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陪床保姆”也现身郑州了 不满意可随时调换(图)
(博讯2006年12月09日)
    
“陪床保姆”也现身郑州了 不满意可随时调换

    “想不到在咱们郑州也有‘陪床保姆’了。”近日,本报线人在街头走访中发现,部分家政公司在暗地里做起了“陪床保姆”的生意。“陪床保姆”除了做日常的家务外,和男雇主发生性关系也是服务的内容。线人所谓的走访是否属实?记者通过采访调查后,发现“陪床保姆”生意不但存在,而且还很红火。
      线人调查
    
      “陪床保姆”现身郑州可以提供性服务
    
      “‘陪床保姆’这个职业其实早已在北京等地出现,虽然在郑州很少听说,但经过调查后,发现‘陪床保姆’已经‘登陆’郑州。”知情人小李说,为了调查清楚,他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发现在郑州市的建设路、伏牛路和大石桥等都有这样的家政公司。
    
      说起这半个月的调查经历,小李说,当时他接触了一个家政公司。“我假装成客户,称父亲今年50岁了,要给他找个保姆,当然是能做伴更好。”对方却问他:“你父亲这么年轻,为什么不直接给他找个老伴?”小李称自己家里很有钱,要给父亲找老伴的话,财产分配会很复杂。对方说:“不就是要找陪床保姆吗?”随后,这个家政公司答应帮忙。
    
      “即使彼此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对方依然不会直接说有,而是说帮忙联系。”小李说,对方特别警觉,和他们说话,要装作什么都不懂,而且一般要用很粗俗的语言,如果太温文尔雅,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在小李向记者介绍情况的时候,他的电话非常繁忙——他给父亲找的“陪床保姆”的事情也有了结果,一些家政公司告诉他已经约好了对象要求见面。“身材咋样?肯定想要长相、身材都好点儿的。”小李欲言又止,对方却在电话中迫不及待地要求见面。
    
      挂了电话,小李告诉记者,他见过的这些“陪床保姆”一般来自农村,也有城市下岗人员。年龄大概在30岁到40多岁。至于工资,有高点的,大概是1800元到2000元;要得低的,也就是600元左右。
    
      小李在前几天就见过一个女的,30岁出头,说是每月要800元,而当小李“提醒”说这比普通保姆干的“活儿”会更多时,那个女的竟说,这个业务她做了很长时间,都知道。其实这种保姆和普通保姆一样,白天和主人聊天、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等,区别就是可以和男主人上床。
    
      记者暗访
    
      家政公司“热情”介绍如不满意可随时调换
    
      昨日上午,记者和小李见面后,他的手机仍然响个不停。“这不,百姓家政公司已经约好了对象,要求见面呢。”
    
      随后,记者以小李表兄的身份,和他一起来到位于建设西路的百姓家政公司。在一间简陋的房间内,家政服务部的负责人毫不避讳地指着一名40多岁的中年妇女说,她就是“陪床保姆”。
    
      “有些问题咱需要当面说清楚,不能等出事了,大家都不好说。”小李说。
    
      负责人爽快地说:“对,有些问题必须说清楚,但保障不会有事,有啥疑问说吧。”
    
      小李问:“除了日常的做饭、打扫卫生外,陪床服务包不包括性服务?”
    
      家政负责人说:“当然包括了,光陪床不包括性服务,那叫什么陪床?”
    
      小李说:“我唯一担心的是,如果发生关系后,女方进行诬告或说非礼不就麻烦了?”
    
      负责人说:“哪会出现这种事情!俺做家政讲的是信誉,这些做保姆的都和我们签订有协议,提供陪床服务是她们自愿,咋会诬告呢?”
    
      这名负责人建议说,可以先签订协议,把需要的内容(包括性服务)都写进去,将来可以和家政公司直接结账就行了,如果感觉不合适,可以随时进行调换。
    
      正在双方谈话时,小李的电话又响了,另一个家政公司也找好了“陪床保姆”,要
    
      求前去洽谈。小李以到其他地方对比一下为由离开了这个家政公司。记者注意到,这名做“陪床保姆”的妇女一直没有吭声,但她已经带好了行李。
    
      “其他地方感觉不合适,再过来啊,也可以给你找年轻一点的。”记者和小李离开时,负责人如此叮嘱。
    
      在金水区的一家家政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如需要和男性老人生活在一起,至少也得每月2000元。”
    
      记者问:“老年人若想再婚完全可以另找老伴结婚啊?”
    
