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七)/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11月06日)
    
    
     (博讯 boxun.com)

    
    高智晟女儿避开警察借电话呼救yy

胡佳吁请海内外援助高智晟家人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11,04)
    
    *耿格借同学帮助避警察打电话呼救*
    
    高智晟律师十三岁的女儿耿格躲过跟踪的警察,打电话给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讲述自己和家人的处境,向外界求救。
    
    三次向中国最高领导人致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先生,自从8月15日先被绑架,后被拘留,以后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一直没有得到允许与他亲属委托的律师会见。高智晟的太太耿和和他未成年的儿女,也一直处于警察的监控跟踪之中。
    
    以下是耿格打给胡佳的电话录音片断:(耿格说)“叔叔,您别说话,您听我说,我没法再跟您联系了,他们(跟踪的警察)现在上课就站在我们教室门口,我现在是让同学拿着手机我跟您说话呢,我没法听您说话,我听不见,我现在怎么办呀?上课下课都跟着我,根本都没有距离了,我上操也在那儿站。。。就在外边站着,我不能再跟您说了,叔叔再见!”(胡佳说)“好的,好的”。
    
    *胡佳谈耿格多次寻找机会打电话*
    
    胡佳先生介绍了耿格怎样寻找机会,打电话向外界求救。胡佳先生因参与援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从7月17日到现在,一直被软禁在家中。
    胡佳先生说:“首先来讲,高律师的女儿耿格,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儿,她是被严密监视着的。到哪里都没有任何人身自由,不能与外界自由沟通,而且警察屡次对她进行恐吓。
    前几周,她每周至少会创造一到两次机会,哪怕是简简单单说一两句话,也会告诉我一些她自己的想法,她家里生的事情,或者问问我,在外面有什么关于高律师的帮助、声援发生。其实她想表达的意思无非是她自己不屈服。在她家里,警察做了一些令人发指的事情,对于妇女儿童采取的压制措施,把这些丑行公布出来。。。我认为她所讲述的这一切,恰恰应该受到外界关注,就好比被黑社会绑架的人,她完全有理由向外界呼救。
    现在警方在阻挠她与外界的联系,把她看得很严”。
    
    *耿格打电话给胡佳通话录音片断*
    
    9月21日
    
    (耿格)“喂,他们每天只要进我们学校肯定要经过这儿,刚才差一点点就被发现了。”(胡佳)“他们发现你会怎这么样呢?”(耿格)“肯定就不会再让我上学了。”(胡佳)“现在我们最大的顾忌也是担心这一点。现在你妈妈外出的话,她可以自己去买菜呀,接孩子吗?”(耿格)“以前只跟一辆车的人,现在好像最起码要跟十几个人。”(胡佳)现在耿和的饮食和精神精神状态怎麽样呢?”(耿格)“吃饭特别特别的少,她好像说胃不舒服,她说她不吃饭一点都不饿。一提到高智晟就哭。”(胡佳)“每天都会哭吗?”(耿格)“差不多。我妈一提到郭飞雄叔叔被抓,哭得特难受,我妈说因为营救高智晟被抓了,我妈觉得都挺可怜的。”(胡佳)“现在怎么才能把钱给你家里人送去?因为外面的朋友也积存了这麽几千块钱,想送进去,但就是现在没有这个渠道。”(耿格)“根本不可能。以前就是在我们家楼上快上三楼的那个角,有一拨人在那儿坐着,现在一开门就有人。”(胡佳)“那就是说在二层一开门的那个位置上就坐着人?”(耿格)“对。而且我们家门不隔音,(他们)就坐在门口,说话,聊天,抽烟,喝酒,看报纸,什么事听得一清二楚。”
    
