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凤凰周刊:东阳大规模警民冲突事件(上)
(博讯2005年5月18日)
    4月10日,在浙江省东阳市画水镇,约3000多名公安、城管和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遭遇2万多名群众围堵,经紧张对峙后,双方发生大规模冲突。此后,当地一名副市长和派出所所长被打成重伤,几十辆执法车辆被砸坏扣押,大量警方的催泪弹、警棍、橡皮棍、钢盔和制服被村民“缴获”并予以“展览”。

    尽管大陆媒体被要求对此不得擅自报道,但冲突事件在浙江全省范围内迅速流传──民间称之为官逼民反的“农民起义”,本港有媒体称为“大规模暴动”,但地方政府的说法是“东阳市清理非法搭建受围堵”,并称这是一起因“群众环保诉求被少数别有用心者利用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

     东阳大规模警民冲突事件 (博讯 boxun.com)

    文/记者宋元

    4月10日,浙江省东阳市画水镇群体性事件发生后,此一消息迅速透过网络聊天室流传出来,但当地随即封锁了聊天室等渠道的消息透露,地方媒体也被勒令不得擅自报道。然而,外电及本港报刊还是根据此前聊天室等消息来源,披露了此一消息。

    据《东方日报》报道,“浙江省东阳市画水镇4月10日爆发大规模暴动。数十人被打死,逾千人受伤,遭推翻或破坏的警车多达数百部,上万农民闻风支援,当地紧张局势持续。”另一家本港报纸则报道,“浙江省东阳市爆发暴动。一名抗议化工厂严重污染家园环境的老太太,遭警车撞毙,愤怒的村民赶至,和防暴警察、保安员爆发冲突。”路透社引述知情人士称,“两名妇人在当局镇压行动中死亡,她们是被公安车碾死的。”

    此后,当地媒体亦有报道。东阳市一家报纸对此报道的标题是:《我市清理竹溪非***法搭建竹棚受群众围堵》;而其上级市金华市一家媒体对此的描述是:“群众环保诉求被少数别有用心者利用,东阳画水镇发生群体性事件。”

    4年前本刊记者曾赴东阳市画水镇采访,并与几名村民相熟,故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记者即得知了消息。因东阳市主要路口都设有检查关卡,近期对外来人员出入更是严加盘查,《凤凰周刊》记者在几位相熟村民的协助下,得以进入画水镇事发现场采访,并通过几易住宿地、绕远道等方式,将采访录音、照片及相关文件资料带出。期间,一名到现场采访的外国女记者因“没有办理相关手续”,在关卡被有关部门“扣押”了相关采访材料,而一些受访村民也被有关部门找去“谈话”。

    地方政府派出约计三千多人的执法队伍前去清理搭建物

    据《凤凰周刊》的现场采访所知,事态的大致脉络是:地方政府拆除村民搭建物时遭遇村民围堵,双方在紧张对峙之后,由于矛盾激化,继而出现了失控的场面,引发大规模的骚乱。

    村民搭建路障和毛竹棚是为了封锁当地的化工企业。一名村民说,“这里竹溪化工功能园区的化工企业严重污染当地环境的问题,我们多次上访仍没有得到解决。之后,我们就在园区的黄山村出路口、湖溪一村出路口、胡头村出路口、以及画溪村出路口自发搭建了十多个路障和毛竹棚,由村里老人驻守,阻止厂区车辆运送原料和货品出入。”

    4月9日晚间,当地镇政府派出10多名执法人员来到画溪村出路口,说夜里要刮风下雨,劝村里老人离开毛竹棚,但老人们没有听从。一名当晚睡在毛竹棚的村民说,“在9日晚间11点到10日凌晨1点之间,小股的执法人员采取了两三次假行动,老人们放鞭炮预警,当附近的村民起床赶来时,发现执法人员停止了行动。”

    之后,地方政府采取了由大量警力和执法人员作后盾的清理行动。一名目击村民说:“4月10号凌晨3点多钟,官方第一批车队悄悄到达;到4点多时,包括警车和公交公司的大巴车共有100多辆运送执法人员到达。”另一名参加守夜的村民说,“约在4点一刻,天已经蒙蒙亮,我们发现车队后,马上就放鞭炮。”她说,“看到这么大的阵容,一些守夜老人吓得簌簌发抖。”

