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大陆著名学者关注卢雪松被停课事件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5年8月13日)
    


据知情人士透露的可靠消息,卢雪松目前被以取保候审限制自由,生活陷入困境。
     (博讯 boxun.com)



提交者:范亚峰
    
    
    
    自吉林艺术学院青年女教师卢雪松给校党委书记的公开信在网上发表以来,迅速受到各方关注,成为知识界的“公共事件”、媒体的焦点。据知情人士透露的可靠消息,卢雪松目前被以取保候审限制自由,生活陷入困境。
    艾晓明教授、傅国涌先生、张鸣先生、王晓渔先生、崔卫平教授、徐友渔先生、刘晓波先生、何清涟女士、张鸣先生、胡迪先生、萧瀚教授、贺卫方教授、焦国标教授等已先后着文声援,以网名发表的声援文字更多,网络上还出现声援卢雪松的签名活动。
    
    记者8月11日采访了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曾任教于南京邮电学院的著名学者樊百华先生、北京著名宪政专家张祖桦先生、以及现任教于成都大学的著名法学专家王怡先生。
    
    茅于轼:大学必须是自由思想的阵地
    
    茅于轼先生表示已知此事。他指出,大学必须是自由思想的阵地,是创作知识的地方。没有思想的自由,怎么能创造知识呢?中国要赶拼世界一流大学,首先要有自由的思想,如果不能自由表达思想,那是无法发展的。
    
    他指出,卢雪松这个例子不是孤立的,是现行制度的集中反映。北京大学已经开了先例---把焦国标开除了。这种事情完全没有道理,把北大的传统破坏了。
    
    他认为,言论自由本来就是宪法赋予每个人的权利。他建议各方面对这件事多加报导,展开讨论,会对当事人有助益,也是很有必要的。
    
    樊百华:卢雪松优秀温和 不应受此对待
    
    樊百华先生表示,卢雪松事件只是每日每时中国无数个普通民众受侮辱受迫害受歧视的例子当中的一个。正直的知识份子一直是受苦受难的,做好人在中国总是要受挤迫的。
    
    他指出,根据卢雪松优美的文字和文章中所表现出的态度,我能推测她的课一定讲得很好,是一位有修养、有思想、优秀温和、境界较高的老师。像这样的年青教师不是应该越多越好吗?!学校怎么能如此草率地开除呢?!
    
    他表示:吉林艺术学院在我的眼中十分暗淡,而卢老师则让我肃然起敬。我只有悲叹,不仅为吉林艺术学院!
    
    樊百华:校方的公开声明荒唐至极
    
    樊百华先生指出,剥夺卢雪松老师的授课权只能是学院的行政行为,而不应该是学院党委的行为,甚至党委都不应当参合具体的行政事务,否则就是党委越界、以党代政。作为“吉林艺术学院发言人”就应当同时明确交待两个文件:一是学院党委的相关文件。这个文件应当说明党委获得的相关事实证据,党委的建议或者指示,以及相关建议和指示的根据与理由──党委行为的法理和学院党政关系章程上的依据。另一个应当是学院的相关行政文件。
    
    无论是学院党委的相关文件,还是学院行政的相关文件,都一定是有“文件标识”的。可是,“吉林艺术学院发言人”没有向公众展示或者说明相关正式文件,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作法,是对卢老师的污蔑和强权恫吓。
    
    他指出,“吉林艺术学院发言人”没有拿出卢雪松在课堂上违法犯罪、不符合教师法规定的言行的具体证据。还说她曾经炼过法轮功,就提这么一句,什么意思?明显地是在拍“上面”的马屁,对“上面”讨好说:我们是非常忠实的专政工具。丑恶的用心就在这里。哪个大学没有炼法轮功的老师啊?!卢雪松曾经炼过法轮功,就算她现在炼,又怎么样啊?不能炼了吗?这就好像是对人心里想的东西实行专政。荒唐至极!
    
    吉林艺术学院没有有依法办事、依法行政,党委书记做的事情太草率了。希望他们从做人的起码标准来要求自己。
    
    张祖桦:不是孤立事件
    
    张祖桦先生表示已从网上看到这件事,对此事非常关注,也看到了许多知识界名人们的热烈讨论。他认为无论是在课堂上授课,还是在私下与学生交流,这都是教师的本分和权利。
    
    他指出,吉林艺术学校的处理方式非常不当,是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侵犯了卢雪松的合法权利。
    
    他表示,在中国大陆,因为发表不同意见被限制上课的情况屡有发生。大陆比较著名的公共知识份子长期被停课的就有:北京青年政治学院的法律学教授杨支柱、西南民族大学的肖雪慧,这些都和卢雪松的情况类似,但卢雪松被停课的情况更恶劣。
    
    王怡:学生的可怜与悲哀
    
    王怡先生现任教于成都大学,曾被停课,去年下学期才被恢复上课资格。他表示,自己和卢雪松同年,都是96年毕业到大学教书。之前也被停过课,也遇到过学生告密的事情,因而对卢雪松目前的处境深表同情。
    
    他认为,今天的高校没有起码的学术自由,不能给学生提供相对多元的思想空间。卢雪松是一位真诚的理想主义者,而中国高校上百万老师中大多数老师都是很世俗的。一旦有像卢雪松这样的老师传达跟学生思想背景有冲击的信息,就会给某些怯懦恐惧的学生带来很大的冲击,因为那些学生处于非常可怜的状态。他的学生中就有被吓得不敢来听课的。
    
    所以,问题焦点不应是学生,而应是束缚学生的这个教育体制。学生思想单一,感到迷茫、害怕,是很可悲的!重要的不是学生做不做告密者,而是高校里的老师,你要不要做卢雪松?你要是做的话,就必然跟教育体制产生冲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