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美国之音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2)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4年5月26日)
    (美国之音记者歌篮报导)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焦国标今年3月因在中文电脑网络上发表题为《讨伐中宣部》的文章,引起海内外瞩目以及对焦国标安危的揣测。以下是本台记者对焦国标采访报导的第二部份。

     *中国新闻自由太少* (博讯 boxun.com)

    焦国标因为《讨伐中宣部》一文而在国内外声名大噪。焦国标说,他昼夜受到电话骚扰。焦国标在《讨伐中宣部》中说,谁都知道中国新闻自由太少。

    记者:请问您在这样一个禁区里,怎样把您的理念教给学生?您怎样培养这些将来可能做中国新闻工作者(的学生)呢? 焦国标:我也没有在这方面有什么总体上的设计,我的想法是把目前有关新闻业的相对经典的、比较核心的、就是到目前为止新闻文明所达到的水准有关的理念传达给学生。我这一点心里还是比较明确的。

    *追求平等是人之天性*

    记者:那么您的学生接受的程度怎么样呢? 焦国标:对新闻业本身拥有的专业信念吧,这些几乎是不需要教育的,每一个人都追求公正,每一个人都追求平等,特别对孩子来说,这是天性中的一部份。虽说到成人阶段,大概分流了,有些人专门追求不平等。对学生来说,都保留天性中的一些东西。有些东西他只是没有想过,没有思考过。比如说,为什么媒体作为一个公共论坛,它是基于什么样的理念。你可以教比如说目前新闻文明达到的一些常识吧,比如说观点的自由市场理论。

    *中国人已习惯不平等*

    记者:他们有没有对社会上一些不公平的事情感觉到这种不公平,或者已经习惯了这种不公平? 焦国标:嗯,他们都是很有感觉的,同时也都很习惯,因为作为一个中国人,没有不习惯这些东西的。

    记者:也就是说他们不存在不满? 焦国标:应该说是存在,但是有一个用什么方式去排解它、去表现它的问题,应该说,很多时候处于休眠状态。

    *中国百姓需政府道歉*

    去年,几名日本留学生在西北大学跳下流舞,一个日本企业旅游团在珠海集体嫖妓,日本丰田汽车刊登一幅有争议的广告,这些都在中国导致反日事件。记者问焦国标,这是否也是一种排解方式? 焦国标:中国目前这种仇日情结到底根源在哪里,我就觉得也是一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谈过,中国老百姓需要日本人道歉,中国老百姓也需要最近几十年给他带来灾难的一些当事人的道歉,这个当事人可说是当事的政府,说当事人也好。

    中国这么多年那么多人受委屈,死几十万人,饿死的饿死,就改革开放这几年,好多农民自杀的、被派出所打死的、被法院冤枉的、祖孙三代上访的,爷爷死了父亲上访、父亲死了儿子上访,得不到一个公正说法的人,我们欠这些人多少?能算得清楚吗?右派,谁给他道歉了?

    *民族本身先要和解*

    焦国标:我们不说跟日本和解,我们民族本身都需要和解。我们在五十年庆典的最隆重、最高潮、最权威的庆典仪式上应该对我们中国社会曾经蒙受苦难的一个群体表示忏悔、表示道歉、表示一种人性化的回顾,我觉得我们需要这样的东西,但是没有谁谈呀。所以,我感觉到首先要让我们国家可爱,然后才让国际关系间、邻居之间、中日、中美之间变得可爱。如果中国国内没有达到和解程度的话,那么这种怨气、这种不和解总得有个出口。

    记者:像对日本这种仇恨,有时候反映了一个出口的问题? 焦国标:嗯,它就是一个出口的问题,别的出口出不去,哪个出口出得去,那就让哪个口出。所以它也是一种御民术吧。

    *笔伐中宣部后出书叫停*

    焦国标把他有关中国需要和解的杂文编入一本叫作《良知龙骧》的书,准备和另一本叫作《回望农民》的书稿一起出版。不过在他发表《讨伐中宣部》一文引起国内外议论和关注后,出版社忽然决定停止出版他的书。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
  • 读《讨伐中宣部》,访焦国标教授
  • 中宣部近日下令禁止报导一桩教育界特大丑闻
  • 纽约时报报道焦国标笔伐中宣部
  • 抢占青年思想阵地 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团中央等七部委发通知办活动
  • 中宣部当版主 切尼复旦演讲中文版遭狂删
  • 北大教授轰中宣部擅权祸国
  • 《开放》主编金锺:胡锦涛追究前中宣部长朱厚泽
  • 踢爆日人珠海丑行 报章挨中宣部严批
  • 中宣部敏感时刻收紧言论
  • 中宣部急了 连连喊停
  • 中宣部七一推动学习贯彻“三个代表”新高潮
  • 局势严峻, 机密文件曝光, 中宣部令力挺经济
  • 中宣部:切实加强防治非典型肺炎宣传思想工作
  • 中宣部、新闻出版署又大捞一把!
  • 曾庆红禁搞民意调查 中宣部长责曾霸气十足
  • 杜导斌: 为什么中宣部的秘密通知大于宪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