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长春涉黑局长外逃被捕 曾组织犯人围攻监狱65天
(博讯2004年8月03日)
    新京报:今年6月21日,吉林省公安厅办案人员向原长春市工商局经济违法稽查分局局长展文波宣读了逮捕令,展文波涉嫌严重刑事和经济犯罪,同时还“涉黑”。

       展案专案组由两部分人员组成:吉林省纪委调查展的经济问题,省公安厅打击有组织犯罪侦查队(打黑队)负责调查展的刑事、“涉黑”问题。 (博讯 boxun.com)

      据知情人士透露,展文波是在中俄边境一边控站被抓捕的,当时展文波怀揣三本写有不同姓名的护照。

      “他可能是意识到再多的钱也保不了他,才想逃往俄罗斯的。”这位人士说。

      一个物资公司的倒闭

      这些犯人一拥而上,看到有什么能搬动的就往货车上扔。

      展文波被捕后,他“组织犯人抢劫工厂”的案例被媒体大幅报道。

      在长春,有个官方未置可否的说法--展文波的落网与九台市(长春下辖市)物资实业总公司的倒闭有关。

      知情人士说,九台市物资实业总公司是由一位叫张亭(化名)的女士投资600万元于2002年创建的。

      原九台物资实业总公司经理韩昌利回忆说,去年3月27日上午9点左右,突然有十几辆货车停在公司门口,从车上跳下了十几个警察,把持在大门两边,不准公司人员进出。接着一辆超长的黄色大客车开到院子里停下,从车上走下了大约100多名身着灰色囚服的犯人。

      韩昌利说,这些犯人一拥而上,看到有什么能搬动的就往货车上扔,搬得最多的就是公司轧钢车间的成品和原材料。不仅是这些,能搬动的附属设备氧气瓶、电焊机等也无一幸免。最后,这些犯人见没有材料可搬,就把食堂里的大米、豆油、面粉也搬上货车运走了。

      韩昌利说,当时还有身着便衣人员(后来知道是工商系统的)要他出示公司账目,会计当时不在,这帮人就打碎了桌子的抽屉,砸毁文件柜的门锁,拿走了账目和4000元现金。对运走的物资,没有出具任何罚没、扣押手续。

      韩昌利说,他们事后才听说是长春市工商局经济违法稽查分局局长展文波“组织”了这次“行动”。而展文波的说法是“他们是在执法,因为物资公司非法炼钢”。

      “我们搞的是废钢综合利用技术改造项目,1997年就在国家原经贸委立项了,而且工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规定经营范围有”铸钢、轧钢。“韩昌利说:”退一步说,即使执法,展文波也应该事先调查,处理也该有手续,更不能动用犯人名为执法实为抢劫吧。“

      这次“执法”后,九台市物资实业总公司就彻底失去了生产能力。

      以“劳务”之名动用犯人“执法”

      在长春一些企业里有个说法,展文波手下有个“猎犬队”,专门为他收集有钱企业的信息,瞄准目标后就带人去抢。

      长春市工商局法制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他印象里,展文波曾多次动用犯人进行“执法”。

      有据可查的事实是,在对九台市物资实业总公司“执法”前后,展文波还组织过十几次类似的“犯人执法”。在展文波被捕前,至少有9家商户受到了展与犯人的联合“执法”。

      在记者收集到的资料中,德惠市(长春下辖市)朝阳乡滴水湖拆车市场是被展文波组织犯人“执法”抢垮的第一个单位,被抢后滴水湖拆车市场从此再也没能运转。

      去年5月20日,长春中东大市场一女商户被展文波的“犯人执法队”拉走了几十吨钢材。

      在长春一些企业里有个说法,展文波手下有个“猎犬队”,专门为他收集有钱企业的信息,瞄准目标后就带人去抢。

      “通过这种手段得到的物资,他大多采取了私自变卖的方式中饱私囊。”长春市工商局法制处一工作人员说,展文波采取这种手段获取的钱财有数千万元,但他上缴的只有72万元。

      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帮助”展文波“执法”的是长春市铁北监狱和兴业监狱的犯人。