    处在化工园区和画溪村之间的是画溪初中,毛竹棚即搭在中学西侧。目击人称,“当时警方要把车停到学校操场,因门卫不愿开大门,警察就强制开了门。”之后,48辆小车和大巴停进操场,另有50多辆车停在路上。多名村民称,其中,他们看到有8部救护车,还有4辆殡仪馆的车辆。但据东阳市殡仪馆调度室刘先生后来的说法,他们仅派出一辆殡仪车,此前有一名村民正常死亡。

    一名听到鞭炮声赶来的村民说,“当时官方人员封锁了毛竹棚所在地,一排警察手持盾牌,组成方阵,阻止我们大量赶来的村民进入拆除现场。”官方人员设立了现场指挥部,东阳市主要领导在现场指挥。多名目击村民称,“执法人员包括公安、城管、及保安人员,另有花钱请的附近乡镇机关的人员,约计3500人。”

    执法人员为了逃脱,纷纷扔下警棍橡皮棍盾牌,脱去钢盔制服。

    目击村民说,“看到前来声援的群众越来越多,官方开始使用剪刀和西瓜刀等工具强行拆除毛竹棚。”期间,对峙双方开始出现远距离零星互扔石块的对抗。村民说,“我们都手无寸铁,一方面是害怕的,一方面也很克制。但村民越聚越多,后来有两三万人,声势浩大,官方发现拖久了对他们不利,就急于撤离。”

    此时,外围的村民开始坐在路上阻止官方撤离。村民说,“在拆除现场,因为一些老人躺在地上不让官方车辆开走,突然有消息传出说,有老人被车子压了,外面的人群就开始情绪激愤。”另一名村民说,“我亲眼看到2个被压伤的老人被扔进殡仪车。面对步步逼近的群众,警方开始用橡皮棍抽打阻拦人群,个别穿制服的人叫喊,‘就是打死人也要清理掉’。几个村民被扔到附近被污染的水沟里。”

    村民说,“这时,我们太气愤了,就开始随地捡石头向官方扔去。”此时,场面开始失控。“警方开始使用催泪弹,我们眼睛都流泪不止。”据称,真正卷入冲突的执法人员有一二百人,而动手的村民有一两千人。村民说,“他们开始逃,有的被堵在学校里的逃不掉,被我们用石块、用学校的板凳砸。好几个执法人员被打得头破血流,动弹不得。”

    混乱中,指挥部官员乘小车撤离,但大部分的巴士、警车被村民掀翻,车窗被砸碎,车胎被刺破,有的引擎被破坏,其中包括某镇干部的宝马车。车内执法人员的佣金200元一个的红包,被哄抢而光,一些相关官方文件也失踪。目击者说,“身穿警服或政府配给雨衣的执法人员都遭到村民追打,一些执法人员为了逃脱,纷纷扔下警棍、橡皮棍、盾牌、砍刀,并脱去钢盔和制服。”

    《凤凰周刊》赶到现场采访时,发现现场的毛竹棚并没有拆去,而毛竹棚上挂着一长排村民“缴获”的“战利品”:警用钢盔、催泪弹壳、警棍、橡皮棍、西瓜刀、剪刀、警服等等。从10日到15日,48辆被砸坏的车辆也一直停在画溪初中内。而此后在事发现场,大量的“游客”也从附近城市赶来“参观”。

    据《凤凰周刊》多方求证,事件中,并没有村民死亡,但三四十人被打伤,其中十多位是老人。另据村民反映,事发期间,他们的手机都打不出去。此后据本刊记者从东阳市电信局分管通讯业务的黄副总处了解,其原因可能是“人一下子很多,网络使用量超负荷,致使机站瘫痪。”

    “处置力量分布示意图”事先详细标明警戒力量

    尽管有警察传出消息说,“事件中,因失血过多,死了两个执法人员。”但记者无从验证此一消息的真伪。在采访东阳市人民医院和东阳市中医院时记者得知,刚开始共有约140名伤者住进了医院,其中大部分是执法人员,其中一名副市长和一名派出所所长被打成重伤;另外,少部分群众也入了院,但他们的医药费由官方垫付。

    当记者进入人民医院住院部7楼40号单间病房,试图采访那位被打成重伤的派出所所长时,遭到了拒绝,这位额部被留下一条大刀痕的所长说,“我是参加了行动,我被打伤了。你去问其他人吧。”陪侍其的一位亲友或同事模样的人则称,“他不是人民英雄,是人民‘狗熊’。”据护士介绍,该所长身体多处受伤,肌腱断裂,尺神经损伤。

