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矿难背后:母亲靠在井下拉煤供女儿上大学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2006年4月13日)
    
     矿主丈夫是正科级干部 当地纪委正在调查中 “4·6”矿难曝出“红顶官商”
     (博讯 boxun.com)

    核心提示
    
    在冷水江东塘煤矿“4·6”矿难中,母亲赵平姣的死,对大一学生陈善铁来说无异是五雷轰顶。
    
    长期以来,母亲靠在井下拉煤供他读书、上大学,母亲的崇高在他心中无可替代。
    
    昨日下午,仍有2名失踪的女工没有找到。尽管她们生还的希望渺茫,救援人员还在全力搜救。记者从冷水江纪委获悉,东塘煤矿的矿老板苏育田的丈夫陈送长,系一名正科级国家干部,而该煤系多年前由陈家买断,陈送长还在去年“清纠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入股煤矿或企业”中瞒报实情。纪委已将其双规,以便进一步查实相关案情。
    
    A 记者目击 平静的村庄难掩悲伤
    
    东塘煤矿处在冷水江市毛易镇筻溪村的一个山旮旯里,村里的一条水泥马路通到煤矿。
    
    4月11日,东塘煤矿“4·6”矿难发生的第五天。一上午,村庄里传出的阵阵哀乐,在山间回荡,几队身穿白衣的送葬队伍在田埂上走过。田地间散落着燃放的鞭炮纸屑和冥纸。
    
    水泥路边,一个由几根树杆和油布搭建成的灵常显得非常简陋,周围也没有更多的人,一具棺材孤寂地横在田地上,这是尚没有埋葬的“4·6”矿难的遇难者陈武芝。部分村民坐在自家门前聊着天,或打着牌,像平常一样。
    
    平静中,村庄弥漫着一种掩不住的悲伤。
    
    此时,不远处的东塘煤矿矿区也已没有矿难发生之初的上下忙碌,也看不到遇难者家属的悲恸与哭泣。几辆救护车和救援车辆停在矿区待命。一栋平房门前“春来富贵年年好”的春联仍然鲜艳,与矿区的气氛形成强烈的反差。
    
    经过连续五天五夜的救援,矿区里的救援人员显得有些疲惫。大多数人在煤矿办公楼的屋檐下坐着,或站着,眼睛都望着五十米开外的黑洞——东塘煤矿唯一的出煤矿井口。
    
    11日早上7时20分,救援队员在矿井找到了第7名遇难者,是一名男性矿工。矿井里还有两名失踪人员没有找到,是两名女工。矿区的人介绍,救援人员正在井下全力寻找可能已经遇难的失踪女工。
    
    上午11时,救援指挥部里接到井下传来的消息:又找到一具尸体。“问里面的人,确定是长头发的,还是短头发的?好通知家属”。外面的救援、指挥人员顿时忙碌起来,五六个人戴上口罩,坐在运尸出来必经的轨道边等待。
    
    几名本地老人也坐在地上撕扯着白布,他们不时倒出点酒精洗手消毒,所有的相关人员开始做着准备工作。
    
    但不久后证实,这是误传。井下的救援人员发现了一个类似的物体,以为是一具尸体。
    
    B 顶风作案 勒令整顿的矿井违法使用女工
    
    东塘煤矿于1988年建矿,矿井采用平峒暗斜井开拓,矿井设计生产能力为1万吨/年,实际生产能力1万吨/年,是个小煤矿,曾依法取得各种证照。
    
    今年3月20日,省煤炭工业局、煤矿安全监察局联合公告停产整顿矿井,东塘煤矿因存在重大安全生产隐患名列其中。至矿难发生时,这个煤矿重新核发的安全生产许可证也还没正式发放下来。
    
    2005年12月1日,该矿曾向国土资源主管部门申请扩界,扩界手续也正在办理之中,但在事故发生时,该矿已经超深越界组织生产。
    
    当地有关部门负责人在介绍情况时,对这样的违法顶风作案,痛恨不已。这位负责人介绍说,东塘煤矿最近挖到一个煤层,质量非常高,但储量并不多。一般的煤只能卖200元/吨,而这个煤层的煤可卖到400元/吨。虽然煤的质量高,但瓦斯含量大,危险性也相对就高,就需要更安全的生产条件。“监管部门也曾多次到矿上检查,但谁也没想到,这个煤矿的有关责任人会在夜里偷偷组织人马采煤,甚至包括自己的老婆!”
    
