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
(博讯2004年5月25日)
    (美国之音记者歌篮北京报导)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焦国标今年3月在中文电脑网络上发表了《讨伐中宣部》的文章,引起了中国内外的关注。记者最近在北大采访了焦国标。
     (博讯 boxun.com)

    *高产杂文作家*
    
    41岁的焦国标,生于河南杞县的一个农民家庭,在河南大学修完中国文学学士和古代汉语硕士后,再取得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博士。焦国标以多产杂文闻名中国文坛,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也是“写著杂文进北大”。焦国标说,最多产的时候,一年他发表超过两百篇杂文,有时夜里气愤辗转睡不著,他就起床写。不过他承认,《讨伐中宣部》的文章,引起的反响最大,他的处境被疑虑,国际传媒也纷纷采访了他。以下是5月份我在北京大学采访焦国标有关发表《讨伐中宣部》的对话:
    
    *写作背景*
    
    歌篮:您发表了《讨伐中宣部》这篇文章以后,特别引起了国际传媒的关注,那么您发表这篇文章的背景是什么?
    焦国标:我过去做传媒,做报纸的记者和编辑,后来又给报刊写稿子,所以他们有什么情况我知道,这是一个大的总体背景。小的具体背景是去年冬天搞了一个新闻监督方面的研讨会,在会上大家对一些现存的新闻管理方面非理性的,可能就是对管理人此时此刻有点好处的,比如说他接受人家贿赂了,他就封杀某一个报导,大家很愤慨,所以就促发我写这篇文章。
    
    *焦国标之师听美国之音介绍此文*
    
    歌篮:那么这篇文章在国内的反响怎么样呢?
    焦国标:我所接触到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了,各种行当,各种类型、角色的人几乎都知道了,包括我高中老师退休多少年,80多岁了,听到美国之音播这篇文章,他还对我说呢。比如非常偏远的农民,辽宁的农民,犄角旮旯的一个农民,给我写了封信说“转达我的敬意、问候”,诸如此类的。比如像广西啊什么地方给我寄来明信片说,“中宣部的掘墓人!”哈哈......“声援焦国标教授!”类似的很多。
    
    *人同此心?*
    
    歌篮:那么反响里面支持的多呢,还是批评的多呢?
    焦国标:到目前为止,我直接听到的批评没有。但是我相信会有人说这个文章本身的不足,我想可能是表达方式上,比如说太激动啦、不够理性呵,但是中宣部应该批,我想是全民共识,全世界的共识,没有什么异议的。中宣部本身,包括一些老部长,有一次吃饭时,老头还给我敬一杯酒呢,前部长。
    
    歌篮:在您发表文章以后?
    焦国标:对。因为他在中宣部工作过几年,他就觉得中宣部是有很大的余地要改。还有我知道的一些中宣部的中层的司局级干部,他们都肯定这一点。
    
    *中宣部未直接施压*
    
    歌篮:但是您还是受到了一些压力,是不是?
    焦国标:嗯,这些压力也不能算什么具体的压力。比如领导找谈话呀什么的,他也是出于一种......这事外界都这么大,领导不知道也说不过去,收徒有责嘛,万一出点什么事,对吧?于公于私都是不好的,所以他们也有这样的考虑。至于说来自于中宣部直接的压力倒没有。
    
    *不认账的骚扰电话*
    
    歌篮:您有没有感觉到被跟踪或者被盯梢什么的?
    焦国标:被跟踪没有,被盯梢也没有。只是有骚扰电话。
    歌篮:骚扰电话?
    焦国标:嗯,挺烦的。
    歌篮:但是骚扰电话,您怎么知道跟这事有关呢?
    焦国标:是这件事以后才出现的,过去没有,从来也没有过。比如今天上午我上课,连著打了18个电话,就打我这个手机,我就把它写到黑板上,学生现场就打,打了以后有一个人说他是刷小广告的,他说不是他。就现场嘛,怎么不是他呢!我的想法是他受委托的,或受人雇用的。
    歌篮:学生怎么说?
    焦国标:学生说,“太过分了,公民的权利哪儿有啊”之类的。嗯,晚上、早上也都有。
    
    *谁敢伤害蒋彦永?*
    
    至少到现在为止,焦国标说他一切如常,就是生活上昼夜遭电话骚扰。我想起了去年中国萨斯病爆发后,一名中国医生蒋彦永写信给美国的电视台,披露了中国萨斯病疫情,免于萨斯病后来更广泛蔓延。蒋彦永医生今年又写了一封给中国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说平反89年六四,对中国只会好,不会乱。蒋彦永医生似乎至今也依旧太平。
    
    歌篮:我们换一个角度来说,您对蒋彦永医生写的信,他现在人暂时还是安全的。那么您觉得他的安全是当然的吗?
    焦国标:我觉得他当然是安全的,现在没有谁有胆量去伤害他。
    歌篮:为什么呢?
    焦国标:他没有错。我觉得现在不是关于......特别是类似的问题上讲,不是一个有没有错的人就可以随意加害给他一个错,不是那个时候了,我觉得。当然了,这是特殊的人士,如果一个乡长要加一个农民的错,那是很容易的。
    
    *安全感和退路*
    
    歌篮:换句话说,您觉得您也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焦国标:呵,我感觉到还是安全的。
    焦国标说,他每年学校放假时,都回河南帮老家务农。他在文章里说,他信守良知,不怕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回家当农民吗。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读《讨伐中宣部》,访焦国标教授
  • 中宣部近日下令禁止报导一桩教育界特大丑闻
  • 纽约时报报道焦国标笔伐中宣部
  • 抢占青年思想阵地 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团中央等七部委发通知办活动
  • 中宣部当版主 切尼复旦演讲中文版遭狂删
  • 北大教授轰中宣部擅权祸国
  • 《开放》主编金锺:胡锦涛追究前中宣部长朱厚泽
  • 踢爆日人珠海丑行 报章挨中宣部严批
  • 中宣部敏感时刻收紧言论
  • 中宣部急了 连连喊停
  • 中宣部七一推动学习贯彻“三个代表”新高潮
  • 局势严峻, 机密文件曝光, 中宣部令力挺经济
  • 中宣部:切实加强防治非典型肺炎宣传思想工作
  • 中宣部、新闻出版署又大捞一把!
  • 曾庆红禁搞民意调查 中宣部长责曾霸气十足
  • 杜导斌: 为什么中宣部的秘密通知大于宪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