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民间摄影人霍岱珊用镜头揭穿淮河治污谎言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4年10月27日)
      新华网郑州10月26日电(记者李钧德)在淮河最大的支流沙颍河岸边的河南省沈丘县,有一个名叫霍岱珊的民间摄影人,人们亲切地称其为“淮河卫士”。

       “放清水,是信号,上级领导快来到” (博讯 boxun.com)

      作为淮河最大的支流,沙颍河曾经给霍岱珊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然而,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从部队转业回到地方工作的霍岱珊却发现,沙颍河已经不是原来的沙颍河了,河面上经常漂着成片的死鱼,离河很远就能闻到一股臭味。想要去河边拍几张风光照片,拍出来的却都是死鱼、枯树和黑水。

      从1994年开始,为了治理淮河水系污染,国家出台了相关的法律法规,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当时,霍岱珊觉得,国家下了那么大的功夫,淮河变清应该不是难事。尤其是有关部门宣布“97达标”顺利完成时,霍岱珊认为,淮河污染问题已经解决了。然而,1998年初,当霍岱珊再次到沙颍河边拍照片时,河边照旧有很多死鱼。这让霍岱珊十分意外:淮河治污不是已经达标排放了吗,为什么还有大量的死鱼?无情的事实,使他对所谓的“达标”产生了怀疑。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霍岱珊决定放弃原有的工作,对淮河流域生态环境进行一次全面的考察。从沙颍河上游石人山、少室山,到中游漯河、周口,再到淮河下游的安徽、江苏,霍岱珊沿途听到了不少关于淮河治污的内幕。

      如有的工厂直接抽取地下水,冒充已经处理过的污水应付有关部门的检查;有的地方从集市上买来一斤多重的活鱼,放到河里,然后再用网捞出来,以证明水生态已经恢复;有的地方从上游水库买来清水,注入沙颍河,以迎接检查。沿岸百姓对这种弄虚作假非常熟悉,以至于有“放清水,是信号,上级领导快来到”的民谣在沿河两岸广为流传。

      个别当官的说假话,最后受害的却是老百姓。霍岱珊认为,如果任由这种弄虚作假之风蔓延,整个淮河流域水质会越来越坏,直至最后生态崩溃,百姓无立足之地。在正义和良知的驱使下,霍岱珊一方面给中央有关部门写信,反映淮河治污工作中出现的不正之风;一方面通过自己的镜头,反映淮河沿岸群众真正的生存状态。

      孩子戴口罩上课的照片就是他拍的

      然而,作为一个民间环保志愿者,要想用自己的镜头唤起社会对环保工作的关注,并非易事。为了搞好这项工作,霍岱珊自费学习了环境摄影知识,以提高自己的摄影水平。为了有更多的时间进行调查,1998年,他毅然离开原工作单位,全身心地投入到“淮河流域生态环境摄影考察”的项目中。

      1999年,国家有关部门宣布,淮河治污已取得初步成效。但事实上,作为淮河最大的支流,沙颍河的污染仍然非常严重。尤其当沈丘县槐店大闸开闸放水时,臭气熏得人睁不开眼。那年冬天,在离沙颍河不足百米的一所中学里,霍岱珊发现,整整齐齐坐在教室里听讲的孩子们,为了抵御臭气的侵袭,竟然都戴着口罩上课,有的还戴上了墨镜。

      霍岱珊震惊了,他很快按下了快门。这张《花朵抗拒污染》的照片,不仅让社会各界对环保工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也引起了人们对水污染的关注。2000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中央电视台特意邀请了照片中那位戴着口罩上课的小姑娘乔佩冉,面对全国亿万观众控诉水污染给人们带来的灾难。

      从电视上看到霍岱珊的照片后,2000年6月7日,河南省一位副省长轻车简从来到沈丘,深入到照片中的那所学校和学校邻近的槐店镇大王楼行政村,进行暗访。暗访结束后,这位副省长当场表示:一是加大淮河水污染治理的力度和环保投入;二是从省里拨资金,尽快为村里打一眼深水井,让村民都能吃上自来水。

      副省长的当场表态,使霍岱珊看到了希望。然而,在大多数时候,霍岱珊遇到的却是不信任、白眼乃至嘲讽。

      有一次,霍岱珊到某环保局污控处,向他们反映沙颍河水遭到污染的情况,并拿出自己所拍的照片给他们看。谁知污控处处长根本不听霍岱珊的介绍,自己拿出一个小本子翻了翻说:“你们那里企业排放都达标了,污染不严重。”霍岱珊告诉他,下面报上来的数字可能都是假的,真实情况是河水越来越臭,越来越黑。这位处长恼羞成怒地说:“你说什么叫清,什么叫黑,难道非得像你们喝的矿泉水那样才算清?才算达标?”说着,就以要开会为由,把霍岱珊推出门外。

