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34名国民党员青岛行(图)
请看博讯热点:国民党访问大陆

(博讯2005年9月01日)
     彰化来客参访6日主打“水果牌”;“党务搭桥,经贸文化唱戏”模式已然确立

    新京报2005年9月1日讯 记者刘炳路 秦雯 山东青岛、北京报道

    34名国民党员青岛行

     国民党彰化县党部主任委员许福明(手拿黄梨者)率团于8月26日抵达青岛,他希望两地最终能达成多项农业合作。者刘炳路摄

    34名国民党员青岛行

      ■核心提示

      8月26日到31日,国民党彰化县党部团抵达滨海之城青岛展开参访活动,这是8月下旬国共两党党对党干部交流中的普通一站。

      “千红万紫安排着,只待新雷第一声”,中共中央台办副主任郑立中引用清代爱国诗人张维屏的诗句来形容此次两党的基层交流的意义。学者分析,通过国民党以台湾“在野党”身份到大陆进行基层交流,通过“党务搭桥、经贸文化唱戏”,确立了一个两岸经贸交流的实用、新颖方式,对于两岸的经济和两岸的政治关系都大有裨益。

      横幅、餐桌标示牌、道路指示牌,到处都是繁体字。

      这是滨海之城青岛特意为34位客人准备的。他们是中国国民党彰化县党部党员,自8月26日始,对青岛展开为期六天的参访。

      此次参访与一次被称为“破冰之旅”的访问有关。

      今年4月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时任国民党主席的连战握手北京,达成“共同谋求两岸和平发展”的共识,并发布新闻公报表示“建立两党定期沟通平台”,开展不同层级的党务人员互访。

      今年8月下旬,这一愿景得以实现。除青岛外,厦门、深圳、宁波分别与来访的国民党台中市党部、台南市党部、基隆市党部进行了交流,随后,国民党新竹市党部、高雄县党部也将分别对苏州市和福州市参访。

      在首批六个基层党部到来后,还将有第二批、第三批国民党基层党部参访大陆城市,北京也将在名单之列。

      “为两岸的交流打开了一个渠道。”国台办研究局一位副局长说,通过党际之间的交流,将有助于进一步推动两岸经贸、农业、旅游、文化艺术、体育等多方面的交流,扩大合作,造福两岸同胞。

      种在青岛的台湾梨

      8月28日上午,青岛往北100多公里,被篱笆围成的一大片果园里,金色的丰水梨挂满枝头。果园一角的树下砌了石凳,上面摆着一盘盘切好的梨。

      用牙签插起一块,许福明慢慢放到嘴里。看着他的表情,几十名中国国民党彰化县党部参访团成员围向石凳,跟着他一起“抢”起来。

      “长在平地上,也会这么甜?”许福明是访问团团长、国民党彰化县党部主任委员,他所在的彰化是台湾有名的农业之乡。在他的印象里,这种梨在台湾需要生长在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地上。

      11年前,园子的主人简惠庆从台湾来到青岛。当时他已年过半百,看中了这里大面积的土地和相对较低的劳动力成本,一手建起了这个2000多亩的农场。

      如今,农场的水果远销美国等多个国家,贵的每公斤可以卖到20美元。

      “也很辛苦。”简惠庆笑着说,他每次从台湾、日本、韩国等地引进新品种,当地的农民很快就能学会相关的技术,简惠庆就把树砍了,再引进新的品种。

      青岛市委一位官员认为,简惠庆不断砍树的过程也把先进的技术带给了当地的农民。而每到采摘季节,简惠庆也会雇用几百人到农场摘果子,给当地农民带来新的生计。

      “这是联合起来挣世界的钱”,彰化县花坛乡农会总干事顾金土说,台商和当地农民达到了双赢。

      顾金土解释,农会是一个民间组织,在台湾每个县乡都有,主要为农户提供农业方面的服务。在他之外,参访团中还有5位农业方面的人士。

      “农业确实是参访团中人员最多的一个行业”,访问团团长许福明解释,这样的安排是出于彰化县的实际情况考虑,希望通过此次交流达成多方面的农业合作。

      “我们国民党来做”

