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西部燃煤含毒气 全省一半人氟中毒(图)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5年3月02日)
    贵州西部燃煤含毒气 全省一半人氟中毒

    资料图:氟骨病使成人骨头酸痛腰无法直立贵州西部燃煤含毒气 全省一半人氟中毒

    资料图:氟斑牙成当地普遍现象

      活在煤毒中

      ●因燃煤含有毒气体,贵州西部居民浸染砷毒、氟毒数十年 ●防治不足导致村民生活陷入因贫致病-因病更贫的恶性循环

      采写:南方都市报特派记者 丰鸿平

      “6、7年以前,我一个人种十多亩地,一年要烧4窑砖。”55岁的邵先进说着他以前的事迹。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个勤劳的人,通过辛勤劳动,当年的他就已有2万多元的存款,准备盖房子,娶媳妇,好日子原本是可以期待的。

      烧砖,是当地人最不愿做的事情,被视为畏途。“烧砖的时候,在很远的地方都能闻到一股臭鸡蛋气味,一丈远的地方,眼睛就睁不开。”邵先进说。通过防疫站的宣传他知道这是当地的燃煤里面一种叫“砷”的东西在作怪,但他不知道砷就是砒霜的主要成分,几克的砷足以使人丧命。

      如今,病入膏肓的邵先进躺在床上,等待死亡来临,长期暴露在高砷环境下的他已是癌症晚期。“一走路脚就流血,好几年前就是这样了,不能下床。”邵先进说着说着开始哽咽,眼泪像是从枯井里溢出的混浊的水,渗透过满脸重叠蜿蜒的皱纹。他把手伸了出来,手上所长的像癞蛤蟆皮一样的痱子已连成一片,并且正在溃烂。

      似乎可以说,正是他的勤劳,正是他每年烧4窑砖所用的那些煤,毁了他小康的梦想,他的健康甚至是他的生命。但是他,以及贵州西南部叫交乐乡的这个燃煤含砷量极高的地方的人们不得不在这样的生存悖论中挣扎,因为这是他们无法回避的生存环境。

      砷毒:烧煤如吸砒霜

      在交乐乡,人们清楚的是,48岁的砷中毒患者龚光能已因肺癌去世,正病入膏肓的55岁的邵先进也将步其后尘。但人们不甚明白的是,在交乐乡的街道上,前来赶集的人中有多少将面临相同的命运

      2月22日正逢赶集的日子,贵州省黔西南兴仁县疾控中心的黄建香和朱爱华陪同记者来到砷中毒最严重的交乐乡。1976年,朱爱华作为知青曾在这个乡劳动了3年,也就是在这一年,在交乐乡,中国确诊了第一例砷中毒病例。

      “交乐乡本地的小煤窑产的煤含砷量极高,这里的人用敞炉的方式取暖、烘干粮食,砷可以通过皮肤、呼吸道和消化道进入人体,造成砷中毒。”朱爱华边走边向记者说。

      中科院贵阳地化所曾做过试验,分别用普通煤和含砷煤将玉米干燥一个星期,然后再将烘干的玉米给小老鼠喂食。由使用普通煤烘干的玉米喂食的小鼠未出现死亡且生长正常,但是,由含砷量高的煤烘干的玉米喂食的小鼠在15天内全部死亡,并且出现明显的肠道、肝脏及肾脏损伤。

      天无三日晴的贵州又湿又冷,但来赶集的人却是摩肩接踵,朱爱华在街上不断遇到熟人,他和他们打着招呼,询问他们的情况。

      “他就是一个砷中毒病人。”朱爱华停了下来,拉着一位中年汉子说。

      患者叫黄金书,43岁,正在叫卖他的两捆甘蔗。他把手伸开给记者看,那也是一双癞蛤蟆皮一样的手,长满了玉米粒一般大的痱子,黑黑的一片。“已经有20多年了,痒的时候我就用指甲刀把痱子剪掉,剪的时候要流好多血,过不了多久又长出来了。”黄金书笑着,对满手的疙瘩已经习惯了,“脚上也是这样,身上长的是白点。”除此之外,吃饭不香,走路酸痛是黄金书感觉到的症状。

      “我爱人也有。”他指着不远处正在忙着卖小商品的妻子说,他的父母、岳父母也都中了砷毒,都已去世。

      “他也是。”没走几步,朱爱华又找到一个砷中毒患者段正强。56岁的段正强除了具有黄金书同样的症状外,他已感觉到左边肋骨部位开始变硬。

      朱爱华介绍说,砷中毒的常见症状为皮肤损伤,包括手和脚的角化症、躯体色素沉淀、皮肤溃烂、皮肤癌等。内脏器官中毒的临床表现也很明显,包括肺部机能障碍,神经疾病、肾毒等。肝硬化、腹水及肝癌是砷中毒后造成的严重后果。

      砷中毒是不可逆转的,一旦患上即永远成疾,药物只能减缓病情加重,并且因为没有市场,几乎没有药厂生产这方面的药。

      “我到兴义的医院去照片,照片后医生也没有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什么原因。”段正强说,他心疼他做检查花费的两百多元钱。

      告别段正强,我们遇到了年轻的唐建琴。36岁的唐建琴除了手掌和脚掌长了大颗的痱子外,还没有感觉到其他症状。将来会发展到什么状况,她不知道,也不敢想。

      在交乐乡,人们清楚的是,2003年9月,48岁的砷中毒患者龚光能因肺癌去世,正病入膏肓的55岁的邵先进也将步其后尘。但人们不甚明白的是,在交乐乡的街道上,前来赶集的人中有多少患者?有多少人将面临邵先进相同的命运?