    违法使用女工,充分暴露了矿老板为谋取暴利敢于铤而走险的扭曲思维。而令人惊奇的是,在矿难发生时,东塘煤矿下井的14人中有6名女工,他们多数有着血缘、亲戚关系,当班安全副矿长、带班队长甚至是夫妇俩同时下井。
    
    冷水江有关部门介绍,经过查实,4名被埋井下的女工中,李初连(39岁)是该矿安全矿长陈峥球的妻子,而陈峥球也在矿难中死亡;赵平姣(48岁),系该矿推车工陈达初的妻子,也是矿老板苏育田丈夫的堂弟媳;刘利平(40岁),系该矿矿工陈武芝(在矿难中死亡)的亲戚,也是矿老板苏育田丈夫的堂侄媳;刘球芝(40岁),系该矿老板苏育田的堂弟媳。
    
    而此次事故发生的原因是:东塘煤矿没有落实“四位一体”综合防突措施,且拒不执行当地政府和娄底监察分局下达的停产整顿指令,违法组织生产,放炮后作业人员盲目作业所致。
    
    C 悲情现状:家境贫穷才下井拉煤
    
    对于为何会在煤矿出现女工,冷水江市有关部门负责人的解释是:因该矿属于停产整顿矿井,矿主为了逃避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管,采取明停暗不停,白天停产,晚上偷偷组织生产,在劳力组织困难的情况下,由当班作业人员私自携带家属或亲属下井作业,造成4名女工被埋井下,“这4名女工属于临时帮工性质”。
    
    但当地村民的说法却又有不同。当地一名村民说,挖煤太辛苦,又危险,很多劳力选择挖煤实在是不得已,有路子的宁愿选择在外面打工。但对于留守在家中的妇女来说,在煤矿做事毕竟有一份收入,比没有收入总要好。遇难女工刘球芝的丈夫陈湘芝在附近的大建煤矿挖了18年的煤,挖煤成了这个家庭经济收入的一大部分。陈湘芝说,刘球芝是在去年11月份去的东塘煤矿,一个月大概能挣1千元左右,煤矿分三班倒,一个班8个小时,刘球芝“每天都去了”。
    
    “有时也不是矿老板硬要招女工,一个巴掌拍不响,有的女工为了赚钱,自己主动提出要去矿里挖煤、运煤,都是一个村里的人,矿老板也就接收了”,村里的人分析说。
    
    陈湘芝的邻居赵平姣也在此次煤矿事故中遇难。因为生活所迫,赵在村里的几个煤矿中打游击似地干了十多年。“政府也不是不查,每次来查,矿主就会通知女工,今天别去了,她们就躲起来”,赵平姣的一位亲戚说。
    
    坐在门边,陈善铁默默地听着大人们谈论母亲赵平姣葬后的安排。
    
    4月11日,在办完母亲的丧事之后,在华中农业大学读大一的他对前途有点迷茫。冷水江东塘煤矿“4·6”矿难之后,悲痛已在他心底划下永久的伤痕。作为矿难中遇难女工的儿子,他对煤矿从此产生一种绝望的憎恶。
    
    十多年前,陈善铁的父亲在煤矿做事时,因为一次意外,右手三根手指被矿车压断,加之耳朵失聪,已难以担当一个正常劳力的作用,家里的沉重负担从此转移到赵平姣肩上。因为贫穷,赵平姣选择了最苦的活——下井拉煤。
    
