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东东莞地下工头赚工人血汗平均月入过万
(博讯2005年12月11日)
    
    
     东莞大的地下包工头至少有100多人,他们之间互相交流用人信息,并能够在全市各镇范围内调配劳动力资源。”近日,一位熟知东莞地下包工头的刘先生向本报报料称。 (博讯 boxun.com)

    
      据悉,近年来东莞涌现出大批地下包工头,他们多为工厂提供临时工,赚取工厂支付工资与工人所得工资之间的差价。据了解,一些笼络了较多打工仔的“工头”每个月最多可达到两三万元收入。
    
    
    
      据知情人士刘先生介绍,包工头一般先与工厂签订协议,然后工厂就把管理和发工资的大权全部交给包工头来操作。
    
      刘先生说,他有一个朋友谢某(化名)就曾为黄江镇一电子厂当过“工头”。由于该电子厂赶出货急需临时工,于是便主动找到了谢某,需要谢某为其提供工人。当时谢某手下拥有大约50个工人,于是与谢某签订了协议,工厂须按照每个工人每个月900元工资支付给谢某,工人工作三个月,每天12个小时。而实际上谢某每个月给工人支付的工资只有六七百左右。除开每个月打点工厂人事部门的开销,谢某一个月在每个工人身上至少可以赚200元,三个月下来,谢某总共能够赚取3万多元。“这还不算赚钱赚得多的,有的人一个月可以赚两三万元”,刘先生透露,有些工头手下多达70来人,有时候跟工厂商定的工资为1000元甚至更多,但是付给工人的仍旧只有六七百块,那样的话,这个工头一个月下来至少也有两三万。
    
      “工头”多是打工仔出身
    
      记者了解到,包工头也会开小作坊或小加工厂,他们的目的在于:一方面以自己工厂的名义大张旗鼓招工(其实他们自己的小工厂并不能消化这么多工人),以便拥有劳动力资源;一方面到各工厂获取招工信息,一旦获取,便与这些工厂的人事部门搞好关系,并达成合作意向,许多工厂也乐于这么干。在旺季过后,包工头无事可干时,也会自己开开工。
    
      刘先生告诉记者,“工头”对待工人还算可以,有时候还可以事先给工人预支工资。据了解,对比较老实的工人,“工头”可能给的工资会较低,而对待活动能力强的工人,会多支付点钱。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工头至少有跟三四家工厂保持联系,只要工厂急需人手,他们便有生意做了。有时候“工头”生意太好,忙不过来,还从临时工当中挑选亲信充当“代班工头”。刘先生说,他朋友谢某才做一年的工头,就已经赚了十几万了,眼下正准备买一辆轿车。
    
      据了解,这些所谓的“工头”大多数都是打工仔出身,大多来自湖南、湖北、四川等省,广东省本地的也有一部分。由于先前大多都打过工,对很多工厂的情况相对比较了解,认识的打工仔又多,因此做起“工头”来非常容易。
    
      眼下工厂招工困难,而为什么“工头”又那么容易能够召集几十个临时工呢?原来,这些临时工大都来自偏远农村,一些工头利用“熟人带熟人,亲戚带亲戚”的方式轻而易举可以一下子拥有那么多打工仔;而许多工头也与分布在各地的工头互相交换劳动力资源。
    
      打工者为何愿意被包工头“宰”
    
      原因1、能定时发工资、请假容易原因2、不收介绍费原因3、不相信人才市场原因4、在劳务市场难找到工作
    
      “包工头每个月都能定时发工资给我,不会拖扣,也没有押金,他们其实挺有信誉的。”
    
      从湖南来的,在常平某玩具厂上班的小陈告诉记者,“我的工作就是包工头介绍的,他们不像大部分工厂那样在进厂时交变相押金———押一到两个月的工资,一般一个月就会付一次,很准时;另外,有困难了他们还能提前预支工资给你;请假也不像许多工厂那样难,很容易就能请假。”
    
      35岁的李大嫂来自安徽,她说包工头不收介绍费,比人才市场强多了。“我第一次来东莞的时候,花了120元到人才市场登了记,他们也说负责帮我找到工作,但却一直没有找到,最后还不肯退钱。”
    
      据悉,由于包工头有着长远的打算,又有着遍布各地的强大网络信息支持,许多包工头都会采取比一般工厂更灵活的管理形式,比如请假容易、不扣押工人工资等,他们就依靠这些灵活的措施吸引了更多的劳动力。
    
      此外,如果有人为包工头介绍更多的劳动力或带人过来,他的工资就会有提升或者有“提成”,这也成为许多人愿意找包工头的原因。
    
      “许多打工者不相信人才市场而相信包工头。”熟知内情的刘先生分析认为,进劳务市场一要有文凭,二要有技术。许多从农村来的无技术的民工很难在劳务市场找到工作,尽管他们很多人都知道包工头赚了差价还是选择相信包工头。
    
