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死亡是艾滋病患者永恒的话题---云南戒毒所调查(图)
(博讯2006年11月30日)
    
中国大陆艾滋病患者

    中国大陆艾滋病患者
    
      自美国1981年诊断出首例艾滋病患者以来,人类已经与艾滋病战斗了25年,专家们也不清楚这场战斗将持续到何年何月。今天推出的故事发生在云南边陲城市思茅——
    
      云南“重生工厂”调查
    
      百名艾滋感染者的民间集体生活
    
      有人说他们是毒枭,有人说她们是妓女,有人说他们是汪洋大盗……在云南省思茅市,有一个特殊的工厂,里面住着182个特殊的人。每一个人的过去都可以写成一部惊心动魄的小说。吸毒以及因为吸毒而引发的各种犯罪和疾病都能在这里找到影子。他们自愿聚集在这里,共同面对生与死的最后战役,寻找万劫之后的重生之地。
    
      这是中国目前唯一一个民间艾滋病感染者的集群生活生态群。182个人中,几近100%是吸毒人员,90%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年老的已经超过了六十岁,年纪最轻的只有十七岁。
    
      当然还有人索性就把这间工厂称作是死亡工厂——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下一个离去的将会是谁,但是近在眼前的死亡,是182个人所面临的共同命运。
    
      但是,工厂老板李继东说,虽然这是一群等待死亡的人,生命不可以重来,灵魂却可以重塑。
    
      带着这样的信念,李继东成立了“重生工厂”,先后收留了430余名吸毒人员,实行准军事化管理。学员们的吃、住、生病等费用由“重生工厂”负责,对他们的唯一要求就是远离毒品。
    
      荣誉和光环源源不断地向“重生工厂”和李继东涌来。同时,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猜疑和质疑。有人质疑他的动机,说他精明地用工厂借机敛财;更有人质疑他的戒毒模式——对180多人实行准军事化管理是不是侵犯了他们的权利?
    
      纪实他们的世界 死亡是永恒的话题
    
      11月18日,云南边陲城市思茅一如既往的宁静。思茅和老挝、越南和缅甸三国接壤,距离瓦邦210公里,是全国7大毒品通道之一。
    
      从思茅城向西双版纳州方向走不到2公里的公路边,就是“重生工厂”的厂址。那是一块紧贴着公路边的面积为36亩的狭长土地,四周用栅栏围着。
    
      工厂在公路下面,公路的护坡就是工厂的围墙。工厂旁边有鱼塘和农田,一幅恬静的田园风光。只有人们身上露出的文身,才让人想到这里的与众不同。
    
      现在,这里是全国唯一一家民办艾滋病感染者居住的小社会。学员九成来自边境村子,里边有吸毒者86名,其中艾滋病感染者占了九成。
    
      他们的感情 8对男女确定恋爱关系
    
      小小扎着马尾辫,胳膊上有几十个烟头烫过的痕迹。旁边坐着她的未婚夫“望远镜”——他的真名叫王永青。恋爱两年的两人快结婚了。工厂里有大约8间单人房,其中一间就是他们的家。七八平方米的家里有三大件:一张床、一套布艺沙发和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小小用的化妆品,都是“东哥”(李继东)买的。那个红色底黄色小花的沙发也是“东哥”专门给他们买的。
    
      “重生工厂”目前有8对男女确定了恋爱关系,李继东专门修建了这样的单间房,让情侣们从集体宿舍搬出来住。
    
      “死去的那个姐妹叫小英,就是上个月的事。”小小不会说普通话。“当时,她的头蒙着。我们5个女孩守着她。我想起了我的阿姐,阿姐和她一般年纪——我掀开蒙头的布,就那么抱着小英,然后亲她的脸。”小英生前是个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小小在描述那段经历时,很平静。
    
      “望远镜”是这里的厨师长,手底下有2个人负责洗菜、煮饭。“望远镜”也做了一件事。这件事,让李继东这个轻易不落泪的男人哭了。
    
      7月,属于这个群体中一分子的小刚死了,他还不到30岁。“当时,他已经没有多少食欲了,只是爱吃糖。东哥会给他买,还会买那些零食。”
    
      小刚还没火化的时候,他们去看他。“望远镜”提前就带了几块糖,见了小刚,轻轻地把糖放在了他的头边上,口里还说着:“你平时爱吃糖,现在你走了,我放了几块在你的头边,你想吃就吃吧。”
    
      这个情景深深地印在了李继东的脑海里。“他们就是邪恶的一面后面隐藏的真情,所以我觉得他们是人,他们越来越像人了。”
    
      他们的世界 死亡是永恒的话题
    
      3年来,已经有将近20个人从他们中间离开。
    
      小小和“望远镜”的房子斜对面住着一个新来的女孩。女孩是广西人,是艾滋病患者。她是被村里人赶出来的,连父母都不愿意再见她。女孩的男朋友把她送到了这儿,时不时会从广西跑来看她。“11月6日那天来的时候,我还陪她上街买了东西,可她现在已经起不了床。”小娟是这里负责女生事务的,皮肤黝黑健康,拉祜族。她带着记者走到那女孩的房间。
    
