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整顿市容迎奥运 胡同四合院命运难卜(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4年6月19日)
    (中央社记者赵彦特稿)北京是中国的古都,拥有长城与紫禁城等遗址,代表古都风貌的四合院与胡同也是重点传统文化,但北京将举办二00八年奥运,为了展现现代化成效,正大刀阔斧营造都市新貌,可是四合院与胡同却如同「□脚石」而因此遭到折除,现有的能否幸存恐怕命运难卜。

    
(博讯 boxun.com)

    《为办奥运北京四合院传统文化古迹不保》北京四合院是传统文化象征,院落格制寓含人伦特质,如图所见,尊长所居正堂较其余三侧堂屋高大宽敞,即有尊亲之意,但为举办奥运,许多四合院古迹不保。

    北京积极迈向现代化与承办二○○八奥运,导致「拆古建今」、景观不协调、不知如何调和现代与传统,似乎都是官方面临的窘境,

    但北京究竟拆除了多少四合院和胡同,一般人难以得知。综合媒体资料与文化界人士说法可略知一、二;四合院的总面积由一九四九年的一千七百万平方公尺,到去年锐减为三百万平方公尺,消失的速度以九0年代至二○○○年旧城改造,减少一百万平方公尺最为严重。

    另人啼笑皆非的是,拆除四合院同时又在宽阔街道的旧屋屋顶涂色,形成不伦不类的假古董。为此,就有文化界人士批评,既要搞商业活动又要搞旧城改造,结果形成了「开发性破坏」与「破坏性开发」的怪现象。

    至于胡同,一九四九年约有七千多条,至二○○○年只剩两千多条,每年还以六百条递减;另有一说是,北京有名称的胡同达三千六百多条,不知名者多如牛毛,知名者每年至少减少三百条。

    从上述不难看出,北京的四合院与胡同正濒临快速消失的危机。不断有文化人士呼吁,如果把北京历史文化的宝贵资产全都拆除,这个城市也就失去其独有的魅力和价值。更有人警示,「没有了四合院、没有了胡同,北京还算是北京吗? 」可惜这些声音如同蝼蚁撼树,起不了太大作用。

    至于北京的四合院和胡同为何能成为传统文化的经典代表,其实由时代背景与历史意涵即可理解。

    据文史者考证,四合院初具规模始自辽代,经金、元、明、清,最后成为北京最有特色的居住形式,历经数百年的演变,北京四合院由内而外也传承了古人对建筑、人文、哲学、人伦、政治等方面的智慧。所以,四合院对北京文化的意义不言可喻。

    

《北京明城墙遗址只剩一小段》北京古建筑遭破坏严重,位于市区崇文门的明代城墙,建于一四三九年明永乐年间,如今仅余一千五百公尺,是现存北京最长的明城墙遗址。

    但今人熟知的四合院诸如郭沫若故居、老舍故居等,大多是因仍维持旧貌而且气派得以保存,并成为样本观光景点,其余破旧、大杂院式的四合院恐怕都难避免被拆除的命运。

    胡同,一般定义为「两排民宅间相对的巷道」,而巷道能成为北京传统代表则是因兼具历史与民间习俗,而且饶富趣味;缺乏门牌街名的古代人家,即是以邻近知名的府、厂、寺庙形状或特殊功能等而称呼,为时既久便成为约定俗成的名称,例如制砖厂旁的胡同称「砖塔儿胡同」,专为皇室织制丝绸者名为「京丝胡同」。

    史学家考证,「胡同」一词最初见于元杂曲,关汉卿所写的「单刀会」,「杀出一条血胡同来」,而此一名词其实出自元代统治时使用的蒙古语「忽洞格」,为井之意,「有井而成巷」,直到明清,每条胡同都有井,所以这项说法也被认为最正确。

    就因胡同一词源自蒙语,所以,北京有些胡同的名称以汉语就无法理解,例如「屎壳郎胡同」,乍听下颇为不雅,但若以蒙古语解释却是「甜水井」。

    北京大声疾呼保存胡同与四合院的人士说,越是深入了解四合院与胡同,就越难割舍,因为它蕴含的文化与历史是可以触摸、可以亲眼见到的。

    对于大规模的拆除动作,虽然官方于二○○二年颁布「北京文化历史名城保护规范」,规划北京四十片历史文化保护区旧城,城内百分之四十二的区域可获整体保护,这也意味著绝大部分的四合院都可望获得保存。

    但是,名列保存名单的四合院,其间掺杂的违章建筑该如何处理、维修费用由谁支付等,均无详细说明,胡同则无明文规范。再从官方急遽拆除的动作也让人感受到,为了现代化、为了办奥运,只要能把北京打造成新都市,一切都在所不惜。(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