    一名目击村民说,“事件发生后,现场的村民们情绪平静下来,开始主动救治那些被打伤的警察。”据称,几个受伤警察为了“表示感谢”,甚至给村民留下了“自白书”。

    据《凤凰周刊》掌握的一份某交警按有手印并写下身份证号码的书面材料,上写:“我在某某交警中队上班,今天早上接到通知,要到黄田畈(即画溪村)执勤,是大队中队安排的,也不知什么事。我到黄田畈才知什么事。我们中队(有)十四人来,东阳市(来的执法人员)大概三千多人,市政府统一安排来的。在执勤中,有群众被撞伤,有人被橡皮棍打伤,我是被群众救出来的,群众有被压死、打死的。”

    据称,“大部分的执法人员是以参加灭火的名义召集的,也有的说是组*织登山旅游。在来的路上发放了防卫武器。”另有称,“当知道执勤的任务后,一些执法人员开始不太情愿,后来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他们的心是与村民相通的。”

    另据《凤凰周刊》通过特殊渠道掌握的一份官方事先准备的“处置力量分布示意图”,画出了毛竹棚周围的地形,并随地形布置行动力量,共计1515人:警戒一组300人,警戒二组200人,警戒三组100人,警戒四组50人,警戒五组50人,警戒六组50人,现场取证10人,宣传组35人,人员处置组390人,障碍清理组90人,医疗组40人;另有设在画溪造纸厂的指挥部,设保卫组10人,机动组190人。据称,“后来官方又增配了行动力量。”

    在另外几份“障碍物示意图”和“方位示意图”上,详细标明了地形,并标明了行动车辆“前进路线”和“出的路线”及“停放位置”。

    《凤凰周刊》还掌握了参加此次行动的所有车辆的驾驶员姓名、联系方法及车牌号。在此后采访这些司机时,他们的答复是:“我是交通局的,局里叫我们拉车,干什么也不知道。”“去了才知道是干什么。”“我们是公交公司的,这次损失不小,目前毁坏车辆在修理中,如何赔偿还不知道。”

    “还我土地,我要子孙;还我土地,我要吃饭。”

    画水镇冲突事件发生的根源在于当地一些化工企业的污染问题。《凤凰周刊》事后到现场采访期间,还可看到这样的标语:“还我土地,我要生存;还我土地,我要健康;还我土地,我要子孙;还我土地,我要吃饭;还我土地,我要环境。”或是:“毒气放一阵, 人民泪一行, 贪官钱一袋, 百姓苦一辈。”署名是:“中国人民”。

    画水镇位于东阳市西南部,于2003年撤消画溪镇、黄田畈镇建制,合并成立为画水镇,全镇5.3万人口。原来这里依山傍水,素有东阳“歌山画水”的美誉。但现在却“山不再青,水不再美,农田不可以耕种,庄稼无法****生长。”2001年起,原画溪镇政府以租赁土地的形式,开始了竹溪工业园区的建设,目前园区占地约千亩,共有13家化工、印染和塑料企业,其中化工企业有8家。

    据当地村民反映,“化工厂、农药厂常常排出大量的废气、废水,发出难闻的气味,刺鼻又刺眼。特别在闷热天气,化学气体驱之不散,在严重的时候刺得孩子们睁不开眼睛。”“有个守棚的老太太曾碰到化工原料,后来手臂都肿了,去医院治疗。”“我们村里怀孕的妇女以前都没有过死胎,最近一年左右有5、6个死胎。”而离园区仅三四百米的画溪初中和画溪小学的师生,则常常关着门窗上课。

    村民还反映,“由于污染,菜都种不起来,小麦、水稻、油菜都长不好,有的人家颗粒无收。山上的松树开始不发芽,果树往往只开花不结果。”西山村的王迎宏是个苗木大户,三年来他的苗木已经死了一万多株。而原来二毛钱一斤的青菜,在当地也涨到了一元五毛。尽管现在化工厂已停产整顿,但《凤凰周刊》记者进入几家化工厂内拍照采访时,依然可以闻到极其刺鼻的化学气味。厂区内堆满了化工原料桶、贴着各种英文标签的瓶瓶罐罐,上面大都画有剧毒的“骷髅”标志。另有各种污水池、由水泥匆匆铺盖的地表废物处理站,几份化验报告单上写着“氟乐灵”、“三环唑”等字样。据称,厂区工人都是从贵州、安徽、江西等地招来的农民。

