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于《爱琴海》事件致人大法工委副主任李飞的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4月04日)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

致全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李飞的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李飞先生:
    
      你好。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们希望全国人大常委会不是橡皮图章,能够真正履行宪法所规定的义务。作为《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的代表,我们希望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法规备案审查室并不是花瓶,作为曾经受到您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作违宪审查作出权威解释所鼓舞的网民,我们希望您不要食言而肥,拿出您的良知和勇气来,拿出一个做人的基本底线来。
    
      你好。我们记得很清楚,2004年12月1日下午,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针对网友提出的“中国没有宪法法院,出现违宪问题由哪个机关来处理”的问题,全面解释了中国的违宪审查制度。您说:“在实行三权分立的西方国家设有宪法法院,对立法机关的立法行为进行审查。我国不实行三权分立,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按照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重要职权是修改宪法和监督宪法的实施。我国的宪法监督由人大及其常委会实施。今年在全国人大法工委增设了一个备案审查室,对规范性文件的合宪性进行审查”。
    
      您还说:“这一审查采取被动审查和主动审查相结合的方式,如果法规存在违宪或者违反法律的情况,公民和任何组织都可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来,有关的国家机关也可以提出来。对于被质疑的法规,首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工作机构进行审查,如果确认违法、违宪,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可以撤销相应的规定,也可以要求制定机关自己改正。此外,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工作机构对重要的法规会主动审查,如果发现违法违宪,也会按照法定的程序来纠正”。您最后保证,“任何公民都可以向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提出进行违宪审查的要求。”
    
      尽管《爱琴海》事件宪审查申请征名的期限尚未到期,我们为什么要提前公开致您的信件,其原因在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及其法规备案审查室太让充满期待的全国人民失望。从孙志刚案废除收容遣送的违宪审查失之交臂开始,无数的公民一次一次的违宪审查申违请书,都是为了填满法规备案审查室抽屉,仅此而已。法规备案审查室的负责人,也不满无所作为而弃职而去,到了南方。
    
      难道您的保证是戏弄全国公民的空头支票?您掷地有声的保证背后,不觉得很荒诞么?任何公民都可以向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提出进行违宪审查的要求,可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只是让任何公民提提要求,然后把这些申请书卖给收购废纸的废品收购站,以增加法规备案审查室的小金库经费。
    
      无数的知识分子把改良的希望寄托于全国人大,寄托于违宪审查制度。如果来得及,从世界各国的历史来看,也确实是康庄大道一条。可是希望的背后是绝望,这是绝望中的希望,不得不给自己的最后稻草。人们不忍心完全放弃,因为这样意味着改良的路子已经断绝,中国的前途只有流血革命。
    
      如果您告诉我,您的说话是放屁,那我们就一声不发收回公开信。如果您告诉我,违宪审查无法开展都是体制的罪恶,而与您没有履行责任一点关系也没有,那我们就一声不发收回公开信。
    
    
      祝好!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
    
    陈启棠(天理) 陈永苗 唐荆陵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发出建议书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总编辑谈近日交涉情况:我对他们充满怜悯!
  • 爱琴海事件交涉之三:遭遇浙江省外宣办网络处的“太极拳”
  • 爱琴海总编辑:交涉一天,感觉像经历一出荒诞剧!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爱琴海总编:我闻到了“克格勃”的气味!
  • 官方说法:“爱琴海”网站为何被关闭?
  • 动态网总裁谈爱琴海网站被封
  • “爱琴海”维权声援团发出第二号通告质询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图)
  • “爱琴海”网站被封 维权声援团成立(图)
  • 余杰促请媒体高度关注大陆爱琴海事件
  • 被封爱琴海网友组成“维权声援团”,并发出第一号通告
  • “爱琴海事件”追踪:众网友关切网站主办人安危
  • 继冰点事件之后,“爱琴海事件”成为维权热点
  • 港陆两地著名诗人吁请恢复爱琴海网!
  • 爱琴海网惨遭割喉!
  • 爱琴海被封反响强烈,网络维权从兹而起?
  • 爱琴海网被封杀,紧急呼吁全球华人声援支持!
  • 我和祖国之间隔着爱琴海
  • 《爱琴海》的网民维权为了什么?
  • 《爱琴海》事件:让中国网民重拾维权信心!
  • 我为什么坚决支持《爱琴海》网民维权?
  •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
  • 祭冤魂:为亡于独裁之下的《冰点》,《一塌糊涂》,《爱琴海》们追昏(魂)
  • 为“爱琴海”网站唱挽歌是法盲的悲哀
  • 李凝晚:爱琴海不过是揭开了盖子的一条缝儿
  •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
  • 爱琴海事件戳穿浙江省“阳光行政、透明政府”的假面!
  • 爱琴海,我的爱人
  • 《爱琴海》被封,难道是国内网站言论自由的终结?
  • 写在爱琴海网被封杀两周之后
  • 封杀《爱琴海》网站是无耻透顶
  • 一切都没结束——写在爱琴海关闭之后,谨以纪念
  • 观上古"指鹿为马",验当世封杀"爱琴海"网站/陈树庆
  • 昝爱宗:为3月9日被强行关闭的爱琴海网祈祷
  • 无题——悼爱琴海
  • 《爱琴海》网民不再沉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