      彰化县位于台湾中西部,面积为1074.4平方公里,人口130余万,下辖25个乡镇。稻米、葡萄以及萝卜等6种农作物的产量居台湾地区首位,甘蔗、白柚、蕃石榴的产量居第2位。

      “现在台湾农民的日子很难过”,参访团成员、农业专业经理人赖正雄说,仅种植芒果的台湾农民就有20万,而水果的销售市场却相当有限。

      两种合作方式被两岸所关注。一是将台湾的农产品销往内地,二是让台湾的农民直接到大陆创业。目前,第二种方式在青岛已经全面展开并取得效果。

      在青岛北部平度市,一个规划面积为3166平方公里的农业合作试验区,1999年由国台办、农业部、原外经贸部批准设立,定名为“青岛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

      这个相当于彰化县三倍面积的试验区,除农业生产外,还定位于农副产品的精深加工企业集散地,目前,已入驻企业50家,其中台资企业12家,吸引外资总量达1.5亿美元。

      但帮助台湾农民的另一渠道———将水果销往大陆,走得却不那么通畅。

      “我一直想把这种个头大大的梨返销到台湾。”简惠庆老人从日本引进并栽种出了一种黄金梨,皮薄且脆,果肉甘甜,至今未能越过这一湾浅浅的海峡。

      而在岸的那一头,台湾本土种植大户的水果也被阻隔在大陆之外。

      永靖乡农会总干事朱秋报说,每当水果滞销季节,他们都会贱价处理,甚至无奈地看着水果烂掉。

      据台湾媒体报道,岛内的农产品生产每年都有失衡现象,除了水果和稻米过剩,渔产品、畜产品也常常滞销,很多时候,农畜产品最后只能丢进大海,农渔民血本无归。

      今年4、5月间,连宋大陆之行后,大陆宣布将扩大开放台湾水果准入和部分实行零关税。但今年7月,海峡两岸经贸交流协会两度邀请台湾农业组织进行协商,遭到台湾主管部门拒绝。

      在此情况下,大陆单方面提出优惠措施。

      “欢迎台湾的客人将农产品带到这里来。”8月28日下午,中共城阳区委书记李学海拉着许福明的手说。

      这一天,参访团参观了位于青岛市城阳区的在建项目“山东国际农产品展示交易中心”。该中心仅一期面积就达10万平方米,新近被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批复为“中国北方台湾农产品集散交易中心”。

      “他们不做的,我们国民党来做!”一个声音响彻整个大厅,人们把目光聚拢到一位女性身上。叶丽娟,这位彰化县议会党团书记长说,回去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台湾省农会和各县乡农会,为台湾的农民提供这一利好信息。

      “听听乡亲们的困难”

      在青岛黄海饭店,中共青岛台办副主任毕星海歉意地起身,对满屋的人说:“要不我们边吃边谈?”这时,早已过了晚饭时间。

      参访团与台商的座谈会是从8月29日的下午开始的,10余位在青岛的台商见到“娘家人”,话匣子一打开便不可收拾。

      被海峡阻隔的,远非仅有水果。台商们从子女上学,谈到两岸的直航、旅游、信贷,他们的困惑一一被谈及。

      据介绍,目前在青岛注册登记的台企共有1700余家。

      “我们想听听各位乡亲有何困难?”在座谈开始前,许福明对台商们两次表示。

      台商陈素真,飞利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已在山东直营汽车销售分公司11家,她说目前大陆对台湾大学生一视同仁,但对中小学生的求学,依然面临着诸多问题。

      “两岸达成协议,将金融信用延伸,是我们台商最大的期待。”在美旗控股集团总裁谢秉臻看来,目前台企到大陆的投资者最难的就是信贷问题,他说,因为双方金融不通,在岛内还有企业的台商虽然有很好的信用,但是仍然得不到大陆银行的授信。为此,台商不得不把自己的钱砸进去而无法取得更大规模的发展。