    据本刊记者得到的几份“租用土地协议书”,其出租方是画溪镇五村,承租方是化工企业。承租方租用园区土地,“年限为30年”,租用期间,承租方向出租方“上交每年每亩800市斤。以现金结算兑付,价格按当年、当地粮食部门的议购价收购为准。”但据村民反映,“协议签字时,村委没有与村民代*表商议;至今,村民得到的补偿,一共才每人120元。”

    凤凰周刊:东阳大规模警民冲突事件(下)

    撰写复印《给东农公司画像》的村民获罪

    当地村民反映,“化工厂搬来后,我们多次到东阳市、金华市、浙江省的环保部门上访,省环保局曾明确回答我们,其中几家化工厂是不符合有关规定的;我们还多次向媒体反映污染问题。”村民说,“因为化工厂一直没有停止生产,我们还几次去北京,向国家环保总局投诉,找北京的记者,但问题仍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2001年,东农化工公司和当时的画溪镇政府及画溪五村达成土地租用协议时,时任五村党支部书记的王伟并没有去签字。当年9月,王伟来到金华市某药业公司,咨询了东农的情况,之后写了一份《给东农公司画像》的公开信。根据《凤凰周刊》得到的《画像》,上称,“东农公司的前身是东农农药厂,原坐落于吴宁镇卢宅村东面。”其生产的氟乐灵,三环唑、代森猛锌、及中间体,在生产过程中都产生大量废水废渣,因此被当地村民驱赶。

    《画像》还称,后东农欲搬至李宅蔡卢村,但被当地村民阻止;后又搬至在魏山镇白塔村,因遭当地村民反对,将废水拉到旧厂址偷偷排放,后经当地媒体曝光,当时的浙江省长柴岳松批字,予以停产。王伟和其他村民复印了150份《画像》,从金华寄到画溪镇五村和附近村庄。之后有600多名村民对此进行了签*名呼吁;而王永飞等村民又复印了1000份。

    当年10月,当地黄田畈派出所着手调查《画像》来源,并通知知情人王某某前去谈话;王同其他村民约定,若一小时内不返回,大家就敲铜锣去解救他。结果王没有回来,村民前去解救时,半路遭遇正回来的王,索性前去镇政府。后在一家饭店看到正在吃饭喝酒的镇委书记许某,村民把许拉出去要求解释。在将许拉往竹溪化工园区的路上,村民冲散民警,并和许发生肢体冲突,致使许受轻伤。到了园区,村民强行将化工厂员工赶出宿舍,并毁坏了机器设备等设施,造成损失11万多元。

    之后,王伟等12人被捕。据《凤凰周刊》得到的一份东阳法院刑事判决书:2002年,王伟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刑3年,王永飞等其他村民以同一罪名判1年或几个月不等刑期,两个缓刑。

    当地村民认为,因化工企业的高额利润,地方政府部门的利益,致使他们的生存权被漠视,话语权被剥夺。村民们还认为,企业主与地方官员还存在利益勾结现象,一些村干部承包了工厂的建筑装潢工程,而一位村官的儿子结婚,企业主都曾前去送礼。对于这些传言,东阳市外宣办陈主任予以了否认。陈主任对《凤凰周刊》说,“这些化工企业都是引进来的企业,市领导重视招商引资,对这些企业都会表示关注。”他说,“我们不清楚传言说的利益关系。”

    冲突事件发生前,地方政府发出多次警告 

    今年3月15日,是东阳市政府市长接待日,但当地村民前去反映污染问题时,有关领导回避了。3月20日起,村民开始在化工园区邻近各村的出路口搭建了十多个毛竹棚,并由村中老人驻守,堵塞路口,强烈要求化工厂、农药厂搬迁。

    村民说,“3月28日,百多名执法人员和乡镇干部放火烧掉了大棚。而邻村村民募捐给我们的6000多元钱,也不知是给烧掉了,还是给没收了,没有下落。”之后,村民再次搭起毛竹棚。并贴出标语:“不关心人民死活,抓人民,打人民,烧人民的棚,抢人民的钱。”期间,邻市的一些义乌商人支持村民,免费供应面包方便面。