      铁北监狱一管教人员告诉记者,展文波组织犯人是打着“外出劳务”的幌子。但两家监狱都拒绝就此接受记者采访。

      吉林省纪检委展文波案专案组一办案人员介绍,在展文波被捕后,兴业监狱一个大队长也被“双规”,到7月21日,此人交代他与展文波的勾结中,收受了展100多万元的好处。

      展文波利用监狱的犯人为他“执法”,但监狱的做法对他不利时,他便会想法给监狱制造麻烦。

      据知情人说,2003年,展文波抢走九台物资实业总公司的钢材并变卖后,承包人张亭又从市场上将一部分物资买回去,一共有60吨左右,并拍了录像以做证据。

      张亭的姐姐张英(化名)在铁北监狱一处厂房里开了一个铁艺厂,张亭便将这些钢材放在铁艺厂里。

      展文波闻讯后怒不可遏。他当即要求进监狱“没收”这些货物。遭到拒绝后,他以监狱内的铁艺厂是非法炼钢厂为名,于4月17日组织工商执法人员在监狱外蹲守,一直蹲守了65天。

      “那阵势我从来没见过。”监狱对面兴业路集贸市场肉铺的一位中年妇女说,工商人员每天拿着喇叭喊“里面有非法炼钢”“监狱不合作,包庇坏蛋”,昼夜不停,附近的居民无法休息。

      展文波其人

      “他这样素质的人能升迁,最后还当上分局局长,是靠钱当道的。”长春工商局一位干部说。

      相关资料记载,现年44岁的展文波原名展文光,1974年至1978年间因入室盗窃曾被劳教。

      1979年,展文波被安排在长春市南关区工商分局当了一个市场管理员。他改名为展文波。

      “他有个特点就是胆子大。”7月20日晚,长春市工商局一与展文波共事多年的中层干部说。

      这位干部举例说,在南关区工商分局期间,展文波私自印制工商行政管理收费票据开给商户,贪污管理费用。他先后印了5万多元的票据,被发现后,找到长春市工商局主要领导说情才没被开除。

      “他在南关分局期间,就受到了三次行政、纪律处分。”这位干部说,“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职位还越升越高。1988年正式混入了干部队伍,那年工商局内部定编转干,他花钱买通了领导,雇人考试得以如愿。“

      原南关区工商局一位老同志也证实了这个说法。“他就是这样,搞到钱后就买官,买了官后搞更多的钱,再买更大的官,再搞更多的钱。”

      1990年,展文波被调到刚成立的长春市工商局汽修厂任负责人,汽修厂解体后,展文波当上了长春市朝阳区工商分局的副局长。

      提起展文波,长春工商系统的人士普遍的看法是,展不学无术。“他进去了,长春市工商局没有人觉得可惜,他当干部,没人说他是够格的,连个材料都不会写,在一份记录上签了‘以上材料看过,全对’8个字就错了3个字。”

      “他这样素质的人能升迁,最后还当上分局局长,是靠钱当道的。”长春工商局一位干部说。

      在长春市工商系统,展文波与原市工商局局长夏沛海(因受贿1997年被捕,判刑17年)关系“密切”是尽人皆知的秘密。据长春市检察院1997年194号起诉书所述,展文波曾一次送给夏沛海10万元。此后“如愿”当上了长春市朝阳区工商分局的副局长。

      1997年10月,夏沛海事发,行贿的展文波未逃其咎。在审查期间,他声称有病,检察机关送他去医院就医时,他趁人不注意,从三楼的厕所里撬开窗户逃走。

      展文波不久再次被抓,但17个月之后,他不但丝毫无损地被放出来,很快还当上了经济犯罪稽查分局局长。大家都怀疑他的这一切有点像“变戏法”。

      “他自己后来说花了70万元摆平这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长春市工商局一位中层干部说,展文波还有一句话就是“有钱什么都不怕,70万元算个啥,一年就能捞回来。”

      凭关系“复杂”而飞扬跋扈

      展文波与公检法机关的一些头头脑脑关系要好,他曾对公检法机关一领导说:“大哥,你只要保住位置,钱不是问题。”

      “展文波能在长春横行霸道,没有人能管他,是他在本地的社会关系太复杂了,动不了他。”据长春市纪委一位人士透露,展文波在长春社会关系复杂,特别是与公检法机关的一些头头脑脑关系要好,他曾对公检法机关一领导说:“大哥,你只要保住位置,钱不是问题。”

