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提人口准入成众矢之的 张惟英引发北京人外地人之争
(博讯2005年1月30日)
    张惟英提人口准入成众矢之的 委员:我没注意措辞


“我成了众矢之的”

       今天(27日),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惟英女士接受记者采访前,有些犹豫,“我现在成了众矢之的,但我的意思并不是要限制外地人进入北京”。 (博讯 boxun.com)

      最近几天,张惟英教授《关于建立人口准入制度,控制人口规模,保持人口与城市资源平衡的建议》的提案,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有媒体报道称,今年的北京“两会”上,北京市政协委员张惟英提出了“建立人口准入制度”的建议。报道称,张教授认为,很多外来人口来京是盲目无序的,他们并不是北京所需要的,北京可能也不是他们需要的。

      报道一出,张教授即成了广大网民攻击的对象。“这是对外地人的歧视”、“对外地人不公平”、“通过行政手段限制人口流动违反宪法,是制度的倒退”———反对的声音,远高于赞同的声音。

      “有两种声音是非常正常的,我此前也想到了。”张教授说,她说的“人口准入”的含义是,在市场不完善的情况下,用行政手段和经济手段控制北京人口增长。“可能是我写提案时没有注意措辞,才引起了别人的误会”。


为什么建议“人口准入”

      张惟英解释,提出这个提案,主要出于三方面考虑:

      首先,北京是个资源稀缺型城市,目前人口已经接近各种资源的承载极限,严重制约了北京的可持续发展。

     有报道称,目前北京市户籍人口约为1100万人,在京居住3个月以上的非北京户籍人员约为385万人。加上在京短居的流动人员,北京人口已突破1500 万,高峰时曾达到1700万人。而专家在调查了北京现有的水、电、工地、交通等资源和能源条件后,测算北京人口最高承受量约为1800万人。

      其次,目前北京甚至全国的市场调节机制还不完善,没有足够的能力解决人口过多和资源稀缺之间的矛盾。

      “这种情况下,通过政府政策控制人口规模,非常必要。”张惟英解释,就像一个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也需要政府宏观调控,北京也应该通过必要的行政手段控制人口规模。

      这需要北京市政府完善就业信息采集与发布工作。“北京哪些行业需要聘人、需要什么样的人、需求量有多少、现在已经来了多少———这些信息通过各种渠道向全社会公布,那些想来北京找工作的外地人,自己就会有所选择”。

      第三个原因是,许多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各个城市之间经济发展比较均衡,不会有大量人口同时涌入同一个城市,而北京不同。北京是中国的首都,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随时可能面临突然涌入的巨大人口群。

      张教授认为,控制北京人口规模,应该同时采用行政手段和经济手段。

      日前,王岐山表示,人口控制管理手段主要是行政手段和经济手段,由于过去主要使用的行政手段—————户籍管理的作用已不大,而暂住证目前也没有强制执行了,政府正在研究新的行政手段。至于经济手段,对于低收入人群而言,似乎也不灵验,还需要思考新的方式。


让市场调节北京人口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济学教授不同意张教授用行政手段控制人口规模的观点。他认为,各地方人口应该平等竞争,人口愿意流到哪里就流到哪里。一个城市人口多了以后,工资水平自然会降低。资源稀缺,必然导致价格上涨。这时,市场就会自发地调节城市人口数量。那些无法承受北京高生活成本的人,自然会选择离开。

     一位著名经济学家也认为,北京人太多是个事实,但应该通过提价解决人口和资源的矛盾。他举例说,水资源缺乏,可以提高水价。水价提高后,自然会有很多解决紧缺的方法,比如海水淡化、南水北调等。堵车的问题,也可以通过提高私家车上路的成本解决。“不管怎样,人的平等是最重要的。任何人都有权利自由进出北京”。

      “但市场完全规范需要多长时间,没有人能知道。也许还没等到那个时候,北京就要承受不了巨大的人口压力了。而且提高在北京的生活成本,需要政府先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保障城市低收入人群的生活质量。”张惟英强调,“人口准入”的建议,只是用来解决北京燃眉之急的临时性政策。随着市场的发展,人口准入制度肯定会被废止。


