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锦涛开始清理江理论,“和谐社会”将取代“三个代表”(图)
(博讯2005年8月02日)
    
胡锦涛开始清理江理论,“和谐社会”将取代“三个代表”

    摘自刚出版的《开放》8月号 作者:程宇陽

    和諧社會將取代三個代表

    ●胡錦濤權力已臻鞏固,在加緊防堵顏色革命同時,理論班子已開始將社會矛盾和不公歸咎於江澤民的失誤。兩位獲重用的學者夏勇及王滬寧正在為胡政權作理論建樹,以取代江澤民的「三個代表」。

    進入盛夏,中華大地在暴雨、洪災、烈炎灸烤之下苦苦掙扎。據報導,六月在全國已有二十四個省市拉閘限電,原油進口依賴達到百分之四十。六月二十八日晚,全中國的電視觀眾都看到胡錦濤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進行第二十三次集體學習的場面,胡錦濤講話題目是「節約能源資源,政府要先行一步」。中共傳媒奉旨展開大肆宣傳,甚麼辦公室空調不能低於攝氏二十七度、甚麼公務員抗高溫,不穿西服。

     七月二十三日星期六,北京總算是下了一整天降暑的瓢潑大雨,北京市新聞出版局門前一大早就人頭攢動,人們打著傘、穿著雨衣,爭先恐後地排隊、搶號,原來這天北京新聞出版局要對二渠道(民間)的書商進行重新註冊登記,首要條件是註冊資金必須高達二百萬元人民幣,還能開增值稅發票。這說明胡錦濤五一九佈置的「打一場沒有硝煙的人民戰爭」已在北京市基層打響。

     以上兩件事小,卻也反映了中國目前兩大問題﹕一是向國際市場爭奪石油能源;二是要全力阻擊顏色革命。這是上個月本欄報導過的事。

    胡錦濤指示社科院長陳奎元,要把堅持資產階級自由化的人清洗出社科院。

     江澤民主政十三年,先後兩次視察中國社會科學院,不斷做出指示,中共傳媒做過大張旗鼓的吹捧和報道。步其後塵的胡錦濤六月率政治局常委專門聽取了社科院院長陳奎元的工作的彙報,但完全對傳媒封鎖,其原因一是顯示出胡錦濤有別於江澤民完全不同的個人風格,二是胡對陳奎元彙報後做出的指示與四中全會講話、五一九講話一脈相承,殺氣騰騰,不好公開見人。胡錦濤對陳奎元和社科院最重要的指示是:「在社會科學院領域,絕對不允許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泛濫,一露苗頭,就要堅決扼殺,誰堅持資產階級自由化立場,就要堅決清除出中國社會科學院,清除出理論隊伍。」

    法學家夏勇放棄自由主義立場,投靠胡錦濤先任胡辦副主任,新任保密局長。

     六月,香港大公報對胡錦濤新任命的國家保密局局長夏勇做了十分搶眼的報導,超過對大規模省部級高幹調整的報導,報導重點不是夏勇其人,而是他的「新民本說」。

     夏勇於一九七九年考入西南政法大學,後考入北大讀法學碩士,畢業之後,分配到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一九八八年,中國社會權利意識開始覺醒,夏勇與鄧正來一起去搞社會調查,《走向權利的時代》調查結果發表後,引起學術界震動,名聲鵲起,接著,夏勇在社科院又讀了博士生,在媒體上發表眾多法制建設的文章。夏勇在其代表性著作《中國民權哲學》中提出「新民本說」的理論,講民之本而非君之本;以民權為政治上民之所本;民權本於民性是人的尊嚴和自由;民性養於制度,民權存於社會。在憲法方面,夏勇從他的「新民本說」出發提出了他的根本法理論。認為憲法之根本法則由以人本和自由為核心的價值法則、張揚人民主權的政治法則和體現秩序理性的秩序法則構成,蘊涵道統、政統和法統,是憲法合法性、權威性和穩定性的終極來源和根基。