    因为没钱读书,姐姐辍学,去了外地打工。陈善铁没有让母亲失望,在涟邵二中读书时成绩一直位列前三名,去年夏天考上了武汉的华中农业大学。入学时,陈善铁交了7100元学杂费,大部分是借的。
    
    D 调查处理:免去三名镇干部职务
    
    冷水江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说,在事故发生后,对于查处违法使用女工的问题,冷水江市委市政府给予了足够的重视。
    
    据冷水江市人民政府向上级有关部门的“情况汇报”:4月9日,冷水江市政府就东塘煤矿违法使用女工的处理进行专门研究。责成市安监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就东塘煤矿违法使用妇女工的问题进一步调查,责令有关职能部门根据《矿山安全法》、《劳动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严厉打击违法使用女工的行为,杜绝此类现象发生。会上强调,该追究刑事责任的要追究刑事责任。
    
    同时,政府还责成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煤炭局、安监局、国土资源局联合迅速对全市矿产企业的运管情况进行督查,严禁非法使用女工、童工和未经培训合格的员工下井作业。4月10日,政府再次召开全市有关职能部门及乡镇办负责人参加会议,要求在本周内查清全市矿山企业的用工情况。
    
    4月7日上午11时30分,冷水江市有关职能部门对这起事故的直接责任人进行了控制:对矿长陈锡长、矿主苏育田监视居住,并冻结矿主的部分财产。
    
    4月8日下午,冷水江市委常委召开紧急会议,就有关责任人的处理问题进行专题研究。毛易镇分管安全生产的副镇长刘颂瑞、驻矿党政干部郭翔鹏(镇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安监站站长邹飞翔(兼驻矿安监员)负有领导责任,根据相关规定,决定免去刘颂瑞、郭翔鹏、邹飞翔现任职务。
    
    E 矿难背后:矿主丈夫是正科级干部
    
    记者采访中,有关人员多次提到的“苏育田的丈夫”是谁?在冷水江市政府向上级有关部门的汇报中说,东塘煤矿矿主苏育田的丈夫名叫陈送长,目前已被纪委双规。
    
    而据冷水江纪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在事故发生后,市里非常重视,强调要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陈送长很快进入侦查视线。陈送长是中共党员,目前是冷水江市移民局主任科员,正科级国家干部,今年3月才从金竹山乡副乡长的职位上调离。在担任金竹山乡副乡长期间,陈主管过工业和安全生产。
    
    据冷水江市委组织部提供的陈送长的一份简历显示:1988年4月,陈送长任毛易乡国土所副所长;1989年11月,陈送长担任过毛易乡筻溪村村主任;陈在毛易乡工作时间长达10年,2001年任金竹山乡副乡长。
    
    去年8月30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坚决清理纠正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投资入股煤矿的问题。清理纠正的范围是:各级党的机关、国家机关、人民团体、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投资入股煤矿的人员。凡本人或以他人名义已经投资入股煤矿(依法购买上市公司股票的除外)的上述人员,要在2005年9月22日之前撤出投资,并向本单位纪检监察或人事部门报告并登记。对逾期没有如实登记撤出投资或者隐瞒事实真相、采取其他手段继续投资入股办矿的人员,一经查出,一律就地免职,然后依照有关规定严肃处理。
    
    据介绍,东塘煤矿最初是由陈送长的几名亲戚一起开办,后来陈家以12万元买断,矿老板于是成了陈的妻子苏育田,而法人代表则奇怪地成了陈送长的另一亲戚陈锡长。冷水江纪委负责人说,国务院去年发布的446号令,在全国统一进行清理纠正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国有企业负责人投资入股煤矿或企业,但陈送长瞒报实情,在当时所作的“自查自纠情况登记表”中,隐瞒了自己在煤矿或企业投资入股的事实。纪委负责人介绍说,陈送长承认这个煤矿是他家花12万元买断的,矿老板虽然是他老婆,但这是夫妻共同财产。
    