      女孩才23岁,现在只有30多公斤,看起来起码超过30岁。一男一女日夜守护着她。房间里很安静,女孩吃东西时几乎都没有声音,动作轻轻的。记者向她问好,她没有回答。
    
      女孩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力量。每说一句,她都要等很久,似乎在积聚足够的力气。“她可能不行了。”出了小屋,小娟小声地对记者说。小娟来这里快3年了,这样的情景她已经很熟悉了。
    
      7月、8月、9月和10月,每个月都有一个人从工厂里离开。每次有人离开时,厂里的人都要守灵。李继东希望大家可以从容面对死亡,更加珍惜生命。
    
      他们的工作 建设家园自行干活
    
      食堂里有三四个人在打扫卫生,3个大圆桌板靠着墙立着,没有凳子。“我们是站着吃饭的。”一个穿黑色T恤衫的女孩子笑着打招呼,她才刚来两天。
    
      里间有两个人蹲着切肉,身后的台子上摆着这三天要吃的蔬菜。一路上,都能见到人在路边干活儿,有的在松土,有的在砍树,还有的在砌墙。不过他们没有其他的工作,只需要“建设家园”。
    
      按照厂里规定,每天早上,大家都要相互监督起床,晚上10时30分休息,这就是李继东口中的军事化管理。工厂里的管理人员包括小娟,小娟负责女生工作,另外还有三四个人管男生。
    
      “他们会安排工作,都是自愿的,也有一开始不干活的,但后来不能总看着大家干活儿吧。”工厂里每天要吃15斤肉,3天要吃200斤大米,隔一两天还要发烟,男的女的都要。
    
      下午,小小的房间里。她掏出烟,烟盒已捏得不成样子,里面只剩一根烟。她熟练地点上烟。“出去?为什么要出去呢?不是不能出去,亲人、朋友来看,都可以跟东哥请假出去。但已经习惯了,懒得出去了。”
    
      “重生工厂”成立四年来,走了很多人,也来了很多人。出去的人几乎全部复吸。有的人复吸了,又回到了这里。“只要一回去,以前的朋友立刻就会找上门来。有的朋友,就是让你吸毒。在这里,接触不到,也就不吸了。”
    
      自由,是这里最大的诱惑。小小说,这里边很多人之前都有在强制戒毒所戒毒的经历,最后选择到这里来。
    
      他们的娱乐 歌舞晚会从未间断
    
      食堂和宿舍之间立着一座新建起来的二层小楼。一个小伙子坐在椅子上悠闲地晒着太阳。晚上,这里就是他们的舞台,他们会在这里唱歌、跳舞、看电视、打麻将。
    
      夜幕降临,学员们亮起了灯光,搬出了架子鼓,摆好了长条椅。人们吃完饭,陆续地坐下来。女孩子们坐在第一排,有说有笑,这是每天晚上工厂里的娱乐时间。
    
      《站台》、《蒙古人》……所有你能在KTV包房里听到的歌都可以听到,而且出人意料的动听。被点到名字的人毫不忸怩,拿着话筒,亮开嗓门,不时地跑到舞台前要台下鼓掌。即使唱错了也没有关系,台上的人笑,台下的人也笑,还挥着手臂,打着V字形手势。小光一会儿唱歌,一会儿打架子鼓,一会儿又去弹吉他,忙得不亦乐乎……
    
      “不管是接到病危通知,还是迎接新成员,每天晚上的歌舞晚会却从未间断过。” 死去的,来了的,走了的,好像周围的人对这一切的变化都显得那么的平静。
    
      一切如此,就在记者采访前一天,又有6个女孩自愿到“重生”来。
    
     广州日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著名民间艾滋工作者万延海在被警方传讯后消失的公开信
  • 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事件的声明
  • VOA记者: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被盘问后失踪
  • 世界艾滋病日前夕 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被迫取消
  • 何大一:中国艾滋病蔓延情况和非洲相似
  •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中)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上)
  • 广西艾滋病高发背后是否另有隐情?/平一捷
  • 召开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防治工作非政府组织会议的通知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成立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的通知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今起诉国务院艾滋病办公室不作为
  • 关于吉林德惠市输血感染艾滋病案受害人给吉林德惠市人民政府的函
  • 关于我国输血及使用血制品感染艾滋病问题处理建议
  • 呼吁声援致力于艾滋战线的卫士--常坤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会议通知
  • 新疆雪莲花项目第七期7《雪莲花艾滋简讯》
  • 新疆雪莲花项目第八期8《雪莲花艾滋简讯》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林金芳:艾滋孤兒,失去翅膀的天使
  • 建议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高发人群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艾滋警钟长鸣 听众吐露心声
  • 艾滋儿童渴望更多关爱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谁妨碍了公众对艾滋的认知?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根源:逐句点评《河南艾滋村五大反思》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