      “现在光我这儿,就有300多想来台湾的游客压在手里。”台商黄清莲已成为“青岛女婿”,这位东南旅行社大陆代表,最关心的是旅游问题。

      今年连、宋大陆行之后,“开放大陆居民赴台湾旅游”逐步进入实施阶段,但受到台湾当局入台许可证配额的限制,再加上须转机香港,更多的人仍然被堵在大门之外。

      黄清莲说,他多次与“陆委会”接触,希望放宽入台条件,但均未果。

      国共两党的努力

      “虽然国民党在野,但希望通过党际之间的交流,一起尽力推动某些事情的进展。”对于台商提出的问题,中国国民党彰化县党部主任委员许福明一一记录了下来。

      而对于中共青岛台办主任田云南来说,他依然记得四个月前的4月29日,在北京大学,一个与此相似的声音,“假如我们不做,谁来做?假如现在不做,什么时候做?”这个声音的发出者是连战。

      许福明证实,中国国民党荣誉党主席连战正在主导筹备“以推动两岸和平、交流为目标”的基金会,来落实连胡两人的“五大愿景”。

      许福明说,连战和胡锦涛在今年4月29日达成的共同愿景和五项共识,也已在国民党十七全大会中以决议方式列为党的政纲和政策,“这就意味着,无论谁当主席,还是哪个党员,都会坚持推动两岸关系的和平进程。”另据《中国台湾网》8月29日援引香港媒体的报道,中国国民党正计划在台北举办一个以两岸三通为主题的国共两党高层次论坛,中台办研究局局长程金中予以确认。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白鸿森是彰化县“议会”议长,8月31日,在准备返台之时,他对记者说,原来他觉得国共两党是对立的,六天参访让他感到了共产党的热情和市民的欢迎,“现在都有点不想走了。”“忆昔日历史,盼两岸和平”,8月29日,在现被称为“迎宾馆”的青岛德式官邸旧址,参观完毕,对于工作人员提及的书字留念的请求,并无准备的许福明欣然答应,略加思索,写出了上述字句。据介绍,此建筑早年曾接待毛泽东、陈云以及胡志明等多人在此下榻。

      与此相关的一个问题是,许福明向记者介绍,国民党方面也想邀请中国共产党方面赴台参访,对于面临的多方限制,许福明说,可以考虑走其他途径,比如首选担任其他社会团体职务的中共官员,采取旅游或者其他的方式赴台湾交流。

      两党交流涉足民生“就像开完高层会议接着要开部门会议一样,国共两党这次的基层交流是一个水到渠成的发展。两党间的交流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民生上。”8月30日,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副主任孙升亮向记者如此解释国共两党的交流历程。

      今年4月底,胡连会晤后,为落实五点共识,中共中央台湾办公室一直在与国民党和台湾有关方面积极协商。

      “整个过程应该说非常顺畅,国民党表现一直很积极。”孙升亮说,按照两党的交流规划,此次党务交流的议题设定在城市交流,代表了两岸政党交流形式和内容的深化,说明随着交流的进一步展开,两党从高层次的政治问题已经转向两岸民众享受切身利益的方向。

      孙升亮介绍,交流分成三个阶段,囊括了包括马祖和金门在内的台湾所有县市。其中既有国民党主政的县市,也有非国民党主政的地区,参加交流的人员既有国民党员,也有普通民众。第一阶段台湾共有12个县市参加,分作两批,除了这次第一批六个县市外,还将有六个县市在9月中旬左右完成与大陆对应城市的党务交流。

      他说,虽然第二阶段的交流时间尚未最后公布,但是台湾方面已经确定了10个县市参与,大陆方面也将在近期确定结对的交流城市。第三阶段参与者是台湾的两大城市台北和高雄,估计北京有可能被列入第三阶段的对口交流城市。

      “交流原则上是一对一的形式,参与过的城市不会再有重复。并在很快的时间内实现回访,并在两个城市以后的交流中,相对固化这样的交流平台,使结对的城市间有更多的了解和合作。”孙升亮说。

      在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学者朱松岭看来,此次确定的交流城市,台湾方面倒是没有太多的选择标准,大陆这边则全部是沿海开放城市,同时也是台商相对集中的城市。“这就像人与人之间的了解一样,也需要一个过渡,有一个由点到面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朱松岭说。