    9月22日
    
     第二天耿格打电话给胡佳说,由于警察的阻挠,她差一点没有能够去上学。
     (耿格)“叔叔,我跟您说一个事,他们今天早晨不让我上学,我就站在他们车门口,(注:警察要求耿格上学坐他们的车)他们不给我开门,还在那里跷着二郎腿坐着,不让我上学。后来我看了一下表,觉得我还有时间坐公车,然后我就自己去上学。后来,我走到一半,过了一条马路,有个女的特别使劲拽住我,还想打我,后来我瞪了那个女的一眼。她把我拽上车之后,刚好要上课,整七点。我们每次都是六点五十分必须到学校,我旁边就有同学,你可以问。他们每次。。。就今天这拨儿,每次送我上学几乎都是迟到。今天是七点整到学校的,他们让我一直等,只等到七点七分马上就要迟到了,才让我进学校。”(胡佳)“他们没有对你昨天的事情有什么。。。”(耿格)“他们知道了,跟我妈说来着。说‘你们家耿格又打电话了。我告诉你,你知道就行了”。
     耿格告诉胡佳,她母亲耿和怎样受到监视他们的警察的侮辱。
     (耿格)“有一天早晨,因为那些人都说可以让我妈妈出去了,然后,我妈妈要出去,突然下来一个女的(警察)说‘不行!’,把我妈吓了一跳。我妈特和气地说‘为什么不行啊’说话时,我妈刚好拿着一包垃圾,放在门口,他们就把门口的垃圾踢到我们家对门的那个门口,然后说‘这是什么呀?’我妈妈说‘垃圾’,然后她说‘干嘛的啊?’我妈妈说‘我把垃圾倒掉’,然后你猜她说什么,她说‘你倒垃圾?我还让你把垃圾给吃了呢!”
     在校园里借助同学的帮助打电话给胡佳的耿格说:“我已经让他们跟踪我,叔叔我毫不含糊地告诉你,他们还以为那麽几个人就能看得住我,那些人跟着我,我已经很容忍他们了。叔叔说真的,如果你真的觉得,如果我逃出去对这个案件有
    
