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三)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6年7月12日)
    
    
     (博讯 boxun.com)

    
    
     陈光诚看守所见律师发出呼声
     开庭前暴力下律师难调查取证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7,11 )
    
     7月7日上午,受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委托的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劲松接到电话,山东沂南有关方面通知,陈光诚案预定7月17日在沂南县法院开庭审理。此后,又有消息说,法院将开庭时间该为7月20日。
     7月9日,李劲松等三位律师和三位志愿者从北京赴沂南。
     11日,李劲松律师在沂南县看守所会见了被羁押的陈光诚先生。
    
    
    * 陈光诚看守所见律师发出呼声*
    
     李劲松律师在当天晚上返回北京的途中接受采访,谈会见经过。他说:“我今天上午十点见他,一直到十一点,见面一个小时。”
    
     问:“看上去陈光诚的身体、精神状况如何?”
     答:“陈光诚的健康状况以及精神状态看起来比我6月21日见他的时候要好。”
    
     问:“您的律师工作在这次会面中能不能顺利进行?”
     答:“今天见面基本上没有警员在场限制,具体案情我就不多说了。但是陈光诚今天委托我,一定要向中央政府领导报告临沂相关的贪官污吏雇用流氓恶势力长期残酷迫害他的行为。
    
     第一件事是他(陈光诚)今天明确指控,除了有几十个被雇用来的人从去年九月到现在一直非法长期守在他家门口以及村口、用暴力限制他一家人行动自由的那种流氓地痞恶势力之外,对他还有过非法侵权言行的还有临沂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刘杰;双堠镇司法干部李先干;双堠镇副书记夏法田(音);副镇长X峰(音);副书记张建;沂南县公安局大队长刘善元(音)。
     第二点,今年4月2日之前,他(陈光诚)是被非法拘禁在沂南县维多利亚度假村,4月2日之后至6月份,他被正式送进沂南县看守所之前,他是被数十个他一时也说不清名字的镇政府和公安局的工作人员非法拘禁在民警培训中心。
     第三,3月12日至3月14日,沂南警员对他实施了酷刑,三天不让他睡觉,他为此还曾经绝食绝水,抗议这些警察败类的暴行。
     这是他委托我向中央政府反映汇报的主要的事项。”
    
    
    * 李劲松律师的希望和要求 *
    
     问:“就工作的进展情况您还有什么希望和要求吗?”
     答:“希望前两次我去的时候对我下毒手的那些流氓恶势力的人及早被绳之以法、缉捕归案,我的生命安全有了保障之后,我才能够正常履行律师的调查取证职责。
     昨天晚上,那几个流氓恶势力十一点多还吵得我睡不着,今天我们刚刚在路上吃饭的时候,发现又有两辆不明身份的车,到现在还在跟踪我们。”
    
    
    * 陈光诚事件回顾*
    
     现年三十五岁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家住山东临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2005年他公开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
     2005年9月以后,陈光诚被当局有关部门软禁在家中,电话、电脑都被切断,他 的妻子袁伟静也受到监控、软禁。
    
     去年陈光诚被香港《亚洲周刊》评为“2005年风云人物”之一,今年5月又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一百人”之一。当时陈光诚被警察带走已经一个多月,下落不明。
    
     陈光诚3月11日被警察带走问话后,不知去向。三个月后的6月11日,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收到沂南县公安局以“涉嫌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对陈光诚刑事拘留的通知书。
    
     在北京的一些法律工作者和维权人士以各种方式参与营陈光诚。
     6月19日,原定在北京公开举行的“关注陈光诚志愿者见面会”在官方压力下被迫取消。当天晚上,在北京寻求法律帮助的陈光诚七十二岁的母亲和三岁的儿子,在滕彪律师家门口被绑架。同一天,李劲松、李苏滨和张立辉三位律师从北京赴沂南。
     6月21日李劲松和张立辉二位律师会见了被关在沂南县看守所的陈光诚先生。
     6月23日,李劲松和李苏滨二位律师前去看望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准备商量为陈光诚取保候审,结果受到阻拦,没有见到袁伟静,二位律师被监控袁伟静的人殴打。
    
     东师古村还有三位村民――陈庚江、陈光东和陈光合三位先生因与陈光诚案相关被逮捕羁押,受他们委托的另有三位北京律师李克昌、程海和孟宪明去沂南办案,程海律师的照相机被砸坏,抢走。
    
