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再论中国贫富差距
(博讯2005年8月28日)
    几天前,我们在听众信箱节目里讨论了中国的贫富差距日益增大的问题。按照中国官员的说法,目前中国的贫富悬殊已经到了必须引起当局警惕的程度。中国当局已经意识到,中国财富分配不均、两极分化的问题已经对社会稳定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听众对这个问题有很多话要说。今天我们就来听听几位听众朋友的看法。

     *危机四伏 积重难返* (博讯 boxun.com)

    吉林的黄先生是这样说的:

    “无庸置疑,中国社会已经进入了高风险期,我想举实例说明。我们这里有一个广播台‘都市110’,它有一个电视节目‘守望都市’,几乎每天都有凶杀、抢劫、斗殴事件,犯罪低龄化、女性化,亲情反目为仇。中国目前是危机四伏,四面楚歌,千疮百孔,积重难返。”

    *形势好 何言高危?*

    江苏的叶先生认为,中国社会并没有进入高危期:

    “我反对说现在中国处于社会高危期。政治上,中国已经跳出了极左思潮,经济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工人下岗已经基本解决,农民收入稳步提高,城市居民医疗保障和社会制度明显完善。你怎么能说现在中国处于高危期呢?”

    需要指出的是,叶先生的这些观点和中国官方有差异。比如,中国当局明确承认,改革开放以来的医疗制度改革是失败的。叶先生提出这些观点,不知是否有事实作为依据?我们愿意和叶先生进一步探讨这个问题。

    *胜过毛泽东时代*

    江苏的郑先生认为,由于中国经济目前处于发展时期,出现贫富悬殊现像是很自然的。他说:

    “我们现在的社会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如果说不是发展的问题,那么,毛泽东时代的社会是没有风险的,难道这就是我们现在需要的社会吗?今天,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生活水平,跟以前比起来确有提高,这是事实,社会问题的解决最终还是要靠经济的发展。

    如果用西方社会那种个人主义的观点,我们社会就更容易产生问题,产生矛盾,所以我支持一党专政。”

    在这里,我想说明一点。按照国际公认的衡量标准,中国的贫富差距已经超过了西方所有的主要发达国家。

    *“为国分忧”嫁忧于民*

    黑龙江的张先生谈到下岗职工的艰难处境。他说:

    “我原来是黑龙江地质局的职工。1998年,整个黑龙江地质系统搞所谓的‘下岗分流,为国分忧’,变相强迫所有职工自愿辞职,每人只给两万块钱,就打发回家,什么都不管了,没有任何社会保障,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养老保险,什么也没有。上访也没用,上访就抓你,我就进过北京的收容所。”

    *富了官老爷 穷了老工人*

    张先生说,当官的工资翻番,出门开车,而下岗职工有病只能等死。 他说:

    “现在我们这些人的生存状态可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下来的这些都是老职工,在计划经济时代都是为共和国出过力的。现在都不敢有病,有病就等死了。谁管你啊,没人管。现在中国的贫富悬殊问题就是体制造成的。

    在岗的这些官老爷们,从98年到现在,工资翻番地长,处长、科长都开上车了,我们这些人是社会最底层了。我对共产党的这个改革根本不抱什么希望,也不抱什么信心。”

    *制度使然*

    上海的黄先生说,社会制度导致了中国的贫富悬殊现像。他说:

    “中国的两极分化问题是社会制度造成的,或者说是腐败造成的。这种两极分化共产党有没有能力解决呢?实际上,共产党不会去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制度造成的问题。”

    最后,感谢听众朋友发表自己的看法。

    来源:美国之音,记者 萧敬 _(博讯记者:晴续)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贫富差距已超合理限度
  • 中国社会发展面临贫富差距等三大矛盾
  • 中国贫富差距超逾警戒线
  • 中国贫富差距扩大 超过警戒线
  • 中国贫富差距为何反而急剧拉大
  • 中国贫富差距透视
  • 民调显示中国城乡贫富差距加大(图)
  • 北京报告:贫富差距拉大(图)
  • 中国贫富差距天壤之别
  • 外电称中国贫富差距又回到解放前水平
  • 国有企业“家族”化 国有资产流失猛于虎 加大社会贫富差距加剧腐败
  • 刘晓波谈中国贫富差距悬殊
  • 魏文彪:应调查贫富差距中的权力构成
  • 吴敬琏:应向职工划转国有资产以缩小贫富差距
  • 调查显示中国贫富差距正急剧拉大
  • 中国大陆贫富差距大 时下流行仇富心态
  • 两腿不齐站不稳-论中国社会性歧视与贫富差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