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毅:用行动来声援雪莲花以及常坤兄弟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11月22日)
    中国官方于2006年10月18日取缔了“新疆雪莲花艾滋病调研项目”,警方扣留了常坤的笔记本电脑和硬盘,到现在都没有归还。时间已过一个月,常坤小兄弟被迫离开学校,在外面流浪。政府不但没有给这样一个年轻人满意的答复,反而对博客商家施加压力,迫使服务商在2006年11月17日删除其博客内容,并查封其ID。但是政府忽视了新疆雪莲花后面承载的80年代青年人的梦想,政府打压雪莲花组织,打压常坤就是在对80年代出生的一批理想主义者的挑衅!打压雪莲花、打击常坤就是大家回顾历史的最好催化剂!打压雪莲花、打击常坤只会让这些理想主义者再次站出来,一致团结并继续踏上年轻人的理想的征程!
      
     2004年,河南省部分地区突然热闹起来。这一年,爱源汇(现更名为爱源)信息咨询中心成立了;东珍纳兰儿童心理研究所(现更名为东珍纳兰文化传播中心)成立了;关爱下一代健康教育中心成立了-----这一年里,很多高校的年轻人纷纷投入大陆的AIDS防治事业。一方面是被高耀洁、蒋彦永、朱进忠(已故)、万延海、 胡佳、李丹等人的事迹所感动;另一方面,2003年的“非典时期”中国政府隐瞒疫情给人们烙下的伤疤还没有痊愈,大量的年轻人不甘沉寂;为避免2003年“非典”悲剧重演,大批年青人勇敢地站出来,大步迈向战场。这一年,很多记忆永远留在这批理想主义者的脑海中。有的义工去上蔡参与对前线疫情的调查活动;有的义工去商丘参与了受艾滋病影响孤儿支教计划;有的义工参与声援“释放感染者王国峰、李素芝”行动;有的大学生为保护孩子直接卷入与地方政府的冲突里面去;甚至有大学生干脆休学一年,到河南AIDS高发地区长期支教一年。诸多理想主义者的行动,诸多唏嘘的记忆,大家已经把它风干,并早已将它们收藏到记忆夹中。 (博讯 boxun.com)

      
    因为2004年的河南之行的感动,很多年轻人开始走上了中国的防艾道路,有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也有已经厌倦教育体制的大二、大三学生;更有刚迈入大学还没有来得及品尝专制体制下大学教育滋味的入学新生。在河南,武汉大学的学生来了;四川大学的学生来了;暨南大学的学生来了;在河南,北大的来了、清华的来了、人大的来了------就连祖国偏远之地的黑龙江、新疆的大学生也纷纷地奔赴河南!大家不是在开赴战场;却拥有比上战场还高的激情!大家不是在进行战斗,但是在地方警察的拦截和包围下,大家却拥有比在战斗中还坚毅的勇气!大家没有丝毫退缩和屈服!具志愿者保守统计,2004年约有40所大学的学生在地方政府的干预下进入河南,有的是单独潜入河南,与地方草根组织联合行动;有的是在学校里组团,以假期实习的名义进入河南。大批的志愿者在感受到政府的高傲的姿态后,带回去的是满腔愤怒和革命的火种!
      
    没有红卫兵时期的狂热政治气愤;没有“八九学潮”那种所谓的政治倾诉;2004年这批理想主义者们开始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年轻人们对社会的种种不满。开始涉足支农、支教、环保、公共卫生等志愿服务领域:人大青泽志愿者协会创建了;浙江城市学院艾滋病防治协会创建了;南京医科大红丝带同伴协会创建了;贵阳中医学院防艾协会创建了;河南焦作大学红丝带志愿者协会创建了------具保守估计,2004年这批志愿者回到大学后建立了至少30个高校社团,政府在2006年取缔的新疆“雪莲花艾滋病调研项目”只是当年诞生的众多高校防艾志愿者社团的一个。这些社团的纷纷成立,是“八九学潮”后大学校园社团复兴的标志,这些社团与全国各地大学里的助学组织、环保组织、支农支教组织共同组成了中国当代草根组织的一部分,并形成NGO的雏形,共同推进着中国民间力量的发展。甚至有人高呼:“中国的公民社会已不远亦!”。虽然这些校园社团生命周期不一样,当这些学子们毕业离开校园时,大多数高校社团组织在核心成员的协调下,都尽力把社团保存下去!薪火仍然被传递下去!而全国各地新创建的社团却不计其数,例如:就在新疆“雪莲花”被取缔的前一周,为同性恋争取权利的中山大学彩虹社正式成立!像这类高校社团,官方也没有统计出具体数据,清华大学NGO研究所宣称中国有200万NGO,就包涵了大量的中国高校社团。
      
