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智晟:民意不可战胜
(博讯2005年9月18日)
    
    
     (博讯 boxun.com)

    
     太石村民选的第一回合昨天结束,民意获得了预料中的胜利。一个具体农村的民主选举,竟最终成了被全球瞩目的事件。太石村以前也曾有过村民选举,应该也不止一两次,而这次选举却名扬天下,其因素有二:其一,与以往不同的是太石村村民要求这次选举要真正体现民意,坚决要求摆脱权力集团对选举的粗暴操作;其二,是权力垄断集团对公民的正当权利要求所表现出的规律性的恶习及过度敏感。这种敏感带来的规律性恶习即是暴力打压。广州的番禺区政府的反应是组织了多次的暴力扑压,最极致如最近的一次,在广州市政府的支持下,狼狈为奸的两级政府出动了千余名虎狼恶警,殴打村民,抢夺罪证,抓捕了五十多名无辜村民,这个政府再次规律性地站在了黑恶势力一边,可谓惺惺相惜。在这样的行动中,一方面我们看到这个权力垄断集团对民意价值和权利诉求的极端仇视及恐惧;另一方面是他们对暴力弹压的尽乎迷信的歇斯底里。但他们最终失败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在一个较长的时间里,以极不光彩的手段终于自食其果,获得了一个极不光彩的结局。
     一个村子的选举,善良村民身体力行的权利实践,得到几乎是全体中国人的同情和支持;但人们再次失望地看到权力集团再次不识时务地做出了不合时宜的选择,企图以暴力打压。他们几近动用了广东省三级政府的所有暴力资源以张牙舞爪,但最终我们看到了那些身体单薄,光着脚板的村民的力量。不可一世的权力集团败在这些村民手里。
    但我们无论如何还是要认识到,反动派的失败并不意味着他们已经丧失了作恶的能力。吕邦列昨天的被抓足以说明这种能力的存在。我们还有27名无辜的同胞被拘禁在反动官吏的手里,民意的胜利远非是终极性的。
    中国的现政权的价值安排十分奇特,说贴切一点是十分荒诞;从胡锦涛先生昨天在联大的发言中可以感到这个集团政治价值的混乱:胡锦涛发言中说自己反对强权政治,足见他能够清晰地认识到强权政治的不得人心及对弱者的贻害;但这个集团对国内人民的统治方面,却从来没有过放弃强权政治的打算。所不同的是,胡锦涛先生在联大公开要求放弃强权政治之举,不会像国内同胞向他提出同样要求时,随时有被投入监狱的风险。他们在国际的所有场所,但凡有表现的机会,定要谈到多样性的问题,公平公正的问题,一旦面对国内人民时,这种他们在外反复强调的价值,却又成了他们自己的敌人。
    我在昨天的文章里,对中国的中央政府提出了释放全体被非法关押的村民的要求,因为我们有权提出这样的要求。就像太石村的村民有权要求依法自主、不被操纵地行使选举权一样,中国现在的选举体制是反现代社会的,是反中国人民基本权利的,这种实质回避不得。任何人的暴力打压都改变不了绝大多数人民心目中的这种真实认识,继续不识时务地用过去惯用的阴狠手段来对付今天的中国公民,不去真实地面对我们共同面对的危险局面,继续玩弄那套早已老掉牙的、自欺欺人的把戏,不去顺应势不可挡的历史大势,继续放任各地方当局野蛮残害,打压同胞的正当维权行动,你们还有什么颜面面对中国人民?
    中国的权力垄断集团搞了几十年的虚假选举,这连三岁的小孩都知道。加之那些腆着笑脸自甘作虚假选举道具的投票者,历来的驯服温顺及全心全意的配合,使得在人民大会堂这样的“选举”场所里,是从来都不会发生警察绑架、殴打选民的事件的。首先,所有进门来投票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一家人的事好说好办,一切按家里的规矩来,这样文明的“选举”哪会有冲突?选举的冲突只能发生在今天中国的太石村这样的地方。选民不听话,不按老规矩来选举,这是几十年来在中国没有发生过的,警察也就必须给点厉害瞧瞧。不以暴力打压,万一哪天人民大会堂里也发生破坏“规矩”的事,这不是把血本都得舍掉了吗?选举的规矩在人民大会堂里都不费吹灰之力地操纵了几十年了,那可是最高的选举——国选啊。令操纵选举者大为惊诧的是,在中国顺当地演了几十年的选举闹剧,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在太石村却未上演成功。那群光着脚的选民与在人民大会堂里的那个庞大的选举集团比,只是坚持了自尊和自重,结果他们胜利了。
    
    
    
    2005年9月17日于陕北靖边县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