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曹思源:赵生的伟大死的悲壮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2月02日)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1月29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公墓举行,新华社简要报导了赵紫阳的生平,只字未提赵曾担任国务院总理、党总书记、以及他在改革开放中的重大贡献,却特别指出赵在89年“犯了严重错误”。大纪元记者辛菲2月1日采访了现居北京的中国著名法律和经济学家曹思源教授。

    82年到88年赵紫阳担任总理期间,曹思源先生曾先后在中央党校、国务院研究中心、国务院办公厅和国家体改委工作。88年10月下海创建民办研究机构,现任北京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总裁、思源兼并与破产咨询事务所所长。因涉入民主运动,“六四”镇压后被关进秦城监狱一年多时间。97年当选为中国国有资产管理学会常务理事;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影响中国新世纪的50位名人”之一。

     记者:最近海内外对赵紫阳的事情非常关注,大纪元做了一系列专访,您能不能谈一谈您的感想呢? (博讯 boxun.com)

    曹思源先生:第一呢,我现在这个电话是很不稳定的,如果讲到敏感问题呢,它就可能会掐掉,这个我先要告诉你一下。

    第二点呢,我想对赵紫阳的去世很多方面都已经发表了很多的看法,我就想概括地说我对他的看法,就是八个字:生的伟大,死的悲壮。

    赵紫阳去世以后的第二天,也就是1月18号,上午10点40分,北京市公安局北太平庄派出所,一位姓陈的副所长,到我家里宣布,我不能走出住宅楼的楼门,也就是说宣布对我软禁。当时我就说要他明确回答四个问题:

    一、近期禁止我离开住宅楼,我问他这个“近期”究竟是多长时间。二、我问他为什么要禁止我离开自己的住宅,就是什么原因。三、这个禁令有何法律依据?四、此禁令为何不以书面的方式送达?

    警官说:“这些问题上级没有说,我只负责口头宣布并执行这项命令,其它的,我都不知道。”在他说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当即对警官发表三点声明,并要求他向他的上级转达。

    一、我作为一个公民享有全部的人身自由权力。对我出门的禁令是完全非法的。二、公安部门对这项非法的禁令要承担全部的责任。三、我保留对公安部门非法禁令提起诉讼的权力。

    我就发表了这三点声明,这个警官就劝我:“你不要激动,虽然上面没有说‘近期’是多长时间,但是根据我的工作经验,我体会短则两、三天,长则七、八天。”

    我说:“按照你这种体会,是不是对我的软禁是跟赵紫阳的丧事有关系。”他说:“也许是的。”我理解,在赵紫阳的丧事期间要对我进行软禁。

    他预期的长则七、八天,但事实上,后来的丧事是在第13天才举办的,也就是1月29号。据我所知,29号的下午和晚上,有些被控制不让出家门的人,已经先后被解除了这种禁令,但是对我的禁令始终没有解除。1月30号的中午,我和我的太太到附近的一个饭馆吃饭,离我家也就200米,但是8个便衣警察阻挡,就是不让我去。这当然是对我人身权力的侵犯。

    现在我想谈的问题是:赵紫阳逝世以后,究竟对于有关人士的人身权力的剥夺是停止了还是继续,是减轻了还是加重了?我觉得这个问题是跟赵紫阳逝世有关系的,也许是当前就面临的一个重大的问题。事实上,用一句话来概括:赵紫阳软禁至死,对曹思源的软禁刚刚开始。

    记者:您现在还在软禁中吗?

    曹思源先生:是的,我说的问题的严重性就在这个地方。我现在还处在软禁当中。

    记者:他们有没有告诉您什么时候解除软禁呢?

    曹思源先生:没有。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是没有期限的。所以,赵紫阳被软禁了16年,我的软禁刚刚开始。死者长已矣,生者何日得自由?我想这个问题比悼念赵紫阳的话题更加新一点。

    记者:而且是一个继续。

    曹思源先生:是的。两者有联系,这个话题是一个继续,而且是一个更加迫切的问题。

    记者:非常感谢您!我们会继续关注您的情况,看什么时候能够得自由。

    曹思源先生:谢谢你们!

    记者:我们会持续关注这个话题。您多保重!

    曹思源先生:谢谢!愿上帝保佑中华民族。

    曹思源是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后最早提出修改中国宪法、实行宪政改革的民间学者之一。他早在81年就提出了修改宪法的十点建议。2003年6月份,在中国最高领导层公布建议修改宪法的前夕,他又组织召开民间发起的修改宪法研讨会,提出了修改宪法的二十条建议,其中第一条就是取消宪法中提了几十年的“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条款。但是这一建议没有被中国领导层所接受。

    截至2000年底,曹思源已出书14部,发表论文600多篇,共420余万字;演讲494多场,直接听众7万余人次,包括广播电视听众共约23亿人次。88年底至89年初应美国国务院邀请访美。97年及99年,作为访问学者,先后应邀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等、以及加拿大、法国、荷兰、德国、香港等地讲学。99年9月,作为中国发言人之一,应邀出席在上海举行的《财富》全球论坛年会。(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