     6月21日,沂南县公安局已经签署了对陈光诚的逮捕通知书,但是袁伟静和当时在沂南的陈光诚委托的北京律师都不知道这一消息。6月23日,律师们返回北京。
     24日得知陈光诚被批准逮捕,李劲松、李苏滨二位律师于26日离开北京,再度赶往沂南,想去会见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
     27日下午他们还没有进村,就被二十多个身份不明的人在村口公路上围堵、推打,律师的摄像机被抢走,乘坐的汽车被掀翻,律师们只好又返回北京。
    
    
    * 7月9日律师、志愿者再赴沂南*
    
    滕彪律师被拦阻未能成行――
    
     7月7日接到沂南县法院预备在7月17日开庭审理陈光诚案电话通知后,律师李劲松、李苏滨、滕彪和张立辉四位先生定于7月9日从北京赴临沂调查取证。临行之前,滕彪先生被他任教的学校――中国政法大学和有关部门拦阻,未能成行。
     7月10日,在北京的滕彪律师说:“昨天下午我们四个人准备去,票已经买好了,学校和有关部门就不让我去。我说‘我们去进行正常的律师执业,没有道理不让我去’。但是这些人不给任何理由,就说这是有关部门的命令,禁止我去那边。”
    
     问:“您怎么想呢?”
     答:“我觉得他们完全是在干涉律师的正常执业。”
    
     问:“结果一共有几个人去了?”
     答:“张立辉律师、李劲松律师、李苏滨、胡佳还有另外两位志愿者他们六个人去的。”
    
    
    胡佳与袁伟静意外相遇――
    
     7月10日到达沂南当天晚上,与三位律师同行的志愿者、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接受了我的采访。他说:“现在是我和李劲松、李苏滨和另外一位志愿者我们四个人在一起。
    
     胡佳先生接着讲述了他到达沂南后,在集市上与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意外相遇,后来他们遭到殴打、袁伟静被警方传唤的经过。
     他说:‘我跟另外一位志愿者在今天上午提前下了火车。一路过来就发现至少有三辆不挂牌照的汽车在马路上来回游弋,而且有一些闲散的人进行着监视。
    
     蒙阴县和沂南县交界的地方,有一个集市。在这个地方我极为幸运的见到了袁伟静,她身边有七、八个粗壮的男人,一直围着她。袁伟静推着自行车,后座上带着她三岁的小娃娃。
     我在集市门口处见到袁伟静,她立刻笑起来了。
    
     我们两个人肩并肩走,我们身边围了七、八个人。至少有两、三辆摩托车,摩托车的声音非常震耳的在我们耳畔响着,影响到我们说话。
     仅仅是因为软禁袁伟静的人扩大了一点她的活动范围,允许她到集市上买菜,我们碰到了她。
    
    二人被殴打、袁伟静被警方传唤――
    
     走了半个小时,离村口还有大约三百米左右的时候,那边已经一大片人了,粗略点数不少于二十五个,还有人在往这边汇集,所以我觉得绝对不下三十个人在那边等着,而且他们站在马路上。向我们这里指指点点。”
    
     问:“他们穿什么样的服装?”
     答:“各种各样的服装,但都是便装。 他们在那里严阵以待了。
     离那里大约还有五十米的时候,袁伟静告诉我说‘一会儿进去的时候,我们两个人把手拉紧’。距离二十米左右的时候,我们就把手攥在一起了。
     这时候,那边的人围上来。在这个过程中,我至少有四次可能被他们一群人像暴雨式的殴打,但是袁伟静扑上去,用她的身体挡住那些人。后面的人就死命拽我的背包。我拽着背包,的确行动受到一定限制。而且他们居然把手伸进去把我背包里边摄影包的背带拽出来了。而且我也听到他们讲‘这个东西可能是照相机、摄像机之类的东西,把它弄出来!’后边有人鬼鬼祟祟在解大的背包扣。
     当袁伟静看到的时候,她就马上回转过身去,把那些人推开。
     我真的从没想到这样一位比我小三岁的女性,这麽勇敢。”
    
     问:“这时候自行车和孩子怎么样?”
     答:“自行车和(后座上坐着的)孩子大约立在十几米远的地方,我很担心那个自行车会被碰倒。
     袁伟静在这边拼命保护我,当那些人要拽她,压服她的时候,我就冲上去隔在中间,或把那些人的手挡开。
    
