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两名日本右翼分子
请看博讯热点:日本侵华遗留问题

(博讯2004年8月16日)
    南京日报

       原告:75岁高龄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 (博讯 boxun.com)

      被告:日本右翼分子松村俊夫、东中野修道

      起诉理由:侵害名誉权

      受理法院: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

      关注理由:因歪曲南京大屠杀历史,而在本国法院引发跨国诉讼的,这在国内尚属首例。并且,这也是针对日本少数右翼分子,在我国境内进行的首例法律诉讼。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报经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外交途径,已将夏淑琴的诉状副本及听证、开庭传票送达给这两名日本人。

      我亲眼看见亲人一个个倒下

      中等身材,满脸沧桑……昨天上午,记者见到夏淑琴老人时,她正与小女儿说笑。可一提起67年前的那场灾难,老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抚在桌面上的手抖个不停,嘴唇嗫嚅了一下,泪水便流了下来———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到处血雨腥风,枪声不断。当时,我家住城南中华门内新路口5号。快近中午时,一群持枪的日本兵突然闯进我家。看到还没来得及躲藏的父亲被鬼子一枪撂倒,我妈吓得忙从床上抱起1岁大的小妹妹,躲到桌子底下。几个日本兵把我妈从桌底下拽出来,用刺刀挑死妹妹后,又把我妈拉到屋外,强奸后杀害了。

      当时,我和大姐、二姐以及4岁的妹妹,随外公、外婆躲在另一间房的床上被窝里。几个鬼子冲进房间,用刺刀挑开被子,扑上去就要强奸大姐。我外公、外婆一见,拼命阻拦,鬼子就开枪打死了外公、外婆。接着,一个日本兵再次掀开被子,抓住我那15岁大姐的手往外就拖。大姐号啕大哭,死也不从。几个鬼子一拥而上,硬是把大姐架到外间的饭桌上轮奸了。事毕,这群畜生竟拿一根木棍,捅进大姐的下身。然后,几个日本兵又折回房间,糟蹋了我那13岁的二姐,又把一只瓶子残忍地塞进她的下身。

      我和4岁的妹妹吓得直哭。一个鬼子听到哭声,端着刺刀,恶狠狠地朝我的左肩、左腰和背部戳了3刀,疼得我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发现4岁的妹妹还活着,躺在床上不停地哭闹。哄好妹妹后,我和妹妹在‘死人屋’里呆了14天。吃的是家里剩下的锅巴,喝的是水缸里的生水。后来,有位好心的孤寡老太,把我们送到了‘老人堂’(当时的老人院)。”

      全家7口被杀

      夏淑琴老人今年已是75岁高龄。1937年12月13日,夏淑琴全家祖孙9口人中7口惨遭日军杀害,时年8岁的夏淑琴在身中3刀后,因及时获救而与4岁的妹妹幸免于难。夏家的悲惨经历被当时南京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主席、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美国牧师约翰·马吉用摄影机记录下来,并载入有关文献,在著名的《拉贝日记》中就有关于夏家遭遇的记载。在战后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上,夏家的事例也被作为证据采用。

      1994年8月,夏淑琴赴日本,以战后第一个到日本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身份,参加了日本民间组织的和平集会,向日本民众痛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披露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

      被诬陷为“假证人”

      夏淑琴老人的这一举动,引起了日本右翼分子的嫉恨。1998年12月,日本展转社株式会社出版了右翼分子代表人物,日本自由历史观会成员松村俊夫编著的《对南京大屠杀的大疑问》一书。松村俊夫在书中公然颠倒黑白,诬陷夏淑琴是南京大屠杀的“假证人”,胡说夏和家人受害的经历“简直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似乎成为幸存者的女英雄的夏在四处作证的过程中,不断编造新的事实”,还妄加猜测,说夏“只是被特意培育成那样”等等。

      日本另一右翼分子、日本亚细亚大学教养部教授东中野修道与松村俊夫一唱一和,他也通过日本展转社株式会社出版了由他编著的《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一书,对夏淑琴给予否定。在此书中,他引用了马吉关于夏家被杀事件所做的说明全文后,认为“疑点重重”,可笑地提出:“为什么只有8岁和4岁的两个小姐妹未被杀死呢?”“小女孩被刺刀刺成重伤,当时虽免于一死,但如何能支撑得了14天呢?”从而轻率地得出“马吉说明中的8岁女孩与夏淑琴并非同一个人”的结论,将夏淑琴推断为一个说谎的假冒幸存者,并以鄙夷的语气写道:“更让人吃惊的是,夏淑琴还来日本发表了证词。”

      这两本书出版后,舆论哗然。包括我国在内的媒体对这两本书的内容进行了评述。新华出版社还将这两本书译成中文作为内部书籍出版。

      告上法院索赔80万

      得知松村俊夫、东中野修道等右翼分子肆意诽谤她和另一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日军暴行“活证据”李秀英后,夏淑琴老人认为这是对其名誉权和人格尊严的极大侮辱。昨天,她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说:“我是真正的幸存者,历史的见证人。这两个故意歪曲历史的右翼分子既没有向我本人了解,也没有到事发地点进行调查,仅凭自己的主观推论,就大放厥词,用心实在险恶。”

      去年6月,夏淑琴老人委托南京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主任谈臻律师,和北京天达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大进律师向南京玄武区法院正式递交了两份民事诉讼状,分别将松村俊夫、东中野修道告上中国的法庭。日本展转社株式会社不经认真审查,公开出版这两名右翼分子的编著,使他们荒谬的言论得以广为传播,与两被告构成共同侵权,也被作为第二被告。

      据介绍,夏淑琴在诉状中提出了5项诉讼请求,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侵害行为;为原告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要求被告在中日两国各主要报纸上向原告赔礼道歉;判令两案被告分别向原告赔偿人民币80万元;被告负担全部诉讼费。

      据悉,夏淑琴状告松村俊夫、东中野修道以及日本展转社株式会社的听证时间为今年9月15日、16日,开庭时间为今年11月22日、23日。

      另据了解,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在日本状告松村俊夫及日本展转社株式会社侵害名誉权案,目前已由日本东京高等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李秀英胜诉。

      起诉日右翼有法可依

      夏淑琴老人的委托律师谈臻昨接受采访时指出,夏淑琴老人在我国境内法院起诉两名日本右翼作者,完全符合我国法律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37条、第29条规定,中国公民对外国人和外国机构提起侵权诉讼时,由侵权行为地法院管辖。而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和侵权结果发生地。东中野修道和松村俊夫所写的这两本书已经流传到我国,新闻媒体也进行过报道,已造成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尤其是在南京地区已经发生了侵权结果。因此,夏淑琴老人提起名誉权侵害一案完全可以向其住所地的法院提起诉讼。

      据了解,去年年底,南京玄武区法院报请最高法院,已将听证、开庭传票通过外交途径递交给被告东中野修道、松村俊夫以及日本展转社株式会社。但到目前为止,这些被告尚未作出回应。

      对此,谈臻表示遗憾。他认为,日本是个法治国家,被告应当根据国际通用准则,对一国的法律和法院应给予充分的尊重,同时也应该相信中国法院的公正性。(殷学兵/马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