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政治和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4年10月12日)
    (美国之音记者海涛香港报导) 虽然中国政府不愿意讨论1989年发生的六四流血惨案问题,但是,15年来,这个问题还是不时浮到政治桌面上来。

     *丁子霖致函希拉克* (博讯 boxun.com)

    针对法国总统希拉克在中国的访问和言行,在六四期间丧失儿子的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丁子霖给希拉克写信,批评说:“要解除武器禁运的政权,就是这样一个对自己的人民使用‘开花弹’的政权。用一句中国的古话来说,您的做法就是‘助纣为虐’”。

    丁子霖说的“开花弹”,指的是六四镇压时,军队使用了国际法禁止使用的“达姆弹炸子儿”。北京的老军医蒋彦永也曾证实了这种说法。

    *茅于轼因建议重评六四受挤压*

    北京民间智囊机构[天则经济研究所]负责人、经济学家茅于轼,也因为提出重新评价六四受到了“穿小鞋”的待遇。香港明报援引茅于轼的话说:“六四是共产党心中的痛,每到六四就搞得很紧张。我主张宽容,要求六四的主要负责人公开承认错误并三鞠躬,事情从此告一段落。”

    明报说,自从今年春天提出这个主张后,有关方面开始对天则所“非常不友好”。先是该研究所原来和上海大学合作召开一个研讨会,被迫改在香港召开;后来又有原来计划在江西师范大学召开的制度经济学年会,也被校方取消。而茅于轼本人所著的[给你所爱的人以自由]一书,也被禁止出版。

    上星期,胡锦涛主席和法国总统希拉克举行的记者会上说到六四问题。胡锦涛说,有关六四的定论不会改变。香港时事评论员李东尼说,胡锦涛这样说,是“不想让人产生不现实的暇想”,不想引起政治争论。

    *梁国雄:六四若翻案共产党会下台*

    在香港,立法会议员长毛梁国雄说,现在中央新领导人,也不会给六四翻案的。他说:“不会翻案,一翻案,共产党就完蛋了,因为,你翻案,就是(承认)一个政权用军队去屠杀人民,这当然是要下台的。”

    长毛梁国雄一贯高呼的口号中,就有“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这两条。

    但是,香港时事评论员李东尼星期一在星岛日报上发表文章说,有些人坚持要“中央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要改变中国宪法规定的政治制度,中央势难接受,要沟通也不容易。”

    *民主党对六四问题不妥协*

    香港民主党最近开检讨会,决定在坚持平反六四和普选的原则下,加强同中央的沟通。在回答为什么不能取消“坚持平反六四”这个原则,从而能改善同中央沟通的问题时,民主党中常委陈竞明说,民主党不可能从这个原则上退缩和让步。他说,“为什么可以呢?因为中国人太容易忘记了,什么东西都忘记,文化大革命也可以忘记。”

    陈竞明说,民主党和香港支联会最大的不同,就是民主党没有把“结束一党专政”放在自己的党纲里。陈竞明说,有人说,六四同香港没有关系,这种说法是不对的,“香港也是中国的一部份嘛。假如它可以对争取民主,争取和平的人士这样打压,这是不可以接受的。中国同胞和香港人是血浓于水啊。”

    *香港学联要求到京讨论六四*

    香港学联上星期初曾给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写信,要求能到北京讨论六四问题。周末,中联办通知他们,无法安排这样的访问。

    香港时事评论员李东尼在星岛日报上说,“中央领导人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下管理如此庞大的国家,哪能跟著香港人的思维转圈,所以,学联想上京访问,同国家副主席曾庆红谈平反六四的问题,自然会吃闭门羹。”

    香港学联成员、树仁学院学生会长余冠威说,对胡锦涛这样的说法感到失望。他说,他们今后还是要继续提出这个请求的。

    代表香港区的全国政协委员刘乃强在信报上发表文章说,“六四”后,最担心的就是江泽民把中国带进前苏联勃列日涅夫时代,改革停滞,终于崩解。刘乃强说,显然,邓小平也有这样的恐慌,这才有92年的南巡讲话,大呼:不改革是死路一条,谁不改革谁下台。经他的棒喝,江、李终于回归基本改革开放路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