     九十年代初,夏勇與北大政治學在職博士劉軍寧成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兩位自由主義標桿性的人物,但兩個人的命運卻大不相同。劉軍寧一直受到打壓,後借北大一女研究生對他公開宣揚自由主義的舉報信,被江澤民指令清除出中國社會科學院。而夏勇則由法學所副所長二○○二年三月被提拔任所長。到胡錦濤時代劉軍寧的思想影響力幾乎被全部封殺,對政權已構不成威脅,而夏勇作為法學界的新銳,人權和法制理論的專家,卻走近胡錦濤的身邊,換言之受到了招安。

     二○○二年他在法學所所長的位置上還沒捂熱就被提升為胡錦濤辦公室副主任,今年又提升為正部級,擔任保密局局長。法學家擔任保密局長是為他作為胡班底的智囊人物走向核心集團鋪就階梯。胡工科出身,常委和政治局也大致是工科班底,胡錦濤把夏勇提拔到近身要害位置,實際上是要加固自己立足權力核心的雙腿,加長治黨治國治軍的雙臂,並非為了開發自己的大腦,因為夏勇原本富有自由主義特色的「新民本說」,變成胡的「新三民主義」,「和諧社會」之後,也就「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了。十七大隨著團派全面執政,由胡提拔的夏勇將顯示出更重要的作用。夏勇為人謹慎低調,這也是符合胡的要求。

    筆桿子王滬寧已完全投誠胡錦濤,向胡建議打擊自由知識份子。

    為三個代表鳴鑼開道的康曉光拍胡馬屁卻沒回應。

    江時代另外兩個大露鋒芒的人物的不同命運也值得一提,一個是江安排給胡錦濤的筆桿子王滬寧,三年來,王滬寧已被胡完全接受,或者說王已完全投誠,此人為胡起草了四中全會九一九報告,開列了要重點打擊的五十名知識份子的名單,在黨內外、國內外造成十分惡劣的影響。加之胡的宏觀調控政策,通過「反分裂法」,對美日強硬態度,逐漸失去國內知識份子、工商界和諸侯們的擁護。胡初登台的兩年,勁敵上海幫一直虎視眈眈,但四中全會之後,上海幫逐漸哀落。中共極權體制下,要想鞏固權力,有一絕招,就是比誰更左。如果比右,就要走向自由化,向滑鐵盧不可,胡耀邦、趙紫陽就是先例。胡錦濤接班後堅決往左走,始終沒有給上海幫留下搶權的藉口,王滬寧是助了一臂之力的。

     另一名江時代的風雲人物是為江澤民「三個代表」鳴鑼開道的康曉光。康曉光對「三個代表」詮釋是:「在全球化時代,對一個嚴重依賴經濟增長為自己提供合法性的政府來說,剝奪精英無異於自取滅亡。」於是九十年代中期以後,聰明的政府轉而採取「賄賂精英,剝奪大眾」策略。這樣一來,中國政府就演變成精英勾結型「權威主義國家」。康曉光理論分析完全建立在對中國政治經濟社會全面、透闢、客觀的洞察和分析上,也就是說講的都是真話,但是他理論的目的是為中共和政府尋找合法性,以期這個黨和政府對大眾「有節制的掠奪,可持續性的盤剝」。應該說講的也是實話。康曉光在胡錦濤接班之後,急忙把自己的學術著作彙編成一本書,起名《中國的道路》,以毛遂自薦,在該書的序言裡,他肉麻地吹捧胡錦濤,重溫西柏坡講話和「新三民主義」。他說:「胡錦濤僅僅要回到毛澤東嗎?實際上,他走得更遠的,他要回到孔夫子」,「胡錦濤的新政就是孔子的仁政」,「現代『仁政』就是一個仁慈的、開明的權威主義政府」,康曉光的政治拍馬,不為新主所動,結果是枉費心機。在中國知識份子全光譜上,康曉光被自由主義政治學家陳子明定位為「新右」,正是這個準確的定位,被穩健又強硬的新黨魁拒絕使用,「右」從骨子裡就被胡排斥。