     相持了大约有半个多小时,汗水流淌似的哗哗下来。
    
     那边有一辆车很快开过来,然后逆行上来,到了离我们大约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下。那边的乡镇干部马上好像来了救星似的嚷‘来了,来了’,从车上下来一个穿警察制服的人,过来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我能看到的是‘传唤通知书’这几个印刷体的字,还有传唤‘袁伟静’手写的三个字,其它我就没时间看清了。
     然后那人说‘现在传唤你,你得跟我们走。’
     袁伟静喊‘我的孩子怎麽办?’那边说‘不用你管’。几个人上来就像拔河一样把袁伟静拖上那个车。
     仅仅几秒钟,我的视线也被挡住了。因为那些人高马大的人过来揪我脖领子,掐肩膀,弄后背,推搡。。。我倒退着踉跄,偶尔转过身,几乎被推倒的那种踉跄,他们一边骂一边推打,一直给我弄出两百米远。这时候我的视线稍微整理过来,想看到远方袁伟静处境的时候,那辆车已经不见了。”
    
    李劲松律师10日谈工作情况――
    
     到达沂南当天,李劲松律师谈他遇到的情况。
     他说:“平安到达了。我们到法院要求复制案卷材料和拿‘起诉书’也都很快拿到了,之后到看守所想去会见陈光诚,我们等到六点二十五分,还是没能见到,只能明天再去了。
     我们应该作一些调查取证,或者去勘察现场,找一下现场证人,落实一下是谁说的,是真是假。但现在陈光诚的村子还照样处在流氓恶势力控制之下,我们现在正常工作没办法做。”
    
     问:“有关方面最初说陈光诚案开庭的时间是7月17日,后来又有消息说改在7月20日,按现在他们的说法是。。。”
     答:“7月20日上午九点半,地点在临沂市沂南县法院刑事审判庭。
     今天跟法官交涉我们也提出要对审判过程全程录像。再一个,这个案子他们一直指控说还有三个‘同案犯’被关,这次只准备审陈光诚一个,这从程序上说是不对的,同案犯都已经抓捕的,应该是同案审理”。
    
    
    * 陈光福说袁伟静已被放回家 *
    
     接下来我采访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的时候,得知袁伟静刚刚被放回家。
     陈光福说:“她八点三十分被放回家。”
    
     问:“受伤的情况怎么样?”
     答:“伤得不是很重,被打是被很多人拳打脚踢的。”
    
     问:“孩子呢?”
     答:“孩子还好,就是看着袁伟静的那些人把孩子送到家里的。他们说‘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第一款,依法传唤袁伟静’,说她的罪名和光诚是一样的,认为就是‘故意毁坏财物’和‘扰乱交通秩序’”
    
     问 :“指的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呢?”
     答:“就是和光诚那个同时间发生的吧,并讲以后随时传唤她。就在双堠派出所,袁伟静还打了110报案――有人对她进行肢体伤害,但是她的报案没人理睬。”
    
     问:“现在袁伟静那边能通上电话吗?”
     答:“通不上,她那边一点信号也没有。”
    
    
    * 相关人士最初得知陈光诚案近期开庭的反应*
    
     以下对自从7月7日李劲松律师接到电话通知,陈光诚案预定7月17日开庭以后,几位相关人士作出的反应作一简要回顾。
    
    李劲松律师说――
    
     7月7日上午接到通知开庭电话的李劲松律师说,他感到比较突然。
     他说:“比较突然、意外。
     我这几天已经向最高检察院跟公安部寄出了一些报案控告函,对临沂沂南的那些对陈光诚的辩护律师、对我个人实施暴力行为的流氓恶势力提出了控告,包括那些把我们的车给掀翻、置我们的死活于不顾这种流氓恶势力的行为,我们已经把当时实施这些暴力犯罪行为其中一部分的照片拍下来了,我们也就可以直接指认了。
     我们已经把那些照片也都寄给了中央有关部门。
    
     本来我认为应该是在中央有关部门介入之后,把对我实施暴力的那些流氓恶势力抓捕之后,陈光诚案子相关的一些事实真相也可能就能随之水落石出了。但现在要这麽快(开庭),我没有预想到。”
    
