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行六亿大案 支行长外逃 老总自杀
(博讯2005年1月27日)
    哈尔滨警方及中国银行24日证实,中国银行哈尔滨分行河松街支行账户上有6亿余元资金去向不明,而该行行长高山也失踪。辰能公司总经理赵庆斌在知道这件事的当天晚上,跳楼身亡。事件震动中银高层,总行行长李礼辉亲自率队赶至哈尔滨处理此事。

    支行行长出逃加拿大

     据国内媒体报导,中国银行新闻发言人王兆文1月26日披露,2005年1月上旬,中国银行黑龙江省分行发现该行所辖河松街支行的存款业务有异常表现,涉嫌金融诈骗,立即报案。目前,案件正在侦查之中。 (博讯 boxun.com)

    2005年1月4日,东北高速公司在河松街支行对账时,河松街支行出具的该公司截至2004年12月31日电脑打印的银行对账单结果显示,公司两个账户应有的存款余额近3亿元只剩下7万多元,其余存款去向不明。

    此外,东北高速子公司───黑龙江东高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存于该行的530万元资金也去向不明。与此同时,河松街支行行长高山也神秘“失踪”。东北高速随即向警方报案。

    据有关人士透露,1月3日,中国银行黑龙江分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行长高山全家离境去了加拿大,并且卷走了6亿多元储蓄资金。中行道里支行覃副行长说,“实际上,从去年年底起,我们一直没有见到高山。”

    公司总经理得知消息自杀

    据了解,东北高速对账发现问题后,河松街支行即向企业客户发出到银行核账的通知。结果查出,黑龙江辰能哈工大高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所存的3亿余元资金也去向不明。

    该公司总经理赵庆斌在知道这件事的当天晚上,即1月13日晚,他和几个好友吃完晚饭后,回到家里就从楼上跳了下去,当场死亡。

    辰能公司注册资本6.3亿元人民币,是目前黑龙江省内最大的风险投资机构,隶属黑龙江省电力开发公司,40多岁的赵庆斌同时任黑龙江省电力开发公司副总经理。辰能公司成立后不久,便在河松街中行的前身新兴分理处开立了企业账户。

    银行管理机制漏洞有多大?

    一个中行内部小小的科级干部,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大量资金转移,首先是暴露出银行管理机制方面存在漏洞。众所周知,中国金融改革进行多年,银行管理体制问题一直为外界所垢病。但是,经过多年改制,这方面的漏洞到底堵上了多少,还存在着多少,却谁也说不清楚。

    有一位黑龙江金融界人士说,这方面的漏洞在外人面前都是隐形无踪的,而内部人眼里却是洞门大开,有的甚至是毫不设防。此次高山转移资金所在的河松街支行是 2004年9月刚刚从分理处升级为支行,由于地处偏远,尽管具备同城结算资格,可始终没有进入同城结算系统,而这样可以规避上级对自己的监管。

    据媒体公开信息批露,高山通过河松街支行转移出的8亿多元资金,主要是通过“背书转让”的形式,划整为零分批转移。具体手段或者是与企业有关人员串通,共同操作转移;或者是采用更换印鉴等欺诈手段,偷偷转移。

    东北高速的资金失踪就与前一种手法类似。因为东北高速在中行开具的是活期存款账户,同时旗下多个企业同时开立账户,资金往来频繁,如企业内部人不配合,不可能长达五年时间无从察觉。

    1月13日,东北高速董事长张晓光涉嫌挪用公款被刑拘,是否与储蓄存款失踪有关系,各方却更是讳莫如深,相关各方也没有对此做出过进一步批露。

    苦心经营庞大人际网络

    据中行内部的消息透露,高山为今日之事经营不下五六年。平日里,高山善于各种交际,与社会各阶层的人关系密切,其中的企业界人士正构成了为成就今日之事的庞大人际网络。

    高山于1999年到河松街支行(当时为新兴分理处)任职,半年后就吸引了东北高速的 2000万元存款,并自此开始该行业务量的增加。而巨额业务量增加的背后隐藏的是大量违规违法操作下的资金转移,但令人疑惑的是,五六年中每年银行进行的年终决算,竟然都没有发现他暗中操作的资金动向。

    这又是什么原因呢?“无非是给上级送钱,或者是与上级有其他不正常的关系呗”,来自中行内部的传言说,高山因业绩突出与上级领导的关系一直很好,至于这种友好关系究竟靠什么手段来维持,目前还没有证据。对下属员工,高山也极为友善,“经常请下面的人吃饭”。连续几年给下属员工发年终奖励。这么“体贴”的领导,下属当然不会主动给他找麻烦。

    高山的心思缜密还体现在对家人的安排上,这也是他几年来“大计划”的一部分。有传言说,他于两年前就与其妻办理离婚手续,此后,他的妻儿先后移民加拿大。据悉,高山多年来操作转移出境的家族人数众多,而最近一年他以“探亲”为名数次自费赴加拿大。

    不过,步步为营的高山也遇到的意外。2004年年末,吉林省高院受理交通银行长春分行诉东北高速欠款一案后,查封了该公司在河松街支行两个账户中的2.12 亿元储蓄款。据悉高山在接到法院通知后,知道自己面临危险境地,但竟然“临危不乱”,以年终银行即将结算为理由,说服法院和企业推后提款时间,他由此获得了宝贵的逃跑时间。高山在东北高速与交行长春分行发生纠纷后的两个月内,汇往境外的资金达两亿元。

    1月4日,元旦后第一个工作日,东北高速来对账,发现资金不见时,高山已于前一天出境赴加拿大了。随着案情的批露,这起金融界的大案已渐渐水落石出,但是,指向东北高速成的诸多疑点仍然没有解开,比如,东北高速为何选择一家位置偏远、甚至没有进入同城结算系统的支行开户?张晓光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在处理东北高速与交行债务纠纷中,吉林高院为何偏偏选中河松街支行这只“带缝的蛋”?一连串的疑问,等待回答。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亿元存款蒸发行长举家离境外逃
  • 中国千六亿 购澳天然气
  • 中国大陆平均每天买进六亿美元维持人民币稳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