    4月1日,东阳市政府出台“四条意见”,下发了东政发[2005]26号文件,决定对画水镇竹溪工业功能区内的13家工业企业,从2005年4月2日起实施停产整治。

    4月5日,画水镇团委、妇联、老龄委、残联发出一份倡议书,称要“坚决与少数扰乱社会正常秩序的不法分子作斗争,并积极劝说少数盲目跟风的人及时回头。”4月6日,画水镇委和镇政府“致全镇人民公开信”,内称:“针对画溪等村部分村民在极少数别有用心之人煽动下,聚众扰乱竹溪工业功能区企业和周边村庄生产生活秩序的情况,公安机关通过前一段时间的侦察和深入细致的调查取证,掌握了大量事实,并对若干涉嫌违法犯罪的人员采取了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同时严正警告那些极少数不法分子悬崖勒马,积极主动地配合政府做好工作,否则,对策划、参与、继续制造事端、扰乱社会秩序的一律从重从快予以严惩。”

    4月6日,东阳市公安局发出通告:“限令滞留在画水镇竹溪工业功能区路口的群众尽快撤离现场,所设置的路障(毛竹棚、石头等)尽快拆除清理,立即停止一切违法行为。否则政府公安机关将采取措施予以强行带离现场、强制拆除清理。妨碍执行公务的,将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同日,村民王忠法被当地公安机关逮捕。在其父交给《凤凰周刊》的一份书面材料上说,“我儿王忠法,为化工厂土地征用、环境污染问题曾多次到北京杭州上访,最近才于3月20日到北京请记者;4月5日,陪记者到化工厂采访;4月7日,(我们)从广播(当地乡镇广播)中得知,(我儿)被公安机关逮捕,至今公安机关未通知家属,我儿为什么被捕。”4月10日,地方政府派出执法人员前去清理毛竹棚时,发生了冲突事件。

    化工厂曾被地方环保局和国土局处罚,但执行存在问题

    那么,园区的化工企业究竟是否符合有关环保规定,其土地租用的情况究竟是否合法呢?去年“浙江在线”就骏鸿油脂厂的情况采访东阳市环保局时,其环保执法大队长说:“这本是一家油脂厂,可是,老板擅自更改企业经营范围,从事起工业废料加工。在非法生产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氟化氢。东阳市环保局测定,正是这种气体导致了农作物和树木的死亡。”此后,地方环保局对这家企业多次处罚,勒令停产,但据村民反映,这家企业仍然在偷偷生产。

    东阳环保局有关负责人还对“浙江在线”说,“包括东农公司在内的化工区里的一些企业为了节省成本,放着环保设施不用,直接向空气和江河李排放污染物的现象是存在的。”“区内还有五家厂子没有通过环保验收,其中两家在‘试生产’的名义下开工,另外的三家也在偷偷生产。”  

    但冲突事件发生后,《凤凰周刊》就此采访东阳环保局时,其局长办公室表示,“我们有通知,要统一口径,不接受采访。”金华环保局办公室也表示,“我们不能接受采访。”并要求记者打另一个电话,但电话打过去是无人接听的传真机号码。 

    另据了解,在化工园区上马之初,东阳市经贸局也曾邀请有关规划院跟环保部门一起选址,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此后在没有进行充分环境评估的前提下,化工园区上马了。去年4月29日,在国务院办公厅下达“关于深入开展土地市场治理整顿严格土地管理的紧急通知”后,去年7月26日,东阳市国土资源局对园区13家企业作出了“土地违法案件行政处罚决定书”。据《凤凰周刊》得到的处罚书,其中对迈克斯化工公司作出“没收146.28亩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并退出土地”的决定,并处以罚款146.28万元;对骏鸿油脂公司作出“没收14.5亩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并退出土地”的决定,并处以罚款14.5万元;对东农化工公司作出 “没收54205.1平方米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并退出土地”的决定,并处以罚款81.3万元。等等。

    金华市国土局对《凤凰周刊》说,“被处罚的企业如对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接到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东阳市政府或金华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复议;也可在接到处罚决定书之日起3个月内向东阳市人民法院起*诉;期满不申请复议、不起*诉又不自觉履行的,国土局将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东阳市国土局则说,“化工企业没有申请复议,也没有起*诉。我们就向东阳市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了,但法挥兄葱小 东阳市法院具体负责上述工作的部门是行政厅,但该厅一位韦姓审判员拒绝本刊记者的采访。当记者随后与该法院主管宣传工作的研究室邵主任取得联系后,他只说“不知道”,此后再不接听手机。东阳市外宣办陈主任则说:“法院不执行的情况我不清楚。但据省政府有相关规定,如果被处罚单位拆除后会造成较大经济损失的,经处理后,可补办相关手续。”但陈主任承认,“有些企业还没有补办相关手续。”

