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试图组织反日游行被拘的维权人士郭飞熊获释
请看博讯热点:反日示威

(博讯2005年5月15日)
    遭到北京公安秘密拘押的自由作家和维权活动人士郭飞熊已于12号获释。郭飞熊是于上个月因试图在北京组织游行,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而被拘押的。郭飞熊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华说,他要起诉北京公安当局非法剥夺他的人身自由。下面是申华的报道。 郭飞熊是在4月26号被拘留的。在这之前,他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他准备组织反对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的游行的申请。4月25号,他亲自到北京市有关部门申请游行。当时由于他的证件不合要求,没有受理。但是第二天他就被关进了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而且他被拘留的事没有通知任何人,把他秘密刑事拘留长达17天。郭飞熊获释后接受本台专访时说,公安方面在拘留书的拘留原因一栏都是空白:

    “刑事拘留的那个书上面不讲理由,因什么什么嫌疑它没有讲。在5月3号又补办了一个延长拘留,那个上面因什么什么理由又是个空白。我当场就和他说,不能空白,你必须写上很准确的东西。他们说他们有权力不这样做。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我到底是因为什么嫌疑被刑事拘留的。”

     郭飞熊在被拘押的17天中,进行了两次绝食,总共9天时间,而且每次绝食都有明确的理由。他说到第一次绝食的理由: (博讯 boxun.com)

    “因为我觉得我是完全是无辜的,当时进看守所时我就强调,我从现在开始绝食绝水,向那些胡乱抓人践踏法治的那些决策者表达我的抗议。”

    他第一次绝食四天后,看守人员把他送到医院治疗,他就结束了绝食。他提出要请律师并提供了律师的名字。看守所方面说他提供的律师不合格,他又提出另外两个律师的名字,公安方面则迟迟不作答复,于是郭飞熊又开始第二次绝食。在他绝食到第五天时,突然把他释放了。这时候才说,他是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罪,但未构成严重后果,没有构成犯罪。郭飞熊分析释放他的真正原因:

    “第一种原因应该是,他们上上下下知道我是无辜的;第二条也可能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吧。因为我游行申请上面讲了我能召集1000人,他们可能就想知道,你怎么组织这1000人?这些人会不会对他们的稳定造成压力?”

    郭飞熊说,他已经明确告诉关押他的公安人员,他要起诉他们:

    “我要起诉他们,就是这样无辜的把公民让他失去人身自由17天。”

    郭飞熊获释后的计划不光是要打官司,而且还另有打算:

    “还有一条呢,我要把我17天的经历要写一个非常详进的一本书。我会绝对真实的,不夸大不缩小,目标是为了用我个人的亲身经历来推动中国的法治进程。”

    由日本教科书事件引发的中国民众的反日浪潮,最初是得到中国政府默许和支持的,但是后来中国政府改变态度,对积极参与和组织游行的人进行镇压。北京的自由派人士周京力打了一个比方:

    “专制社会就是这样。一个无能家长跟邻居吵架了,自己打不过别人,鼓动自家孩子:你去拿块砖,砸他家的玻璃,给他家门口撒尿。可是突然对方一强硬,邻居找来,自己又没法交待,马上就当着邻居的面打孩子。”

    中国维权活动人士李健也说,因为申请游行而拘押郭飞熊在法律上是说不过去的:

    “宪法上规定公民有游行的权利。既然他有游行的权利,他就有实现其权利的程序和途径。现在有互联网存在,他们就可能利用互联网来完成这个过程,我觉得这很正常,这谈不上什么违法的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申华采访报道。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录音整理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5/05/13/guofeixiong/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志愿人士郭飞熊获释
  • 郭飞熊已失踪两天
  • 郭飞熊因组织反日示威失踪:我不为郭飞熊担心
  • 冼岩:珍爱理性,远离极端--论“郭飞熊揭批焦国标”的思想意义
  • 綦彦臣:郭飞熊的双重无知与支持焦国标
  • 叶华实:郭飞熊的底线不过是天安门城根“警戒线”
  • 郭飞熊:余杰有气节
  • 郭飞熊:指向政治领域有序变革的人性通道
  • 郭飞熊:在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旗帜下复兴儒家[投稿]
  • 郭飞熊:中国政治出现了一些新因素——为杜导斌事件而作之三
  • 郭飞熊,孙大午:关于土地所有制
  • 郭飞熊:俞正声应该向白克明学习——为杜导斌事件而作之二
  • 郭飞熊:自由主义早已不在摇篮之中——为杜导斌事件而作
  • 郭飞熊:勾心斗角长入民主
  • 郭飞熊:朱镕基的千秋功罪
  • 郭飞熊:中国自由民主制度的操作路径初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