      “兴仁县有2000名砷中毒患者,但这是以前粗略的统计数据,现在到底有多少,我们还没有做细致的调查。”同行的兴仁县疾控中心副主任黄建香说。而中科院贵阳地化所研究员郑宝山估计,贵州西南地区自1976年以来确诊的慢性砷中毒患者至少有3000例,仅兴仁一县就有约2000例,另有6个县大约7万到20万人口因使用含砷量高的煤而受到砷毒威胁。

      全省一半人口氟中毒

      在氟中毒最严重的荷花村,随处可见弯腰驼背的人,即使是骨头还没受到损害的年轻人。村里几乎没有身高达到1.7米的,并且大都干瘦。这里没有活到70岁的人,一般是五六十岁的时候就死了

      除了砷中毒外,氟中毒是另一个由燃煤带来的威胁。

       “贵州的地方病主要有三种:碘缺乏病、地砷病和地氟病。碘缺乏病是全球性的疾病,基本已得到控制。地砷病主要在黔西南地区,而地氟病是全省性的疾病。”贵州省疾控中心副主任安冬说。

      他对贵州氟中毒的情况也熟烂于心:“贵州有1000万氟斑牙患者,64万氟骨病人,以县为单位,氟中毒的人口1900万,占贵州人口的一半。”

      氟中毒的严重性要远远高于砷中毒,贵州氟中毒最严重的地区是位于黔西北的织金县。春节后,记者来到离织金县城10公里的荷花村。荷花村的村名,据村里的老人说源于民国十五年,当时村里人从江南一带带回荷花的种子,在村前的池塘里种下,荷花成活了,每年夏天都开出洁白的荷花。

      荷花村周围郁郁葱葱,空气清新,但是荷花村的人们长期以来都认为这里“风水不好”。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种怪病笼罩了这个山村,得这种怪病的人,都有牙齿变黄变黑、腿呈X形或O形、躬腰背驼或者下肢瘫痪、手臂只能弯不能伸出去等等症状。

      “每次记者来都要去荷花村。”织金县疾控中心地方病防治科科长王德顶说。他接待过中央电视台等媒体,“正是媒体的报道,织金的地氟病才引起省、中央和人们的关注。”

      在荷花村,随处可见弯腰驼背的人,即使是骨头还没受到损害的年轻人。村里几乎没有身高达到1.7米的,并且大都干瘦。“我们这里的人到外面去打工,人家都不要。”侯基文对记者说。他今年35岁,身高1.6米不到,腿向外弯曲。

      只要上了点年纪,身体的残疾就会让这里的人丧失劳动能力,行走困难。并且如果摔了一跤,往往就爬不起来,只有卧床等死。“非正常死亡的人很多,一般都是摔倒之后死亡的。”王德顶说。据村里的人说,这里几乎没有活到70岁的,一般是五六十岁的时候就死了。

      村民杨正权的父亲去年夏天在屋外摔倒之后就不能行动。杨正权曾到外省打工,感觉到自己干活越来越吃力后他不得不回到家里,“我早晚都会像我爸一样。”他显得无奈而又麻木。32岁的他还没有娶到老婆,因为流行怪病,村里的姑娘都想往外嫁,其他地方的都不愿嫁过来,婚嫁成了氟病流行区的年轻人的一大问题,从上世纪70年代发现氟中毒以来,荷花村的人口越来越少。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怪病?

      1979年,贵州省防疫站、中科院地化所到荷花村进行调查,发现当地8岁以上的人群氟斑牙患病率为100,氟骨症患病率高达77.6。

      调查组对当地群众食用的粮食、生活用水及煤炭、土壤、岩石等进行氟含量检测,发现煤的氟含量为598mg/kg,土壤的氟含量为903mg/kg,而生活饮用水和新鲜粮食的氟含量都在国家规定的标准范围内,当时得出结论,荷花村氟中毒是由燃煤引起。

      “农村的粮食主要是玉米,秋天收玉米的时候,天气潮湿,为了避免发霉变质,人们都要用煤火烘干玉米。辣椒是主要调料,人们也用同样的方式烘干辣椒。农村都使用敞炉,这样粮食和人都直接暴露在含氟量极高的煤烟中。”王德顶说。经调查,当地经烘烤的玉米、辣椒等农作物的含氟量超过国家标准的几十倍甚至数百倍。

      这和砷中毒一样。据中科院地化所的检测,兴仁县砷中毒流行区居室内空气含砷浓度要比中国的空气质量允许标准高出5-100倍,空气中的砷在被烘干的食物表面形成覆盖层并渗入食物,使得辣椒和玉米的砷浓度比普通食物要高出30-70倍。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