      对方不屑一顾地说:“这你就不懂了,找个老伴再婚多麻烦。双方子女不同意,容易发生矛盾,另外将来老人去世了,分割财产也是个问题啊。所以,现在城里大多数人为了图个方便,就给老人找个特殊保姆,外人看是保姆,实际是老伴。”
    
      中午12时许,记者赶到位于大石桥附近的东方家政公司,在一间简陋的门面房内,负责人指着一名近50岁的妇女说,她就是做“陪床保姆”的。小李看后,称年龄太大了。
    
      负责人说,前几天,有个女的才30岁左右,但不凑巧的是,人家已经找到活了。这名负责人见小李不满意,忙说:“我们是经过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客户满意就是我们的宗旨。只要遇到合适的,我们会随时和你联系。”
    
      这名负责人说,来这里做保姆的,大多是来自偏远地区的农村妇女,年龄基本上都在35岁以上,只要给钱,那些保姆干什么都可以,只要一个月包吃包住800元就行。
    
      这位负责人还表示,完全可以根据雇主的要求寻找到“特殊”的保姆,因为这种保姆的工资比其他保姆高,好多农村妇女都愿意当“陪床保姆”。
    
      雇主心态
    
      照顾老人生活和健康不会出现财产纠纷
    
      据了解,寻找和雇用“陪床保姆”的雇主主要是独居的男性孤寡老人,还有的是子女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老人的孝心。这些老人生活单调、精神空虚,渴盼有人说说话儿、做个伴儿。“陪床保姆”的出现,正好满足了丧偶老人精神和生理上的需求。
    
      在郑州西区一大型社区居住的张大爷说,前几年老伴去世后,在郑州做生意的孩子把他从农村老家接到了城里。“房子怪好,也不愁吃不愁花,可是一个人住在里面,像装进了笼子。”后来,张大爷到家政公司一问,还真找到了“陪床保姆”。张大爷说,他对“陪床保姆”还挺满意,孩子们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自己经营了一家公司的张先生表示,父亲是某单位退休干部,家里条件不错,他是家里的独子,已经成家。母亲去世后,眼看老父亲日渐衰老和孤寂,他托人先后给父亲介绍了几个“老伴儿”,可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双方都有顾虑,给自己和父亲都“添了不少麻烦”。后来,听说有“陪床保姆”,他就帮父亲找了一个,“眼下看还不错”。张先生觉得,找个“陪床保姆”,照顾了老人的生活和健康,也顾全了老人和他做子女的颜面,而且也不会有任何财产纠纷。
    
      律师说法
    
      “陪床保姆”涉嫌违法给家庭带来不安全隐患
    
      “陪床保姆”的出现,市民会有什么看法?记者进行了随机采访。大部分市民认为,“陪床保姆”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老人晚年生活的孤独和寂寞,但却有着很多弊端和危害。
    
      市民张先生认为,这种行为败坏了社会风气。“陪床保姆”和老人之间,不是单纯的情感往来,而是一种钱色交易。老人是为了满足生理和心理需求,而“陪床保姆”纯粹是为了挣钱。此外,如果老人比较有钱,而“陪床保姆”贪心的话,容易引发犯罪。
    
      市民王先生认为,“陪床保姆”影响老人和子女的关系。有些子女可能觉得老人需要找个这样的保姆,但这种“孝顺”要不得。长此以往,子女跟老人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加陌生疏远。此外,“陪床保姆”不仅涉嫌违法,更容易产生经济纠纷,甚至给家庭带来不安全的隐患。建议一些独身老人应冷静慎重,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河南裕达律师事务所高勇建律师说,“陪床保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老人的性伙伴。表面上看,这种现象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需求就有市场,属于道德层面上的问题。但“陪床保姆”实际上就是一个长期包养的情人,独居老人和“陪床保姆”已经构成了一种“非法同居”关系,有悖公序良俗。“陪床保姆”的出现,既扰乱了家政保姆市场,败坏了家政保姆的形象,又践踏了社会公德,给社会和家庭增添不稳定、不和谐因素。
    
      昨日,记者采访了工商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家政公司公开介绍的是“保姆”,工商部门根本无法认定他们超范围经营。而公安部门也认为,这种特殊的非法同居,既难取证,又无相应的法律制裁措施,超出了公安部门的职权范围。
    
      高勇建律师说,“陪床保姆”不仅涉嫌违法,更容易产生经济纠纷,甚至给家庭带来不安全的隐患。此外,“陪床保姆”的出现为打击卖淫、嫖娼行为带来了新的挑战。E
    
      “陪床保姆”的出现,败坏了家政保姆的形象
    
     大河报 /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