    4月9日晚,冷水江市纪委宣布对陈送长予以双规,整个案情还在调查中。
    
    相关链接
    
    省妇联强烈谴责:黑心矿主井下非法使用女工
    
    据新华社消息 4月10日上午,湖南省妇联召开紧急会议,强烈谴责冷水江东塘煤矿井下非法使用女工,要求各地妇联会同相关部门进行调研,并加大保护妇女权益的法律法规宣传。
    
    10日上午,湖南省妇联副主席傅利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得知冷水江东塘煤矿存在井下非法使用女工情况后,“感到非常震惊”。她说,“关于妇女维权,很多情况我们都操作过,但以前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方面的投诉,我们想像不到居然还有这么一些黑心矿主在使用妇女从事井下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九条和《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第五条都明确规定,禁止安排女职工从事矿山井下劳动。
    
    据傅利娟介绍,湖南省妇联10日上午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立即下发文件,要求湖南省各地妇联迅速行动。傅利娟强调,“从维权和保护妇女生存发展的角度,我们呼吁政府应加强劳动执法方面的监管力度;同时我们呼吁全社会都来关心、保护妇女的人身权利;也希望我们广大的妇女能够从爱护自己、保护自己的角度,抵制违法行为,不要为了经济利益,把自己置身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之下。”
    
     作者: 周喜丰 潇湘晨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南东塘矿难救援遇阻 6亡3矿工仍下落不明
  • 湖南发生矿难4死5失踪 曾有4名女工井下作业
  • 贵州五轮山矿难遇难矿工全部找到 15人死亡
  • 贵州煤矿矿难1死9伤14失踪
  • 矿主瞒报矿难抛尸灭迹 知情工友被软禁半年
  • 山西矿难救援争分夺秒 办公楼里打牌赌钱(图)
  • 江西煤矿渗水六人被困 内蒙古矿难20人死(图)
  • 矿难:2005年清理“国家官员”入股煤矿4878人
  • 七台河矿难171人遇难 传奇矿工率24人奇迹生还
  • 宜章矿难背后的蹊跷
  • 湖南宜章矿难瞒报始末:遇难者骨灰藏在乱石岗
  • 中国采矿史上绝密惨案:1960年山西大同矿难死亡682人(图)
  • 黑龙江七台河安监局副局长因矿难事故获刑5年
  • 山西左云矿难遇难矿工人数升至15人
  • 2005年中国主要矿难不完全统计表
  • 山西左云矿难已发现13名矿工遗体 4人生死不明
  • 贵州响水煤矿矿难:12名被困矿工已无生还希望
  • 河南新安矿难已找到1名遇难者 41人仍下落不明
  • 河南新安矿难:矿井水基本排干 42矿工生死未卜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 假作真时真亦假--评何祚庥谈矿难:“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狮山客
  • 刘晓波:又见171个矿难冤魂
  • 矿难:新华社记者不敢说出来的东西
  • 赵达功: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 工人阶级被边缘化才是矿难频发的“根源”
  • 刘晓波:东风矿难与虚假制度
  • 赵达功: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 又一学生跳楼了!矿难死了多少人?
  • 美国人是怎么治理矿难的
  • 矿难的背后是腐败(图)
  • 秦始皇与矿难
  • 刘晓波:矿难:比黑金和黑心更黑的制度
  • 中国矿难何时了? (图)
  • 中共借矿难打击私营煤矿掠夺民财/林保华
  • 【热点追击】“盛世”景象下的大兴矿难(图)
  • 矿难来了假记者-社会最丑陋、最黑暗、最荒谬的一幕
  • 田晓明:用公民行动来预防矿难
  • 杨天水:又是矿难
  • 中国矿难频发三大原因(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