      触目惊心的违法排污“三十六计”

      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态考察中,霍岱珊逐渐认识到,淮河治污之所以效果不佳,关键是缺少公众参与和监督。为了提高公众参与环保的意识,霍岱珊一方面把自己拍摄的照片制作成展板,到淮河流域各地及全国各大高校进行巡展;一方面办起“淮河卫士”网站,宣传国家的环保政策,唤起社会对淮河流域生态环境建设的关注。

      霍岱珊对环保事业的执着感动了淮河沿岸的群众。很多人自发地为他提供企业违法排污的证据,以及沙颍河水质的变化情况。

      时间长了,霍岱珊发现,为了应付检查,淮河流域很多企业都精心设计了隐蔽的排污口。但是,这些排污口,能瞒住上面的领导和职能部门,却瞒不住当地人的眼睛。见多了企业偷排污水的现象,霍岱珊甚至还总结出了他们弄虚作假的伎俩: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打着修建污水处理厂的旗号,实际上还修有暗管,可以让污水不通过处理厂而直接排出厂外;

      空城计:不加药品,让治污机器空转;或者直接抽取地下水,充当处理后的污水,以躲避有关部门的检查;

      地道战:修建多个排污口,各个排污口之间有暗道相连,并配有完整的控制系统,你查这个我排那个;

      运动战:化整为零,用油罐车把污水拉出去,趁人不注意时排到田间沟边地头;

      瞒天过海:一方面不断偷排污水,一方面在媒体上大肆宣传自己已经实现污染“零排放”,甚至还吹牛说自己是生态环保企业,环保工艺“国内首创,世界领先”,转移公众的注意力。

      声东击西:白天不排晚上排,晴天不排雨天排,检查团来前不排走后排;

      保卫淮河任重道远

      2002年前后,霍岱珊痛苦地发现,淮河污染仍在不断加重,不仅已经超过了治污的速度,而且已经严重威胁到沿岸群众的健康和生命。

      2003年初,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办组织人员,对周口市莲花集团进行了8天的暗访。发现该集团采用欺骗手段,将大量严重超标的废水通过暗道排入沙颍河,使沙颍河水的污染程度加重3倍-4倍。为了惩处莲花集团的环境违法行为,河南省环保局对该企业做出了停产治理、罚款、追缴排污费、截断暗排口等处理决定。同时,因当地环保部门对莲花集团的偷排及出现的污染问题放任自流,不加监管,有关部门决定,免去其所在的项城市环保局局长马冲飞职务,责成周口市分管环保工作的副市长作深刻检查。

      今年7月中旬,淮河中上游突降暴雨。在洪水袭击下,淮河中上游及各支流水闸不得不紧急开闸放水,大量污水进入相对水少的淮河干流,在淮河上形成了长达150公里的污染团。霍岱珊认为,淮河流域突然形成的大污团,戳穿了淮河治污已经达标的“西洋镜”,使淮河污染问题再次引起了国家最高决策层的重视,在全国各地掀起了淮河环保热。霍岱珊说,这些事件的发生,实际上都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淮河治污十年,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这也印证了霍岱珊从实地考察中得到的淮河流域生态环境仍在继续恶化的事实。

      霍岱珊同时认为,淮河治污十年的实践证明,如果没有公众参与,公众监督,淮河治污要想取得成功,非常困难。霍岱珊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参与淮河污染的监督工作,让淮河流域每一个排污口都受到群众监督。

      霍岱珊还注册成立了淮河水系生态环境科学研究中心,他希望通过吸引更多环保志愿者的参与,使公众监督达到散点分布、形成网络、覆盖流域、全面治理的效果。但是,有两个问题一直让霍岱珊发愁:

      一是,在热心参与环保事业的志愿者中,大中专学生较多,有影响的人士还不是很多,尤其是在当地公务员队伍中,愿意且敢于参加环保监督的人不多;

      二是,经费问题常让霍岱珊头疼。为了从事环保工作,霍岱珊不仅辞掉了工作,而且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而制作展览、维护网站、进行社会调查,都需要经费支持。

      唯一让霍岱珊欣慰的是,党和国家一直以来对淮河污染治理工作都非常重视。国家环保总局提供的材料表明,经过10年努力,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取得进展,初步建立起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工作机制。但当前淮河流域面临的环境问题仍很严峻,需要各方面通力配合,加大工作力度,不断提高治理成效。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在刚刚结束的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现场会上表示,进一步加强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对于维护沿淮地区1亿多人民的切身利益,促进豫、皖、鲁、苏经济社会全面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沿淮各地区要更加重视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更加重视环境综合治理,更加重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更加重视运用经济、法律等多种手段,更加重视规范企业和政府行为,在国家支持下,力争用三年时间使淮河水污染治理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