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钟南山提“恢复收容无业游民” 成争议人物. (图)
(博讯2006年6月25日)
    
钟南山提“恢复收容无业游民” 成争议人物.

    
    
    
    
    
    
    
    
    
    
    
    
    
    
    资料图片:钟南山院士
    

网上调查:赞同恢复收容者大幅压倒反对者
    
    针对在广州街头被抢事件,钟南山院士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治安状况严峻和目前没有有效管理无业游民直接相关,在收容制度存在的时候,尽管有不该收容的人被收容了,但一下子否定和废除收容制度,他有不同看法。钟南山院士呼吁收容游民的说法一出,引起网友激烈争议,各大网站迅速就此话题设立专题。截至记者发稿时,网站围绕这一议题展开的调查吸引了上万名网友点击投票,其中超过六成人表达了赞同的意见。
    
    5月8日,医学专家钟南山院士在广州街头被抢手提电脑,警方出动百余警察在10天后神速破案。近日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我不是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士,但现在,作为广州的普通市民,我还是想说说对广州治安的看法,尽管可能是外行的。”
    

钟南山:收容游民重罚罪犯
    
    钟南山认为,广州治安之所以不容乐观,直接原因之一是警力不足,“广州、深圳这些城市,外来人口太多了”。其次是广州的街道居委会还没有成为广州治安的有效补充,“无业游民”不能有效地被群众监控。他还感叹:“为什么打击了半天,(抢劫)还不少,问题的核心就在于对这些人有没有恰如其分的、刑事上的处理。我感觉处理得太轻了,所以这些人能够这么猖狂!”
    
    他还提出,广州治安状况和目前没有有效管理无业游民直接相关:“偷窃与抢劫的人,和城市流浪人员只有一水之隔。”由此,他进一步认为:在收容制度存在的时候,“尽管有不该收容的人被收容了,但一下子否定和废除收容制度,我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当时的收容制度还是比较有效地管理了流动人口,自从废除后,广州至今还没有找到更有效的管理方式。
    
    根据自己朴素的判断,钟南山提出了不同于其他学者的观点:“在设计法律制度方面,我们应以什么人为本?就是应以好人为本,而不是以坏人为本,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人民的残酷。”他呼吁用严厉的措施来改善广州治安。
    
    南京林业大学教授许向阳比较赞同钟南山的观点。在3年前,他曾撰文反对立即废除收容制度,并向高层上书要求把新救助办法重新改为收容制度。他认为,当时由于舆论的悲情作用,许多人只看到了这个制度恶的一面(指伤害无辜者),却没有看到这个制度有抑制恶的一面(指管理有犯罪倾向的无业游民)。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侨新生昨日也在本报撰文指出“维护社会治安,可以采取多种手段。恢复收容遣送的规定,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措施”,但“为了防止悲剧重演,在今后指定的收容遣送规定中,应当加入司法审查的内容。”
    

宪政学者称恢复收容荒谬
    
    不过,曾参与向全国人大建议废止收容制度的许志永博士,则认为这样的观点是荒谬的,人们不能因为碰到一些治安困局,就想到用粗暴的老方法,就想恢复收容制度。
    
    “以大量伤害无辜者为代价来管理社会的时代已经过去,也应该过去。”许志永这样评价3年前的那场收容制度废止事件。他分析,为何在收容制度废止后,北京、上海没有出现治安恶化的问题,而一些城市出现了?每个城市都应该探索出一种尽可能不伤害好人而达到良好管理的方式。
    
    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研究员吴宗宪教授也认为,重典只能解一时“对正义的饥渴”,而无助于社会的长治久安。
    

网上治乱观点针锋相对
    
    钟南山的呼吁也在新浪、搜狐、网易、腾讯、TOM等网站引起了热烈讨论,过半网友主张用重典整治街头犯罪。网友认为,对无业游民的放任,就是对社会的不负责。因为缺乏有效的监管,现在的游民没有什么负罪心理,他们在这座城市犯罪之后,可以接着到另一座城市继续游荡。由于他们没有工作,没有居所,肚子饿了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以前收容制度没有取消的时候,最起码外面讨饭的,发小广告的都不敢像现在这么嚣张。
    
    对于其他专家持反对意见,也有网民认为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广州的实际情况,面对那种“上街不能带包,要带也要紧紧夹住,首饰是千万别带,过马路不仅要看车,更要注意有没有人盯在身后”的切身之痛,有些网友甚至觉得应该在短期内恢复收容无业游民,并肯定钟南山“作为有影响力的名人就应该及时通过各种渠道反映民意”。
    
    不过,也有网友对是否恢复收容制度表示了质疑,认为不能把无业游民与犯罪分子划等号,恢复收容制度的主张是一种历史的退步,而且一味重罚并不治本,政府应该加大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关注,帮助他们、引导他们走向正途。
    

网友PK台
    

支持方
    
    IP:已隐藏
    
    你没在广州深圳不了解情况,上海和北京外来人口也多,但是并没有广东这么大数量,如果晚上你在广州火车站逛一下,你就会赞成收容无业游民了。
    
    IP:219.72.236.
    
