与转移“老婆孩子”相比,资金的转移更令贪官们费神,是外逃“第三部曲”。

      一种在河南交通系统盛传的说法是,石发亮正是因为在被“双规”前向国外转移了50万美金,才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的注意。

      而据河南省知情人士描述,在石发亮之前的两任交通厅厅长曾锦城和张昆桐并没有准备出逃。他分析其中一个原因应该是“资金不足“。据他的分析,一旦逃到国外,很多官员就失去了“可持续的资金保障“,所以一旦想出去,就一定要敛够足以“坐吃山空“的钱财。

      据河南省检察院的中层干部介绍,一般官员的资金都是通过“可信赖”的公司向外转移。通过这些公司在海外的业务,官员们将自己手中的钱存到该公司境外的账户上或者干脆存到自己境外的账户上。由于境外银行为客户保密的原则很强,即使存到自己名下,官员们的海外资金也很难被查清。

      而童言白和程三昌的资金转移就更容易,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国企的“一把手”。高速公司和豫港公司的海外业务都不少,通过与海外公司的协议将自己的资金转移出去并不难办到,而且不容易被发现。

      如果童言白真如此前报道所说,是以投资移民的身份获得了澳大利亚“绿卡”的话,按照澳洲投资移民的条件,他起码要投资112.5万澳元,折合成人民币约700万元。

      河南省检察院反贪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对本刊说,豫港公司的程三昌早已在新西兰成立了豫港公司的分公司,他的资金都是通过分公司转移的。董明玉也是通过河南省服装进出口公司在美国的分公司转移资金的,在由香港逃到美国后,董在香港还留下了几处别墅。

      在国内银行实行“实名制”以后,就几乎没有贪污的官员利用信用卡对外汇钱了,因为太容易被查出来。而随着侦查手段的不断提高,贪官们的“反侦查能力”也随之提升。

      一位知情人士给本刊介绍了一种目前为不少官员使用的转移资金方法,省检察院反贪局人士承认,以这种方式转移资金,很难被查清。

      假使官员张三手上有1亿元人民币的赃款,甲公司是其“可信赖“的伙伴。甲公司需要向境外的乙公司购买一架飞机(价格1亿元),甲与乙签约,但款由张三汇出(如上图所示)。这样,张三的钱就安全转移到了其在国外公司的账户。

      因为有正式的协议,这样的“洗钱”方式从外表看来是正常的贸易往来,司法部门很难察觉其间形迹。

      防控之网仍有疏漏

      由于事先的预防和查知很难展开,在防止贪官出逃方面,虽然近几年国家采取了不少措施,但漏洞仍然存在。

      据一位了解内情的人士透露,目前省纪检部门已经就童的问题展开了调查。假使这个调查进行得早,童根本就走不了。因为纪检部门和检察部门一旦展开调查,发觉某位官员存在经济问题的话,就可以使用“边境控制”手段防治嫌疑人出逃境外。

      河南省检察院宣传处新闻科科长张维平一再强调,一旦案件移交检察机关,嫌疑人几乎没有机会逃走。因为首先要剥夺嫌疑人的行动自由,而且检察机关的初查是在非常隐秘的情况下进行的,不会泄漏出去。

      但也存在一些例外,比如在有的犯罪嫌疑人态度很好、很配合的提前下,办案人员也可能不限制其行动自由。河南省2001年曾进行过一次集中追逃行动,从1月中旬至5月15日归案的107名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当中,有20人是在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后潜逃的,占到18.7%。

      但是更多的外逃官员是在进入司法程序前逃跑的。

      据河南省检察院反贪局人士介绍,目前河南省只有程三昌的出逃立案调查了,并且也是在其出逃后才立案。2001年底到2002年初,检察机关重点想突破程三昌案,但是由于新西兰与我国尚未签署引渡条例而进展缓慢,至今未能将程三昌引渡回国。“不过,程的引渡还是很有希望的”,这位干部说。“但是由于涉罪情况调查复杂,引渡成本高,贪官外逃的侦察难度很大。”

      截至发稿之日,河南省逃往境外的官员还没有一个被抓捕归案。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任职省份贪官外逃最多 李长春被翻旧账
  • 春节期间九天抓获四百外逃贪官
  • 港报指大陆八百贪官藉「自由行」携款外逃
  • 港报指大陆八百贪官藉「自由行」携款外逃
  • 河南交通厅“三朝元老”外逃之谜 (图)
  • 自由是最好的:中纪委怀疑李鹏亲信高严已和杨秀珠一样成功外逃
  • 2003上半年 八千中共党员外逃
  • 贪官外逃高峰期 堵住国门成关键
  • 中国境内仅6个月外逃贪官8300多人
  • 二○○三年中国官场腐败记录 外逃出境者达四千三百七十人
  • 青年时讯登贪官外逃表
  • 拘捕在美外逃贪官渐受重视
  • 外逃严重 中共决整顿公安部门
  • 中国贪官携款外逃何以得逞 媒体析三大管理疏漏
  • 贵州交通厅长卢万里外逃和公路建设黑幕
  • 中南海部署海关堵截 外逃官员被捕创记录
  • 田凤山部长持3本护照外逃落网
  • 杜绝贪官外逃 中国急需改革制度
  • 四大难题成贪官"保护伞" 追捕外逃贪官并不乐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