    社团的活跃则显示了大众的广泛参与,大众广泛参与是当今国际社会发出抗击AIDS的重要声音,高校社团在中国的AIDS防治工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2006年,来自大陆13所大学的高校社团参与英国大使馆支持的玛丽斯特普关于青少年同伴教育的项目;在人民大学社会学性别研究中心,各地方高校社团也积极参与该中心的项目课题的申请;在今年关于全球基金草根组织的参与上,新疆雪莲花艾滋病作为大陆唯一参与该项目的大学生社团,其勇气和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在朝阳区疾病控制中心,大量的高校志愿者正在接受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老师关于防艾志愿者的培训,并着手准备2008年奥运会志愿者的项目;而2006年的6月份,浙江高校的志愿者奔赴哈尔滨,参与黑龙江高校AIDS志愿者社团的联盟活动把中国高校防艾社团的活跃气氛推致极点。设计项目、策划课题、发行简报、举办讲座、做同伴教育-----志愿者的行动为死沉的高校氛围注入了一股活力。可以这样说,2006年是“八九学潮”后中国高校社团发展颇具生机的一年。在三农问题领域,北大学子成立的“农民之子研究会”于7月份在工商部门注册成NPO(非营利组织),这大大地鼓舞了其它高校社团;人大志愿者张楠创立的“人大青泽志愿者协会”已经由单独关注AIDS拓展到关注流动白血病这一领域;而“新疆雪莲花艾滋病调研项目”也正试图获取注册身份,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中国高校自发成立的社团的发展已经脱离了过去空喊口号的做法,而这种自下而上成立的草根组织与体制内靠共青团或者共产党动员的志愿者团队想比,其志愿性、务实性、积极性、灵活性都令后者望其项背。这些参与者以及社团对中国公民社会的成长中起着推动作用。
    
    在2004这批志愿者中,走出了大量优秀的人物:梁艳艳、张楠、曾金燕、刘星、黄如方、坚春杰、常坤、唐卫明等理想主义者。在这批开往河南的志愿者里,有的现在在NGO组织任职、有的在攻读研究生、有的面临大学毕业,但是不管大家现在在哪里,2004年那惊心动魄的场面谁会忘记呢?谁会忘记在100多个警察包围下那些小孩子的惨叫场面?谁会忘记受到警方威胁的父母在掩泣的场景?谁会忘记卢广镜头记录的中原百姓受AIDS折磨的画面?谁会忘记已经过世的朱进忠大哥为60多个孩子发出的呐喊声?这些记忆是这批友人内心的一道永恒的伤疤!雪莲花组织极其常坤兄弟能坚持到今天,正是当年那批友人的愿望之一,政府打击雪莲花、打压常坤兄弟就是在大家内心伤疤撒上大把的盐!政府这样的做法无疑会激起志愿者对政府的反抗意识;无疑是在挑衅那批善良的志愿者!无疑政府的举措是非常不明智的!
    
    在第19个世界艾滋病日即将来临之际,在中央媒体又要鼓吹河南地方政府政绩的同时,我们向政府表达自己的呼声:中国的高校社团在没有任何政治诉求的前提下参与公共事务,协助政府承担公共服务政府完全是中国政府的福气,高校社团的活动应该获得政府的理解和支持。政府应该感到欣慰:在中国高等教育饱受批评的时候,中国的教育体制能衍生这样一批优秀的副产品,这的确算是上帝对现阶段高等教育的一种意外犒赏。看来,政府不仅不应该对这些社团以及活动者进行打压。反而,政府应该为这些孩子的做法鼓掌!在文章结束,再次发出自己最微弱的声音:希望政府放开对民间组织的限制!声援新疆雪莲花调研项目以及常坤小兄弟!希望曾经站在一起的年轻人团结起来继续站在一起!
    
    2006/11/18(成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呼吁声援致力于艾滋战线的卫士--常坤
  • 常坤近期文章一览
  • 《新疆法制报》对雪莲花常坤的报道:热心公益事业的大学生
  • 常坤 :新疆一省六个月增加了近3,000人HIV感染者
  • 常坤:我之亲历“农民工、铁路与艾滋病”
  • 常坤:大学生眼中非政府组织 [1]在全球基金 [2]中的参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