    对无业人员的放任,就是对社会的不负责,对大多数人的不负责。试想人们在生活中连最起码的人生安全、财产安全都没有保障,每天诚惶诚恐的,那是一种何等的悲哀。现要我们这里女士有三不:不敢戴耳环\项链;不敢背包;不敢在街上打手机。原因就是一个——怕被抢。对少部分人的放任,却要大多数人来承担恐惧,我想这个账是谁都会算的,当然我们还是要群策群力,找到一个最好的办法来管理无业人员。
    
    IP:220.112.155.
    
    对那些以犯罪活动为生活来源的无业游民应当收容打击,怀柔政策是行不通的,别指望他们会感恩戴德,他们是属核桃的,不砸不行。
    
    IP:59.40.3.
    
    重典治乱虽与文明似有相悖,但行之有效即为真理,在当前社会治安较混乱的情况下,小民举双手赞成钟院士的想法!
    
    IP:219.159.42.
    
    在国人的素质还没有提高到一定程度之前,以德治国是辅助的方法,重典治乱是有效的方法!举一个例子,如果一个地方墙上写着“此处禁止大小便”,效果是什么样,如果写作“此处禁止大小便,违者罚款100元”的效果又是什么样,大家可想而知。
    
    wxshine2858
    
    如果孙志刚是被收容而死,那么不久的将来许多的广州人可能因社会治安混乱而死于歹徒之手.为什么不能改革一下收容制度,而非要一下子要取消它!!!
    

反对方
    
    IP:221.234.195.
    
    说什么“偷窃与抢劫的人,和城市流浪人员只有一水之隔”,这简直是对生活在都市最底层的弱势群体之人格尊严的严重侮辱。收容所看似社会民政机构却根本就没有半点民政成分,其性质简直与拘押罪犯的短刑监狱如出一辙。同是合法公民,如果亿万农民工以及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员在没有实质犯罪的情境下随时都有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发生,这无异于是明目张胆的对人权的极大破坏,也是国家行政对国家下层人民利益施以不公正对待的行凶行为。
    
    IP:218.75.124.
    
    为什么广东出现这种问题,而上海北京没有?难道其他城市的外来人口数少吗?靠收容解决得了问题吗?不靠收容就没法可治了吗?不要让千辛万苦取得的成果轻易毁灭,重走老路!
    
    IP:60.222.51.
    
    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因为生存、上学、求医等原因走上犯罪道路的人很多,其实每个人不是生来就有犯罪的本质的,请给他们一些宽容。最好不要让他无业!
    
    IP:218.15.22.
    
    显然这个调查并不能代表全部人的声音,尤其是利益受损者的声音,因为上亿名贫困农民绝大部分都不上网,看新闻的就更少了。
    
    IP:220.231.129.
    
    如果重新执行收容制度,是社会的倒退,是文明的倒退,不能因为一部分人所谓的安全感而损害另一部分人的基本权利。美国并没有因为校园枪击案而全国禁枪,如果动摇了对人的基本生命权的尊重,将是整个人类社会的悲哀。
    
    IP:218.98.129.
    
    只一味的严刑峻法根本就不可能奏效,否则是不是该恢复凌迟与绞型?其实就是严刑峻法的对象也应该是已被定罪的人,而不是只是因为“可能犯罪”就被收容,那么请问钟院士,如果你带了暴力基因,我们是不是就应该把你永久禁闭呢?
    
     信息时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钟南山被抢案暴露警方的精英情结
  • 钟南山被飞车盗贼抢劫手提电脑(图)
  • 钟南山:“医院市场化导致重治疗轻预防”(图)
  • 钟南山警告 大范围流感随时可能暴发
  • 钟南山:400医院大多自制脱敏疫苗,危险!
  • 钟南山表示五一黄金周出外旅游不必害怕非典
  • 钟南山: 我国食品问题严重 50年后许多人难生育
  • 钟南山成了疑似未被普法者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质问“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钟南山警告:广东今年应对禽流感的形势严峻(图)
  • 钟南山:变异流感病毒与禽流感混合将是人类灾难(图)
  • 钟南山:黄种人存在某种易感染SARS的基因缺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