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历史文化名城遭遇铅中毒生态灾难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4年8月03日)
     位于杭嘉湖平原的浙江省湖州长兴县,与苏、皖两省接壤。东临太湖,西倚天目,南望杭州,北接苏州。长兴山清水秀,气候温润,曾有“鱼米之乡”、“文化之邦”、“丝绸之府”美称。茶圣陆羽在这块土地上撰写了旷世巨作《茶经》,长兴也因此成为了茶文化发祥地。

       然而,从本世纪90年代末开始,随着一批批蓄电池生产企业在这片青山绿水之间拔 地而起,长兴,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在一夜间被打造成中国最大的蓄电池生产基地的同时,这里的生态环境也正在遭受一场空前的灾难…… (博讯 boxun.com)

      赤脚医生的困惑

      2004年3月14日凌晨。

      长兴县林城镇霍家岗村赤脚医生黄源(化名)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狗叫声惊醒。黄源几乎是跳着从床上下来,跑去开门。多年乡村医生的经历造就了黄源的条件反射,令他可以在半清醒的状态下几秒之内将病人让进屋内。

      被抬进屋的病人沈道国几乎丧失了意识。处于半昏迷状态的他手捂肚子痛苦地抽搐、翻滚。四条大汉用力摁住沈的手脚,仍不能令他安静下来,病人蜡黄的脸上挂满了黄豆大的汗珠。

      “沈道国?铅毒又发作了?”黄源一看病人的脸,立马作出了判断。霍家岗村子不大,四邻八舍的村民都来黄这里看病,这位名叫沈道国的病人则是这里的常客,因为铅中毒,沈道国经常在肚子痛得死去活来时被家人抬到他的诊所就诊。黄源没有迟疑,顺手接过沈道国爱人递过来的一瓶药水,迅速注入一瓶500cc的葡萄糖中,给病人打上了点滴。

      20分钟后,沈道国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得赶紧去市里的大医院好好看看了,不能总到这里来排铅,这样下去人终究会出事的。”疲惫的黄源好心地叮嘱沈道国的家人,自己回房休息去了。

      大约从2003年的下半年开始,黄源的诊所里便不断出现类似的病人,症状基本上表现为肚子疼,痛得死去活来,但各项检查指标完全正常。由于病因不明,黄源一般都在帮病人镇痛后建议家属带病人去大医院好好检查,但几例病人的家属最终反馈给黄源的信息完全相同:铅中毒。

      普遍出现铅中毒的现象并非仅仅霍家村。在与邻村赤脚医生的交流中,黄源发现在林城镇的大多数村庄均出现大量的铅中毒病例。

      排铅,突然之间成了林城镇赤脚医生收入的一项主要来源。“林城镇的环境肯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黄源这样判断。

      鸭场的没落和蓄电池企业的兴起

      2004年6月30日深夜,林城镇大云寺村村民周家银再次被噩梦惊醒。“梦里白花花的一片,全是死去的鸭子。 ”周家银说,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第三个噩梦了,梦境基本相同,主角都是鸭子的尸体。

      周家银是大云寺村的养鸭专业户,到了2002年,周家银的种鸭场已经是浙江省二级种鸭场,在整个湖州地区只此一家。鼎盛时期,周家银的种鸭场曾经圈养种鸭几十万只,远销北京广州等地。由于周家银养鸭成果突出,先后被评为省、市、县三级劳模,同时他还是本届长兴县的人大代表。

      然而大约从2003年的8月份开始,种鸭场周围的环境慢慢地开始变化。起初是养鸭场的水源,当地一条被称为北河的河水颜色开始有了变化。原本清澈的河水,渐渐地发绿变黑,用手兜一点,会出现糨糊粘手似的感觉。不久,河里的鱼也开始死亡。

      周金水是周家银的大哥,也是当地的养鸭大户。去年8月,周金水把几只小种鸭放在当地一条名叫北河的河中放养,一段时间后,这些种鸭开始陆续死亡。

      尔后不久,同以北河为水源的周家银的种鸭场也相继出现了种鸭生长缓慢、行动迟缓,甚至是成批死亡的怪事。

      于是,周家两兄弟只好用卡车把鸭苗拉到安徽和北京的种鸭分场去饲养。

      站在周家银家阳台上,能够俯视周家的整个种鸭场。在占地60余亩的偌大一片沼泽地上,稀稀拉拉地能看到几只白色羽毛的种鸭静静地漂浮在水面上。附近几幢闲置已久的破败鸭舍似乎在无声地诉说着当年的兴盛。

