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学者上书 温家宝力主再行论证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图)
(博讯2006年8月31日)
    
    2004年8月、2006年初,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鲁家果曾两次“上书”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认为南水北调西线工程涉及经济、社会、生态等一系列问题,在工程可行性、经济合理性、可持续发展及风险等方面,还有不少问题尚待进一步研究。
    
    学者上书 温家宝力主再行论证南水北调西线工程
    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示意图
    
     “上百年没问题吧!”8月28日,71岁的谈英武告诉记者,“南水北调东线、中线、西线若能一一顺利实施,黄河流域缺水问题就算基本解决了。”
    
    谈英武主持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近20年,历任水利部黄委会设计院技术副处长、副院长。1987年在其出任西线工程设计总工程师后,先后主导完成了10年超前期规划研究工作,3年南水北调东、中、西线论证审查工作。
    
    如果说谈英武是一个极力支持西线工程上马并直言“势在必行”的人,那么比他大5岁的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鲁家果,则是一个极力主张西线工程上马要从长计议的人。
    
    2004年8月、2006年初,鲁家果曾两次“上书”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认为西线工程涉及经济、社会、生态等一系列问题,在工程可行性、经济合理性、可持续发展及风险等方面,还有不少问题尚待进一步研究。
    
    作为一个非水利专业出身且常被人讥斥为“外行”的学者,鲁家果认为,“南水北调西线工程,不是一个单纯的水利工程,它所涉及的问题,也并不只是水利专家就能解决的。”
    
    早前报道:学者联名撰写备忘录 质疑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规划
    
    水利部成都会议:南水北调西线工程无可替代
    
    谁的答案离真相最近
    
    西线调水到底能否拯救黄河,是鲁家果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他告诉记者,西线调水一期工程规划于2020年完工,三期工程全部完工要到2050年,“规划能否实现,还是个未知数。若黄河的生态环境再等到20年或50年后动手大治理,恐怕为时已晚”。
    
    “输血只能救一时,不可能一劳永逸,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恢复黄河自身的造血功能。”鲁家果分析说,“1999年以前,国家用于黄河水环境治理投资共23亿元,不及黄河建设投资的4%。若能以西线调水工程投资的一半,用于黄河中上游的生态环境建设,三五十年后必可见显著成效。”
    
    2005年,水利部高层在接受《中国国家地理》杂志采访时,曾表示:西线可以供给西北地区工农业生产用水,“但更重要的是对黄河中下游的冲沙,调入黄河的170亿m3水中,冲沙将占120亿m3,即生态用水占70%”。
    
    对此,鲁家果非常不解,“如果调水主要是冲沙,届时黄河下游的河床不是冲刷,反而可能会加重淤积,黄河下游的防洪态势将更加严峻,黄河的生态将更为恶劣。”
    
    而谈英武则向记者解释说,“调水冲沙是不得已而为之,否则黄河就不能叫河了。如果把调水的目的单纯理解为冲沙,南水北调工程也就失去了应有的意义。”
    
    在他看来,解决西北地区缺水,关系西部大开发进程,“只有向黄河输水,才能支撑起全国经济的发展。”
    
    那么,西线工程的可调水量能承担起此重任吗?
    
    按照规划,西线工程三期总计调水170亿m3。谈英武向记者证实,“这个调水量并非外界传言根据沿黄省(区)各自报上来的缺水数据加起来算出的,而是国家设立了专门机构做这个可调水量的研究工作。”
    
    但在鲁家果看来,因规划没有考虑引水河流径流量的季节变化、年际变化以及输水损耗,西线工程实际可调水量与规划相差甚远,“据中科院的考察队调查,在长达7个月的枯水季节,各引水枢纽河川的总水量只有55.77亿m3,全年不到96亿m3,抽干了也不够那170亿m3啊!”
    
    引水坝址径流量是可调水量分析的基础,侧面呼应了鲁家果论断的——雅砻江、大渡河干支流上的10个主要水文测站:其中4个为国家基本水文站,设置于20世纪50年代,“但基本上都离引水坝址有不近的距离,只能作为参证”;剩余6个为黄河勘测规划设计公司(下简称黄河公司)1992年开始设立,“最短的只有2年的观测资料,可以说尚无系列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水利部原副总工程师徐乾清曾撰文指出:北方究竟缺多少水,“那种认为中国北方土地和各种资源都十分丰富,只是缺水,只要把水引来,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的大而化之的看法……必将把事情引入误区”。此外,投资资金能否及时到位、工程建设后的水价,他认为都是该工程决策的关键因素。
    
    但谈英武这样回答记者,“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工作,随着项目推进,一切都会逐渐明了。”
    
    争议背后的纷纷扰扰
    
    令鲁家果忧心忡忡的,当然还有西线工程面临的地质风险、生态环境风险等。
    
    2005年,鲁家果曾向黄委会西线工程某副总请教:工程输水线路、隧洞无法避开北西-南东方向的5条活动性大断裂带,而且几乎都是垂直穿过,怎样解决可能引发的问题?
    