     问:“这麽快就要开庭审理,您看有什么问题吗?”
     答:“对我实施暴力的那些流氓恶势力没有被抓获之前,任何一个律师,包括我自己,都无法进入被流氓恶势力封锁的陈光诚家所在的村子,也无法见到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包括村里的那些当时陈光诚被指控的那两个行为现场的相关证人。见不到这些人,见不到案发现场,作为辩护律师来说,就很难作出有力有效的辩护。
     这些工作都做不了,对任何一个律师来说,都是一种耻辱,也是一种悲哀。”
    
    张立辉律师说――
    
     和李劲松律师同受陈光诚委托的浙江星韵律师事务所北京分所张立辉律师表示,尽管现在去沂南面临危险,他也要去履行律师的职责。
    
     他说:“肯定要去,因为这次必须的会见、仔细审阅案卷,这些是律师必须做的工作,肯定得去,开庭之前完成,而且要形成辩护的思路和具体意见。
     现在要去沂南履行律师职务的话,的确有非常大的风险,包括遭遇暴力威胁。我觉得作为一个律师,是必须去的,涉及到当事人非常重大的利益,因为开庭会决定是否认为他有罪,是否把他投进监狱,我们律师接受委托,无论从职业道德、从本职工作来讲,都应该认真去做,不能退缩。”
    
    
    专访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
    
     陈光诚先生的妻子袁伟静,在得知沂南县法院可能7月17日开庭审理陈光诚案的消息后,第二天接受我的采访谈她的心情。
     她说:“我当然非常难过,因为他们是公开来报复光诚了。”
    
     问:“您为什么这样说呢?”
     答:“因为光诚这个案子出的时候,是去了陈光余的家里。这个地方有四面路可以走,他们看着光诚是非常不方便的,光诚如果逃跑的话,可能有机会。再就是公众能够发现他们看着光诚的机率也是非常高的,他们非常不原意光诚在陈光余的家里,就多次请一些说客,还有党校那个‘亲情组’,让陈光诚回家。但是因为光诚首先一个考虑就是在陈光余家里起初的几天是可以打电话的,虽然后来是不能打,包括手机也是不能打。。。再就是,如果外边来朋友的话,有可能进来。
    考虑到这种情况,陈光诚就一直没回家。
     他们没有办法,看不能说服陈光诚回家,他们就再来说服陈光余和陈光余的母亲。陈光余也没有听他们的。他们的意思就是让陈光余把陈光诚撵回家,但是他们也没有撵。
     最后他们没有办法,在3月11日那天(晚上)七点鈡打了陈光余,实际上在下午六点多,沂南县公安的车已经在我们村子前面的空地里,他们打电话的时候,让我们村民听见了,说‘我们要到天黑以后才动手’。所以村民感觉到那天晚上要出事情。
    
     七点钟的时候,陈光余走出家门去小卖店买烟的时候,就被他们所雇来的这些人员用大衣把陈光余的头包起来,打了一顿。
    
     因为陈光诚是在陈光余的家里,这样就不能不激起陈光诚的愤怒,陈光诚就出来质问他们为什么打陈光余。。。所以说,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目的可能也就是把陈光诚引出来,抓走陈光诚,然后给他加那麽个罪名。
     最后导致陈光诚到公路上去质问他们,以至于他们先把车拦下,然后造成交通阻塞这个事实,首先是他们已经蓄谋好了的,包括他们后来能够拍下这个摄像
     。。。所以说,我觉得他们随时准备着给陈光诚加一个罪名,3月11日就有了那麽一个机会。
    
     他们现在不允许光诚的律师来见我,也不允许律师来我们村取证什么的,说明他们还是害怕,他们是错的。但是他们如果这样做的话,让我们的律师没有证据来证明光诚无罪,他们就可能愿意给光诚安什么(罪名)就安了,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吧。”
    
     问:“对陈光诚的逮捕通知书您真正收到是哪一天?”
     答:“是6月24日下午两点。”
    
     问:“那上面签署的日期是。。。”
     答:“6月21日17时由沂南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
    
     6月19日被从北京绑架到沂南的陈光诚的母亲和儿子十八天后才获准回到自己家里。袁伟静说,陈光诚的母亲和儿子是7月7日下午回到家里的。
    
     问:“您事先知道吗?”
     答:“我不知道。”
    