      遭受巨大损失的周家银把鸭的死亡和周围水源的变化联系在了一起,而水源污染的最终根源,被锁定在距离周家银种鸭场一河之隔的长兴天力蓄电池公司(以下简称天力公司)。

      天力公司是浙江天能电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能公司)下属的一家专门生产蓄电池极板的子公司。在公认的蓄电池之乡长兴县,谈起天能公司几乎无人不知。根据官方统计的数据,在长兴县登记注册的蓄电池企业共有一百多家,全县蓄电池行业2003年产值接近8亿元,而天能公司2003年的总产值为4.6亿元,生产总值已经连续3年100%增长。毫不夸张地说,是天能公司撑起了长兴蓄电池产业的半壁江山。

      天力公司是在2003年的4月份进驻林城镇的,其原身是林城镇的红旗电池厂,天能公司在收购了红旗电池厂后,一边依靠原先的设备投入生产,一边迅速扩大规模,截至2004年6月,天力公司已经成了天能公司的极板生产基地。

      1年零2个月的时间,静静流淌的北河见证了两个企业截然不同的命运。

      一艘航母企业的触礁

      6月31日下午,闷热。

      天力公司副执行董事高原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中舒适的老板椅上发呆。这位同时兼任着天能公司董事会成员的高管正在在经历着一场大喜大悲。

      2004年本来是天能公司丰收的一年。预期中的天能公司在香港联交所创业板申报红筹股上市前期工作基本准备完毕,5亿港元的募集资金似乎唾手可得。有了这5亿港元,天能公司无疑将完成一次从巡洋舰级向航空母舰级的飞跃式发展。

      然而这艘巡洋舰蜕变的过程却遇到了触礁甚至面临沉没的危险。

      让天能公司触礁的两块“大礁石”均由天力公司引起。

      周家银是其中的一块。这位种鸭场的老板在将鸭场整体搬迁之后便把矛头直指天力公司的污染问题。身兼人大代表的他不但屡次向各级政府反映情况,索要赔偿,更为致命的是,周已经扬言将向法院直接起诉天力公司。对于正在筹备上市的天能公司来说,旗下子公司一旦因为环境污染问题涉讼,上市一事肯定会大受影响。轻则延期,重则无望。

      而更令天能公司感觉恐惧的是今年5月份爆发的500余名儿童集体铅中毒事件。

      周浙航是林城镇大云寺村人,家距离天力公司不过100米。从今年初开始,5岁的他犯了一种怪病,经常肚子疼,而且食欲不振。奶奶带了周浙航跑遍了长兴的大小医院,都没能检查出毛病。

      5月18日,奶奶凑着路费带浙航来到湖州市妇幼保健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吓了奶奶一跳,小浙航的血铅含量为1 54ug(微克)/L(升),医生告诉奶奶,根据国际医学界的标准,正常人的血铅含量应该是低于100ug/L,如果超过这个数值,都确定为铅中毒。

      小浙航并不是该地惟一一名铅中毒儿童,5月中旬,在离小浙航家不远处的林城镇大云寺村村民徐兆忠的儿子同样被检查出血铅超标,达到了136ug/L。

      尔后,和徐同村的另外三名儿童在检查中也发现了不同程度的铅中毒现象。

      由于周家银养鸭场事件在前,村民们很快把孩子铅中毒的责任追究到了天力公司的头上。事情发生后,高原曾经对此澄清:导致孩子铅超标的原因有多种,其罪魁祸首甚至有可能是汽车尾气,因此不能把责任强加在天力公司的头上。

      然而,事态的发展超出了高原的预料。

      多名儿童陆续被发现铅中毒引发了村民的恐慌。5月下旬,大云寺村的村民纷纷把小孩带到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令这些村民们目瞪口呆:该村的43名儿童有31个铅含量超标,铅中毒比例超过了72%。

      和大云寺村邻近的上狮村、太傅村、东港村的村民在对小孩的血铅标准检查中也发现类似情况。一些村子的小孩铅中毒情况比大云寺村还要严重,其中上狮村24名儿童中有22人发现铅中毒。

      随后,当地政府组织附近500米距离内的村庄儿童到湖州及杭州等地医院进行检查,到目前为止,一部分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800多名儿童中就有500来人已发现了铅中毒现象。

      如果说面对大规模的孩子铅中毒天力公司仍能解释成原因未明,那么环保部门的检测报告则真正给了他们当头一棒。长兴县环保局在接到群众举报后曾经对天力公司附近水域进行过监测,结果表明,地面水中的PH、铅指标均超标,其中铅超标13倍。