    对此一事件如何定性,地方政府方面似乎尚没有确定

    4月15日,当地修理厂派人来画溪初中,拉走了被毁坏的48辆车;同日下午2点,学校恢复上课。迄今,村民搭建的毛竹棚仍在现场,三十多名老年村民守护在内,其中包括冲突中受伤的老人,每日围观的附近村民和外地“游客”络绎不绝。

    东阳市警民冲突事件发生后,浙江省委省政府相当重视,省领导习近平、吕祖善还作出了批示。金华、东阳两级市领导及有关部门负责人也数次召开紧急会议,表示要“认真学习贯彻习书记指示精神,强调要本着维护社会稳定、维护群众利益的宗旨,妥善处理好这起事件。”浙江省委有关部门还专门向《凤凰周刊》表示,“此一事件正在积极妥善地处理中。” 在事件发生后的几天内,金华、东阳两级市领导及有关部门负责人几乎天天来到现场,做群众工作。《凤凰周刊》在现场采访时曾遇上金华、东阳两级市领导,东阳一位市长当场向村民表示:“对于那些无法达标排放的化工企业,该关闭的坚决关闭,该转产的责令转产,这样不仅能优化发展环境,也有利于经济健康发展,有利于社会稳定和谐。”这位市长还说,“如果做不到这些工作,我就回家种田。”

    而对此一事件如何定性,地方政府方面似乎尚没有确定。金华市外宣办胡主任一方面表示此一事件“没有定性”,一方面又认为是“人民内部矛盾”。东阳市外宣办陈主任则说,“定性就是‘清理非法搭建受围堵’,政府会进一步依法作出处理。”

    金华市政法委的范先生说,“我们是去做工作的,一边拆除毛竹棚一边做工作,大部分村民已经想通了,只是少数人闹事。”范先生还说,“这是村里要求我们去拆的,他们自己拆不好意思。” 范先生并称执法人员没有带催泪弹。而东阳市公安局给《凤凰周刊》的说法是,“现在这事哪是我们所能够处理的。”另

    据东阳一家报纸报道,对于受伤的公民警,浙江省公安厅领导也前去探视,并表示执法人员“在依法执行公务中面对围堵时严守纪律、保持极大克制,从而避免了事态进一步扩大,充分体现?????

    4月19日,东阳市政府召开会议专题研究竹溪工业功能区环保问题,同意主管部门提出的环保治理方案。但地方报纸并没有披露方案内容。东阳市外宣办陈主任说,“目前我们成立了以市长为组长的环保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我们首先要处理环保问题,这是引起冲突的主要原因。”陈主任并称,“对于相关村民的处理意见,以及毁坏车辆的赔偿问题,现在政府方面还没有意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东阳反抗事件跟踪:官方网站透露出秋后算帐的证据(图)
  • 东阳画水事件追踪
  • 组图:东阳画水反抗镇压后的现场(续6) (图)
  • 组图:东阳画水反抗镇压后的现场(续5)(图)
  • 组图:东阳画水反抗镇压后的现场(续4)(图)
  • 组图:东阳画水反抗镇压后的现场(续3)(图)
  • 组图:东阳画水反抗镇压后的现场(续2)(图)
  • 组图:东阳画水反抗镇压后的现场(续1)(图)
  • 组图:东阳画水反抗镇压后的现场(图)
  • 东阳画水:开始清理现场
  • 东阳画水村民《告画水镇同胞书》
  • 东阳画水事件标语
  • “东阳画水事件”现场报道
  • 浙江东阳冲突 官方封锁
  • 浙江省东阳示威升级 居民击退警察控制村子(图)
  • 东阳警民冲突 警车碾人 活人送葬场
  • 访浙江省画水镇市民谈东阳大规模冲突
  • 东阳农民为什么反抗?推翻汽车的现场照片(图)
  • 浙江东阳农民奋起反抗,万人对抗部队警察
  • 东阳画水事件和邓小平主义的破产/温克坚
  • 继续关注东阳农民维权暴动/草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