    对方回答,“我们选址在强烈活动区内的相对弱活动区。”
    
    “那么一旦发生塌方,将如何处理?”该副总没有回答鲁家果的追问。
    
    鲁又问,“大坝的安全性如何保证?”
    
    该副总回答,“我们的大坝是水泥面,弹性更大。而且埋得越深,抗震能力就越强”,并举了一个例子,唐山大地震时,某煤矿的工人们正在地下施工,当时死亡的人就很少。
    
    据鲁后来咨询其他地质专家,这个解释被训斥为“无稽之谈”。
    
    谁来协调这些争议?还有多少争议?西线工程何去何从?
    
    事实上,围绕西线工程的争议不光有来自外部的,还有来自内部的——据知情人士透露,黄委会内部就有人认为,在污水处理和节水、精耕严重滞后情况下,引水增水将扩大危害的负效应。
    
    然而,在谈英武看来,这一切都很正常。
    
    “根子出在穷上。西线工程大方向是对的,设计没有问题,国家也经过了严格审查。要相信,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不光西线工程,他说,“东线、中线开工时,也是争论不休。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自然有不同的看法。就好比三峡工程,最后全国人大投票时,还不是有800多张弃权、反对票嘛。”
    
    与谈英武的洒脱相比,鲁家果则用五个字——“越来越模糊”——表达了自己对西线工程“计划没有变化快”的感受:“水利部2006年‘8·21成都会议’透露西线一二期工程合并,但我注意到,无论是80亿m3的还是90亿m3的方案,都没有为四川输水岷江留出空间啊!而且黄河公司所作的阶段成果报告,没有看到任何关于投资预算的说明。”
    
    这让鲁家果们着实放心不下
    
    “用黄委会主任李国英的话说,西线工程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难度最大、效益最大的调水工程。”对任何一个建设法人单位来说,鲁家果向记者表示,这样的一个“巨无霸”工程,都具有极大吸引力,“为保证项目论证及审查的全面、客观、公正,以及决策的民主化、科学性,建议参照三峡工程建设的立项程序”。
    
    然而,争议背后尘埃远未到落定之时。
    
    相关阅读:水利部部长:南水北调后北京水价肯定会涨
    
    链接
    
    水利界泰斗林一山的“治黄方略”
    
    要让黄河中游的泥沙不下来,最好的办法还是以小流域治理为主,就地分散吃光喝尽黄河水沙资源,干流只起辅助作用。
    
    在治黄的指导思想上,有两种不同的观点和看法。一种是让国家花钱来治黄,不断地伸手向国家要经费。另一种是想办法通过发展当地的生产和经济,调动广大群众的积极性,兴利治黄。这样国家花的钱有限,还能从根本上治黄。我们要研究的是这种办法。
    
    如果光讲上游要为下游服务,中上游的老百姓就没有积极性了,治山治河最重要的一条原则就是要让当地的老百姓受益。否则你将一事无成,要不然就是不断地伸手向国家要钱,去填那些永远填不满的治标工程。
    
    有一个具体的问题应该引起充分的讨论,这就是为什么黄河变成内陆河不好?!实际上,黄河具有改变成内陆河的条件。因为它的干流大部分处在分水岭上,向西可流水到新疆,向东可流水到大海。正因为如此,有人称黄河为中国的大水塔,在全国所有的河流里,黄河的这个特性和优点是独一无二的,而这恰恰是黄河的最伟大之处!我们要充分利用这个特点,把巴颜喀拉山以南的水引到黄河来,这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黄河干流的内陆灌溉和供水系统的作用,全面解决我国广大西北地区的干旱问题。
    
     ——摘自《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备忘录》
    
    南水北调工程示意图
    学者上书 温家宝力主再行论证南水北调西线工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学者联名撰写备忘录 质疑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规划(图)
  • 四川学者上书质疑南水北调西线工程
  • 吁请关注:南水北调的民间独立调查
  • RFA: 民间考察南水北调可行性 记者会主流媒体爽约
  • 中国南水北调恐变成污水北调(图)
  • 南水北调西线工程 独立考察研究新闻通气会请谏
  • 南水北调成污水北调? 一江清水能否进京?(图)
  • 南水北调:2007年北京水价7元/方
  • 南水北调北京段工程开工
  • 南水北调工程移民搬迁补偿办法确定
  •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可能损害九百多处文物
  • 保定破获冒充“南水北调”指挥部骗钱案
  • 北京奥运会和南水北调工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