     问:“他们是怎么被送回来的呢?”
     答:“就是被沂南的。。。我不知道是党校还是政府县里那边租了一个车,把光诚的母亲还有我孩子,还有另外把我四哥也弄回来了。”
    
     问:“陈光诚的这个四哥是在党校工作吗?”
     答:“对。”
    
     问:“他也在这边住下了吗?”
     答:“他必须在这边住下,上边安排他必须在家里。”
    
     问:“为什么呢?”
     答:“那很明显,就是看着母亲和我吧,但是他不会说得那么明显,就是说让他在家住着,不能回去。”
    
     问:“那他现在需要不需要上班了呢?”
     答:“那。。。这个就是他的班吧。”
    
     问:“您看到光诚的母亲和您的儿子回来,您觉得他们一老一少有些什么变化?”
     答:“母亲消瘦得更厉害一些,孩子还没有多大变化。
     昨天母亲能回来,还是母亲的强烈要求,每天母亲都哭着向他们要求几次,就说‘一定要回家’,每次他们都是说向上级领导请示。前天晚上,光诚的母亲又哭着去找党校的领导说‘我要回家,对家里很不放心’因为现在地里有农活,我自己在家又看着小的孩子,她知道我做不了这些事情,又强烈要求。然后他们就是一级一级请示,最后昨天下午给她通知,说可以回家了。”
    
    插入采访陈光诚的母亲――
    
     7月7日下午带着三岁的小孙子回到家中的陈光诚的母亲王金香,当晚讲了她被绑架后的情况。她说:“他们那时就在那里把我拎到车上去了,把俺孙子递上了,孙子吓得好厉害。他们就把我拉到沂南去了,住在俺四儿子家。昨天回来的,他们不叫我回家来,我天天去要求,不叫我来。”
    
     问:“您现在知道要开庭这件事吗?”
     答:“知道了,我要求见见俺儿子,四个月没见了,不知道俺儿子什么样了。也不叫俺这儿媳妇串门,她弄着两个孩子,吃也吃不上。”
    
     袁伟静继续谈――
    
     袁伟静说:“我得知光诚这个事情要开庭以后,已经非常失望了。因为他们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打压在我们这个地方上少有的这麽几个维权的人。
    
     如果真的对光诚判几年的话,我对光诚的身体情况是最为担心的。
     因为光诚的个性,在我们被软禁的过程中,他们曾经找过许多说客来想说服光诚,说承认一个错误,承认调查(暴力)计划生育这个事情是错的,他们就可以给光诚挑一个更好的工作,给我安排一个工作。因为我们没有房子,他们说可以到县城给我们弄一座房子。但是光诚说‘我不会的,我没有错。’
     他的这种个性就决定了,如果真的判他刑的话,他也会很不服气,对他身体的伤害也是很大的。因为他有个毛病,一生气,在右腹部起很大一个疙瘩,很长时间才能够消下去。在起疙瘩的过程中,他是一点都不能动的。在家的时候我可以帮帮他的忙,说一些话来安慰他,让他不要那麽激动。因为在他调查暴力计划生育的过程中,有很多让他感到很愤慨的事情,很着急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症状。
    
     还有,我想对那些所谓的‘领导’说,不要谁想维权你就打压谁,这不是所讲的法制国家应该有的东西,而是流氓国家所用的政策。如果你对这些普通老百姓的维权进行打压的话,我相信你们的权利也不能得到保障。
    
     你看现在,普通老百姓想要权利,普通的村民想要‘计划生育法’上写的‘我们可以自由选择是否结扎’的这个权利,你们不让他要;光诚出来为他们说话,现在打压陈光诚;然后,陈光诚的律师想维护光诚的合法权益,就会受到殴打,甚至对他们的东西进行抢劫。。。你看看从下到上,从各个方面对想维护法律尊严的这人都进行打压,这样长期下去的话,所有人的权利都不能得到保障。”
    
     问:“另外三位被捕村民这次是不是也一起审理他们的案子呢?”
     答:“他们现在没有接到任何通知。沂南县公安局让他们的家属写一个保证书,要保证他们不再参与光诚的事情,承认他们的错误,保证不再帮我们说话。家属急切地想让家里人出来,他们有的把保证书已经交给了公安局。
     我想,他们可能是找不到足够的证据来起诉这三个人,保证书里如果承认了错误,他就可以说因为你们的家属已经承认你们错了。。。我觉得这是他们的一个手段。
    
     6月29日胡锦涛刚刚在一个大会上讲了,我们国家要‘科学执法’、‘执法为民’,‘执法靠民’。。。我相信胡锦涛也知道光诚这案子。 我想让他了解,对待光诚的案子地方政府是怎麽处理的,他是否能够接受,是否能够容忍地方政府这样非法乱来?
    
