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彻查周正毅“保外就医”事件 春节肯定能出狱
(博讯2005年1月23日)
      ●“保外就医”、“春节前获保释”传言盛行

      ●旗下海鸟发展、★ST大盈股价逆市狂涨

       ●相关管理部门不愿正面回应外界传言 (博讯 boxun.com)

      ●上海市监狱管理局资料中只有“邹振义”

      ■ 独家披露

      1月4日,A股2005年的第一个交易日,大盘跌去24点,击穿五年铁底1259点的时候,海鸟发展(600634)逆市涨停,第二天继续封涨停板。此后,海鸟发展屡屡名列涨幅榜,在一片凄凉的股市中甚是惹眼。

      与此同时,市场上开始流传海鸟发展的实际控制人周正毅即将保外就医的消息。1月8日,《经济观察报》几位记者发表了名为《能否东山再起?周正毅保外就医传闻再度升温》的文章,受到广泛关注。但是上海市新闻发言人11日对这则消息予以否认,她表示有关周正毅已经保外就医的报道是不准确的,周本人目前并没有保外就医。

      但二级市场并没有就此罢休,海鸟发展继续弱市狂涨,周正毅控制的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ST大盈(600844)也走出与海鸟发展类似的行情。

      而最近,有知情人对本报记者透露,周正毅春节前后肯定能走出监狱,或者是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或者以假释的形式。目前他正低调盘整农凯集团,在一系列的收权行动中酝酿东山再起。

      本报记者就此则消息的来源、内情,以及对上述两家上市公司的影响进行了追踪调查。

      “保外就医”消息溯源

      实际上从公开报道中有据可查的是去年8月底《中国经营报》刊登《周正毅提前出狱?》的文章,文章透露,今年春节前后,周正毅就能获得假释走出监狱。文章还报道了周正毅的债权银行、旗下子公司以及周在香港上市公司上海地产的接管人——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之间涉及10亿左右资产的官司。

      该报即将面市的《第一幕后》一书对此也作出相关分析,但是上述报道反响有限,其间,还出现周正毅自杀的传闻,不过被上海市新闻发言人否认。

      ◎春节前假释合条件

      2004年6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周正毅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虚报注册资本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周正毅获刑三年。而一审判决距周正毅被逮捕历时近9 个月,按照3年刑期计算,从2003年5月27日周正毅被拘押时算起,如无意外,到2006年5月26日,周正毅就将刑满出狱。

      但是我国相关法律规定,服刑人员在刑期超过一半之后,即可提请假释。然而保外就医的条件却相对更为严格,法律界人士透露,周正毅如要保外就医,需要周所在监狱——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医院——也是上海监狱系统惟一的医院里面的7名医生一致同意并签字认可,方能获得保外就医。而周正毅到目前为止,服刑已经超过 19个月,已经符合假释所规定的期限条件,获得假释的可能性更大。

      记者从上海司法界人士处亦获得证实,最近上海市曾召集过一次协调会,专门就周正毅保外就医的事情进行了讨论。而上海市新闻发言人只是否认“周正毅目前已经保外就医”的说法,没有否认周是否已经获得假释,也未提相关部门对周保外就医进行讨论一事。

      ◎相关部门不予回答

      记者联系上海提篮桥监狱时,向对方办公室人员询问周正毅目前是否还在服刑,对方只给了一句“我不知道”,就挂断电话。

      上海市新闻发言人在接到记者的询问电话以后表示,对于周正毅目前的情况,他们需要去了解,记者截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旗下两股逆市狂涨

      海鸟发展与★ST大盈同为周正毅旗下的上市公司,两者在二级市场上的走势颇为类似。有证券分析人士认为,海鸟发展的上涨动力源于该公司2004年业绩预增。

      ◎海鸟欲甩农凯包袱

      去年1月,华夏银行上海分行要求海鸟发展为上海华亭进出口有限公司、上海远达进出口有限公司等5家单位的2.7亿元贷款中的1.07亿元逾期贷款履行担保义务。

      而海鸟发展称,公司自查发现,这些担保是农凯集团在2002年底至2003年初期间,派人至公司在相关担保合同及票据上加盖了公章。而此事只有公司前董事长唐海根等极少数人知晓。

