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正面描写蒋介石政府抗日的书籍上市
(博讯2005年6月16日)
     国共将士的作用都不可抹杀,讲述抗战历史,更应该从民族统一战线的角度来谈

      《国殇》,一本正面描写蒋介石国民政府抗击日本侵略的书籍,在2005年5月悄悄摆上各地新华书店的柜台。

       70多万字的《国殇》受到广泛关注,专业人士认为,《国殇》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少有的几本描写国民党军队正面抗战的书籍之一,有评论甚至认为,《国殇》是第一本全面反映蒋介石政府抗战的专著。 (博讯 boxun.com)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丁淦林认为,以前出版的抗战书籍,主要突出的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战争,描写国民党抗战的书籍相对较少,出版这样一本描绘抗战史实的书,表明中国史学研究更加合理。

      6月8日,该书责任编辑唐得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国殇》的宗旨是讴歌抗日将士,目前,从大陆和台湾反馈回来 评价基本以正面为主。

      《国殇》出版前后,正值中共中央部署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活动,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大陆,国共56年来再次握手之际,其信号意义非同凡响,引起海外媒体关注。

      曾与中共为敌的抗战将领被还原

      2005年5月25日,《瞭望东方周刊》采访了该书的作者——军人出身的张洪涛,他曾著有《血祭大江》、《决战北中国》、《致命的失误》等十多部军事文学作品和译著。

      “通常我们把抗战分成三个阶段,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阶段。在第一阶段,日军大规模入侵,中国军队处于防御地位。本书描写的正是这一阶段中国战场的情况。”张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国人,尤其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对国民党抗战的史实知之不多,张洪涛说,这是他写作此书的原因。

      “现在有人说,反法西斯战争与中国没什么关系,这是很不准确的。日军在亚洲战场上所投入的数百万兵力主要因陷入 中国战区而无力自拔,中国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而前期牵制日军兵力,与国民党在正面战场上的抗战有极大关系。”

      书中对一些国民党将领在抗战中的贡献作了如实描述,其中包括在内战中与中共为敌的将领,如张灵甫,在抗日战争中表现非常勇敢,后来成为共产党的敌人;如薛岳,这位湖南籍的国民党将领在同日本人打仗中常常取胜,而同共产党打仗则以败绩居多。

      此书第一次出版于1994年,当时的名字是《燃烧的太阳》,出版后加印过一次,之后没能再版。

      2005年,随着国民党主席连战和亲民党主席宋楚瑜访问大陆,此书再版的要求得到了新闻出版总署的认可。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图书出版管理司一位官员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全国共选送500多种图书,参评纪念反法西斯战争60周年全国100本重点图书,此书在参评图书之列。这位官员还表示,抗战纪念主基调还是宣传抗日战争中共产党的领导作用。

      “该书再版,能够反映出中国的进步。”上海市委党校党史教研室张主任说,“目前我们对国民党正面战场的战绩大多持肯定态度,如台儿庄战役,凇沪保卫战,当然也否定它在1944年的大溃败。如果说过去对这段历史还有所回避的话,现在这方面的东西正在逐步添加进去。”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主任、中国党史研究会主任石仲泉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现在党史中的提法是肯定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也肯定中国共产党在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共产党配合正面战场,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下共同打击侵略者,这个评价基本上还是从史实出发的。

      为何以前对“国军抗战”讲得少

      湖南省社科院研究员,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萧栋梁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在正面战场作战的全部是国民党正规军,所打战役皆为重点战,与日军主力直接交锋,湖南是正面战场的第九战区(部分属第六战区)。

      “1939年至1945年在湖湘大地发生的6次惨烈会战(3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衡阳会战、湘西会战),均属正面战场战役,占了全国正面战场22次大型会战的1/4。”

      从“七七事变”、凇沪抗战到后来的武汉会战,这一阶段,中日双方以争夺大城市为主,国民党的正面战场毫无疑问是抗战的主战场。

      武汉失守后,中国共产党开始发挥敌后战场的作用,他们在敌后展开了多达十几万次的游击战争,大量牵制日军。史学界的看法是,武汉会战以后,中日双方的争夺以小城市为主,共产党的敌后战场至此成为抗日的主战场。

      萧栋梁还认为,“所以,国共将士的作用都不可抹杀,讲述抗战历史,我们更应该从民族统一战线的角度来谈。”

      历史学教授,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员鞠德源认为,长期以来缺少对国民党正面战场的研究,主要原因在于几点:

      一是共产党当时不掌握国民党战场的详细材料;二是解放前夕,大部分资料被国民党带到了台湾;另外,很多参加过抗日的将领在三年解放战争中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敌人。

      “长期以来,我们都没有很好地研究这些人。像张灵甫,他也参加过抗战,极其英勇;孙立人,在远征军中立下功劳;戴笠是著名的特务头子,可他在抗战中也曾搜集情报,铲除汉奸。”

      值得高兴的是,现在中学历史教科书的改革也正在逐步进行,上海东格致中学的张敏霞老师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自己读书的时候,教科书讲到抗战历史时,很少提到国民党在抗战中的作用。但现在,高一年级部分教材肯定了国民党在正面战场上的抗战行动。新的二期课程教学改革则用很大篇幅描写了“武汉会战”等几次重大战役,其中会战双方的战略意图以及兵力损失情况都写得相当细。

      “现在,教师在讲授高三的历史课程时,还努力把课本跟时事结合起来,从新闻的角度向学生提到国共两党的历史以及有望合作发展的趋势,这样的授课学生相对容易接受。”

      什么时候都不应该忘记历史

      凇沪抗战中,谢晋元将军带领的八百壮士在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的情况下,硬是激战4昼夜,打退日军6次进攻,歼灭日军200余人。

      5月24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上海找到书中浓墨重彩提及的“四行仓库”。“四行仓库”在苏州河边,离上海市中心的人民广场不远,记者乘了两辆出租车,询问了3个苏州河附近的居民后,才知道它的准确地址是在“光复路1号”。

      今天的“四行仓库”已经很旧,在周围高楼大厦的包围之中很不显眼,除了底层写有“八百壮士四行仓库抗日纪念地”字样外,位于底楼和七楼的两个史迹陈列室都没有开放,它的周围也被“某某开发公司”的字样所包围。

      记者询问了8位居住在附近的居民,大部分人不知道“四行仓库”是做什么的,只有一位70多岁的“老上海”吴忠良告诉记者,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的时候,上海市民群情激奋,冒着生命危险,把慰问品、药品送入四行仓库,支持壮士抗击日军的情况。

      他拉着记者的手说,所有抗战的事迹,对抗战有功的将士,都不应该被忘记。四行仓库,可千万要让今天生活在上海的年轻人记得。《瞭望东方周刊》记者 黄泓/上海报道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