    御用班子批評江澤民的GDP掛帥,胡的新理論和諧社會即將取代三個代表。

     追隨毛澤東搞革命起家的鄧小平,為爭當第二代領導核心,不得不往毛臉上抹了幾道黑,經濟上他顛覆了毛,向資本主義開放,但政治上仍舊用四項基本原則把自己和毛緊緊地捆在一起,一直走到六四屠殺。鄧小平理論,老百姓心明眼亮,評其為「社會主義是個筐,甚麼都能往裡裝」。直到鄧死後,江澤民才把「鄧小平理論」寫進黨章、憲法。江依照中共傳統,不搞自己的理論,就搞不了對全黨全國的極權,因此鄧死後,立刻炮製出自己的「三個代表」,倚仗「三個代表」,不僅十五大超齡不下,十六大仍然賴在軍委主席位子上兩年有餘。胡錦濤十六大接班之後,被評價為「江規胡隨」。從毛一百一十周年、到鄧一百周年、陳雲的一百周年,無一例外全講「凡是」。

     但是胡錦濤又是確立自己的思想理論最迅速的黨魁。二○○三年春節之後,胡接任總書記只不過三四個月,就在中央黨校召集省部級黨政一把手舉行「三個代表」研討班,胡講話用十六大精神,「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武裝全黨,但是他已塞進自己的私貨,提出「執政為民,立黨為公」和「新三民主義」,立即被吹捧為「新政」,用毛澤東的話來評價:「名曰樹我,誰知樹誰人?」胡錦濤確是高手。二○○三年三中全會提出「科學發展」觀,二○○四春節之後,中央黨校又舉行黨政一把手研討會,「樹立和落實科學發展觀」,溫家寶智囊溫鐵軍已公開評價這是對九十年代單純追求GDP增長的重大戰略轉變。去年九月四中全會又提出「和諧社會」的概念。今年春節後的第三個黨政一把手研討班,專題就是「提高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能力」,二月十九日胡錦濤在研討班講話,六月二十七日由新華社全文發表,此時是胡作為國家元首訪俄,參加上海合作組織會議,赴英與G8峰會對話,進行一系列重大外交活動的前夕,也是中共建黨八十四周年的前夕,它的作用不僅是代替一篇「七一」講話,而是胡氏理論完整推出的標誌。

     中國的改革開放經過二十六年,GDP總量增長了十倍,平均年發展速度為百分之九點四,成為世界經濟發展的奇跡,但是也造就出一個權錢結合的利益集團,壟斷中國的全部資源和財富,造成農民和工人的絕對貧困,城鄉差別、地區差別的擴大,腐敗制度化的漫延,社會矛盾尖銳對立。胡錦濤現在代替江澤民成為這個利益集團最大的代表。胡的御用理論班子明裡暗裡已將尖銳的社會對立和不公正完全推給江澤民的GDP掛帥,也就是「三個代表」,胡的「和諧社會」便就應運而生。但是可以斷定,胡氏和諧社會理論將面臨與江氏和「三個代表」一樣的下場,因為它根本夠不成對「三個代表」這種精英聯盟吃人理論的顛覆,而只是給它蒙上一層迷人的面紗和遮羞布,目的仍然是鞏固中共的極權統治和確保胡錦濤一代政權的穩定。

     有確切的消息,胡錦濤決定今年十一月要隆重紀念胡耀邦誕辰九十周年,六四民主運動因胡耀邦含恨去世而起,十五年來中共沒有出過一本紀念胡耀邦的書,胡錦濤要為胡耀邦組織紀念活動,這是江澤民沒有做、不敢做,也不想做的事,如果真要搞,也會變成胡錦濤的一項資源,但會搞成甚麼樣子,還要拭目以待。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