      经唐海根的协调,农凯集团于去年10月给海鸟发展出具了《承诺函》,表示农凯集团“已就上述贷款、商票事项向华夏银行上海分行追加了资产抵押担保,上述款项现尚有余额约1.4亿元需偿还”,并且承诺,将自行负担上述所有款项的安全偿还,不让海鸟发展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若华夏银行上海分行直接向海鸟发展追偿并造成损失的,农凯集团将负责赔偿。

      1月19日,海鸟发展称,公司开发的“海森国际大厦”开盘,今年可以确认部分“海森国际大厦”的销售收入,相应确认销售利润。

      ◎海鸟架构利于重组

      上述两项被一些证券分析人士认为是海鸟发展的两大利好:甩掉“农凯系”的包袱,业绩出现周期性提高。但此种说法得不到普遍认同,申银万国证券注册分析师周伟认为,这两则所谓的利好都是表面性的,并不是最重要,农凯集团要免除海鸟发展的贷款担保责任纯属一厢情愿,并没有得到债权银行的许可,这样的“免责”,目前仍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此外,尽管农凯集团承诺负责赔偿海鸟发展因银行追偿可能造成的损失,但这一承诺能否最终兑现,也仍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即使有这两条利好,对它基本面所形成的影响,也远远小于另外一些市场的公司,不足以支持该公司股票逆市狂涨。

      分析人士认为,最关键的应该是周正毅复出,有望对海鸟发展实施重组,而该公司的股权结构也非常有利于重组。总股本仅为8720多万股,流通股是3980多万股,重组起来非常容易。

      狱中“邹振义”

      上海市长阳路147号,有“远东第一监狱”之称的提篮桥监狱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目前关押的基本上都是刑期在15年以上的重型犯。周正毅服刑的地方即在此处。

      ◎狱中只有“邹振义”

      值得一提的是,周身边的亲友透露,周正毅在填写入狱信息时,改名为“邹振义”,在上海市监狱管理局信息系统中搜索“周正毅”时,结果显示为“无此在押人员”;另外,记者从接近周家的人士处看到一张周正毅入狱时拍摄的正面照片,在该照片上,周正毅胸前所挂小黑牌上的编号和名字也被技术抹去,而其家庭住址、服刑期限等信息则与周本人相符(出于尊重照片提供者意愿,该照片不便刊出)。

      入狱时,周正毅的案犯类型被定性为一般事犯,特管类别是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由刑务处主任直接管理,编号38440。

      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的周面对变故终于病倒,接近内幕的人士透露,这个时候的周正毅显然被当作一个非常特殊的病人,周身边的人指名要求该医院的内科主任亲自出诊,院长也专程赶来。看病之前,医生们被告诫只准问病情,其他的都不要多问。周的行踪也被绝对保密,其病例卡也含糊其词,姓名一栏中,填着“周某”二字,年龄只写着“成年”……

      ◎破例关押在提篮桥

      知情人透露,按理说,提篮桥本不应是周正毅的关押地,一般新收犯人都应该先送进位于上海青浦区的新收犯监狱,接受半年的入狱教育,然后再分到各监狱。而且,提篮桥监狱关押的大多为刑期15年以上的重型犯,周被判入狱时,他离刑满只有不到2年的时间。

      但是了解原由的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提篮桥位于市中心,亲友探监十分方便,加之附近有上海监狱系统惟一的医院——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医院,求医看病甚为便利,所以还是有不少犯人通融关系要求关押在此。

      因此,据探望过周正毅的银行界人士透露,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探望的人太多,周的时间安排得很满,“他忙得不得了,从早上8点预约到下午5点。”直到周对他的律师说,“你们没什么大事就少来看我,我在这里要好好接受改造。”后来据称他在狱中连家人也较少见面。