      4月12日,长兴县环保局出具了一份题为“关于长兴天力电源有限公司污染问题的调处情况”的材料,该材料明确表示,天力公司环保设施没有安装到位,废水未经处理直排,对附近水体已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为了平息众怒,5月19日,天力公司的领导不得不通过当地媒体公开表示,如果在8月份还解决不了环保问题,天力公司将主动停业。但声明并没有平息民愤,6月13日,天力公司附近村庄的数千名老百姓聚集在长兴县政府门口上访,要求解决天力公司的铅污染问题。

      几天之后,长兴县环保部门作出决定,天力公司立即停业整顿。

      污染企业为何屡关不停

      其实早在2003年11月,县环保局就曾对天力公司作出了罚款48000元并停产的处罚。但在2003年12 月5日由县政府牵头主持召开的扶持天能公司上市协调会上,有关领导却明确提出了如对天力公司处罚,将影响天力公司的上市,要求暂缓处罚。

      对此,长兴县环保局提出了三点意见:

      1、天力公司的废水存放在厂内水池中,不外排,同时采取防渗漏措施。2、加紧实施环保治理力度,两个月内完成治理。3、由企业和林城镇政府协调周边群众关系,防止越级上访。

      经协调,天力公司又在公司旁边征用了30亩土地作为污水池。但根据环保部门的调查,天力公司在恢复生产以后,废水存放在厂内的水池中,但因没有采取防渗漏措施,仍对周边水体造成了影响。

      周家银告诉记者,为了天力公司排污的问题,他经常到当地的环保部门去反映情况,但更多的时候,他在环保部门感受到的是一种“无能为力”:我们环保部门的“榔头”太小了,企业太大了,我们的“榔头”根本敲不动它,你还是往上面的环保部门跑跑吧!

      从长兴县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在天力公司的厂房边上,北河紧挨着泗安港,而泗安港距离国务院三令五申明确要求保护的太湖仅20公里。

      北河灌溉着近2000亩的农田。由于天力公司直排污水到北河,已经开始危及到附近的农作物。长兴县农业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地水域铅超标13倍,用这些水灌溉农作物,很难保证庄稼不受污染。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云寺村附近的柏家村就曾经出现过由于水域铅超标导致水稻铅含量超标的事例。

      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大云寺村口的一片农田边。从这片农田往东抬头就可以看到天力公司蓝色的房顶,估计不过400米。记者在这里看到了一块“长兴县玫瑰花生产基地”的标志牌。村民告诉记者,本来在这块标志牌的旁边还有一块长兴县政府设立的“基本农田保护区”的牌子。但不知何故,在发生孩子铅超标事件后不久,这块牌子就消失了。

      治污之难

      “全县将对各乡镇干部的政绩考核试行‘绿色GDP’的办法,这样生态环保将成为考核政绩的重中之重了!”从今年初开始,这种说法在长兴县的机关干部中悄然流传。

      长兴县政府的有关领导还公开表示:今年是长兴县的“环境建设年”,要把长兴打造成为一个生态县。

      但让长兴县难堪的是,长兴蓄电池企业的污染已经越来越严重。

      根据官方统计的数据,长兴县的登记在册的蓄电池企业是100多家,2003年,全县蓄电池行业产值超过8亿元,利税近2亿元,产品在全国市场的占有率超过60%。长兴县蓄电池产业客观的经济效益给长兴带来的不仅仅是发展,也让环境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长兴县政府在调查后发现,被调查的102家蓄电池企业中,仅27%的极板生产企业环保设施基本完善,组装企业环保设施基本没有配套,几近全行业污染。

      从去年10月份开始,长兴县曾有32家企业因为环保设施不达标、职业病防治效果差而被列入关停企业的名单中,但据了解,到目前为止,32家被勒令关停的企业真正关闭的还只有10来家,有一些企业仍在偷偷摸摸地生产。

      浙江工商大学法学院阮赞林院长分析,长兴的环境问题凸现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法制条件下企业守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以及违法所带来的风险低等等普遍存在的问题。

      在记者结束采访时,天力公司已经再次被勒令停产整顿。在县政府的常务会议上,县长刘国富表示,要以铁的决心和铁的措施开展蓄电池产业整治工作。并要求相关部门全面落实整治措施,绝不能以罚代整,整治工作要体现公开性。人大、政协和社会各界要加大对整治工作的监督,所有整治内容都要公布于众。  外滩记者 金立鹏/浙江长兴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