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物权法草案争论引出“原罪”老话题
(博讯2006年4月16日)
    
    香港《经济导报》第15期(4月17日出版)朱毛斋/20多年来发生的几次对改革重大问题的争论,“原罪”现象每每被提及,对“原罪”是否可以被“豁免”,也是经济理论界、法学界甚至决策机构争论不休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随着国家最高权力机关频频表示要继续加快物权法立法进程的立场,由北京大学巩献田教授网上发表的一封公开信挑起的物权法草案“姓社姓资”的争论也暂告一段落,但这场争论引出的物权“原罪”话题并没有结束,如何妥善处置“原罪”将成为中国今后深化改革和完善法制不容回避的问题。
    
    一场争论引出“原罪”老话题
    
    2005年8月12日,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巩献田在网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一部违背宪法和背离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物权法〉草案》。巩献田严厉批评了一个月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向社会公布徵求意见的物权法草案,认为该法草案中体现的对物权平等保护的原则和具体条款违背了宪法和民法通则中调整财产关系的最核心条款─“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实质是妄图用“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精神和原则取而代之,这是违宪的行为。巩献田在他的公开信中列数了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中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贫富分化、私有化等问题。他忧心物权法草案违背苏俄民法典传统,将使中国背离社会主义方向。
    
    巩献田的公开信发表后,首先在网上引起了激辩。一部份网民对巩献田提出的“穷人打狗棍不能和富人宝马别墅一样保护”深表赞同,称其敢为穷人说话,是“民族脊梁”;另一部份网民则认为,作为民法重要构成部份的物权法,体现商品交换和市场经济的平等原则是其基本要义,一个堂堂高等学府的法学教授对这个常识性问题提出批评有失专业水准;更多的网民则对巩献田公开信中以“姓社姓资”的立论方式表示不赞同,对这封中国法制史上最“牛”的公开信可能耽搁物权法立法进程表示担忧。国内知名的法学专家、经济学家或撰文或接受访谈或召开研讨会,对巩献田的观点作出或反对或支持的回应。
    
    阳光下的争论,使得尖锐对立的意见分歧在较短的时间内部份得到化解。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发言人乃至吴邦国委员长都明确表示:要对物权法审议持谨慎态度,同时表示要加快物权法的立法进程。
    
    记者一开始就不赞同巩献田教授公开信中的立论方式和基本倾向,但不可否认,由巩献田教授公开信引发的对物权法的争论可能会给中国的法制建设抹下浓重的一笔。因为对物权法草案的争论引出的贪污受贿、国有资产流失等财产“原罪”的老话题,是中国今后深化改革和完善法制不容回避的问题,如何妥善处置“原罪”将考验决策者的决策智慧。
    
    “原罪”现象两种主要形式
    
    20多年来,中国在推进改革开放的过程中,由于法律制度的不健全、监管不力和政治体制改革滞后,使得一部份人通过违法犯罪或者钻法律和制度的漏洞等等非正常手段捞得“第一桶金”,迅速完成财富的原始积累,进入“先富”阶层。由于这些人初始的财富不是通过诚实劳动和其他合法手段获得的,自然不能得到社会特别是人民群众心理上的认可。20多年来发生的几次对改革重大问题的争论,“原罪”现象每每被提及,对“原罪”是否可以被“豁免”,也是经济理论界、法学界甚至决策机构争论不休的问题。
    
    尽管目前没有人对“原罪”给出一个严格的定义,但从“原罪”是否被法定禁止的角度看,它主要表现为两种形式:
    
    一是通过违反国家法律特别是国家刑法攫取不义之财的行为。如走私、偷税漏税、虚开或买卖增值税发票、贪污、受贿以及通过行贿谋取非法利益的犯罪行为;一些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一些特定行业的人员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吃拿卡要和向服务对象收受商业回扣等。这些方面,案例多多。如1990年代,东南沿海地区走私猖獗,一些犯罪团夥通过走私使国家关税流失动辄几十亿元、数百亿元;近年来查处的胡长青、成克杰、田凤山、韩桂芝等高官贪污、受贿案,案值动辄数百万元、上千万元,有的贪污、受贿之外还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等。
    
