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谢选骏新著《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博讯2004年4月06日)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谢选骏新著《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博讯 boxun.com)

    本书从历史学、文化哲学和政治发展的角度,结合最新的人类学研究报告指出:东亚人是全球智商最高的,东亚人所创造的中国文明理应不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而在中国的智慧中,有些已经被全球广泛接受和认可,如《孙子兵法》、《周易》、《老子道德经》等,还有些尚未被全球认识,而这些尚未被充分认识和正确认识的部分,如“礼制文明”部分,对于全球一体化的人类社会,未来的影响可能更大。

    本书是中国当代著名思想家谢选骏先生的最新著作。谢选骏先生曾是《河殇》撰稿人,一九八九年以前著有《中国文化之源》、《神话与民族精神》、《文化本体论》、《秦人与楚魂的对话》、《零点哲学》、《联想与印证》、《被囚禁的思想》、《天子》等书。

    本书是他多年来在中国大陆、日本、美国、欧洲等四处观察世界和反思人类文明的结晶。作者曾在北京亲历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又在纽约亲历二零零一年九一一事件,这些经历促使他以一个特殊历史的见证者身份,并根据各个文明的发展历程,从全球化的现况分析了人类文明的来历、走向和前景。

    根据这些经历和思考,作者敏锐地指出:

    一九九一年苏联的解体,其实是“欧洲殖民体系的东线”之崩溃,因为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社会主义阵营”就是欧洲殖民主义体系的东线。苏联的崩溃在政治上当然是“西风压倒东风”,是资本主义的胜利,但在文明史的角度看,欧洲殖民体系东方阵营的解体这一事件,当然也是欧洲文明总体上的进一步衰落。从此,世界初步结束了非殖民化过程,全球化过程进一步深入。

    按照谢选骏先生的这一看法,日裔美国教授法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一九九二年出版的《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Free Press·New York,从思想史角度讨论了社会主义阵营解体的含义)所提出的“历史的终结”,其实只是“哥伦布以来五百年欧洲殖民体系的初步终结(1492-1991)”。

    作者运用深厚的人类学知识背景和国学根底,深入浅出地说明了:五百年来的欧洲殖民主义文明并非“基督教文明”,而是反基督教的世俗文明,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科学主义,即使“宗教改革”,也是基督教的本质分裂,结果其全球范围的传教活动不得不在勾心斗角中进行,在扩大了表面影响的同时,却加剧了宗教的内在衰落过程。

    五百年来的欧洲文明,具有开拓世界的能力,但现在表明缺乏整合全球的气质,因此欧洲文明在开发世界的同时使得全球陷入了环境污染、物种灭绝、资源破坏、道德败坏、瘟疫流行、战争恐怖的险境。欧洲文明积极的历史作用因此已经日益减少,其消极面正在全球范围日益扩大。现在,人类需要思考:是否必要借鉴其他的文明如中国文明的经验和模式,来解决全球化过程中日益严重的倾斜失衡问题?

    本书证明,在全球已有的主要文明中,作为“古代东亚地区的世界文明”,中国文明最为讲究平衡发展和中庸之道,因此其模式适宜用来解决当代世界日益突出的极端主义倾向。而中国文明的核心,就是用“礼制”即“中心城市和方国自治互相平衡”的机制,来整合人类,停止战争。

    根据这种见解,本书对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一九九六年出版《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再造》(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一书提出质疑,认为当代世界已经是后殖民主义时期的欧洲文明的一统天下,例如各种国际组织和金融活动,已经把全球变成一个不可分割的网络。在这个网络内部,各种宗教文化的冲突其实只是表面的,目的是在争夺同一文明系统内部的资源,就像以前冷战中的东西方以及二战中轴心国与同盟国之间的斗争,其实只是欧洲殖民体系内部的西线(西方阵营)和东线(东方阵营)之间的竞争罢了。作者并不忧虑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对全球秩序的挑战,因为这一挑战说到底还是可控的、在现有文明体系内部的,就像冷战期间的苏联阵营和二战中的法西斯阵营,而且规模和力量都还要小得多。作者所忧虑的,是现有的后殖民主义时期的文明系统本身已经失控,无法解决当今人类的重大问题,从而使得全球秩序因为开发过度而陷入环境污染、物种灭绝、资源破坏、道德败坏、瘟疫流行、战争恐怖的险境。

    本书提出以“礼制文明”解决全球问题的方向,启人深思,当代中国人不可不读。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