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武大美学博士炮轰流行文化的“美学暴力”
(博讯2006年3月07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黑暗中光明最宝贵,群丑中真美最宝贵。无奈,当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伪丑、假丑、真丑泛滥的流行文化肆虐真美空间时,最可怜的是那些创造美的人,发现美的人,他们已经不再审美了,而是在审丑,而且审也审不过来:这个世界怎么变丑了呢?人怎么可以如此任意糟蹋美呢? 我们耳边经常可以听到广播里传来老公,我又怀孕了的进口无痛人流广告,就连电影这个高雅艺术也开始搞恶俗了,冯小刚的电影《手机》一句流传甚广的话在一张床上睡了二十多年喽,终归有点审美疲劳,激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审美疲劳综合症,仿佛一夜之间人们的审美细胞都严重退化了,只剩下疲劳后的精神衰老。 武汉大学美学博士吴志翔正是一个这样的审丑者,最近他在武汉大学出版社推出专著《肆虐的狂欢》一书,对透过大众传媒所表达的针对女性身体的美学暴力和流行文化恶俗和媚俗现象,进行严厉抨击,提出身体被出售着,美丽被出售着,色情被出售着,大众传媒文化正堕落为一种消费至上的文化,身体则是今天大众传媒文化的绝对主角。在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消费品沦为最丑陋的快乐--很快就过去了,就像欲望过后的喘息。 电视上,那些以女性身体作为诱人符号、含有丰富的女人身体性消费潜台词的消费品广
     告,像做女人挺好、他好我也好、没什么大不了之类,以及那些所谓专营恶俗广告的电视直销节目,用女性内衣、减肥药等商品赤裸裸的画面和宣传词进行渲染,在全国各电视台黄金时间招摇过市,公然把男性欲望置上、蔑视女性价值,并且把缺乏责任感的男人的夜不归宿和丑陋的遗弃行为合理化的广告,如同群丑泛滥,居然并没有受到什么社会舆论的谴责。审美者麻木了,人民大众就像多年来没有抬头望过满天繁星一样。 当男性的霸权已经成为一种自然的、合法的社会性价值,针对女性的暴力美学就出现了。女性在当代中国仍然是被主宰的一个弱势群体。在大众传媒的视野里,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呈现为被挑选、被赏玩、被物化、被肉欲化的对象。作为生活秀的电视剧里,成功男士视女性为玩物,大量的怨妇在家里始终充当一个等待者的角色;在广告里,那些有关丰乳霜、减肥药、护肤品的画面和语言坚持不懈地在告诉女人,如何才能使她们的身体变得更诱人,更能成为男人欲望的目标。 所谓时尚,就是眼睛所看到的假美--假美即真丑。翻开几乎任何一本时尚类、健康类、娱乐类、休闲类刊物的封面,都是美丽而光彩夺目的人体,尤其是女性的身体;打开电视,多次重复并喋喋不休的电视直销广告,非常露骨地向女性观众展示可以使自己身体变得更有诱惑力的产品;翻看新闻,随便一条消息只要当事人是女性,则必定突出女大学生、美女、女博士生的叙事主旨,以此诱导人们进入信息消费,满足读者的阅读期待;网络上,美女图片、写真数量浩瀚,无所不有,它们以种种魅惑的姿态和表情等待着视觉的消费,被点击,被下载,被制作成壁纸,被发送到手机;还有很多大胆的女性,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发布自己的生活照、视频照甚至裸体照,更有女性在自己的网络博客里上传自己的性爱录音,连声音也被出卖;人体彩绘活动也成为众多商业活动招徕看客的一个载体,汽车宝贝、足球宝贝、篮球宝贝、彩票宝贝等应运而生,被充作促销的有效手段;选美活动已经到了毫无节制的地步,模特秀、真人秀、时装秀中的身体都是一个被审视、被评估的对象,美丽村姑评选、美丽中学生评选、森林小姐评选、形象大使评选之类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女性人体所具有玲珑曲线和精致脸庞,在于这样的身体被开发出来以后所具有的吸引投资、引起注意、促进消费等实用价值。解构主义大师德里达有一句话揭穿了这样针对女性的虚伪暴力美学:男人以为处女膜长在女人身上,临了却发现它是在自己身上的。一个胸罩广告可以使乳房成为一个隐喻,比如广告语您感到亲切的并不是胸衣。有个早些年红极一时的电视广告里,三位穿得很性感的女孩突然伸出手,每人手里握一个苹果,喊道:苹果熟了!这里就是有意地玩隐喻花样,初熟或者处女。正是那种男性化大众传媒制造的身体暴力美学,令女性焦虑绝非夸大其辞。2005年初,某著名护理品牌公布了一份横跨亚洲10个国家和地区的美丽白皮书,调查结果显示,由于受到狭隘的、模式化的美丽定义影响,在中国仅有4%的女性认为自己是美丽的。他人的目光仍然左右着女性对自身的认同。45%的女性认为自己体重过重,几乎没有人认为自己体重过轻。甚至更有人说出如此严重不负责任的话:丑女是一种恐怖主义。其实,真正的审美大师黑格尔则说,连小乞丐的裸体都流露出一种内心的自由,所以显得真美的存在。 吴志翔并没有放过以审丑的眼光评点作家,除了对余华、莫言、韩少功等作家外,尤其对女性作家张抗抗在小说《情爱画廊》里肆意地叫卖女人的欲望,直指为叫卖真丑。张文写道:……水虹眼里满含火一样的情欲……富于弹性的乳房在周由的身体下跳跃着,她的情欲之火很快把周由撩拨起来……水虹快乐地呻吟着,修长而秀美的胴体在他身下扭曲旋转、尽情地舞蹈。难道女人的主动性,与众多男性作家的性描写在视角上有什么区别吗?乳房跳跃、快乐呻吟之类的图像或声音,是男人所需要而非女性自身感兴趣的,张抗抗如此撩拨只能是出于迎合男性、取悦男性的考虑。在张抗抗描写这过程中,也有一双男人的眼睛通过她来品味这一个场景。张抗抗所写的已经不复是女性欲望,而成为一种男性色情了。 (博讯 boxun.com)