    帮助的话,我不到一分钟绝对能够从学校出去,而且不被他们发现,你信不信?”
     耿格还谈到8月26日她躲过警察跟踪短暂出逃的事情。那次,耿格曾经到他父亲的朋友、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家中,范亚峰夫妇接待了耿格。为此,范亚峰先生受到警方传讯。
    耿格说:“我觉得我跑出来那件事,谁都不牵连,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我跑出去是自己的意思,在外面呆着也是我自己的意思,我想住进范叔叔家也是我自己的意思。跟人家。。。跟我妈都没关系,怎麽可能就跟范亚峰有关系呢?”
    10月13日
    接下来的一段电话录音,胡佳先生作了准确的时间记录:(胡佳)2006年10月13日下午十三点二十三分,格格与我的对话。(耿格)“叔叔,刚才把我卡拿走了,我偷偷给你打电话,他们在那边站着哪。。。<听不清>(胡佳)“明白,明白”。(耿格)<听不清>我也只能跟您谈。。。以后没人可能借我了。。。就是上次。。。以前打我爸,不是打了我妈手一下吗,我妈的手好像残疾了似的,一动就疼,什么活都干不了,一直疼到现在。”(胡佳)“是7月30日晚上那一次吧?”(耿格)“对。然后我妈现在浑身那儿都疼,也动不了。”
    10月21日
    10月21日,耿格再次躲过警察的监视短暂出逃,她在朋友的帮助下打电话给胡佳――
    (耿格)“喂,叔叔,我跟您说了,我已经受不了了,叔叔,我逃出来了。”(胡佳)“你现在在学校外面是吧?”(耿格)“对。”(胡佳)“他们这两天有没有骂你打你啊?”(耿格)“那女的(警察)老欺负人,叔叔我受不了了!叔叔我就跟您说这麽多,我怕她一会儿来找我,叔叔再见!”
    当天,耿格再次给胡佳先生打电话――
    (耿格)“叔叔,刚才我们班好多同学为了帮我,带着他们(跟踪的警察)在我们学校里瞎转,那些女的她们老骂我‘骚货’。(胡佳)‘真无耻’。(耿格)“她们见一个人就说,她们都是保卫人民的好人,还不让同学相信我爸爸。。。他们太欺负人了!星期一我真不想回学校了!”(胡佳)“现在你上课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一直就会站在门口那儿呆着呢?”(耿格)“对。”(胡佳)“她们每次是一个人跟你,还是三个人同时跟你?”(耿格)“有时候两个,有时候三个人,有时候四个。”(胡佳)“那个男的呢?”(耿格)那个男的也有时候跟我。”
    10月21日耿格出逃以后,又被警方抓回家去,胡佳先生说:“在上周的时候,把格格抓回去,然后就让耿和写保证书,写格格如果再跑掉的话,那麽就是耿和的责任。”
    受高智晟律师的大哥高智义先生委托的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莫少平律师说:“因为胡佳他跟高智晟是比较好的朋友,所了解的一些信息,他有时候确实告诉我们。”
    问:“对高智晟的女儿现在这种处境,不许她打电话,这个您怎麽看呢?
    答:“如果真的不许她打电话,这也不对,你有什么理由,有什依据不允许她打电话?如果他(警察)明确跟她说‘就是不允许你打电话’那么这个,公安机关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如果确实是这样,那公安机关这种作法是不对的。”
    因为高智晟律师家的电话长期被切断,高智晟的岳母得不到女儿耿和的消息,很不放心,从新疆来到北京。
    胡佳说:“耿和那边,她母亲已经住了快两个月的时间了,她开始就没想呆这麽久。第二,她也是撑不住那些警察的压力,她要回新疆去。耿和就给她妈妈跪下,不让她妈妈走,说如果她妈妈走了的话,她就更没办法过下去了,没了依靠。她妈妈暂时没走。”
    关于耿和的处境,莫少平律师重申:“如果公安机关认为,耿和也是和高智晟涉嫌犯罪有牵连的话,或者就说甚至是同案,那当然,你公安机关应该按照法律程序,是把她监视居住,还是别的等等,采取什么形式的强制措施,你应该有明确的法律手续。如果你公安机关认定不了耿和本身是作为高智晟的同案或者涉嫌犯罪,那你就不能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胡佳说明为什么公开电话录音*
    胡佳先生说明他为什么要把这些电话录音公开。他说:“我现在把格格的这些话公布出来,就是希望让所有能听到这些话的朋友相信,这是来自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真切的呐喊、真切的呼救。
    高律师的家人,作为妇女儿童,他们实在太无助了,在这种超越法律之外的侵犯下,他们简直像生活在人间地狱之中。”
    *莫律师说‘有关部门如不按法律规定办,我们不会客气’*
    11月3日我采访莫少平律师的时候,他出差在深圳。谈到高智晟案进展的情况,莫少平律师说:“高智晟这个案子,我们提请检察院对公安机关的这种我们认为是侦察阶段、侦察过程中的违反程序的地方应提起法律监督。北京市公安机关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不同意律师会见高智晟,我们认为,这本身就不符合中国现行法律规定。
    尽管我们不承认高智晟涉嫌的犯罪‘涉及国家秘密’,我们可以按照律师的意见,向北京市公安机关提出,我们认为这不是‘涉及国家秘密’,但是按照法律规定,确实,公安机关多长时间回复我们这种意见,确实没有一个规定。这样,我们就说,既然不回复,我姑且退一步讲,你认为是‘涉及国家秘密’,那我们按照‘涉及国家秘密’的法律程序,填写有关的法律手续,向你再次提出要求会见高智晟,所以我们提交了这方面的一个申请。这个呢,是法律有明文规定的,应该是五天呢是七天之内给以回复。
    我们现在这个阶段就在等他的回复,只要他没有按照法律规定,我们一点都不会客气。无论是以什么名义不同意律师来见,这个最终不会很久的。就是按照法律程序,他必须还得同意我们会见。当然我们会见到高智晟,完后明确他是什么意见,我们会如实记录下来的。”
    * 胡佳呼吁海内外关注高智晟家人处境 *
    胡佳先生说:“高智晟律师家人目前的处境,需要海内外人士的关注。”
    他说:“其实现在来讲,我倒觉得整个高律师家――耿和,也包括耿和的母亲,还有格格,现在反而我觉得是格格这个十三岁的女孩子是最坚强的。尽管她也经常哭,也是非常脆弱,但是毕竟她一直保持着这种意愿,想要去救自己家里的人,而且她一直不屈服于那些警察的淫威。我觉得这个小姑娘真的是不简单。她现在太需要我们外界的帮助了!
    问:“您能想到的有什么方式来帮助他们呢?”
    答:“国内的压力的确很大,我并不想说这件事情公布出来以后,国内的这些朋友们会去到那儿闯关,或去学校找格格,或者去看耿和。因为那边毕竟是有重兵把守的,而且会给国内的朋友带来麻烦。
    尽管我知道在此前我寄给格格的信都被国保方面的警察扣留了,但是我想,来自于外界的信件也一定可以给当局一定的警示,让他们感受到外界对这件事情的关注。
    如果写信的话,最好写给耿格。
    她家里地址是:北京市朝阳区小关北里11号楼7单元202。邮政编码是:100101
    耿格学校的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街八区16号楼 北京和平街一中初二(3)班 邮政编码是:100013
    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讲,她作为一个未成年人,她也应该是自由的人。所以如果这些信件被扣留,本身是非法的。但即便是被扣留的话,那么这些信件也会发挥它的作用,让中国的政府了解外面的呼声,了解外面的关注。要让他们知道有这麽多
    富有同情心,富有正义感的人在关切高律师和他家人的命运。
    