     我知道他们现在这样作,重点是对我们村民的压制,不让村民站出来为我们说话,这是对光诚非常不利的一点。他们现在不提怎么样软禁陈光诚,怎么样因为陈光诚揭露暴力计划生育而打击报复他,他现在就被强制压上那麽个罪名。但是我们又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们恐吓村民,不让村民发出声音,让我们很难找出证据证明光诚的无罪。”
    
     袁伟静说,因为当局有关方面制造的一些困难,她与国内的一些律师很难联络。
     她说:“国内的律师非常尽力,但是受到很大压力。因为有很多外国的律师还是非常关注陈光诚案的,能不能加入这个事情?这个我是不了解的。如果能加入的话,我非常希望他们能够加入这个事情。
    
     我有的时候是很失望的,但是每次有很多朋友来关注我,很多是我不知名字的一些律师、朋友、媒体、各界人士,这个时候我还是很有信心的,我就觉得,还有那麽多正义的朋友在关注我们。”
    
    
    陈光福谈陈光诚案预定近期开庭 ――
    
     谈到陈光诚案预定近期开庭 ,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说:“这个审判很难作到公正。因为他们已经说了,再好的律师,也没用,最后只是法院说了算。法院实际上又听政府的,实际上还是政府的意志。所以我对这次审判也并不抱什么希望。”
    
    
    * 滕彪律师点谈看法*
    
     一直关注陈光诚的在北京的法学博士、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滕彪先生就沂南县法院预定近期开庭审理陈光诚案,以及律师和志愿者再次前往沂南,胡佳和袁伟静被殴打,律师的工作不能正常开展。。。谈他的看法。
    
     滕彪先生说:“匆忙要开庭审判陈光诚这个案件,我觉得他们是想尽快把这个事情给结束,他们觉得拖时间太长,会有更多来自民间和国际的压力。
     所以,我觉得现在还需要有更多的人来关注陈光诚的命运。如果没有其它因素影响的话,很可能当地法院要判陈光诚有罪。
    
     现在沂南县法院保持中立的可能性是零,它是在沂南(县)政府或临沂(市)政府一手操控下。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当地政府违反法律的事情就太多了。比如说从3月11日到6月10日陈光诚到底在哪儿,实际上是处在被非法羁押的状态,这个他们也不承认;还有几次殴打律师;在警察面前砸坏律师的照相机、把律师的摄像机抢走;在北京绑架陈光诚的母亲和孩子;对陈光诚爱人八、九个月的软禁。。。都是严重违反法律的。
     发生这些事情实际上已经表明临沂那个地方几乎没有法律存在,因为每一次律师去都被打、被恐吓,甚至死亡威胁。我觉得这个前景也不容乐观。
    
     所以,现在这种情况还需要更多的人来关注。需要政府有更大的善意来尊重基本的法律程序,对陈光诚应该有妥善的处理。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在开庭的时候,去当地旁听这个案件的审理情况,至少要在法庭上看到比较公正的相互辩论场面。如果有更多的人能够参加这个旁听的话,可能会让庭审看起来更公正一些。
     从法律上来讲,这个案件没有任何理由不公开开庭。虽然我估计他有可能想一些不合法的方法来限制其他人旁听,但是不让外人旁听,这是不符合法律的。
     有更多的人要求旁听,会对陈光诚有所帮助。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网页WWW.RFA.ORG.
     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网页“心灵之旅”栏目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网页“心灵之旅”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 营救陈光诚行动 ( 之一 )
  • RFA张敏:病中胡佳的感叹与呼声
  • RFA张敏:关注下落不明已五十多天的陈光诚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七)
  • RFA张敏: 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六)
  • RFA张敏:【跟踪报道】太石村纪事(之十)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五)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四)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三)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二)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九)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八)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七)
  • RFA张敏:【跟踪报道】 太石村纪事(之八)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三)RFA张敏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二)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