去年的提案成了今年的热点

      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惟英教授表示,“‘人口准入’只是我去年提交的5个提案中的一个,而且不是我的重点提案。也许是今年公开了去年政协委员的提案。这个提案才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张教授说,去年北京两会结束后一个多月,就有两家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与她联系。回复是:北京人口过多确实是个问题,需要采取措施控制。


北京政协委员张惟英建议:限制外来人口进京

    “我赞成在北京制定人口准入制度,否则就是人口过盛,谁都过不好”;“我不同意,这是对非北京人的歧视”;“应该限制外来人口进京,北京资源并不丰厚”;“如果张委员不是北京发展需要的人,你愿意迁出北京吗”……

    一场关于外来人口进京是否应该设立“门槛”的讨论,昨晚7点至8点在首都之窗网站激烈进行,与网民直接交流的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北京市委员会张惟英委员,她曾提出《关于建立人口准入制度,控制人口规模,保持人口与城市资源平衡》的建议。随后有关部门曾给张委员答复,同意张委员的建议,并且说外来人口问题已经成为制约北京城市发展的一个问题,比较紧迫,需要解决,“但当时还没有具体的措施”。

    昨天参与讨论的网民,意见明显对立,或者很赞成,或者极力反对,记者粗略数了一下,在上千条网民意见中,反对的多于赞成的。在看了这些意见后,张委员告诉记者:“有两种声音是非常正常的,我来之前就想到了,甚至已经做好了网民直接质问我的准备。因为如果这样一个制度出台,势必会影响到许多人,对那些想来北京但又不符合规定的人来说,这个制度显然不符合他们的心愿。但我提这个提案,不是就对某些人有利、某些人不利出发的,而是从是否有利于北京城市发展这个角度来提的。”


赞成意见

    “应该限制外来人口进京,现在北京人口太多了,干什么都不方便,资源紧缺”;

    “北京的人口极限是1800万,现在已经接近这个数字了,用不了几年就饱和了,如果不搞准入,大家都好过不了”;

    “现在外来人口问题真的是北京的大问题,我们不否认外来人对北京的贡献,但是也有一些人给北京带来了一些麻烦,如果扰乱北京秩序的人来到北京,显然不利于北京发展”。

    在一个小时的讨论中,不少网民从自己生活的切身感受赞成了张委员的提案。张委员用了这样一个比喻:“比如一辆公共汽车只能上100人,但有200人在等,那只能选择最有必要上的100人先上,剩下的人可以再等下一趟,或者改变路线。否则200人都上,那这趟车肯定就出问题了,谁也别想走。”

    “当然,城市出问题还需要一个过程,不会像公共汽车这么快显现,而且可能城市已经有了危机,但具体到个人,可能还没什么感觉,而一旦出问题,就晚了”。张委员建议有关部门应该了解北京到底有哪些行业缺多少人,哪些已经饱和,然后再根据不同人员分别制定相应的准入制度,比如高新技术缺人,那这些人应该具备哪些条件,建筑工人不够,对这些人又有哪些要求,“这样就不是盲目限制”。


反对意见

    “我不同意人口准入的规定,这是一个自然的现象,国家应该鼓励人口的流动”;

    “准入制度是否平等,意味着优秀人才进京的路是不是会被堵死,会不会让外地人感觉被歧视”;

    “在人口方面搞控制这是倒退,市场经济应该鼓励人口的流动,而不是限制”。

    反对的声音明显高过赞成,对于其中的一些反对意见,张委员明确表示:“不同意。因为其中很多反对的原因,都没有站在是否有利于北京发展的角度来说。”“比如其中提到的限制人才的问题,”张委员强调,“限制是在心里有数后才实施的。”也就是说,北京发展缺的人,不会被限制;如果过盛,即使来了也难找到工作,而且会导致生活出现问题。

    关于“被歧视”的说法,张委员“不能同意”。北京需要什么人,暂时不需要什么人,其实都应该由市场来决定,如果被市场淘汰,那确实说明其不适合在北京发展。

    网友提到的“准入制度可能产生不公平”,张委员认为,任何一个制度在建立之初,可能都会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只有在实践中逐渐调试,最终达到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