      白天,周正毅参加监狱的各种劳动和学习,只是他的身体不太好,干的都是一些比较轻的活儿。周正毅因为是企业管理类犯人,劳改时做的也主要是如帮监狱工厂做做会计等脑力劳动。

      ◎狱中酝酿东山再起

      到了晚上,监狱组织看完电视新闻和其他节目以后,为服刑人员自由活动时间,无事可做的周便开始一个人发呆。往事不如烟,了解狱中周正毅的人士透露,周正毅事后回忆“被捕的过程就像被绑架一样突然”。曾经的叱咤风云与现实的身陷囵圄,巨大的落差以及为仍处于刀俎之间的农凯集团牵肠挂肚,是如何折磨他的内心,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

      但是监狱中的周正毅一直试图通过亲友将农凯集团的资产控制在自己手里,其下属也前往监狱汇报公司工作,周甚至在狱中开过关于农凯系资产处置的协调会。在“好好改造”的同时,周正毅无疑暗暗攒劲,为复出准备着。

      资产盘整正在进行

      据周正毅的亲友透露,自从入狱后,周就多次向亲友们表示,将来出狱后,自己还要接着做生意,只是担心入狱事件闹得这么大以后,自己的商业信誉还能否为别人接受。

      ◎海鸟之争一度激化

      从海鸟发展以及★ST大盈之前发生的控制权争夺事件来看,周重出江湖之后,为收复自己的资产仍需费一番脑筋。

      周正毅事发以后,海鸟发展在一份澄清公告中声称,公司控股股东为上海东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而唐海根持有上海东宏实业80.03%的股权,同时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海鸟发展的法定代表人,因此,海鸟发展的实际控制人为唐海根。

      2004年7月10日,在上交所的要求之下,海鸟发展对实际控制人问题作澄清公告,声称公司董事长唐海根收到受托管理周正毅个人财产的律师出具的有效文件,明确表示东宏公司80.03%的股权是周正毅委托唐海根投资的。因而唐海根是海鸟发展的名义控制人,周正毅及农凯集团对公司有实质掌控权。

      海鸟发展在公司实际控制人方面的信息披露如此前后矛盾,以至于上交所对唐海根等四名董事进行严厉谴责,并公开认定唐海根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2004年12月22日,唐海根辞去海鸟发展董事职务。

      知情人透露,这里面实际上暗含着对海鸟发展控制权的争夺,而此事令唐身边的人对其人品颇有微词。实际上唐海根的妹妹唐海珍是周正毅哥哥周正明的妻子。知情人认为,此事表明周正毅家族内部的矛盾已公开化。不过据内部人士透露,周正毅出来后,绝对可以把他们重新整合起来。

      ◎“抢公章事件”以失败告终

      而发生在★ST大盈旗下大盈肉禽联合有限公司身上的抢夺公章事件,表明周正毅家族开始主动出击控制资产。去年8月4日,周正毅姐姐周雅萍带人到大盈肉禽联合有限公司要公章,公司人员不给,遂强行夺走公章,导致大盈肉禽公章失控的时间长达三四天。但由于农凯集团在★ST大盈所占股权没有绝对优势,“抢公章事件”最终以农凯集团放弃而告终。

      ◎近10亿资产被安永化水

      而最近,周正毅香港旗舰公司上海地产的接管人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已经成为周复出以后不得不面对的新的“麻烦”。

      2003年6月9日,获高等法院委任,上海地产及其附属公司所有资产被安永接管,而以抵押资产来获取逾6亿元贷款的上海地产旗下上海逸和龙柏酒店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宏兴房地产有限公司遭到债权人上海一家农村信用社起诉,要求安永交出有关资产的接管权,偿还贷款及利息。如本文开始所说,安永败诉,这6亿多元的资产将被法院强制执行,从周正毅名下划走,加上安永几年来所花去的近3亿元接管费用,知情人透露,周老板近10亿元的资产在安永的接管之后风飘云散。

      “这些债迟早要他们还的”,周正毅家族非常气愤,并准备将安永告上法庭。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