      千百年来,厦门一直是大陆居民前往台湾的一个中转站,台中市很多居民的祖籍也在厦门,两地的居民至今都保留同一种语系:闽南语;青岛有台商最大的农业示范基地,深圳也是台商聚集地,双方经济发展水平也比较相近,“总之都是台商活动频繁的地区,已经具有一定的经贸文化交流基础,两地民众已经有一定的认同感。”

      经贸交流走向自觉

      “满腹痛楚”,8月27日,站在青岛港边上,访问团成员林进春以此形容6年前在这里错过的一次投资机会。

      6年前,他就想在青岛开两个货柜码头,但因政策方面原因,此愿望未能实现。他表示,这次不会再次错过商机,此次参访他与青岛有关方面协商两个码头的经营权问题。

      “对此行,我们更看重经济意义。”8月28日,国民党彰化县党部访问团成员、花坛乡农会总干事顾金土等几位农业方面的党员说,他们的到访更多的是寻觅商机,促成更多的经贸往来。

      但在青岛市台办主任田云南看来,这种访问在某种程度上也扩大了国民党在台湾的影响和威信。

      而有关人士分析,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今年底台湾各县市长的选举。

      对此问题,许福明没有正面回答记者。他说,无论国民党执政还是在野与否,都会一如既往地推动两岸的和平进程。

      彰化县议会议长白鸿森说,连战的“和平之旅”访问大陆之后,使得国民党上下信心大增。

      有关人士分析,通过国民党以台湾“在野党”的身份到大陆进行基层交流,通过“党务搭桥、经贸文化唱戏”,确立了一个两岸经贸交流的实用、新颖方式,对于两岸的经济和两岸的政治关系都大有益处。

      而在国台办一位部门负责人看来,当政治无法推动的时候,以经济的方式去反作用政治,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中央台办研究局副局长黄文涛说,国共两党的基层交流本身就是经贸交流的重大变化,而通过更大范围的两党交流,开展经贸、文化、农业、教育等多方面的交流,和扩大合作,本身也在推动两岸的关系朝着更积极的方向发展。

      “台湾经济正在被世界边缘化,台湾经济要发展,将越来越多的依靠大陆,这已经成为公认的事实,台湾民众也已经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海峡两岸的交流是不可阻挡的大势所趋。”朱松岭说。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室教授何仲山介绍,连宋访问大陆后,两岸举行了一系列论坛、研讨会,为两岸经贸交流构筑新的平台。“种种事实表明,两岸经贸文化交流活动正在持续升温,并开始由自发行为转向自觉行为。”“以前,大陆对台的关注点更多地局限在台商身上,现在和以后将扩大至更多民众身上。国共两党间的基层交流即是一个转折。此外,亲民党也在加强这方面的努力,它虽然不具备国民党这么大的影响力,党员也分布不甚广泛,没法依据国共两党的模式进行基层交流,但是交流的扩大化是个趋势。”朱松岭说。

      交流中,大陆也会更多了解台湾的现状和台湾民意的渊源。何仲山说,自己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究国共关系,但是在自己没去台湾之前,对台湾的认知依然很片面。“大陆也需要对台湾有更多的认知,正确的认知才会有正确的对台政策。”在他看来,从被日本占为殖民地,到1949以后长期与大陆隔离,台湾与大陆分隔的时间太久了,台湾岛2300万居民,到过大陆的只占少数,大陆去过台湾的人数比例更少,因为阻隔,因为不了解,所以误会、误解。现在大陆敞开胸怀欢迎台内政党包括台内民众来看,来了解,自然就会减少误会和误解。

      “统一是自然而然的过程,和平稳定扩大交流才是目前两岸发展的最好方式。”何仲山说。

      百度一下“国共两党交流”找到相关网页约131000篇。8月下旬,青岛、厦门、深圳、宁波、苏州分别与来访的国民党彰化县党部、台中市党部、台南市党部、基隆市党部、新竹市党部进行了交流。 _(博讯记者:小芳)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