     我真的希望国际社会,比如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希望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这些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国家,也包括欧洲议会,这样欧盟系统的,他们的外交官们能够站出来去看望一下耿和,到学校去看望一下格格。包括国际奥委会的人,他们到这里来,在北京考察的时候,他们离高律师的家有多麽近哪!哪怕不是罗格先生(主席)本人,一个国际奥委会的普通官员,那怕是一个秘书,他到这里来实际见识见识在2008年奥运会举办地在发生着什么!就在奥运场馆的附近,有一群警察在做着这种对于妇女和儿童的伤害!
     我希望首先是国际社会的这些人士,他们能去做些事情,减轻很多耿和格格身上的压力。因为有这种外在的眼光去关注的话,中共必然会有所收敛。
     另外,我也希望如果可能的话,中国大陆的朋友哪怕匿名的写信给国家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写信给北京市公安局的国保总队,告诉他们你们的愤慨,你们对这件事情的关切,也可能会形成一种压力,让他们在这个事情上有所收敛。
    
    我想要达到的现在最切近的目的就是能够解除对高律师家人的软禁、监控和压制。能做这一点的话,我觉得格格的这些话公布出来,就达到了应该发挥的作用。
    
    只要莫少平律师没有办法见到高律师,获得高律师本人的意愿为最后依据的话,那麽,现在所有的事情,我们都是毫不松懈地向前推进。”
    
    “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以上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WWW.RFA.ORG普通话节目网页“心灵之旅”专栏收听。
    
     收听更多“心灵之旅”节目,阅读更多节目文字稿,请在该栏目介绍之下点击“心灵之旅档案库”,或直接用Google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面对林牧遗书―“两头真”人物专辑林牧(之二)/RFA张敏
  • RFA张敏:送别林牧先生的日子―“两头真”人物专辑林牧(之一)
  • RFA张敏:李劲松律师谈陈光诚案考验二审法官和法院-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八)
  • RFA张敏: 张青去看守所为丈夫郭飞雄送书-维权人士郭飞雄(之四)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六)
  • RFA张敏:“中国民间维权纪事”(之七)
  • RFA张敏 : 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五)
  •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之三)莫少平、胡啸律师在看守所会见郭飞雄
  •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总之二)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四)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三)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七)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六)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二)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一)
  • RFA张敏:营救陈光诚行动(之五)
  • RFA张敏:郭飞雄第三次被警方殴打-法律工作者就此发表谈话
  • RFA张敏: 八 月 的 纪 念
  • RFA张敏: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