      “展文波的行为就是一个黑社会人员的行为,不仅在外面横,在单位他也很横。”长春市工商局法制处一位人士说,他在单位根本不把领导放在眼里,胆大妄为。

      这位人士举例说,展文波在朝阳区工商分局任职时,就提出他要报销的单据只要他签了字没有主管领导的签字也可以,但这无理要求没被领导许可。

      没过多久,领导在晚上回家的路上被人用刀砍成重伤,这位知情人士说:“当时大家都怀疑是展文波干的。现在他被抓了,我们才知道这就是展文波雇人所为。“

      “对领导如此,对下属更不必说。”这位知情人士说,一次展文波的下属开车接他上班,展文波看到自己的皮鞋脏了,便把皮鞋踩在车上,让下属用白衬衫给他擦鞋。

      这位知情人士讲到的另一个例子是,去年冬季,展文波到某海鲜酒楼吃饭,看到大堂里一盆花很名贵便要搬走,大堂经理说跟经理再商量一下,展文波理都不理:“这事还用商量什么,说我要了就行。”

      据媒体报道,展文波在长春市净月潭开发区还拥有两幢占地2万余平方米的豪华别墅区。长春“天福大酒店”、“天福洗浴广场”、“天水洗浴中心”都是展文波以其亲属名义开办的色情场所,在他的酒店和洗浴广场里,曾容留多达72个卖淫小姐。知情人士透露,这些娱乐场所也是展文波的洗钱场所,他经常在查处案件过后,让当事人到酒店进行高档消费,从中变相获取巨额贿金。

      两姐妹告倒展文波

      张亭与姐姐张英踏上了前往北京的上访之路。姐妹俩统计,在展文波被拘留前的一年里,她们共去了41次北京,几乎两三天去一次。

      九台物资实业总公司被展文波带领犯人抢垮后,公司承包者张亭开始四处奔走上访。而展文波围攻铁北监狱事件之后,张亭与姐姐张英踏上了前往北京的上访之路。姐妹俩统计,在展文波被拘留前的一年里,她们共去了41次北京,几乎两三天去一次。

      两姐妹进京状告展文波之时,也时刻躲避着展文波一伙人的报复,张亭的姐姐张英让儿子放弃在长春的生意,到外省躲避至今。她们两人也到处躲避,经常变换住处。姐妹俩见面也大多在商场里,进去时换一身衣服,出去后又换一身衣服。

      去年6月25日,刚从北京告状回到长春的张英姐妹在去医院看病途中,被展文波与警察拦截。两人被强行押上了警车。

      张亭被关押4天,张英被关押7天后,她们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取保候审。

      去年9月13日,张亭停放在小区停车场的本田轿车被汽油烧毁,经鉴定为人为纵火。

      10月3日,两颗子弹和一封“再不闭上你的嘴,就要你全家性命”的恐吓信放在张亭家门口。

      “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不把展文波告倒,自己就没有活路了。”张亭说。

      展文波案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吉林省检察院一位人士透露,在去年11月中旬,最高人民检察院就已经到吉林省检察院督办此案,到12月初,已查出展文波20多条犯罪事实的证据和线索。今年3月初,中纪委开始关注展文波案。中纪委主要领导和吉林省委主要领导先后对张亭姐妹的举报材料进行批示。

      今年3月,吉林省纪检委和吉林省公安厅打击有组织犯罪侦查队成立了联合专案组,正式调查展文波的问题。经过两个多月的侦查,6月10日,展文波被吉林省公安厅打击有组织犯罪侦查队刑事拘留,6月21日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据吉林省纪委有关人士透露,展文波案件复杂,涉案人员众多。目前展案专案组人员也由最初的6个人增加到现在的130多人。

      在展文波案落网者里,有两名民警,据纪委人士透露,两名民警都已经被“双规”,其中一人已经报捕。

      展文波被捕后,他的副手长春市工商局经济违法稽查分局副局长张文光也被“双规”,目前,长春市工商局一位党办副主任在主持稽查分局的工作。

      7月9日,吉林省纪委、公安厅到长春市工商局召开现场警示大会,一名女内勤在大会现场被带走,据说她在展案中涉嫌做假账、私分财务。被带走之前这个内勤是处级干部后备人选。

      记者了解到,长春有关部门已对展文波案开展反思。据当地媒体报道,在对展文波的监管方面,相关领导接受了批评,相关部门就此案总结了5条经验教训:失察之责、渎职之过、包庇之罪、受贿之嫌、指挥不力。“

      当地媒体说:“长春市工商系统已在预防职务犯罪问题上迈出了很关键的一步,日前,已有几个工商分局分别与所属区的检察院建立了联系,定期请专家给工商系统的工作人员讲课,主要内容就是如何预防职务犯罪。”记者钱昊平长春报道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