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严控网路资讯 新闻自由前景仍黯淡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5年9月30日)
    (中央社记者任纹仪台北特稿)中国近日发布新闻网站管理规定,要求新闻网站需经备案审批,新闻内容接受监督检查。外界认为,中国官方严格控制网路媒体及新闻资讯,媒体在中共一党专政下被迫丧失监督与制衡功能,中国新闻自由前景依然黯淡。
    中国政府日前公布这部网路新闻管理规定,内容除了界定管理对象,明定网路新闻资讯服务单位的设立条件及审批、备案流程外,还订定网路新闻服务规范,包括不得含有危害国家安全、煽动民族仇恨、宣扬邪教和封建迷信,或非法民间组织名义活动等;违反规定者立即删除,并保存相关纪录,提供有关部门查询。
     (博讯 boxun.com)

    根据此一规定,所有新闻网站必须通过备案或审批后,持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才能经营;经营期间,需接受国新办及有关新闻部门与公众监督,每年并提交年度业务报告及接受检查。
    
    中国官方宣称,新规定是避免网路上“一些虚假新闻、导向错误的新闻资讯在网上流传,损害了公众利益和国家利益”。事实上,中共恐惧西方民主与自由思潮藉由网路科技渗透入境,进而影响共党统治地位及政权稳定,因此必须极力控制网路新闻与资讯传播。
    
    为了有效防止任何危害中共政权的思想或言论在网路上散布或串联,中共不惜投入庞大人力及资源,采取的手段包括过滤与控制网路内容、严禁特定网站连结、严格规定境内新闻网站需向官方登记审批,如果不从就会遭到强制关闭。中共更进一步封杀国外网站,以及关押网路异议人士。
    
    捍卫新闻自由的无疆界记者组织表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管制网路言论自由国家,截至今年五月,中国已逮捕并监禁六十四名在网路传播言论人士。
    
    而根据这个组织发表的“世界新闻自由报告”说,去年中国共有二十七名记者被判刑,十七名记者被捕候审,六十五个新闻单位遭到检查,“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关押记者监狱”。
    
    事实上,标榜“以民为本、执政为民”的胡温体制对于新闻自由的箝制情况却不断在中国各地上演,广东“南方都市报”遭到整顿就是鲜明案例。
    
    发行量上百万份的南方都市报,二零零三年四月率先报导中国大学生孙志刚被广州公安机关依“收容遣送制度”逮捕及关押,并在关押期间被殴打致死的消息。
    
    同年十二月,南方都市报突破新闻封锁,报导广东出现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中国事后不得不对外说明SARS疫情,并在各方压力下承认官方新闻媒体对此“严重报导不足”。
    
    专家表示,这两起事件影响广泛且意义重大,前者终结了中国备受批评的收容遣送制度,后者对防治SARS功不可没。但遗憾的是,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益中、副总编辑兼总经理喻华峰等人却反遭广东当局罗织罪名监禁。
    
    其他中国干涉新闻自由的案例还有,具中国公民身分的纽约时报研究员赵岩去年九月被指控对外国机构泄露国家机密遭到关押;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程翔今年以间谍罪名被捕。外界认为,如果程翔案未被公平、公开审判,中国逮捕程翔似乎有杀鸡儆猴的目的,对外国记者产生寒蝉效应。
    
    此外,中国也全面性严控网站讯息。相关研究显示,中国设置网路监控中心,阻止连结国际网站、拦截电子邮件等,中国还动员三万人力专门负责网路监视工作。美国柏克莱加州大学一项研究指出,中国透过软体过滤禁止使用的字词包括自由、独裁者、暴动、人权等一千多个。
    
    中国还建立能过滤庞大讯息的“防火墙”装置,主要针对外国“异议”新闻入境。另外,中国公安部和国安系统投入钜资联合建成“金盾工程”,防范防火墙失灵。
    
    无疆界组织的报告说,中国加强干扰自由亚洲电台和西藏之声的节目,还封杀华尔街日报和德国电台德国之声中文网页等外国媒体。台湾新闻网站也难逃同样命运。
    
    专家认为,近年来中国媒体出现类似市场经济的兼并与整合,但这种合并整顿仍是在党和政府对媒体控制的传统惯性下进行;中国掌控新闻领域,已从意识型态朝向更技术化的控制,因此相较于八十年代,中国距离新闻自由似乎更为遥远。
    
    在中共一党专政下,中国已缺少真正独立的非官方新闻体系,最新的新闻网站管理规定更进一步将对网路新闻重新设限。
    
    新闻与言论自由可以说是西方民主与人权的基础,尽管中国当局对言论自由的政策明显紧缩,但随着网际网路日益普及与相关科技更形发达,中国当局对网路新闻的限制和封锁,究竟能否达成?且拭目以待。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