    在这些被查处的案件之后,还有大量的“原罪”并没有被查处。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是:1998年以来,中国的GDP年增长率均不到10%,而同期的税收增长率则连年保持了20%以上的涨幅,经济专家甚至国家税务机关的官员在解释这一反常现象时,都无一例外地把国家加强了税收徵管作为一个重要原因,可见在此之前偷税漏税的普遍性和由此造成的税收流失的严重程度。
    
    二是利用国家法律制度的不健全、监管不力和行政程序的不公开、不透明,通过内幕交易、不公平交易等方式侵吞国家、集体财产和社会公众财产的行为。与第一类“原罪”相比,这类行为往往因为法律制度的缺失而难以界定,有的虽然可以界定但调查、取证困难。巩献田教授在他的公开信中提到的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中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就属于这一类。两年前北京市首发集团总经理毕玉玺贪污、受贿、私分国有资产案有一个细节:一个曾经参加北京五环路工程投标的建筑商向有关部门举报,该工程的路灯招标价格是市场正常价格的4倍,纪检、检察部门正是从这一显失公平的工程招标交易入手,挖出一群以毕玉玺为首的侵吞国家财产的“硕鼠”。
    
    “原罪”现象实质:侵犯公共财产
    
    社会舆论对“原罪”现象的关注,不能仅仅认为“原罪”现象的存在扩大了社会的贫富差距引起民众的不满,更不能简单地把它归结为“仇富”心理,而应当抓住“原罪”现象的实质,即它对公共财产公然地或在“合法”的外衣下的侵犯。走私、偷税漏税者把本应归全民支配的税款变为个人和小集团的财富,受贿者非法收取他人财物同时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为行贿者谋取非法的利益,一些掌握干部任免大权的官员竟然发展到明码标价“出售”官位的地步……。对此,人民群众通过不同渠道表达自己的不满或愤恨情绪,是再正常不过了。
    
    回到巩献田教授引发的物权法草案“姓社姓资”争论上来,他的那封公开信如果说有可取之处的话,就在于它引起人们对侵犯公共财产的“原罪”现象的进一步关注,启发民众和决策层探讨“原罪”现象的解决之道。遗憾的是,他因此指责物权法草案没有体现“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宪法原则,忽略了作为民法重要构成部份的物权法必须体现对财产的公平保护原则,因而过于武断和剑走偏锋了。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物权法草案条款激辩:会否导致非法所得合法化
  • 物权法草案又起争议:会否导致非法所得合法化
  • 北大教授巩献田首次回应“叫停物权法”事件
  • 中国的姓社姓资争论和物权法草案(图)
  • 物权法将在明年人大会议上提请审议
  • 《物权法草案》引发各方激辩 反对者担心国资流失
  • 物权法遭争议:“急不得哟,哥哥”
  • 《物权法》因北大教授公开信搁置?
  • 物权法草案可能推迟表决 北大教授反对信惹众怒
  • 中国物权法草案全文公布
  • 中国物权法草案规定保护私人财产
  • 与《物权法》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交锋才刚开始
  • 巩献田:驳《物权法》草案“没有违宪”说
  • 对中国《物权法》的几点期待/刘正山
  • 《平等法》比《物权法》更迫切
  • 对《南方周未》因物权法贬低巩献田教授的短评/刘钢
  • 物权法争论:这是为什么?/史前进
  • 《物权法(草案)》起草人砍掉了“全民所有制”!
  • 《物权法》还是“贪污销赃反共乱政法”?/黎阳
  • 从“《物权法》提案第一人”看到了物权法的利益基础/云淡水暖
  • 对于《物权法》草案的修改意见(左大培起草)
  • 我所知道的《物权法》草案征求意见的过程
  • 两会建言:先立一个《物归原主法》再立《物权法》/云淡水暖
  • 《物权法》实际保护谁?/黎阳
  • 是谁想拿物权法打天下?
  • 强行通过《物权法》——读懂《南方周末》/黎阳
  • 支持巩献田教授,反对《物权法(草案)》/左克
  • 著名法学家杨晓青博士对《物权法(草案)》的意见
  • 评《南方周末》关于巩献田和物权法草案推迟表决的文章/水生
  • 为什么?-----问《物权法》草案某些起草者/巩献田
  • 杨晓青: 我们为何不要这样一部物权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