    
    审美沦为审丑,已经使丑成为容易消化的泡沫食品、垃圾食品。审美的终结,导致一个食美不化群体的大量涌现。作家王小波写过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一个直肠国,这个国家的人只有直肠,所以他们吃下食物后,很快就会拉出来,基本上还是新鲜的,于是又回锅,加上点麻油作料,再吃下去,拉出来再回锅,再吃,直到最后发出臭味为止。媒体不断地制造虚假的欢乐,针对女性身体的暴力美学,人们在不断地消费廉价的欢乐和欲望。
    
    《肆虐的狂欢》把大众流行文化中的身体与消费,狂欢与审丑,以及传媒时代杯盘狼藉的快餐式低俗写作等精神现象,归纳为人为制造的廉价欢乐,其卡通式的谐谑和浪漫,不过如一夜情一样成为丛林里的游击战。
    
    媒体不能总是停留在那种浮薄无聊的喜气洋洋里,那真的没有什么意义。我们必须正视我们的现实,现实已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仍然是不完美的。只有真诚入骨的反思,只有意识到太多的不足,才会有真的进步。而那些象征性的、自欺欺人的、冠冕堂皇的、浮夸虚饰的、充满了做作和自恋的闹腾,并不能给我们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吴志翔所言,正是对包围着我们每个人的大众流行文化进行审丑。审丑与泛丑的呼应,恰恰在揭示我们眼下这个时代,极其缺乏反省之心,更缺乏对美的纠正、创造与发现--这便是当今恶俗、媚俗得以成为传媒通行证、得以肆虐的现实,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无奈现实。
    
    《肆虐的狂欢--传媒美学谈》,武汉大学出版社美学冲击力书系,著名美学家陈望衡主编,吴志翔(武汉大学美学博士)著,2006年1月出版)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政府有钱埋单,岂不用净花光?
  • 昝爱宗:替美学博士吴志翔谴责那些不付稿费的不良报刊
  • 昝爱宗:只准孩子们姓“党”姓“国”的背后
  • 公安派出所到昝爱宗安徽原籍调查
  • 昝爱宗:鸡去狗来,我们期待大吉还是继续苟活?
  • 昝爱宗:小议李瑞环捐出五十万
  • 昝爱宗: 为32岁刘小兰遭商场众保安打死志哀
  • 昝爱宗:与高智晟律师简单通话
  • 昝爱宗:金正日访华是“半吊子工程”
  • 昝爱宗:中央电视台,请别为“中央”丢脸
  • 昝爱宗:浙江高官史久武到底是死给谁看的?
  • 昝爱宗:声援余杰:迫害公义的人你们为自己酿造苦酒
  • 昝爱宗:反动大学以学生为敌!--南京教育当局谋划2005年版“四一二”事件
  • 昝爱宗:2006年人民日报元旦社论《伟大的开局之年》缩写与点评
  • 昝爱宗:2005年感动中国的年度人物当然是杨茂东
  • 昝爱宗:代《人民日报》起草2006年元旦社论
  • 昝爱宗:圣诞之际上书胡锦涛主席呼吁实行宪政
  • 昝爱宗 :爱—献给我的朋友,以及特别的祝福给陈光诚夫妇
  • 昝爱宗 :中国新闻界“良娼”颠倒
  • 昝爱宗:中国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是盲流
  • 昝爱宗:元凶必须承担责任
  • 昝爱宗:全国“两会”期间致中央政府总理的公民建议
  • 昝爱宗:赵勇被扫出团中央大门,不是下放是败逃
  • 昝爱宗:鱼有没有“鱼权”或鱼类的自然法则
  • 胡启立和周强成为两种不同的人/昝爱宗
  • 昝爱宗:“冰点”变污点,意味中国倒退三十年
  • 昝爱宗投诉:盗贼将我老家藏书及财物洗劫一空
  • 昝爱宗:1989年的这一天
  • 昝爱宗:老乡,你难道就这点出息吗(12月13日的诗)
  • 昝爱宗:那枪口,正指向谁?(12月12日诗)
  • 昝爱宗:永远的宾雁—沉痛哀悼在美国去世的刘宾雁先生
  • 昝爱宗:一个“忠”字:以一人之嘴堵亿万人之嘴
  • 昝爱宗:五中全会结束,看中国如何应变未来?
  • 昝爱宗:何时共产党里也有了“反动派”?
  • 昝爱宗:人死不能复生,真相不容掩盖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昝爱宗:从未掌握过军权的胡耀邦
  • 昝爱宗:张德江们能否在南海边画一个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