      另一个方面,一些没有身份证的、年纪大的人也能去包工头那里轻易找到工作。“地下包工头实际上已经代替了劳务市场。”
    
      部门说法:目前法律上还未禁止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常平镇劳动分局咨询处的陈先生。他认为这种所谓的“工头”就相当于建筑行业的包工头,如果工头与厂方和工人分别都签订了合同,那么工头就担当了一个承包劳动力的角色,这种形式在法律上并没有说“不允许”。
    
      记者:据我们采访所了解,这些地下“工头”大多都不会跟工人签合同,只是在口头上承诺了待遇,那么打工仔在工资问题上很容易会得不到保障。
    
      陈先生:“工头”付给工人的工资只要不低于目前所实行的最低工资标准,同时有合理的工作时间安排和加班工资,那么作为劳动部门也就没必要进行干涉。况且,工厂是自愿与“工头”达成协议的,打工仔们已经心甘情愿地接受了工头所支付的工资待遇,如果三者之间没有发生劳资纠纷的话,这种现象是基本允许存在的。
    
      记者:这些“工头”的身份比较特殊,既没有通过一定的程序得到法律的承认,在社会上也处于一个隐形的状态,而通过转让劳动力的形式可以获取高额利润,有关部门有没有一定的管理措施?
    
      陈先生:按照正规程序来说,“工头”赚取利润是需要纳税的,但是由于他们没有固定的组织机构,税务机关应该很难执行。
    
      记者:由于工头招临时工没有门槛限制,很容易会导致童工、无证人员进入工厂打工,而且在一些工厂也发生过诸如工头携款潜逃、工仔无处讨债等情况,劳动部门将会怎样来进行管理?
    
      陈先生:一旦发现工厂有童工、无证员工,劳动部门肯定会责令工厂马上改正,并予以一定的处罚。如果发生工头携款潜逃的情况,相关部门也会追查到底。其实,作为“工头”他们在无形中也担负着一定的责任,就算工人没有与工头签订具体的合约,但是这种合同关系是具体存在的,如果出现工伤等状况,“工头”是必须要担负相当大的责任的。
    来源: 网络批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工会:中国经济奇迹源于剥削工人
  • 为胜利油田买断工人草拟的谈判书
  • 胜利油田人,你是工人阶级一员!
  • 胜利油田工人维权占领办公大楼
  • 谁来关心我们这群下岗工人!
  • 猖狂至极的资改派!四川宜宾工人维权最新进展状况
  •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
  • 深圳外籍主管打中国工人续:总裁向被打工人致歉
  • 安徽淮北市:抗议低工资,近6000工人进行为期5天的罢工!
  • 国企平均下岗率为35% 过去十年减少4500万工人
  • 深圳千名工人包围派出所一度冲击市政府
  • 抗议国企改制吞赔偿 深圳5千工人堵路
  • 三名工人被外籍主管围殴 数千工人停工要求道歉
  • 工人维权被加以“破坏生产罪”遭惩处
  • 参与维护工人权益,施晓渝被重庆警方拘留
  • 吸烟罚款300 工作一月倒欠14元 工人刀捅班长
  •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
  •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
  • 怒吼吧,工人兄弟—献给为自己主人公地位不屈奋斗的工人兄弟姐妹
  • 安徽宿州二机厂1000多工人集体要饭!!!!!!
  • 刘继:政府工作人员如此残暴殴打下岗工人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工人日报:请给公务员加薪一个理由
  • 何德普:逮捕工人领袖吓不倒弱势群体的反抗
  • 河南韩庄煤矿下岗工人是怎样评价《中国工人工会组织》的!【特稿】
  • 【特稿】河南洛阳,被剥夺工作权利的工人已经忍无可忍!
  • 江泽民三个代表究竟代表的是什么,一下岗工人因为没钱治病在家自焚身亡!
  • 逼供酿惨剧辽宁工人历14年冤狱
  • 工人日报报导辩护律师蒙受司法不公折磨
  • 工人阶级被边缘化才是矿难频发的“根源”
  • 下岗工人长恨歌/风劲草
  • 石秋:工人力量的实践 联合力与团结力
  • 重庆特钢工人心诉求有理!
  • 工人师傅:咱们的工人还有力量吗
  • 杜光:发挥工会作用,振兴工人运动
  • 读《下岗工人∶ 我要当卖国贼》有感
  • 陆文:将警察推向工人对立面
  • 下岗工人长恨歌
  • 中国公司海外见识工人阶级的厉害
  • 中国工人阶级队伍现状及无产阶级再度革命的报告/子默
  • 读《下岗工人∶ 我要当卖国贼》有感
  • 赵启强:对工人举起的大棒,握在谁手中?
  • 一个纺织工人对“文化大革命”的看法
  • 下岗工人的抗议与道义经济学/陈峰
  • 付工人生活工资有助于减轻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 张耀杰:流产夭折的工人维权(图)
  • 国企改制与工人抗争*
  • 下岗工人的抗议与道义经济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