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京大屠杀》女作者遗体告别仪式举行(组图) (图)
(博讯2004年11月19日)
    
《南京大屠杀》女作者遗体告别仪式举行(组图)

    张纯如的丈夫道格拉斯(右一)爱恋地抚摸着静卧在灵柩中的妻子的头发,不忍爱妻离自己而去。张纯如的父亲张绍进(左三)、母亲张盈盈(左二)和弟弟(左一)也站在灵柩旁陪伴。

    

    

    

    

    

    

    《南京大屠杀》女作者遗体告别仪式举行(组图)

    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副会长丁元参加追悼仪式送别张纯如。

    

    《南京大屠杀》女作者遗体告别仪式举行(组图)

人们举行了烛光悼念活动。

    

    《南京大屠杀》女作者遗体告别仪式举行(组图)

殡仪馆外安放着张纯如低头沉思的巨幅照片,张纯如生前每次发表演讲前都会这样静思。

    

    美国华裔女作家华裔女作家张纯如遗体告别和守灵仪式美西时间18日晚在北加州拉斯阿托斯市的Spangler殡仪馆举行。张纯如的亲属和数百名各界人士怀着极为悲伤和惋惜的沉痛心情瞻仰了张纯如的遗容。

    据美国侨报报道,遗体告别仪式从当晚5时开始,在殡仪馆门外的草坪上,安置着巨幅张纯如生前双眼紧闭、面带沉思状的彩色遗像。张纯如的遗体安置在深红色的灵柩内,神情安祥。张纯如的父母和丈夫赠送的花圈安放在灵柩的上方。张纯如生前最喜爱的一张生活遗照在鲜花和丝带的装饰下陈列在灵堂的右方。

    在殡仪馆内,一张当年张纯如所著《被遗忘的大屠杀--1937年南京浩劫》新书发表会的大幅海报挂在入口处。张纯如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的硕士学位证书、英文版《读者文摘》1998年9月版以张纯如肖像做封面的放大照片,以及数十幅张纯如生前包括与前总统克林顿夫妇、婚礼、出生婴儿时全家的欢乐等充满生活气息的相片也都陈列在大堂前。

    张纯如的丈夫布赖特·道格拉斯和她的弟弟守护在灵柩旁,对瞻仰遗体者表示感谢。张纯如的父亲张绍进和母亲张盈盈参加了告别守灵仪式。

    “我们想念她的一切。”张盈盈眼含泪光,“想念她整个人。”张绍进点点头。

    不少人在还未进入灵堂瞻仰前,就已经泪盈满面。大家都对张纯如如此年轻就离开人世感到惋惜和悲痛,并感到张纯如的离去实在“太突然”、“太不可思议”。

    一直在为张纯如后事奔忙的世界抗战史维会副会长丁元说,最重要的事情是青年人要接棒,要有人继承张纯如的事业,为维护史实而努力。他说,史实维护不仅仅在于中国和日本的关系和历史定位,还在于美国人要如何认识中国,中国人自身该如何认识自己的民族。

    史维会主要成员之一李兢芬说,张纯如的去世是“维护抗战史实工作的最大损失”。张纯如是第一个将南京大屠杀史实介绍给英文世界的人,并且取得了巨大反响。李兢芬希望有更多人能够继承张纯如未完成的事业。

    张纯如的生前好友、畅销书作家、父亲是二战时期登陆琉磺岛的著名六英雄之一的詹姆士·布莱德里,回忆最后一次和张纯如打电话的时候就在几个月前,当时她还是好好的,但是他隐约觉得“她仿佛有一个秘密”,还曾经打算下一次电话的时候问个明白,没有想到却永远没有下一次了。

    张纯如的先生工作的思科公司来了许多员工吊唁,其中不乏华裔面孔。一位沈姓工程师告诉记者,虽然与张纯如的先生并非同一个部门,但是张纯如所做的事情是整个华裔社区的光荣,因此公司的许多华人都来参加遗体见面会。华人工程师们已经约定购买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一书,捐献给各地图书馆,希望更多人能够读到张纯如的著作、了解历史真相,完成张纯如未竟的事业。

    来源:中新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大屠杀》作者自杀追踪:生前曾患忧郁症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日本右翼侵权案明日听证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两名日本右翼分子
  • 胡锦涛5月4日视察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并发表对日强硬讲话
  • 日军南京大屠杀又现铁证 长诗记下日军奸淫罪行
  • 南京大屠杀图片(图)
  • 南京市民痛悼南京大屠杀30万亡灵 3000人默诵南京和平宣言
  • 南京大屠杀添新铁证 《伊藤兼男照片集》抵南京
  • 韩国驻沪总领事参观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名誉损害案二审在日胜诉
  • 南京大屠杀添铁证 前德国驻华外交官日记揭暴行
  • 中国人贱?!南京大屠杀电脑游戏想活命要跟日本人求饶!
  • 日将删除历史教材中南京大屠杀死难具体人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